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动态
首页 > 动态 > 正文

万琦:纪念党存青

时间:2018-03-07 10:34      来源:辽宁作家网
  2018年2月24日,刚刚度过春节长假,58岁的党存青因劳累过度,突发心脏病猝然离世。得知消息,我在傍晚急忙赶往他家中,站在他的床榻前默默伫立,此时,他就躺在床上,却不曾起来打声招呼,我知道他累了,连挥挥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省散文学会的几位领导也到了。江洋秘书长在厨房为党存青赶制讣告,喊我看上一眼,填补几句词语,确保准确,万无一失。我机械地看着,补充了几句,心中亦是没底,又让周霞读一遍,经初国卿会长首肯,再最后敲定终稿。江洋与我目光对视,便将讣告第一时间贴入辽海散文群。
  瞬间,铺天盖地悼念文字涌来,惊讶、感叹、不舍、质疑充斥群中。人们不愿相信他刚过完狗年春节,挑灯夜战,完成了市里交代的5万字书稿,却因此以命相抵。随着消息的扩散,更多的人发出了感慨,正值风华正茂,怎么就遭此横祸呢,想党存青平日里身体也处于亚健康状态,那些惦念和担忧也不时泛滥在大家的谈论中。如今,人的的确确离开了世间,未尽的事业留下了诸多的遗憾,党存青带着58年的人生况味,与大家不辞而行,那睡梦中煎熬的呻吟之声,犹在耳畔翻卷,令人每每想起都不胜唏嘘。
  辽沈文学圈里的人,经常戏称党存青为“党妈妈”。言外之意便是说他做事细腻,为人和善,喜欢穿红色的服饰,平日烟瘾特大,忽一日红光满面,忽一日一脸憔悴。素与友人掏心掏肺地倾听与倾诉,脑子里充满了文学素材。他近年格外勤奋,创作发表了大量的短篇小说和微型小说、散文,出版有小说集《党存青短篇小说选》《路灯下的孩子》《儿媳》,散文集《闲话集》,评论集《陈年旧事也新鲜》。
  他挂名诸多官衔,但从不虚挂,都是做实事儿的角儿,都会干得风生水起。做和平区作协副主席,什么参与作协创建、发展会员、组织活动,编辑《风荷》等等,事无巨细,不分事情大小和贵贱;在省散文学会,他是副会长,为散文学会的工作跑遍了辽宁的十四个市地,发现人才,培养人才,是学会里最忙碌的人,仅他亲自发展的会员就达数百人之众。
  他是一个纯粹的人,品味高雅,谈吐极尽正能量。他与我私交甚笃,这在文学圈里尽人皆知。我们相识的时间仅仅几年的功夫,因此会抓紧机会密切往来,以此弥补相识恨晚的诸多遗憾。我给他介绍过不少文学圈里的朋友,他能因此与之相处的极为融洽,甚至超过了我的想象。他善于与人沟通,乐此不疲地参加各种文学活动,有时一天下来,竟能参加三四个会议,他的QQ影集里,密集地布满了一帧帧合影,他总是灿烂地笑着,给人以亲切感和信任感。
  2月26日,是党存青出殡的日子。云朵低垂,微风轻轻,众人从各地赶来,为党存青送行,一个人走了,走得依依不舍,走得步步回眸,他定是有遗憾留在身后,却来不及嘱托,便驾鹤西去。早早起来,准备前往回龙岗为他送行。这时几个电话打进来,嘱我不必出门,在家等着送行的人回来即可。我知道,大家是为了减少我的悲伤而做出了这一决定,思忖片刻便决定不去送行了。一是不去就会幻觉党存青没有离开我们,他或许是公出去了,二是没看见他的遗容,便会留住他所有美好的笑容。
  不久,友人们陆续来到了我家楼下,后来听说吊唁仪式很简短,却很悲壮,哭声一片,人们目睹了党存青的遗容,仍旧不相信这残酷的现实。我引领他们去附近小锅饭饭店,订了一间包房,开始了追忆党存青生平之酒会。席间,有人啜泣,有人拖着哭腔说着党存青种种的恩情,人刚刚飞天而去,他所有的人间温暖都到此戛然而止。
  酒席持续中,人们只顾饮酒,间或有啜泣声,那伤感的场面一直萦绕着。菜肴完好无损地在餐桌上冒着热气,特意给党存青摆放了碗筷,留了位置。面对压抑的氛围,我只好转移话题,试图打破僵局。我说,纪念党存青最好的方式,无外乎整理好大家追思的文章,出一本纪念文集,以告慰党存青的在天之灵。斯人已去,我们不能生活在悲恸的回忆里,要带着健康回到崭新的生活之中,写出更多更好的文学作品,这才是对党存青最好的怀念方式,众人默默点头称是。
  走出饭店的时候,天空意外飘起了淡淡的雪花,这大半个冬天都不曾落下只言片语的雪花,竟在党存青飞天之日随之而来。仰望着稀疏的落雪,脸颊湿润了,犹似一滴滴泪水倾淌出眼眶。胸膛在酒力的灼烧中,奔涌着五味杂陈的思绪。回到家,蒙头大睡,所有的困惑都遗失在梦境里。在这个二月尾声,花未开草未绿,空气中虽弥漫着枯燥的气息,却有一股股款款春风扑面,夹带着遥远的春暖花开的欲望,与我们不期而遇。
  我相信,党存青也会沐浴在这春光里的。
  
