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原载于2017年1月11日《辽宁日报》
 

为小人物中的能人树碑立传——读李玉娇长篇新作《二警察米海山》

 
李 铁
  李玉娇是个写作风格独特而又作品题材多样的作家,她创作过谍战题材的长篇小说《纸杜鹃》,创作过警匪题材的长篇小说《卧底》,也创作过官场题材的长篇小说《红楼六号》,可谓部部精彩、好看。《二警察米海山》带我们走进了人民警察的生活和内心世界。
  李玉娇的长篇小说 《二警察米海山》(作家出版社出版)讲的是一个派出所普通老警察的故事。菊花派出所的片警米海山,是位“以工代警”的老警察,人们戏称之为“二警察”。从警20多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一名真正的警察。为了得到市局下发的转正指标,他时刻谋划着如何立功受奖,他深夜在马路边蹲守、参与扫毒行动、调查自行车盗窃案、抓捕贼王“佟傻子”……这是一个典型的小警察破大案的故事,他机智勇敢,每每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奖牌和荣誉总是近在咫尺,但又一次次与他失之交臂。这个看似有些运气不佳的“二警察”,实际是个令人感动的文学形象,令人眼前一亮,读后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
  米海山是一名警察,同时也是一个普通人,和普通的我们没有两样。小说首先把他当成了一个普通的人来写,普通人所有的困惑他都有,普通人所有的喜怒哀乐他也有。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他固有的价值观也在不断受到颠覆。派出所实行的改革措施,让他成了所里的“落后”分子;在办理金帝集团保安队长丁国成伤人案时,他感觉到在地位和金钱面前,一名普通警察的无能为力;徒弟小杜为了更好的前程,离开了派出所,把他最看重的警察身份弃之不顾;因为办案和误会,朋友和家人和他反目成仇……面对这一系列困境,米海山只能一个人苦苦支撑。心里烦闷时,他就去“小乐意”饭店借酒浇愁,不知不觉对女老板李蓉产生了好感,但他只把这份感情放在心底。十年前,米海山在一场大火里救出了男孩付小东,并且认他当了干儿子,凭着一名警察的直觉,他一直对这个孩子提心吊胆,生怕他有朝一日惹是生非。他的担心并非多余,付小东正在用自己的方式解决干爹无法处理的问题。付小东通过暗中调查,揭开了父母当年葬身火海的真相,并且查明了害死父母的凶手。在经过一系列准备后,他开始了冷血的复仇行动。米海山挺身而出,站在了事件的风口浪尖。小说中的每一个人物都在面临情与法、爱与恨、金钱和良知、救赎与背叛,甚至是生与死的巨大考验……
  小说没有停留在简单的警察办案层面,而是用案情作为放大镜,透视出人性中最幽暗的部分,展现出普通警察的生活和情操。他们既智勇双全,又不无瑕疵。掩卷沉思,读者会对警察职业多一份理解,多一分赞叹。
  李玉娇是一个有社会良心的作家,她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通过对生活、事件、人物细致的观察,写出了一个个日常化的细致入微的细节,这些细节中有冷酷无奈,又有关怀和温情,从这些细节中能够轻易地看到从作家心底流淌出的善意与希望,在困窘与逼仄的生活中为我们打开了透光的通道。她的创作来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对读者有一定的引领作用。而这正是广大读者的希望,人们需要一种比现实更美好的生活、更健全的人性,这就是小说应该展现给读者的。
  李玉娇对社会生活极为敏感,小说中选定的派出所不过是她观察社会的一个窗口而已。其实,她所创造的小说世界里已经包含了足够的社会性内涵,这充分反映出作家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和责任感。《二警察米海山》塑造的都是普通人,他们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在芸芸众生中,米海山这类人还是大多数的,属于大众,而传统意义上的精英则是少数。要说喜欢,读者其实更喜欢的还是米海山们。《二警察米海山》写的是警察故事,但同时也是对当今社会的深度解读,一个个警察与罪犯斗智斗勇的细节和各种人物的言谈举止,你会发现现实生活中的诸多规则和酸甜苦辣。
  《二警察米海山》的叙事也可圈可点,没有对人物做简单的道德评判,而是立足于客观冷静的叙述,把生活的原生态和人性的本质展示出来。在叙事角度上,以米海山为主展开叙事,一个个生活化的细节,很容易把读者带入故事发生的情境中去,读来亲切真实而清晰,让读者一同经历他的悲喜、迷茫和困惑,一同完成了他的成长和心路历程。
  李玉娇在中国当代女性作家中可以说是一个另类,她的小说结构舒展,虽然行文有自己的细腻,但你却很难找到那种柔曼的女性气息,如果我们不了解她的性别,单凭其作品,是很难分出作家的性别的。这倒不是说她有意而为,而是说,她很自然地表现出了一种成熟作家的气质。在题材的选择上、在风格上、在角度或视野上,都是自然流淌,不留痕迹。
  用自己的实践,走进人民,走进火热的现实生活,在普通中寻找英雄,在平凡中造就伟大。我理解,这就是讲中国故事的方式,米海山的故事,就是典型的中国故事。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