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前沿
首页 > 前沿 > 正文

金波:六十年,为孩子们写诗

时间:2018-06-07 08:37      来源:文艺报

60年,我坚持为孩子们写诗,这是我永恒的快乐。这快乐源自我对儿童的发现和为他们的劳作。

很早的时候,当我刚刚离开童年时代,我就感受到了童年是快乐的。这快乐不是物质的,是精神的。我长大了,开始意识到,在孩子的天性中,有单纯,也有丰富。渐渐地,我也开始回归自己的童年。我想起母亲以她的乡音为我吟唱童谣,那行云流水般的天籁之韵,让我进入了一个欢悦而宁静的境界。此后,我喜欢上了中国的民间童谣。这种简朴的爱好, 使我在度过的岁月里,有缓慢的速度,绵长的快慰。后来,我又喜欢上了儿童诗,喜欢着,并创作着。那样的时光,速度仍是缓慢的:一首一首地写,一首一首地读,一首一首地修改。在创作中,我自身也融进了童年,依旧是缓慢地回忆着,品味着,思考着。

童年,绝非只是一个年龄的概念,它更是一个生命的旅程,一段岁月的历史,一支惜别的骊歌。童年里有永不凋谢的微笑,也有永不干涸的泪水。所以,童年的记忆,可以伴随我们一生。诗就应该写这些微笑与眼泪。

在20世纪60年代和八九十年代,我写了比较多的儿童诗,特别是八九十年代,我的心中涌动着无限诗情:一朵花、一棵树,山峰、大海,孩子的一笑一颦,甚至一声音响、一缕气味、一种颜色、一个词汇,都让我感受到诗意,想起写诗。说起写诗, 我不会刻意地一定要写儿童诗。那时,我的诗不是为儿童写的,就是适合儿童读的,因为我全身心浸润在孩子的世界里。

童年的天真、单纯,好奇心理、探究精神,以及丰富的想象力和表现力,那一颗童心,就是对人生的恩泽。永葆童心是对生命的最高嘉奖。我以诗赞美童年,珍惜童年,让孩子们有一个身心健康成长的童年,这就是我为孩子们写作的乐趣和审慎的姿态。

童年很重要,童年跟随着我们的生命进程,不断地被发现着,被养育着。对于童年,我们没有穷尽的书写,没有终结的诠释。我以60年的光阴, 用诗——文学语言中的钻石——也无法把童年雕琢得那样精粹。

我很陶醉于诗的音乐性。读诗的声音是诗的翅膀。给儿童写诗需要这飞翔的翅膀。诗飞进我们的听觉,直抵心灵,与我们的生命相知相融,正如我和孩子们的生命相知相融。

60年,这是我诗歌创作的春天。我进入了一个诗的童话王国,我写下的诗行,愿每一个字都是种子,都是小鸟,愿它们出土成苗,入云展翅。我和孩子们的相知相融,使我和写诗相益相得。

我把为孩子们写诗,看作是对童年的纪念,是对童年的洗礼,也是对童年的致敬。一生如此。

我常常在脑海里浮现这样的情景:在落日的余晖中,我静静地坐在摇椅上,双眼微闭,听窗外鸟啼。我知道,窗前有玉兰花正开,枝头有鸟在叫。忽然,我听见有孩子在朗诵诗,那是与鸟啼和鸣,与花香相融的声音。读诗的声音很美。此时,天色向晚,一切渐暗,惟有孩子读诗的声音,让我聆听,不胜低回……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