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动态
首页 > 动态 > 正文

编剧郝岩:好编剧要跑好“第一棒”

时间:2018-02-23 08:57      来源:辽宁日报
  不久前,由我省著名编剧郝岩创作的电影剧本《45度天空》在首届“克拉玛依·为中国原创编剧加油”活动中通过层层盲评,从368部作品的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斩获“扶持原创作品第一名”和“最受关注扶持原创作品第一名”两项大奖,独揽20万元扶持资金。
  《45度天空》的获奖受到广泛关注,一些关乎影视市场健康发展的关键词也再度引起讨论,例如原创、IP改编、流水线生产等等。最近,本报记者对郝岩进行了独家专访,一直坚持原创的他,多年来积累了很多经验,同时也遭遇不少困惑,可以说,他的创作历程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中国影视剧本创作的现实处境。
  作为一名优秀编剧,郝岩的坚守和选择具有代表意义。他所提出的一些观点,值得影视界深入思考。
  一部有生命力的好剧本,让郝岩确信自己坚持走原创道路是正确的……尽管影视剧市场越来越火,但原创的生存空间并没有太大改变,原创的重要性也没有得到更多的尊重……大量的IP改编作品失败了,这是必然的结果
  郝岩最著名的一部剧本是《王大花的革命生涯》,不但创下了央视年度收视率第一的佳绩,还成为两年一度的全国“金鹰奖”十部优秀作品之一。出色的成绩让郝岩成为影视市场中颇为抢手的“名编剧”。正因为此,当他带着《45度天空》 参加“克拉玛依·为中国原创编剧加油”剧本创投评选活动时,不少人感到意外。
  《45度天空》创作于十几年前,这部剧本以踢踏舞为载体,讲述了一个中年男人和一群男孩相互救赎与成长的故事。“曾经有几家公司想投拍,但因为剧本艺术性比较强,没有什么所谓的流行元素,在市场大环境的影响下,最终没有拍成。”十几年来,郝岩的心里一直放不下《45度天空》,他说:“我相信它是一个有生命力的好本子,这次参加评选也是想要找一个答案,想看看它在盲评机制下能够走多远。”此次活动的终评会评委由人民日报文艺部主任、首届“国家重点扶持孵化电影剧本项目”评审专家向兵,电影《甲方乙方》《天下无贼》的编剧王刚,电影《寻枪》《理发师》编剧凡一平,电影《鬼子来了》《三枪拍案惊奇》编剧史健全,《大众电影》 总编辑辛家宝共同组成。在创投会现场,被剧情打动落泪的评委向兵由衷地表示:“真心祝贺郝岩!中国电影应感谢他提升了少儿题材的高度,增加了少儿电影的厚度!”《45度天空》最终摘得大奖,让郝岩更加坚定了信心,他确信自己坚持走原创道路是正确的。
  然而,坚持原创需要面对种种困难。“很难,很难。”谈到原创,郝岩不断重复着“难”字。他说:“从我进这个行当开始,大家就在说‘原创难’。这些年,关于原创的讨论从来没有间断过。尽管影视剧市场越来越红火,但原创的生存空间并没有太大改变,原创的重要性也没有得到更多的尊重。”郝岩经常听制片商说,“原创不如IP,IP有现成的受众群、影响力,起步就不一样。投拍原创,意味着从零开始开发市场,风险太大、回报太慢,费事费力。”
  一句“费事费力”让不少编剧在市场面前妥协,但郝岩很固执,他始终认为,原创力才是创作的生命力所在。“从近一年来看,大量大制作大投入的IP改编作品都失败了,既没有市场效应,也没有口碑。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郝岩说,“改编IP是影视制作的捷径,但IP的质量参差不齐,真正适合改编的并不多,而且特别需要优秀的编剧来改编。但是,制片商把大量的钱拿去买IP、找‘流量明星’,却不肯在一剧之本上下气力,为了省钱,甚至只是找生手来改编,结果就是拿出一些经不起考验、漏洞百出的作品。这是IP走向枯竭、热潮逐渐降温的根本原因。”
  一名优秀编剧必须要将自己的情感投注到创作中去,才会写出好作品……任何情节的发生都应该是合情合理的,而不是刻意为之……艺术创作不是零件组装,那些成功的作品都具有独特性
  坚持原创,是因为不忘初心。郝岩从事剧本创作的初心是把自己对生命的感悟、对人性的理解呈现出来。因此,他认为,一名优秀编剧必须要将自己的情感投注到创作中去,才会写出好作品。
