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动态
首页 > 动态 > 正文

孙浩:打造沈阳本土特色话剧的思考

时间:2017-07-28 09:19      来源:辽宁日报
  今天中国戏剧的发展,活跃而多元,多种多样的戏剧主张,带来了百花齐放的发展图景。然而,无论艺术个性怎样标新立异,无论艺术家的理想怎样耸峙云天,都改变不了这样一个事实——戏剧,是一门有担当的艺术。正是从这一理念出发,我创作了话剧《祖传秘方》和《开炉》。
 
  崇高感,是戏剧之魂。崇高感来自人物的性格和精神追求,崇高感还来自人物的行动
 
  戏剧的社会担当,体现在它对社会生活其诚在骨的责任感。“论传奇,乐人易,动人难”!能够既“乐人”又“动人”的作品,一定是体现出历史的必然要求,体现出崇高的人类精神,弘扬人类最真实、最美丽情感的作品。崇高的艺术才是美的,有思想高度和文化厚度的作品,才能体现出生活和历史的本质,从而影响和干预人的精神成长。无担当,不戏剧。如果不能成为人类认识自我、思考自我、认识生活、思考生活的镜子,人类社会还要戏剧创作干什么?自古及今,中国戏剧就有着“化成天下”的传统,我真的希望自己的创作能够给观众带来一点感动,为我们的生活做出一份担当,为辽宁的文化留下一点印记。我试图让笔下的人物既平民化、生活化又具有心灵的深度,即便是力有不逮,也心向往之。
  崇高感来自人物的性格和精神追求。话剧《祖传秘方》的故事和人物,在我心里萦绕了12年。到了我想把他们写出来的时候,卜振堂、筱月鲜、邵正纲、大康、叶子、那小辫、马金锁以及卜成义、松下淳这些人物在我的脑海中跃动不已,我和黄伟英在落笔的时候就处于激情涌动之中。我们为之心潮澎湃,为之热血沸腾,我们赋予人物的全部特质就是“正心正气,行善行德”。这八个字是正德堂祖训,也是卜振堂、筱月鲜、邵正纲等人的精神特征。他们为了民族大义而持节不屈、成仁取义的精神无疑是崇高的,他们的人格力量可以跨越时空而异时共存、异地共享。我们试图通过这样的艺术表现让先辈与当代人同在,用人性和精神的光辉照耀当代人的心灵。
  戏剧终究是靠动作说话的,崇高感还来自人物的行动。《开炉》讲的是一门铁匠、一门普普通通沈阳百姓的故事。全剧只表现了一件事──开炉。全家人为之纠结的是开不开炉、怎么开炉、开了炉以后干什么。在这一过程中,崇高与卑微、正义与邪恶、热血与冷漠、大义与小利之间纠缠碰撞,人物的心灵在纠缠碰撞中发展成长,终于,在血染的现实面前,在民族大义面前,软弱的变为坚强,彷徨的坚定了信念,一家人凝成了一个拳头,一门铁匠一变而为英雄的战士。义和盛的铁匠们,秉承的是尽忠行道、“大工铸义”的祖训,坚持的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价值观,笃行着倭虏不灭,何以家为的信念。依然是老奉天,依然是北市场,依然是对日本侵略者的反抗,义和盛的铁匠们与保护祖传秘方的卜振堂不同,他们采取的是主动出击,是“草船借箭”和“计烧敌营”。他们的开炉,开的是信念之炉、心灵之炉、精神之炉。戏剧结尾处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不仅仅标志着“樯橹灰飞烟灭”,而且标志着人物性格和精神的升华。
 
