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动态
首页 > 动态 > 正文

于晓威:报朋友书——《鸭绿江》改版一年来谈谈心里话

时间:2018-01-22 09:14      来源:简书

2018年1期《鸭绿江》

名家与《鸭绿江》

《鸭绿江》现任主编于晓威
  我接受任务担任《鸭绿江》主编并着手将杂志改版,整好一年了。这一年来,《鸭绿江》在外界取得了一点成绩和反响,我和我的同仁们都非常欣慰。这都是作者、读者和朋友们支持、理解和关注的结果,我们愧不能报,好在于这个时代,每个人有一点铭记心还是不容易的,所以我们会用心铭记大家对我们的支持,这个东西我们想忘也忘不掉。
  这一年来,做为编刊人,我和国内大多数文学杂志的编辑老师们一样,孜矻茹苦,甘做牛马,悚惕而行,寸心谁知。除了朋友们的鼓励之外,也有一些朋友不太理解,觉得杂志对稿件要求太高甚至苛刻,更多人的稿件在这里难以发表。我愿意在这里跟大家谈谈心里话。
  1,杂志办得好一些,就是为大家在负责,包括对于退了稿的朋友。人性有一个弱点,如果迁就平庸的稿件,它的破窗效应会导致没有底限和边界,如果一味地宽容、俯就,杂志的质量就会一步步后退,后退……最后退成了内部刊物的效果(注:这里没有贬低内部刊物的意思)。那时候,你们在这里即便发表了稿子,也不会有荣誉感。所以,这是为大家好,更是为了那些给我们无私提供优秀稿件的作家们以应有的尊严。
  2,我从不认为主编是一个岗位,他只是一个厨子。每期杂志就是一桌子的菜肴,厨师要懂得搭配。都是清淡的不行,吃不出香,都是过油的也不行,无法把整桌子菜吃完。都是甜的不行,都是辣的不行。都是都市题材的不行,都是农村的也不行。所谓艺术,不是你怎么苦心孤诣在创新,而是你要在不同的季节拿出不同的款式。因此,有些好稿子,发得慢了些,不是我们怠慢,而可能是我们要在每期刊物格局和内容上追求穿插的搭配。这样读者收到刊物在读,会有移步换景之妙,不觉得疲累。
  3,这一年来,退了许多老领导和我的老师们的稿子,他们当年都对我很好,于今也对我很不错。他们会不会给我“上眼罩”?我会不会背负忘恩负义之名?但是令我非常感动的是,他们都那么支持和理解我,就像当年手植我一样。我有时候想想会有落泪的感觉。
  4,我的一位亲舅舅,写散文三十多年了,在《人民日报》和《散文》及《散文选刊》发表过很多散文,也正规出版过好几本书,去年一年来,连续给我投了五六篇散文,均被我一一退了,至今也没有在我们刊物发过作品。他跟我数落他小时候怎么对我好,我说舅舅我过春节时去看你。
  5,事实上,说句老实话,因为我们的稿费不高,许多时候不好意思跟名家约稿,那么杂志还要办好,怎么办?恰恰是只能从大量的基层的无名作者中,发现新人,给稿件修改或帮助发掘出来(当然前提是有修改的潜质和可能)。好多在外面没有发表过作品的基层作者,但是作品很有潜质,经过我们的推出,他们的稿子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长江文艺·好小说》、《散文选刊》以及诗歌年选选载,我除了感谢这些选刊老师们的赏脸,我还能说什么?我曾经跟我的编辑同仁们打气说,稿费高的杂志办得好,牛。稿费不高的杂志办得好,更牛啊。——除此我还能说什么?我们办得还不够好,但我们努力在办好。
  6,一年来,我们节省经费,勤俭持家,一心想着如何给作者们多发一点稿费,这个时代,我们都知道作者们不容易。我们的编辑周末时间多次加班,没有一分钱加班费,他们任劳任怨。我和我的同仁们一年出差不到三次,都属公务,不是没理由和机会出去,而是尽可能减少差旅补助和开销。我们的主管与分管领导那么关心刊物的成长,殚精竭虑,我都看在眼里,不好好做杂志,我们也对不起他们。
