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评论

商业化与原创力的多种可能性——女频网络文学2017年中观察

时间:2017-10-12 10:19      来源:文学报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每半年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在过去的一年里(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我国网民数量从7.1亿增加至7.51亿,手机网民占比从92.5%上升至96.3%。到今天,无论是手机上网还是移动阅读,都已经走到了用户规模极度饱和的阶段。各大文学网站似乎开始望见网文市场这块蛋糕的边界了。

既然大蛋糕已经初步成型,接下来就是如何分配的问题了。撇开男频不谈,女频网文的市场向来是精确细分的:起点(女频)、晋江、红袖、潇湘四大老牌网站各自维持着多年积淀的稳定生态,“后来居上”的云起书院占据着最大的市场份额,勾勒出“4+1”的“一超多强”格局。

近年来,许多圈子化、小众化、非商业的文学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纷纷起来,这些网站此前大多未曾进入“主流”的网文观察视野当中,在“主流”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地落地生根,竟也逐渐成了气候,为已经持续多年的“4+1”沉闷格局,增添了几分雨后新笋般的清新滋味。

“4+1”网站老格局与新变化

传统的“4+1”五大女频网站,大多仍持续了此前的类型趋势。

现代言情仍是总裁文、甜宠文的天下,只是作者们会“与时俱进”地加入一些新元素,从直播、美妆、电竞、二次元等时下热门的网络流行文化中寻找灵感。如Jenni《我居然上直播了!》(晋江文学城),女主角在现代给未来的观众做直播;油爆香菇《女帝直播攻略》(起点女生网),女主角在古代给现代的观众做直播;战七少《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云起书院)则是一篇充满了二次元气息的校园黑客电竞文,在包括男女主角在内的诸多人物身上,都能看到一些二次元经典形象的影子。

另一方面,行业文的热潮仍在持续。近年来IP市场对职场类型表现出了孜孜不倦改编的热情,过去一年里《翻译官》(2016)、《如果蜗牛有爱情》(2016)、《外科风云》(2017)等影视剧的播出和热议,无疑对作者构成了巨大的“IP的诱惑”。看腻了办公室恋情,医疗、刑侦这些能与传统行业剧对接的类型重新兴起,促使医生、刑警成为2017年职场文最热门的主角。

红袖添香的两位老牌作者尼卡和吉祥夜,堪称这一创作行列中的代表人物:尼卡的《忽而至夏》成功塑造了女法医欧阳灿这一角色,打破了以往行业文以职业为背景写恋爱的叙事套路,也打破了网文“大女主”的刻板印象,这是一篇专注于法医专业的“硬行业文”,爱情让位于事业,只负责锦上添花;吉祥夜《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讲述的则是警犬大队女警与刑侦队长、缉毒警察之间的“刑侦+恋爱”故事,与北倾《他站在时光深处》(晋江)中女麻醉师与主刀医生之间的“医疗+恋爱”模式类似,相对而言,这两部作品中的爱情叙事仍占据较大的比重。此外,晋江作者御井烹香继《制霸好莱坞》征战娱乐圈、影视圈之后,又将目光转向了邻近的时尚圈,新作《时尚大撕》是一篇时尚产业的行业文。御井烹香以极敏锐的感知力,将近年来迅速崛起的中国时尚产业、网红行业的生态置于笔下,对消费主义、女性个人奋斗、女权主义等议题也进行了深刻的探讨,是行业文中难得的“技术流”佳作。

古代言情一方面延续着之前的宫斗、宅斗、种田类型,另一方面,堪称古代行业文的“医女文”继续走红。但古代言情整体显示出对此前类型元素的重复和叠加,除了希行、吱吱、闲听落花等起点女生网老牌作者仍在连载的《大帝姬》《慕南枝》《锦桐》等作品,过去一年这一类型并未带给读者太多惊喜。

在五大女频网站之中,过去一年发生的新变化最多的当数晋江文学城。从表面上看,晋江于2016年7月宣布了新的作品积分计算规则,新的公式系数透露出这样一些信息:晋江鼓励的每一章节字数上限从原来的5000字上升到9000字,最具晋江特色的读者“长评”在积分体系中的作用减弱,而编辑推荐和作者的签约年限、授权范围在积分体系中的权重则大大增强。这些信息似乎都表明,在固有的忠实读者圈与更广阔的商业市场之中,晋江的天平显然向商业化这一端倾斜了。

近一年来晋江的热销榜单同样显示了这一趋势:古代言情表面上仍以宫斗、宅斗为主,实则早已回归爱情,后宫嫔妃、宅院嫡庶的争宠斗狠,让位于男女主角之间“甜宠”的恋爱互动;现代言情也有着相似的趋势,豪门世家、娱乐圈、办公室、游戏竞技场,无论故事在哪里发生,讲述的核心都回到了爱情本身。比起钩心斗角、步步惊心,小打小闹的恋爱生活显然更符合移动用户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容易被更广大的读者所接受。

当然,晋江的小众、精英特质还在持续发力,仍有许多佳作涌现:尾鱼的《西出玉门》以类似“公路片”、“冒险片”的结构,讲述了一段跌宕起伏、惊心动魄的西行之旅,勾连起民间传说与古典志怪传统,形构出一个宏大奇诡的玉门关幻想世界;无论是2016年的《默读》还是2017年的《残次品》,晋江的“大神级”作者priest一直在尝试不同的题材和创作主题,将推理悬疑、星际科幻等类型元素,古今中外的“传统文学”、“经典文学”资源,与网文叙事模式进行了有机结合,创作出能将网文与过往文学传统勾连的里程碑式作品;而另一位作者非天夜翔,同样在类型融合方面进行着卓有成效的尝试,2017年的新作《天宝伏妖录》将历史演义与东方奇幻两大脉络与爱情叙事相融,将女频的创作格局拓展到更加广阔的天地。

