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前沿
首页 > 前沿 > 正文

儿童文学名家写给春天的一封信

时间:2018-02-08 09:02      来源:文艺报

周锐作品

高洪波的信

小朋友们好:

春天马上就要到了。春天到,百花俏。但春天穿过冰雪严冬走来,其实挺不容易的。在春天到来之际,向你们送上我的祝福。因为从道理上说,春天虽然属于每一个地球人,可我执拗地认定:春天的本质属于孩子。

春天和少年儿童有一种物种属性上的天然亲和力,少年儿童是人生季节的春天,是春天里的幼苗和花蕾,所以我说:春天到,孩子笑。

我在青年时节胡乱读书,也喜欢记录一些民谣,譬如我记住这样一句俗话:宁欺白头翁,莫欺鼻涕虫。鼻涕虫当然是小孩子的代称,这说明古人很明白少年儿童有无限发展的可能性,是万万不能小觑的。当然在记住这句话的同时我也记牢了与其相对应的另一句话:少年莫欺白头翁,花开能有几时红。中国古人的人生智慧,对少年人的勉励和警示,都在这朴实无华的大白话中。

去年6月,在广西边防线的一所小学,我和一群小学生共同经历了一件事:用界河的水洗界碑。保护界碑,在这个小学校已有几十年的传统。我拎着竹筒汲取清亮的界河水,然后和孩子们一起用清水洗净庄严的界碑。这一刻我感到神圣又快乐,特别是对于我这样一个在边防部队有过十年军旅生活的作家而言,感觉既遥远又亲近、既熟悉又陌生。因为当年,我看到并扶起过被敌人故意推倒的界碑,那个界碑很古老很沧桑,有文物价值更有历史价值,它一面刻着“大清国云南”,另一面刻着“大法国越南”,多么有趣!我告诉边防小学和我一起洗界碑的少数民族孩子们,生命中有一段护界碑的经历,不管将来你们做什么工作,也不管你们长硬的翅膀飞得多高多远,这都是一笔珍贵的精神财富,足够你们享用一生。因为能亲手洗界碑的小朋友实在太少太少,所以你们才幸福和幸运。

现在我把这段话送给每一个小朋友:少年强则国家强,系好人生的第一颗扣子,学做民族复兴大业的参与者和继承者,应该是每一个中国少年的理想和怀抱。

春天到,孩子笑。你们是笑到最后和笑得最好的一代人。我祝福你们。记得我小时候老想长大,可又总觉得时间比拄拐棍的老爷爷走路还慢。现在则觉得时间好快,真的是白驹过隙,岁月飞逝,所以在新的一年里,我真诚地希望你们把握住每一时每一刻和每一天,尽可能地充实自己,强大自己,更新自己,苟日新,日日新,同时记住一个伟人兼诗人的名句:“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

春天和未来,必然属于有准备的你们。

此致

敬礼!

大朋友 高洪波

2018年2月4日

金波的信

春天:

你好。

我知道你已经来了。

有人说:春天是和水一起来的。我看见屋顶上的积雪融化了,在房檐上,滴落着银亮的水珠,一排排的,齐刷刷地,像水帘子挂着,像小铃铛响着。

有人说:春天是和光一起来的。我看见天亮得早了。天刚亮,树上的鸟儿就吱吱喳喳地叫起来了。天很蓝,那些鸟儿就抖擞着翅膀飞起来了。

我看见土地湿润了,好像渗进了油。我闻到了土地的气息。我说,春天是和土地的气息一起来的。土地敞开它的胸怀,包容着一切,也滋养着一切,春天就在土地的气息中呈现着,开放着,繁荣着。

面对春天,我坐下来,望着春天的光亮,听着春天的声音,闻着春天的气息,让内心宁静下来。于是,我的内心就有一个春天了。我开始和心中的春天对话。

和春天对话,内心极容易平和、亲近、细致。因为春天是一幅图画,是一支乐曲,是一缕芬芳。当我和春天对话的时候,我像一个画家,一个作曲家,一个园丁。我的心境映照的便是春天的风景。由此我获得了一颗自由自在的心灵,也认识了真实的自我。

此时此刻,在我心灵的春天里,我与孩子相会(春天是和孩子相聚的最好季节),我似乎找到了自己的个性,风格和情调。这一切都变得更容易和孩子相处。同时,在我的个性中,多了许多单纯。生活似乎变得简单了。许多都可以丢弃。我把春天的光,春天的水,还有春天土地的气息都送给孩子。我希望自己和孩子一样单纯,一样轻盈。用和孩子一样的心性和孩子们互相走近。和孩子在一起,为他们讲古老的神话,讲新奇的童话,吟诵诗歌。当然,更要讲讲今天的事情,一起建造起心灵栖居的花园。在现实的境遇中,学会生活,学会思考,学会克服困难。我们要给孩子们讲述好童年的故事,让他们的心灵必须具有一种和这个时代相匹配的力量,即生存的力量,创造的力量和内心的力量。我们就用春天的水、春天的光滋养他们,把脚下的土地托付给他们,供他们成长,也供他们耕耘和建造。

为儿童的事业是不受年龄限制的。当我们为孩子讲述故事的时候,我们内心就有了生命的水,生命的光,和那片丰腴的土地。

此致

敬礼

金 波

2018年2月4日

王泉根的信

2018年春天:

你好!