  7,那么多的文学期刊主编同仁,如果我没有冒昧地僭越的话,在严格对待我的稿件上,他们都是我的好老师。他们在极其认真地编刊,就我有过交往和知晓内情的来说,李小林,程永新,李敬泽,袁敏,林建法,何锐,宗仁发,陈东捷,宁肯,王干,刘书棋,李静宜,程绍武,魏心宏,谢锦,朱辉……太多太多了,原谅我无法一一说出,我从他们的身上,学到了中国文学编刊人的敬业和端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管委会副主任徐忠志老师曾经说过一句话,我非常赞同:为中国当代文学做出递进和见证力量的,从某个角度来说,不是出版社,而是传统文学期刊。因为出版社可能要更多地考虑市场,而传统文学期刊出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大部分还是依赖地方扶植和拨款,事情与现象永远是有利有弊,互为反转,恰恰因为在目前国民读书的大的文化语境还有待提高、或者说还不足以使纯文学期刊在经营市场里如鱼得水的时候,传统文学期刊因为较少考虑市场因素的干扰,反而会一心专注于纯文学的鉴赏和建设。所以,我一直觉得,不论大刊小刊,这个责任是重大的。
  8,除了上述,还有其他许多著名作家中,他们身为编刊人,北北,王十月,王族,范晓波,黄土路,文清丽,斯继东,郑小驴,钟求是……他们把杂志办得那么好,我知道他们的苦。有一句话说:“你想毁掉一个作家,就让他做编辑去。”这固然是玩笑话,但是他们确实因此耽误了大量时间用于已在喷发期的写作。以他们已有的名气,除了多写作品属于自己,他们图什么?
  9,只有一点可以剩下来揣测,既然身不由己,耽误了自己的写作时间,那就值得把杂志办好,也只剩下和尽量将杂志办好。否则,先不要说对不起读者或领导那样的话,首先对不起自己的生命和时间。两头耽误,何苦来哉?
  10,文章自古清贫事。在这个时代,文人们无权,亦无钱,可能只剩下一点良知是属于自己的了,文人中做编辑的更是如此,否则连街头屠狗者辈不如。如果这些编辑们堕落,那不仅是他们人格的失败,更是他们受到的文学修养和启蒙环境的失败。兹事为大。沆瀣腌臢终是少数,请不要以他们看待大多。
  11,著名诗人、我们刊物的诗歌编辑柳沄老师有一次无意中跟我聊天,谈到某一位作者给他寄了比较名贵的公文皮包,同时寄来一组诗歌,柳沄老师自掏腰包花费快递邮费给皮包寄了回去。我当时感动不已,我说,柳老师,谢谢你,你这是在无私地帮助着我们大家。也是这个原因,《鸭绿江》资深老编辑、副主编宁珍志老师跟柳沄老师退休后,我执意挽留和返聘。我是心里舍不得他们。《鸭绿江》做为国内创刊时间最早的一份纯文学杂志,起码在感情上对我来说,它的中正蕴藉的血脉不能中断,我需要他们的涵养和陪伴,再带我一程。我一直想,日本的著名文学杂志《新潮》已有一百多年历史了,它们推举了无数优秀作品。我们刊物已有七十多年历史了,身不能至,心向往之,我们只想对时间负一点责任。多年后大家别骂:那丫的做刊物期间,狗屎不是。对,我们只剩下这一点虚荣心。但这种东西,并不能使我们有世俗的进步,我们也无意于靠它来进步。
  12,最后,还是希望大家把好稿子交给我们。我跟你们是同行,除了在其它刊物上我们的作品相遇之外,我希望在我们的刊物上,我在你们好的作品下面的一个小小的角落里,署上我做为普通责编的名字。我们的名字以这种方式来相遇。若干年后,无意中翻出,它成为我们友情的见证。我谢谢你们!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