  戏剧作为有担当的艺术,有责任、更有义务把先辈留下的精神财富开掘出来,为现代人的精神建设服务
 
  抗战胜利是人民的胜利,是无数普普通通的中国百姓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写抗战不是目的,写特殊历史条件下的人——人的精神、人的成长、人性的光辉才是目的。写战争不是为了战争,更不是为了仇恨,而是为了未来。历史是不能忘记的。
  在沈阳北市场抗战题材戏剧的创作中,我被沈阳先辈在艰苦卓绝历史条件下奋不顾身以身许国的精神深深地感动着,我们的先辈是普通的、平凡的,甚至是草根的。但同时,他们又是伟大的、辉煌的,甚至是彪炳青史的。戏剧作为有担当的艺术,有责任、更有义务把先辈留下的精神财富开掘出来,为现代人的精神建设服务。我无数次在沈阳抗战史的资料中进进出出,无数次在北市场、在“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里徘徊,我试图回到那个血与火的年代,深入到先辈们的内心世界,把他们发展变化的心路历程梳理出来。我不知道我的能力是否能够达到,但我必须努力去做,因为历史是不能戏说的,先辈是不可以亵渎的,艺术是不可以轻慢的。人物心灵的成长、性格的发展、情感的起伏、命运的变化,是戏剧创作的核心,把这个过程讲清楚了,戏剧创作也就完成了。
  在14年抗战历史中,沈阳人民经历了最为深重的苦难,也做出了最英勇、最悲壮的反抗,涌现出无数志士仁人,留下了史不绝书的英雄事迹。我在创作中,有意识地运用了一些真实的历史事件作为构成戏剧的材料:如义勇军奇袭东塔机场、义勇军攻入奉天城、故宫院内日军武器库被炸、卅友会的抵抗行动等。先辈们流血牺牲、英勇杀敌的故事不用编,俯拾即是。我们需要着力开掘的是他们深广博大的精神世界。我们的先辈不乏英雄气概,不乏胆识和谋略,更不乏献身精神。他们那种“有益国家之事虽死弗避”的爱国主义精神,“蹈白刃而不还踵”的英雄主义精神,正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可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我们伟大祖国虽然历尽苦难却终能走向胜利的根本原因,这样的精神财富,理应世世代代继承和发扬下去。我希望通过戏剧创作使先辈重现,让他们走近今天的观众,让历史映照现实。
  卜振堂和冯淑玉,一个是一代名医,一个是铁匠铺掌柜,他们都是奉天北市场靠手艺吃饭的普通人,如果没有那场战争,他们会和多数百姓一样,靠着自己的勤劳和智慧,祥和地度过安定的一生。而在民族危亡的历史关头,在个人和家庭命运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市井百姓转身而为英雄,他们的选择惊天地、泣鬼神。卜振堂秉承的是正德堂祖训“方无定法,惟仁心能复百创;术有本源,只义字可贯千秋”。冯淑玉则牢记先辈的教诲“自古铁匠就是好汉,时危行侠义,事定复为工”。这两个北市场人共同的特点是家国情怀和侠义精神,他们把自己和家庭的命运与国家兴亡结合在一起,愿意为大义而牺牲自我。他们殊途同归,那就是在民族大义的旗帜下奋起战斗,誓死抗击日本侵略者。两部话剧,写的都是市井百姓,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小人物。“位卑未敢忘忧国”,小人物的大情怀同样可以影响历史,所以那小辫说:“自古家国一体,齐家治国,必依纲纪”;冯二孩说:“从今天起,我要当一个堂堂正正、腰板溜直、大仁大义的中国爷们!”创作者的任务,就是要把人物性格、精神、情怀发展变化的过程真实而有魅力地表现出来,有意味的形象和唤起观众共鸣的“戏剧性”,就存在于这个过程中。
 
