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前沿
首页 > 前沿 > 正文

2018年故事驱动大会:聚焦内容产业,有声产品势头强

时间:2018-06-06 08:32      来源:澎湃新闻 彭珊珊

2018年5月31日-6月1日,由京交会、法兰克福书展和德国图书信息中心共同举办的第六届“故事驱动大会”(Story Drive)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大会汇集了来自中国、德国、格鲁吉亚、印度、阿拉伯地区、日本、美国等国家和地区的出版传媒专业人士,探讨全世界内容产业的前沿案例和趋势。

会场内的“故事驱动”展台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除署名外)

新趋势:有声产品备受关注

本次大会特别关注有声产品及平台的创新。

来自各国的业内人士一致注意到了听书产品(audiobook)的强劲增长,电子书、广播剧、播客等有声内容的兴起为出版行业提供了巨大的机遇。“前几年出版社还在为这种形式担心着急,现在已经完全逆转了局势。”德国《书业周刊》编辑米夏埃尔•罗斯勒-格瑞申(Michael Roesler-Graichen)在演讲中说。

世界最大的有声书平台之一Audible国际内容及出版高级副总裁米夏埃尔•特欧勒(Michael Treutler)在演讲中介绍,创立于1995年的Audible公司从2013年开始以平均每年38%惊人数字在增长,“这可以说是‘音频的复兴’”。米夏埃尔•特欧勒说,“2017年,我们的用户听了总计20亿小时的音频产品,我们有5500万美国用户每年听书,平均每个用户每年下载16本有声书。”

米夏埃尔•特欧勒还从Audible进军国际市场的经验介绍全球视角下的有声书市场:“2004年我们选择德国,因为德国在传统上是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非英语有声产品市场。2013年开始拓展更大的国际市场,包括澳大利亚、法国、意大利、日本。”他表示,目前Audible提供38种语言的音频。

有声书平台Audible主页 图片来自Audible网站

有声书市场的地区性特点也得到了探讨。黎巴嫩-加拿大籍企业家、Booklava首席执行官塔雷克•博尔博尔(Tarek el Bolbol)在报告中介绍“阿拉伯语地区的音频市场”,指出有声读物将为阿拉伯出版业带来巨大的机会。

他表示,阿拉伯地区包括二十多个国家,同时是世界上人口最年轻的地区,拥有巨大的市场潜力。“讲故事”是阿拉伯文化的一部分,阿拉伯人非常注重演讲术,但过去阿拉伯世界的出版社还鲜有人尝试利用音频出版这种形式。

由于意识到数字世界中缺少高质量的阿拉伯音频内容,他于2016年创立Booklava,旨在为阿拉伯世界创建一个音频平台。他认为阿拉伯地区并非如人们想象中只有战争,而是有很多方面的新发展。他认为阿拉伯出版业正处于有史以来最具挑战性的几个时期之一,但也充满了潜力,有声产品将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新市场。

阿拉伯地区有声书平台Booklava阿语版主页 图片来自Booklava网站

在与有声产品相关的知识付费领域,“逻辑思维”和“得到”APP的联合创始人脱不花讲述了对知识服务产业的未来想象,上海译文出版社编辑室主任黄昱宁则以成为“得到”作者的经历,与听众共同探讨了一种重述文学经典的可能性。黄昱宁从产品的提供者角度,分享了作为传统出版人试水有声产品的收获——接触非传统意义上的文学作品受众,以及观察新兴产业和传统出版业合作的可能性。

新技术:AR,VR和AI

增强现实(AR)、虚拟现实(VR)、人工智能(AI)等技术的发展与应用,使得未来内容产业的形态变得更加难以预测。

增强现实(AR)出版已经随着数字内容与印刷材料高度融合而成为业界关注的前沿。MXRi合伙人蔡玮和听众分享了来自数字教育领域的经验。在他创建的平台,增强现实(AR)和虚拟现实(VR)技术正在将学习和阅读进一步融入生活。

