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前沿
首页 > 前沿 > 正文

“不必读”书单何以一石激起千层浪

时间:2018-05-30 08:49      来源:文汇报
  近日,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的一份“不必读”书单,在网上炸开了锅。由于多个转载版本断章取义,严锋紧接着发布了澄清的文章,说明自己原意是强调阅读不能“一刀切”,读者不应对专家书单太过盲从。
  无独有偶,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也透露曾多次有人让他荐书,均被其婉拒。他认为,人的精力和现实需要毕竟有限,读者要明确所求知识的领域以及自己的程度,然后去找最合适的书。
  那么,究竟该不该开书单?书单消费背后是怎样的阅读心理?此次“不必读”书单一石激起千层浪,恰恰引出了大众对于当下的“书单乱象”,对于读书本质的更深层思考。毕竟,阅读是一件个性化的事情,没有也不可能有模板。对于读者来说,最合适的书单,还要靠自己来寻找。
  破除专家荐书的“必读”迷信
  这几天,一则题为“复旦中文系教授写了‘不必读’书单”的文章在网上疯转。与大家常见的“必读”书目相反,文中列出了诸多作者认为不必读的书,包括“绝大多数的中国古典小说”“绝大多数的西方通俗小说”“所有名著的续书”“很多经典的哲学著作”等,一时间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争议。
  原作者严锋很快发文澄清,这份书单来自于他的旧作,网上流传的版本裁去了他当初写在开头的数段文字,丢失了原意:“我的意思是这世上没有适合所有人的书单,专业阅读与非专业阅读的差别非常大。……现在流行的书单都是专业人士推荐的书,非专业人士最好长个心眼,别听见风就是雨,也许他的蜜糖,就是你的毒药。”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严锋进一步解释说,他之所以要开列“不必读”书单,其实是想强调,这是一个讲究时间成本的时代,也是一个高度定制化的时代。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需求,阅读就更不能够“一刀切”,照搬他人的选择。这份“不必读”书单也仅仅代表个人观点,希望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读者不必太过拘泥。“同样的书,在不同时期,对于不同人群,价值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应该为自己定制适合的书单。”
  众多书单实为促销广告
  随着这一份“不必读”书单的传播,有关“书单”的话题也在网上迅速发酵。在评论中,许多网友在为作者的 “真性情”点赞的同时,也针对身边林林总总的书单纷纷发出吐槽:“买了无数 ‘必读’书,大多没翻几页就放架子上了。”“看多了专家推荐书单,都夸得天花乱坠,这篇简直是书单界的一股清流!”
  在专家看来,这一次不必读书单激起的风波,正是对当下书单乱象问题的一次集中呈现。朋友圈里,我们时时要经历各种名目、各种类型、各种专家开列的书单的“狂轰滥炸”:“一生必读的 60本书”“权威专家力荐,2017年最值得读的10本书”“了解中国历史,选这 20本书就对了”……然而细细推敲,真有必读、最值得读的书么?许多不过是披着“书单”外衣的促销广告罢了。出版人彭伦说:“读者需要明白,微信时代,书单中有的书是运营公号的出版机构塞进的‘私货’。”
  但问题在于,为什么书单能够成为一种行之有效的广告手段?换言之,为什么有读者喜欢照着书单来买书?在评论家黄德海看来,这其实反映了一种“不怎么读书,唯恐找不到捷径”的阅读焦虑。对于阅读量不够,缺乏明确方向,又总想着要读点“有价值”的书的读者来说,打着“权威”“必读”旗号的书单似乎提供了一条选书的捷径。但事实上,因为不适合自己,买来的书多数又被束之高阁。现在市面上常常有将数十本“经典名著”打包售卖的套装,也是现成“书单”的一种,其受众中不乏缺少耐心的选书者。黄德海认为,真正喜欢读书的人,会主动寻找适合自己的书目,而不是什么都等着别人“喂”。
  阅读是个性化的事,最合适的书单要靠自己寻找
  尽管乱象重重,这并不意味着当下没有好书单。只是比起甄别专家荐书的诚意高低和“水分”多寡,我们更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是:书单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专家指出,一些书单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供有益的参考。但并不存在适合所有人的书单,真正成熟的读者,应该会自己选择合适的图书。
  青年评论家徐刚认为,在一些特定的领域,很多初学者不知道该从何处使劲,让老师开书单也是人之常情。尤其对于专业研究者来说,书单是非常必要而又有效的导引。国内外几所知名的大学几乎都有专业的推荐阅读书单,让不少学生受益良多。
  至于大众阅读,钱穆、季羡林等“大家”都曾列过推荐书单,《纽约书评》《卫报》等全球知名期刊也曾多次广泛征集作家、学者意见,发布好书榜单。多位专家指出,这些书单都相对“靠谱”,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不久前,思南书局开设“在思南·一个人的书单”栏目,邀请一些作家、学者,每人荐书数本,并写下简短评语。作为荐书人之一,黄德海认为,这一书单的开设目的,并不在于要让读者照着买、照着读,而在于给出每个人的一种阅读视角。而这,或许也是今天多数书单的意义所在。
  但是,无论再怎样权威、中肯的书单,也不可能适合每位读者。1920年代,胡适、梁启超等人均为青年学生列出了国学领域的推荐阅读书目,包括“四书五经”在内的许多典籍被列为“最低限度之必读书目”。但这些书真的必读吗?鲁迅专门撰文嘲讽了一番,而后应友人之邀,又列出了一份学习文学的书单,与胡、梁选书截然不同。这也恰恰佐证了,每个人对书的理解和视角不尽相同,要给出一份“适合所有人的书单”,其实是一个伪命题。