一年之计在于春。

1933年,鲁迅在《我们怎样教育儿童的?》一文中说过这样一段意味深长的话:“中国要作家,要‘文豪’,但也要真正的学究。倘有人作一部历史,将中国历来教育儿童的方法,用书,作一个明确的记录,给人明白我们的古人以至我们,是怎样的被熏陶下来的,则其功德,当不在禹下。”鲁迅所说的儿童“用书”,自然包括儿童文学、儿童读物。数十年前,当我第一次读到鲁迅的这段话时,读得热血沸腾:从事儿童文学,竟然是一件可比大禹治水,而且其“功德”还不在大禹之下的“伟大”工作!

正是受到鲁迅——我们这位绍兴老乡与先贤的这种思想精神的影响与鼓励,我将自己数十年间的精力、思考与智慧主要奉献给了鲁迅所说的儿童“用书”工作——但不是为儿童写书、编书,而是研究如何“为儿童写书、编书”及其历史的“真正的学究”式的工作。今年即将完工的50余万字《百年中国儿童文学编年史》即是我最新一项“用书,作一个明确的记录”的“学究式”工作的成果。我曾在一篇探讨中国儿童文学史研究的文章中提出:“撰写中国儿童文学史,这既是把儿童文学作品作为艺术品的审美研究,也是把儿童文学的发展作为一门历史的研究,同时也是把儿童作为儿童的文化研究。因而中国儿童文学史的撰著,与著作者的审美意识、历史意识、当代意识、儿童意识密切相关。”中国儿童文学有其自身的历史资源、文脉传承与审美艺术追求,尤其是经过近百年五代作家的艰苦奋斗与智慧创造,今天中国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儿童文学大国,并正在向强国迈进。考察研究中国儿童文学的前世今生,尤其是近百年的发展历史,已成为中国文学史研究的一个极具学术价值与精神史意义的课题。我与崔昕平等合著的40多万字的《新世纪中国儿童文学现场研究》,是对正在变化运动着的21世纪最初十余年间的中国儿童文学“现场”发声的论著。追踪当下,负责任地记录当下并阐释研究当下,这既是难点之所在,也是作为当代文学研究的魅力与价值之所在。为中国儿童文学树碑点赞,向百年中国儿童文学五代作家致敬,特别是向老中青作家正在践行与追梦的新时代儿童文学的新气象致敬,这是文学理论工作者的责任,也是我在2018年的心愿。

祝好。

王泉根

2018年2月4日

萧袤的信

亲爱的春天:

你好!

久未晤面,一切可好?甚念!甚念!

你走的时候,我都没来得及跟你道别——你说走就走了,如一场梦,一场奢华而缥缈的春天的梦。仿佛记得当时柳芽儿还绿着呢,急匆匆的水泡泡似的蛙鸣就已经开始捣乱了。我住在湖边——据说是中国最大的城中湖,周围尚有少量没来得及开发的野地、荒塘、废弃好几百年的旧瓷窑,晚上入睡常常枕着蛙鸣,它提醒我夏天的到来,也让我感受着难得的田园诗意。

可惜你走得太快了,我都没来得及好好欣赏你芳华的容颜,一肚子痴心话也没来得及向你倾诉。一转眼,油菜花已漫山遍野地开了。初夏时节的江夏美不胜收,赏花大道旁数不清的花儿争奇斗艳。我最喜欢荷花。这里湖多,到处可以看到荷花盛开,荷叶田田,东西南北中,水面清圆,鱼戏其间。过些日子还可以采莲蓬。刚出水的新鲜藕带炒着很好吃,如果盐渍一下,味道更是独特,那叫一个酸爽!花博园每天吸引着四面八方爱花的人,薰衣草园更是令少男少女们如醉如痴。“花如平仄香是韵”,“出门俱是看花人”。可惜你走了。

好在你唤醒的蝴蝶还在,你抛弃的青花瓷片还在,你引渡的白鹭还在。说起白鹭,我得多说几句:这里空气好,水草丰茂,不知从哪里飞来的白鹭,来了就舍不得走,夏日成双,秋天成对,到了寒冬仍然成群起舞。“一行白鹭上青天”,原来这句唐诗掉到这儿了!