引人入胜的报告还包括卡拉扬研究所所长马提亚斯•吕德(Matthias Roder)的《音乐的未来是人工智能吗?》。

人工智能要取代作曲家?机器能给披头士乐队写新歌?吕德先生提出了将古典音乐与人工智能技术融合的创新案例与可能性。

吕德先生首先展示了目前已经开发出的人工智能作曲软件,能够把随口哼出的简单旋律拓展成更丰富的编曲,而普通的人类通常需要经过近10年音乐学习、训练才能达到同样的效果。更进一步的技术能够创作某一固定风格的乐曲,例如通过机器学习,充分分析披头士乐队的风格,再用计算机做出披头士风格的乐曲。

马提亚斯•吕德(Matthias Roder)在做报告

“有些人可能会说,这只是流行音乐而已。但是巴赫、贝多芬的乐曲,人工智能也能做到。而且计算机只花了三天就做到了。”他播放了由计算机制作的披头士风格流行乐、莫扎特风格的古典乐片段,令在场听众惊讶不已。

吕德先生还介绍了卡拉扬研究所的新研究。“我们和世界上首屈一指的人工智能专家合作,把每一个音符都转成可读的数字,不仅可以模拟、创建音乐片段,还可以根据过去音乐数据,模仿或创造一种风格。我们也用这种技术将乐器变得智能。”

赫伯特•冯•卡拉扬是奥地利著名的指挥家和音乐家,卡拉扬研究所是他命名,旨在推广卡拉扬的艺术遗产;该研究所管理这拥有复杂元数据的庞大曲目库。吕德先生曾在著名的莫扎特音乐学院学习音乐,后读于哈佛大学音乐学院并于2010年获得音乐学博士学位,在哈佛期间他就创建了数字音乐学(digital musicology)研究组。

面对听众的质疑——“人工智能制作的音乐是一种快捷音乐”、“没有作曲家丰富的人生阅历,机器是否能创作出打动人心的音乐”,吕德先生表达了这样的态度:机器可以比人类更迅速地掌握音乐原理,达到人类不能达到的境界。每一种新技术出现时人们总会犹豫,但最终无法拒绝它。听众提问环节还就AI作曲的版权问题进行了颇有启发性的讨论。

现场播放人工智能演奏的莫扎特乐曲

数字技术也为版权交易也带来了变革的可能性。“故事驱动大会”对IPR在线版权交易平台进行了为期两天的展示,吸引了版权经纪人的目光。

IPR是为国际版权专业人士建立的交易平台,利用网络技术为版权销售双方突破地理空间的限制。这一交易平台建立于2012年,是瞄准市场空缺建立的全球出版业内第一家版权与许可交易平台。2015-2016年,法兰克福书展对IPR在线版权交易有限公司进行大笔投资并实现控股,同时美国版权结算中心持有小部分股份;2017年中国的中南出版传媒集团也参股该公司。

“未来教育”是本届“故事驱动大会”新推出的单元,旨在探讨创新案例。印度网络原创娱乐节目领军者The Viral Fever首席执行官达瓦尔•古塞恩以三部网络原创故事剧为例,与听众分享印度青少年网络影视节目的创新;来自德国的电影导演兼作家安雅•冯•坎普恩(Anjavon Kampen)讲述自己独创的卡通形象“小尼采”如何通过动漫给孩子讲哲学;日本GAKKO国际教育工作室创始人古贺健太和小岛伶俐则通过他们的实践讲述如何通过体验式叙述改变教育。此外,绘本的数字化也为儿童读物提供了新的可能。

传统出版业的危机

技术更新带来了机会,也加剧了冲击。大环境的改变,使得传统出版业面临巨大的挑战,这是全球的出版行业都必须面对的现实。

德国《书业周刊》编辑米夏埃尔•罗斯勒-格瑞申(Michael Roesler-Graichen)的报告《德国图书零售业还能恢复元气吗?》,以及台北书展基金会董事长赵政岷的演讲《台湾图书市场能走出谷底吗?》以详实的数据和不同的案例剖析了传统出版业面临的危机和思考。