  两部剧目创作都是建立在沈阳的人文历史、沈阳的本土文化基础上……通过北市场题材的戏剧创作,打造一种彰显出鲜明的沈阳城市文化精神、沈阳风格、沈阳气派的话剧
 
  戏剧的生命是个性,是特有文化属性的“这一个”。而这种个性或“这一个”,是实现崇高艺术理想“殊途同归”中的“殊途”。像北京人艺的京味戏剧、上海人艺的海派戏剧、天津人艺的津味戏剧等,它们共同的特色是对本土生活和地域文化的自觉开掘,进而形成了与众不同的风格特色。辽宁人艺是中国戏剧舞台上的一支劲旅,几十年来,他们的戏剧创作以浓烈的辽宁生活、辽宁气派而受到全国观众的喜爱。与这样一个剧院合作,是编剧的幸福。在《祖传秘方》和《开炉》的创作中,把规定情境具象化在老沈阳、老北市场,我希望剧目能够打上沈阳城市文化的烙印──沈阳人讲中国故事。
  北市场发展的历史,几乎就是现代沈阳的城市发展史。写抗战,写沈阳人,北市场是最好的情境。和北京天桥、天津劝业场、上海城隍庙一样,北市场是一个各色人等扎堆的地方,是最普通、最底层的老百姓过日子的地方。它最能代表沈阳城市文化的特色。这样一个情境,充满了人气,充满了普通百姓居家过日子的烟火气。它是一个窗口,可以窥视民风、民俗以及各色人等在特定历史时期的活法。在现代历史发展的各个时期,北市场发生了很多重要的事件,涌现出很多有影响的人物。特别是在那段血雨腥风的岁月里,在民族危亡的逆境中,先辈们迸发出柱地擎天的精神伟力。无数普通百姓一变而为战士,以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的不朽长歌。这种崇高的精神,具有永恒的历史价值。
  沈阳本土文化是极具魅力、极具特点的文化。少数民族和关内移民的五方杂处,原生文化与移民文化的有机融合,近现代工业的发展,赋予这里的人民刚健爽朗、坚韧质朴、重义轻利的性格特征,这些是戏剧创作的富矿,创作者不可不察。我是沈阳人,我最熟悉和最感兴趣的,就是沈阳人的生活和文化,我的两部剧目创作都是建立在沈阳的人文历史、沈阳的本土文化基础上,并将其融入人物形象塑造中,以形成专属于这个人物的个性。如果用一个字概括人物性格的话,卜振堂是侠,冯淑玉是义,邵正纲是勇,赵铁锤是韧,那小辫是忠,冯二孩是谐……整体上表现为侠义色彩,体现出沈阳人的精神特征。为了丰富舞台表现力,根据人物塑造的需要,《祖传秘方》中大量运用了满族风俗,像食俗、节俗、祭俗、婚俗等,这些风俗形成舞台上鲜活的生活图景。对北市场习武传统的表现、评剧的介入,也是意在丰富戏剧表现手段。《开炉》在老沈阳语言的运用上下了功夫,在生活语言向舞台化转化方面做出了努力。由于规定情境是老沈阳北市场的铁匠铺,使用了铁匠铺的行规、祖训等等,以体现出人物特定的社会身份感觉。在不同的戏剧段落里,使用了相声、东北大鼓、二人转等媒介,试图突出老沈阳北市场的历史环境感。
  上述做法的目的之一,是打造辽宁风骨的话剧。辽宁的戏剧,要用辽宁的方式来呈现。辽宁人艺在中国话剧舞台上开创的“关东演剧学派”以一系列优秀的原创作品而成为中国话剧的重要演剧流派,成为辽宁文化一张亮丽的名片。辽宁人艺的根在沈阳,受到沈阳本土文化的深刻滋养,与沈阳父老乡亲血肉相连,他们的创作对这一方水土上的人民倾注满腔热情,他们的演剧方式,也一定要在沈阳文化的沃土中继续探索、继续发展、继续攀登。如此,就要对沈阳本土文化进行再研究,对关东演剧学派继续再创新,并形成一种文化自觉。我希望通过北市场题材的戏剧创作,打造一种彰显出鲜明的沈阳城市文化精神、沈阳风格、沈阳气派的话剧。沈阳人的精气神、沈阳人的文化趣味等,必将带给我们的戏剧独树一帜、魅力无穷的文化可识别性。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