附严锋教授原文:
  人生有涯,千万不要不加选择地读书,这里提供一份我心目中不必读的书的清单。
  首先我从来不认同开卷有益这种说法。读书并非开卷有益,有些书无益,有些书无聊,有些书还有害。读书要做减法,从前如此,现在更如此。现在读书的时间本来就被微博微信挤掉那么多,剩下的就更要小心使用了。信息时代,如果什么都看,人就被信息淹死了。
  专业阅读与非专业阅读的差别也非常大,专业人士需要搞清楚与自己研究相关的一切文献,有趣无趣都得看,也是没有办法。非专业人士就没有必要受这个罪了。所以对于专业人士推荐的书,非专业人士也要长个心眼,别听见风就是雨,也许他的蜜糖,就是你的毒药。
  我也不认同要多看经典的说法。很多经典的意义,仅仅是一种历史意义,它们推动了历史的发展,照亮了人类的道路。但我们对之顶礼膜拜就可以了,今天就不用真的去读了。比如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康德的《宇宙发展史概论》(这是中文译名,原名《关于诸天体的一般发展史和一般理论,或根据牛顿原理试论整个宇宙的结构及其机械起源》,扉页是 " 敬献给腓特烈陛下,普鲁士国王,勃兰癸堡侯爵,神圣罗马帝国富内大臣和选帝侯,西里西亚元首和大公爵,等等,等等,等等,我的最崇高的国王和君主。")
  我是中文系的,所以主要谈谈文学方面不要读的书。
  1. 绝大多数的中国古典小说
  这么说会激起很多人的强烈反感,但小说真的不是我们的强项。具体原因这里就不展开了。除了四大名著、《金瓶梅》《儒林外史》《聊斋》" 三言二拍 " 等以外,好的真是不多了。比如《封神演义》,人物刻板,情节单一,思想陈腐,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在年轻时写了一本《封神演义导读》,那时候真是太缺钱了 ......
  2. 绝大多数的从 " 五四 " 到 1949 年的中国现代文学作品
  我很佩服开天辟地的现代文学先贤们,他们的功劳永垂不朽,但这是从文学史的角度说的。除了鲁迅、沈从文、老舍、张爱玲、曹禺等少数几位,总体上真的比较幼稚,从普通读者的角度,真的看不下去。作为一个苦命的中国现代文学专业的博士,我已经忍了很久了。
  3. 绝大多数从 1949 年到 1976 年的中国当代文学作品
  我基本上全部看过,有绝对的发言权。这段时期的作品,非文学的因素占比例太大,而这些非文学因素也已经时过境迁,今非昔比,所以,不必像我们小时候那样饿急了什么都吃,捡到碗里都是菜了。
  4. 绝大多数的当代中国人写的历史小说
  历史小说是最难写的小说之一,需要经历、学识、性情、沉浸,最吃细节、韵味、笔力、文字功夫,这些对于当代中国人来说,尤其困难。比如有一位非常有名的历史小说作家,描写一位晚清宦海沉浮几十年的封疆大吏:" 激动得两眼闪动着泪花 ";" 激动地握着桑治平的手说 ";" 两双滚烫的大手紧紧地握着 ";" 凝重的目光遥望着窗外 ";" 人生难得最是情。是的,情难得!" ……
  Come on, give me a break!
  5. 绝大多数的西方通俗小说
  其实也很烂,真正好看的也就那么少数。请注意,我这里说的还仅仅是好看,还不是好。我业余喜欢看外国通俗小说,但这是一个很痛苦的爱好,因为好看的实在太少了。绝大部分都是垃圾,真正的垃圾,包括许多知名作家和知名作品。比如有位 James Patterson,号称头号畅销作家,这位先生是垃圾中的战斗圾。
  6. 所有名著的续书
  无论中外,名著的续书都很失败,道理很简单:期待太高,此作者非彼作者。
  《刘心武续红楼梦》《德温特夫人》《斯佳丽》《傲慢与偏见与僵尸》...... 都完美解释一个成语:狗尾续貂。
  所以,喜欢续的人都要小心了 ......
  7. 很多经典的哲学著作
  这条会引起很多人的强烈反感,但哲学有很多功能正在逐渐被科学替代,所以也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淡出普通读者的视野了。更糟糕的是哲学著作往往还很晦涩,需要花费极多的时间精力,最后能得到啥还不好说,所以投入产出不成比例,还可能误入歧途,风险很大,慎入!
  文学青年动不动就海德格尔如何,维特根斯坦如何,胡塞尔如何。恕我直言:你看得懂么?退一万说,即使你看得懂,你为此投入的巨大精力值得么?有这时间,喝杯咖啡,谈个恋爱,出去看个风景多好。我年轻的时候,把别人谈恋爱的时间都用来啃哲学,结果什么也没啃出来,只啃出个晚婚 .....
  8. 所有的成功学、心灵学、鸡汤类书
  骗人的,没用。
  9. 所有的阴谋论类书
  骗人的,有害。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