党存青同志生平简介
  党存青,笔名沈墅。1960年1月11日生于沈阳市,祖籍河北省乐亭县。中学毕业下乡当知青,返城后到工厂做工。1987年毕业于沈阳师范大学中文系,先后担任沈阳市缝纫机厂厂长、沈阳市服装公司党委书记。党存青同志还是一位勤奋而优秀的作家和文学活动家,为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并兼任辽宁省散文学会副会长、辽宁省企业法律顾问协会理事、中国小小说联盟副主席、中国小小说明星沙龙副主席、东北小小说主席、沈阳市和平区作协副主席、江山文学网军警文学社社长等。并获得2014年沈阳市“书香人物”、2014年江山文学网明星社长、2016年中国“书香之家”荣誉称号。
  作为一位优秀而极具潜力的作家,党存青同志少年时即喜爱文学艺术,大学读书期间即在《芒种》杂志发表小说《打狗棒》。从此,笔耕不辍,勤奋创作,丰厚多产,发表了一百余万字的小说、诗歌、散文作品。尤其是在小小说创作中,为近些年东北乃至全国小小说创作领域的佼佼者;在散文创作上更是题材广泛,构思精巧,语言生动,颇多佳作。出版有小说集《党存青短篇小说选》《路灯下的孩子》《儿媳》,散文集《闲话集》,评论集《陈年旧事也新鲜》;主编有《东北风情》《浑河晚渡》等丛书。就在逝世前不久,还完成了纪念沈阳解放70周年大型电视连续剧的剧本大纲和梗概创作,并与刘平共同主持完成了“辽海散文大系”沈阳卷的征稿、编辑与排版工作。他的创作已引起读者和评论界的关注,并多次获奖。小小说《儿媳》获2016年度全国小小说学会联盟图书奖、短篇小说《军人》获沈阳军区优秀作品奖、《党存青短篇小说选》入围 “浩然文学奖”。
  作为一位知名的文学活动家,党存青同志有着良好的政治与业务素质,为人处事醇朴、热情、友爱,并富于担当,对所从事的各项事业有很强的责任心与敬业精神,在辽宁文学界一向有着良好的声誉和口碑。他曾主持创办“辽沈作家书会”,使许多基层作家的作品走进书店,走近读者。在任职辽宁省散文学会副秘书长、副会长期间,事无巨细地做了大量工作,誉为散文学会的“老黄牛”,深得省内外散文界的尊重与敬佩。
  2018年2月24日上午,党存青同志不幸逝世,享年58岁。
  党存青同志离开了我们,这是辽宁文学界尤其是辽宁散文界的重大损失。我们要向党存青同志学习,以他的敬业风范与创作精神为榜样,不断走向文学创作的高原,攀上散文创作的高峰。
  党存青同志走了。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他去重走长征路了,他去江南访古了,他去塞外采风了。
  远行的存青,如清风一缕,馨香永存!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