现在是冬天。昨夜下了一场大雪。这场盼它来又怕它乱来的江南的雪,美爆了朋友圈。我只想在雪地里写几个字玩。没错,是甲骨文。孩子们一眼就能认出来:这个是大头娃娃!恭喜你答对了,这是“子”字。这个是小妹妹!天哪,又猜对了,这个是“丫”字。腊梅开了,红梅、白梅也开了。雪映红梅,风景奇佳。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梅啊,是你透露了春天的消息吗?辛夷花也打苞了。辛夷啊,是你在传递春天的暗语吗?

你不在的这段时日,我奔走在祖国各地,跟孩子们聊读书,谈写作,话成长,北到内蒙,南渡海南,东上泰山,西赴西安……小书虫见大书虫,书虫爸爸爱书虫。“春天不是读书天”,谁说的?对爱阅读的书虫们来说,一年四季都是读书的好日子。

亲爱的,你知道我在等你吗?“一杯一杯又一杯,二人对酌山花开。”我喜欢我写的系列童话《青蛙爱小鱼儿》,青蛙到了冬天要冬眠,小鱼儿为他担心,帮他准备这个准备那个,最后对青蛙说:“亲爱的,我和春天一起等你。”在《青蛙与蜗牛》故事的结尾,蜗牛对青蛙说:“明年春天,我还要听你的呱呱歌,嗯,第一个来!”

亲爱的,我已做好了一切准备,等你来。你会来吗?你一定会如期而至的,不是吗?你是希望,你是温暖,你是万物萌生的起点,你是周而复始的笑靥,我和孩子们都在想着你,念着你,盼着你。你是诗,也是画;你如梦,也如花;你是最美的童话。你能“无中生有”,你会“返老还童”。你是我的女神,也是我的神话,你有无所不能的魔法。

我希望你带着一颗真诚的心来,带着激情和诗意来。我希望你带来晨曦、朝阳、鸟鸣、花香,带来“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你最好带着种子来,读书的种子、写作的种子,善良、优雅、进取、向上……一切美好的、幸福的种子。让我们一起播种培养,浇水施肥,深耕细作,一起经历风雨,期待丰收吧。

我们在哪里见面好呢?你来挑个地方吧。是三味书屋还是百草园?是草房子还是桃花源?也可以是驿马奔驰过的丝绸之路?是小学校走廊尽头的拐角处?是喆啡图书馆儿童阅览室第四排?是公园里那对母子共读过的树荫下,还是脸儿红扑扑生怕迟到了的第11603朵野蔷薇花前?是开往春天的地铁站口,还是凯旋门旁的古老码头?要么,咱们也与时俱进,来一次不期而至的邂逅、一场命中注定的偶遇——你不会跟我捉迷藏吧?

在这个资讯发达的时代,我喜欢用毛笔给你写一封纸质信——古人称作手札、尺牍、信函。你可以从字里行间感受到我对你的挚爱,手捧短笺时你能触摸到我的体温和心跳。亲爱的,快来吧!再不来,我都想不起你长什么样子了。再不来,我都老了。

见字如面,纸短情长。愿你笑口常开。你一笑,就是春天。

老友:萧袤 顿首再拜

2018年2月4日

毛芦芦的信

亲爱的春天:

您好!

今天立春,一大早,我就看见您亲吻人间万物的唇印了。

您的第一个唇印,我是在梅花身上看见的。那时大地初醒,天色朦胧,在两盏圆圆的路灯旁,我看见一树梅花,正在灯影下掬着沁凉的晨风洗脸,蘸着淡淡的曙光梳妆,含着刚刚融化的雪水漱口。这时,您恰巧从她身边经过,看着红梅那勇敢又活泼的小模样,忍不住在她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啊,梅花咧嘴一笑,天地顿时一片芬芳。

您的唇印儿,染红了所有梅花的脸,也染红了我关于春天的全部想象。

您的第二个唇印,我是在小草眼眸里看见的。这草,不是长在泥里的草,不是长在瓦上的草,也不是长在石间的草,而是长在一棵百年榔榆树上的小小草——青苔。榔榆枝头的冰霜还未抖尽,青苔就发出了密密麻麻的小芽儿。这些青苔芽儿就像一双双俏丽的小眼,兴致勃勃地打量着人间。突然,它们看到了正和梅花相拥的您——春天,青苔们便一起冲您大叫:“春天妈妈,快来看看我,我也是小草,我也会开花!”您微笑着飞过去,怜惜地在她眼睛上亲了一口。青苔浑身一颤,榔榆树腰上立刻添了无数花苞。

您的唇印儿,孕育了苔花,更疏通了大树的血脉,相信不久的将来,大树一定会送您一件碧绿碧绿的衣裳。

您的第三个唇印,我是在小白菜身上发现的。今天立春,浙西民间风俗,要祭春神,要吃春卷,要鞭春牛,要种春。记得我外婆在世时,每年立春,都会从田野里采回一棵小白菜,在菜梗上裹上红纸,红纸上再插一支柏枝,然后,将这小白菜种在一碗泥沙中,供在香几上,用来接春——迎接您的到来!现在,我们浙西立春的祭祀活动,已和咱中国的二十四节气一起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每年立春的祭春活动,已越来越热闹,越来越隆重,越来越华丽。但还有很多农民,跟我外婆当年一样,只静静地用一棵裹着红纸的小白菜来迎接春天,来迎接您!