“台湾出版市场已经到谷底了吗?我每天都希望它已经到谷底了,这样的‘认为’已经有三、四年了。我们在期待下一波的海啸,可是它似乎还在下跌……我认为纸本书的出版市场已经结束了,不会再回来。”台湾时报文化出版董事长、台北书展基金会董事长赵政岷在发言中说。

“台湾本土的作家,过去一年可以赚1000万台币的版税收入,但这种好日子已经过去了。现在大概要少一个零;甚至更少。”赵政岷说。

此外,外文书的平均销量跌破损益平衡点,沉重的预付版税、翻译费之下,文学、严肃文史书变成“毒药”;一些“网红写手”在网络首发文章、再集结出版的情况变多,自费出版增加,这些现象也逐渐改变了出版的标准与品质。

另一方面,读者也在流失。2017年对台湾民众阅读及消费的调查也显示,近三成受访者完全不读书, 平均每月只阅读1.1本书——市场对出版行业提出了更多难题。

另一方面,德国《书业周刊》的调查报告显示,2015年购买的图书的人中,约有900万人在2016年不再购买图书;年轻读者流失尤其严重;读书的时长则从2012年开始缩短,特别是男性。而且,这种变化与读者的学历并不相关,即便受过高等教育,读书的时间也在减少。

被访问者花在不同媒体上的时间分布显示,花在互联网上的时间在逐年增加。“比起阅读,年轻人更喜欢登录Netflix(视频网站)。但不用说年轻人了,我这个年纪的人,也喜欢Netflix。” 德国《书业周刊》编辑米夏埃尔•罗斯勒-格瑞申说。

“新媒体替代阅读,使我们忘记创造的能力、想象的能力。很多人不再谈论书,很多消费者和书没有联系了。这些现实让人感到遗憾,我们必须考虑读者为什么不再买书、不再阅读;这样的结果会是什么。”

“其实仍有很多人认为,书不能消失。但他们阅读的时间又确实在被挤压,处于一种两难的局面。”

米夏埃尔•罗斯勒-格瑞申表示,“或许和台湾地区的情况相比,我们的问题还才刚刚开始。人们在思考如何走出两难局面。”

“我们似乎需要和旧的时代做一个告别。现在讲述故事的可能是其他媒介,而不是书;但书仍然有机遇。人们对于阅读还有很多正面的积极的记忆。但我们同时也需要看到现在事情发展的趋势。我们仍在探索之中。”

但两位专业人士在一个问题上有共识,即内容仍然是重要的,尽管它们以不同的形式存在。“我们要守住的是内容,而不是打字机。”赵政岷说。

为了应对市场的变化,时报文化做了各种各样的探索,包括尝试做原创版权经纪,经营作家IP,经营自媒体杂志,做代编行销,经营独立书店“大树书房”,做策展等等。“我们还没有成功,可是我们有尝试的勇气。”

赵政岷在总结中表示:“书必须分众、分类、分群经营,尊重在地,跨界来做。一切都回到‘读者为重’。如果重新定义出版市场,挑战才刚刚开始。出版业一直在经历各种各样的挑战,但也一直存活在世。作为一家出版社我们将持续努力,以内容为主,以作家为主,以读者为王。”

“出版热点”:《射雕》英译者谈心路历程

英译本《射雕英雄传》第一册出版后市场反响火爆,在国际出版界也引起了热烈的讨论。英文译者、版权经纪人郝玉青(Anna Holmwood)女士因此受邀出席“出版热点”环节,分享她的经历。

主持人、法兰克福书展副总裁柯乐迪(Claudia Kaiser)表示,法兰克福书展是每年有120多个国家参与版权交易的盛会和平台,他们深知输出版权的不易,尤其是将非英文作品卖到西方市场。她相信,这本书的成功,会让西方读者对更多来自中国的优秀内容做好准备。

“金庸作品并非没有人做过英译。《鹿鼎记》、《书剑恩仇录》、《雪山飞狐》都有过英译本。但是到2012年我开始翻译《射雕英雄传》时,这些作品都已经很难在英国市场上见到了,除了一些极其昂贵的版本。”郝玉青说。

《射雕》已经出版六十年了,为什么在2018年之前都没有出版英译本?

