作家动态
首页 > 动态 > 正文

苏兰朵《白马银枪》:捡拾撕毁的人性碎片

时间:2017-05-12 08:09      来源:小说月报

苏兰朵,满族,上世纪七十年代生,吉林松原人。毕业于吉林师范大学中文系。已出版诗集《碎·碎念》、散文集《曳航船》、长篇小说《声色》、随笔集《听歌的人最无情》、小说集《寻找艾薇儿》等。曾获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林语堂小说奖、辽宁文学奖等奖项。现供职于鞍山广播电视台,鞍山市作协副主席,辽宁文学院签约作家。

有些小说,我写了近万字还没有一个合适的名字。而《白马银枪》正相反,它是一个先有名字的小说,而且这个名字还是从别人那里抢来的。

2013年,我在鲁迅文学院学习,某次饭局中,听到同学付久江说正写一个小说,叫《白马银枪》。我一下子被这个名字迷住了,接二连三地问他,小说是什么内容?为什么用这个名字?不用这个名字行不行?这个名字能不能转给我?没想到我这位辽宁老乡最后大度地说,给你就给你!就这样,我像得到了一颗珍珠般的种子,它触动我构思的两个方面——从有名字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有了——这是个戏曲题材的小说,还要有一个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

这样的种子,每个作家的心里都会藏着一些,但它们什么时候发芽、最后能不能发芽,却是不确定的。记得2007年,我在辽宁文学院学习的时候,跟同学安勇讲过一个关于照片底片的真实事件,这是我在电台做节目时一个听众讲给我听的。当时安勇对这个故事动机非常感兴趣,跟我说,能不能把这个素材让给他。我没有付久江那么大方,没答应,我要留着自己写。但至今近10年过去了,我也没写。

从鲁院高研班毕业后,我的创作一度陷入了瓶颈,有近两年的时间没写小说。这段时间我非常焦虑,后来在微信上零零星星看到一些创意写作的文章,觉得很受益,就按图索骥,买了一些这方面的书。结果一下就看进去了。看了一段时间,我想实践一下,就打开收藏构思的文档,寻找合适的素材。最后我挑中了《白马银枪》。

不同的小说素材适合不同的操作手段。那些表达情绪的、片段式的小说,是不适合用创意写作的规则操作的,而《白马银枪》之所以适合,是因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它一定是个以故事为核心建构出来的小说。确定了这一点之后,我就按照书上的指导步骤开始工作了——列情节大纲、设置悬念、安排情节点、设计人物、设计场景、确立主题……在开始动笔写后,虽然也发现一些新问题,比如比我预计的字数多出很多,但总体的写作还是比较顺利的。

这篇小说当然有它的问题,但完成后,令我熟悉了一个新的写作路径。这一路径能保证我在状态不好的时候,也有能力写出作品。这是此篇小说对于我的一个重要意义。

这篇小说对于我的另一个意义,是白玉堂这个人物。

有一次接受采访,被问到在我所有的小说人物中最喜欢哪个,这个问题把我难住了。客观地审视一下,我小说中的大部分人物弱点都很明显,都不太讨人喜欢。或者也可以说,我的大部分小说,都是在基于人物的弱点之上结构出来的,故事由此展开。要说喜欢,大概也只有《白马银枪》中的白玉堂了。

这是一个具备了很多古典美德的京剧武生,他人生的黄金时代是在民国末期和解放初期。他外表英武,扮相俊美,对爱情忠贞不渝,对家庭有责任感,并且以德报怨,有宽容大气的胸怀。这是个我一厢情愿塑造出来的男人形象,是我心中完美男人的化身,有点理想主义。写的时候可能有着我觉察不到的私心。这样的男人真的有吗?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把他当做送给自己的礼物。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