而我,更喜欢您印在那棵小白菜身上的唇印儿。这棵裹了红纸的小白菜,既简单又精致,既娟静又热烈,既随意又庄严。她就像您的化身,那么青葱妩媚、生动活泼又质朴无华……

春天,写完了您的三个唇印儿,我就要唤出我的主人公了。我的主人公是0-99岁的孩子。不管他们有多小,不管他们有多老,我只希望,一听到您来到人间的消息,一听到您要像亲吻梅花、亲吻青苔、亲吻白菜那样亲吻他们,他们的心跳都能加快,他们的笑靥都能增甜,他们的自信都能开花,他们的血液都能跳舞。那么,即使他们已99岁了,甚至100岁、100多岁了,他们也是您最可爱的孩子。

在新的一年,我就想为这样的孩子送上我的散文、小说、童话或故事。在新的一年,我渴望用我的笔,点燃更多的心灯,像梅花灯那般美好。我渴望用我的笔,慰藉更多心灵,即使我的文字,小如苔花,我也要努力学牡丹开放。我还渴望用我的笔,写出像小白菜那样寻常又大美的文字,来迎接春夏秋冬的每个日子,来拥抱生命中每个平凡而光辉的时刻。

春天,感谢您的到来,感谢您的亲吻,感谢您的大爱!我要像您一样,用我的爱去亲吻人间所有的孩子!

祝您快马加鞭,为人间的每寸土地,都绣上花朵!

挚爱您的朋友:毛芦芦

2018年2月4日

汪玥含的信

亲爱的小读者们:

你们好吗?立春了,春天离我们已经不远了!我喜欢春天,最喜欢迎春花,最喜欢惊蛰,万物复苏,一切都刚刚开始。接下来,跟你们讲讲我写的书吧!

2018年还没过春节,我就出版了一部新书《沉睡的爱》。这本书描述了有恐人症、名盲症的“我”在复杂的家庭环境中如何完成自我蜕变的故事,故事紧张、环环相扣。我之前写过《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是描写失忆症、嗜吃症、肥胖症少女的作品,很像推理小说,不到最后一刻,猜不到结局。我在写作这两部作品时都是一气呵成,而且全是伴随着我的眼泪写就的。这两部作品的灵感也都来源于读者来信。一个是来源于一位肥胖少女的信,我从信中深刻地懂得了她的痛苦;另一个是来源于一位关闭内心、不和别人交往的沉默少女,我从信中也懂得了她渴望改变的心愿。我特别愿意为那些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孩子们多写故事,让他们在我的作品中找到开启心灵的办法,找到改变自己的方式。

马上要出版的是《黄想想的别样生活》,这是黄想想系列作品的第五部,在这部书里,黄想想的弟弟黄默默出现了,作为独生子的生活完全被打扰,黄想想是怎样对待这个突然出现影响他霸主地位的胖男孩呢?我相信,你们打开这本书,就一定放不下了。

2017年你们一定也看到了我写的几本图书了吧?一本是科幻长篇《世纪之约》,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写科幻长篇了,这次我讲述了一个地球男孩小文和外星球砾星公主谷伢之间发生的穿越星际、相约世纪的感人故事。这部长篇获得了2017年第八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相信你们一定会喜欢。另外一部是我和我儿子的短篇小说集《你好,沉默》。它不仅有着纯文学的气质和特色,还可以从中看到我对儿子的培养以及他独具特色的自我成长。还有希望出版社出版的四部绘本:《狂想超侠:大作家养成记》《狂想超侠:好消息坏消息》《狂想超侠:笑翻天的读神》《狂想超侠:让人伤心的小白》,分别讲述了水瓶座、天秤座、狮子座和巨蟹座好玩好笑又引人联想的生活故事。

你们知道,我是每一封读者的信都必须回复的,而且如果有通讯地址,绝不会用邮件,都会手写了信寄过去。我以后的写作也会从读者来信中找灵感,所以,你们想让我写什么样的主人公,就给我来信吧!

欢迎继续和我交流,我的邮箱是583513428@qq.com!

顺祝

春安

汪玥含

2018年2月4日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