“我认为有两个原因,第一,在西方的时机不对;第二,在中国的时机不对。”

郝玉青表示,现在有不少西方人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但这在过去显然不是常态。60年前《射雕英雄传》刚刚出版时,西方读者没有了解的渠道,显然也没有在国外翻译和出版的条件。现在不一样了,有便捷的网络,在海外也有了金庸粉丝,他们会是英文版的热切读者。

“再看中国。通常中国人听到我要翻译金庸小说时的反应都是:‘什么?外国人真的能懂金庸小说吗?’我想许多人认为金庸小说是不可能被很好地译成外语的。

其实,在西方真的有很多热爱阅读金庸的人。这种担心,可能是因为中国人曾感到自己的文化在西方是被忽视的。我对这种看法感到遗憾。我认为情况正在迅速地改变。现在中国人应该对自己的历史、文化越来越自信。”

郝玉青还表示,中国从事专业的文学版权代理的经纪人比较少,这可能也是过去金庸没有被以西方人比较容易理解的方式呈现给他们的原因。

为什么译者和出版方都如此有信心,认为《射雕》的故事可以被西方人接受?郝玉青谈了三个原因。

“我想你们应该知道,一般西方人对宋朝、南宋北宋、宋金战争这些复杂的历史问题不太熟悉,而这是《射雕》的大背景。但是不要忘了,故事另一部分的设定在蒙古,大名鼎鼎的成吉思汗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某种程度上,关于蒙古的内容,就是联结西方读者和故事历史背景的纽带。

第二方面是人物角色和情感驱动。这其实是金庸小说非常适合翻译的部分。因为《射雕》故事中的情感世界对我们来说非常熟悉和亲切。忠诚、荣誉、爱,故事中体现的这些价值观是全球性的、普适性的。

最后也最复杂的部分,题材。武侠确实是非常‘中国’的一种文学,但它和西方曾经流行的奇幻文学、浪漫文学确实有相通之处。功夫电影在西方也获得了很大的成功。所以,西方人对于武侠不是完全陌生的。”

“故事驱动展台”:法兰克福书展与主宾国格鲁吉亚

主办方在会场外设置了“故事驱动联合展台”,提供展览功能和商务洽谈空间。

2018年法兰克福书展的主宾国是格鲁吉亚,此次大会设置了推广格鲁吉亚的展台,也邀请了格鲁吉亚诗人、作家乔治•格格利泽(Giorgi Kekelidze)介绍格鲁吉亚图书市场。他也是格鲁吉亚国家图书馆迄今为止最年轻的馆长,负责图书馆在文化及数字方面的项目。

据据乔治•格格利泽介绍,目前格鲁吉亚图书引进中国的案例还不多,会场上展示的两部格鲁吉亚作品系从俄语转译成中文后出版。双方合作的空间和潜力很大,令人充满期待。他还播放视频介绍了格鲁吉亚的风土人情、舞蹈音乐以及美食。

展台常设“法兰克福书展专题书目”展览,有文学新书、“德国最美图书”、侦探小说、少儿新书、卡尔•马克思诞辰200周年、LOOK插画系列等板块。“法兰克福书展专题书目”每年都会定期在各大书业展会亮相,它展示了德国出版业的最新优秀作品,而且为其他国家出版社提供版权贸易洽谈的机会。

“德国最美图书奖”是德国国家级图书装帧设计的最高荣誉赛事,自1929年以来每年定期举办一次,由独立的评审委员会选出在图像、版面设计、印刷、装订各方面表现优异的图书并予以奖励。

现场另一展览为“全球插画奖”(Global Illustration Award)获奖作品展。全球插画奖是由法兰克福书展与国际信息内容产业协会联合主办的国际年度插画大赛,向全世界征集作品,并于同年在德国法兰克福举办颁奖典礼。本届“故事驱动展台”的展览挑选了来自法国、意大利、中国等13个国家的获奖作品进行展览。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