  郝岩是《大连晚报》的记者,采编了20多年文化新闻,他笑称自己是“业余编剧”,“我不是科班出身,虽然很早就开始搞文学创作,但没有正式学过这门专业。”郝岩说,因为自己“业余”,反而守得住初心。“有一次我写了一个剧本,片方找了十多名剧本医生来谈意见,他们说,剧本5分钟要有一个小高潮,10分钟要有一个爆点,这是规律。我说,这不是我能做到的,我也不喜欢这么做。我很坚持,因为剧本不是流水线上的产品,是带着温度的情感的集合体。任何情节的发生都应该是合情合理,而不是刻意为之。一个故事,一个人物,首先得打动我,我才能写好。”郝岩坦言,他挑选项目的首要条件就是能不能打动自己,“如果创作者自己都不能接受,观众当然更加不能接受。”
  郝岩拒绝流水线模式的创作,尽管当下影视创作中流水线模式大量存在,并被认为是一种正常现象,不过,他仍然愿意做一些“笨”功夫。他说:“流水线出来的作品,是模式化的,千篇一律。艺术创作不是零件组装,那些成功的作品都具有独特性,不是拼接出来的。”
  因为多年从事记者工作,郝岩几乎接触了社会各个层面,这样的生活经验让他更喜欢写那些平凡质朴的生活,写有温度的人,因为在他看来,那样的生活和那样的人,才是真实的。郝岩说:“我追求人性温暖的一面,追求生命善良、美好的一面。我相信平凡的生活里蕴藏着最能打动人心的力量。”
  郝岩看不惯有些影视剧里“飘在半空”的所谓生活,“我早上起来经常去送孩子上学,然后逛逛早市,之后或写稿子,或约采访,或与合作方谈事,跟朋友相聚,这是我经历的真实生活。”他说,“之前也有投资方说我的故事和人物烟火气太重,劝我写点儿高冷的‘白骨精’,要时尚,要酷,要引领潮流。我说对不起,我见过的精英也都吃人饭说人话,做作的‘精英’不是我心目中的人物。”面对这种要求,他感到很郁闷。
  “现在太多伪生活剧,里面的人物根本不是现实生活里的人物,但很奇怪,市场又特别欢迎这类剧。”郝岩说,他不想跟风,哪怕知道这种伪生活剧有市场。“我想尝试写一部特别写实的生活剧,与那些‘打鸡血’的生活剧有差异,这样就可能会遭遇市场的白眼。”一位制片人曾经对郝岩说:“推荐剧本的时候,千万不要说这个类型的剧市场上没有,要说这个剧市场上特别受欢迎,不少热门剧都是这种类型。”这番话让郝岩很无奈。
  一部影视剧的完成过程就像一场接力赛,编剧负责跑的是第一棒……编剧是决定一部作品高度的人,也是决定一个项目成败的人……编剧要对自己的创作负责,把自己这一棒尽量跑好,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尽力做到完美
  在郝岩看来,一部影视剧的完成过程就像一场接力赛,编剧负责跑的是第一棒。“第一棒”会决定一部剧作的整体定位,后面“几棒”更多是为这个项目加分或者减分。
  “如果说导演、演员之间的合作是团体作战,那么编剧的创作过程更像是孤军奋战。”郝岩认为,一部剧本的好坏不但取决于编剧的才华,同时也取决于编剧的责任意识。他说:“在项目前期,如何拿捏题材,如何设计好大纲,这些基础性的工作做好了,后面的事情才能更顺利。”郝岩认为,编剧是决定一部作品高度的人,“很多项目想法很好,但是最后进行不下去,其实跟编剧的能力与责任心有很大关系。”
  郝岩记得,几年前他接了一个改编项目,那也是他唯一一次做改编剧本。“一部战争题材的网络小说,改编了五六年都没有改成。前前后后换了六任编剧,交到我手上的时候已经是第七任了。当时我不知道制片方找了那么多人,还包括很出名的编剧。到我改编结束后,项目终于做成了,对方才告诉我。”也就是说,第一棒跑不起来,交不出去,这场接力赛就得半路夭折。
  “既然拿了第一棒,就得把自己该跑的一段路跑好。”这是郝岩时常提醒自己的话。他说,影视创作其实就是一个加分和减分的过程。剧本交出去后,很多情况就不是编剧能够决定的了。“投资方、制片人、导演、演员等等,几乎剧组所有的人都能对剧本提出各种意见。这里改一下,那里动一下,有时可能会给剧本加分,但更多的时候是减分。所以,作为编剧,一定要把剧本做得尽量扎实,在开拍前,把方方面面的想法都照顾到,让大家都能接受。这是很难的事,但又是必须得做好的事。如果交出来的是一个90分的本子,那还经得起减分,最后起码是可以及格。如果是一个70分的本子,拍出来就很可能不及格了。”郝岩说,编剧要对自己的创作负责,把自己这一棒尽量跑好,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尽力做到完美,“不留或者少留遗憾给下一棒。”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