如果站在今天的IP时代,重新追溯女频网站的创作与历史,那么晋江文学城应该称得上最早的“IP向”网站。创立于2003年的晋江,直到2007年才实行VIP收费制度,在盛大文学收购浪潮席卷之后,仍由最初的创始人掌控实际决策权,成为唯一一个既在局中、又在局外的网站。因此,晋江在诸多VIP机制的商业网站中,最大程度地保留了爱好者的气质。比起如何更快、更多地收割商业价值,晋江在很长时间内做的事情更接近于培养一方沃土。“无为而治”的管理风格,给了作者最大的创作自由,也培养了一群有鉴赏力的资深读者。在其他网站为网文的快餐式消费者们大量产出同质化的类型文时,晋江喂养了对独创性有更高需求的作者们,十余年来积攒了大批在读者群中口口相传、奉为经典的作品,到今天则成了资本最为看重的IP。于是,从市场体量上看与阅文集团其他女频网站相差甚远的晋江,在IP时代实现了华丽的逆袭。

晋江趁着IP东风实现的反转,给深耕精品的“匠人”型作者一次极大的振奋。于是,原本在VIP机制中坚守着“匠人精神”的作者有了底气继续坚守,认为自己有能力创造下一个IP的作者选择转型,一些走向传统出版道路的早期知名作者也开始回归。“言情四小天后”之一的匪我思存,2016年底开始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上连载小说《爱如繁星》,并于今年7月迅速出版实体书;2016年5月,老牌耽美作者水千丞结束与晋江文学城的合约,9月新书《深渊游戏》在爱奇艺文学开始连载;“新武侠”代表人物之一的沧月,于今年6月将全系作品电子版重新授权发布……这些老牌作者的回归及向新平台的转移,无不显示出鲜明的IP朝向。IP给了这些作者们一次重新入场的机会,也使网络文学在VIP类型文之外,有了新的生长可能性。

小众化的新媒体原创崛起

在“4+1”的格局之外,过去一年一些小众网站可以说是异军突起,在已经十分成熟的既有VIP商业写作模式之外,探索着网络文学的更多可能性。

随着“全民阅读”时代的到来,文学已经融入、散落进了手机移动端的各个自媒体平台当中,包括使用人群最为广泛的微信和微博。越来越多的作者选择在自己的微博或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作品连载,但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的平台背后,却是完全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读者生态。

2015年1月,微博向全体用户开放“打赏”功能,曾经掀起一波长微博文章写作的热潮,甚至连唐家三少等人也加入了这一行列,然后壮烈地偃旗息鼓。2016年7月,马伯庸等人合著的小说《四海鲸骑》开始在微博连载,起初几乎是以重现当年“九州”的风采造的势,随即和“九州”一样在读者的视线中沉寂下去。

与专门的文学网站相比,微博写作显然不是长篇小说的理想平台,更适合散文和短篇小说等体裁。微博是一个由兴趣爱好、价值取向等重重标准细分之下的“粉丝圈子”,作者面对的是一个经过了长期双向筛选、忠实度极高的垂直受众群体,他们使用的资源和话语往往是圈内、带有某种“投其所好”的偏向的。这些作品多半并不以长微博“打赏”的形式变现,而是以走实体书出版等其他路子——微博写作的篇幅特征,恰好符合实体书的需求。

而微信公众号,虽然也带有某种粉丝色彩,却旨在对接更广大的受众——一旦读者把作品转发到朋友圈,勾连的是他现实世界中的整个社交群体,于是微信写作往往选取最容易被广大人群接受的题材,力求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翻出花样来,与朋友圈五花八门的信息争夺读者。如倪一宁《丢掉那少年》、匪我思存《爱如繁星》,讲述的都是都市男女在日常生活中经历的小小情趣、平凡幸福或别样滋味。

微博和微信虽然各自打开了“打赏”、“赞赏”的通道,但目前微博和微信写作的变现仍主要走实体出版和IP版权的渠道。随着移动支付越来越深刻地型塑当代中国人的消费习惯,如果将来“打赏”成为一种常态,微博、微信或许有望找到一种VIP机制之外的付费方式,成为只服务于一部分特定读者群体的“定制写作”平台。

此外要特别提及的是,LOFTER(网易轻博客)已经成为国产同人类型当之无愧的“第一产量基地”,出现了许多同人圈的“镇圈之作”。如作者mockmockmock的《别日何易》(2015)、《As You Like It》(2015)、《如此夜》(2016-2017)等作品,均以成熟且富于文学魅力的笔法,写两位年轻的革命者共同成长、赴欧/俄留学、参与地下革命斗争、最终成长为战功卓著的无产阶级战士的英雄岁月,既是典型的同人写作,也罕见地处理了女频网络文学中往往被搁置的政治理想主题,是一种难得的补全。

而同人圈的商业机制,是典型的粉丝消费。作品主要以在圈内少量发行的印刷品“同人志”的形式,通过网络电商与线下漫展两个渠道进行售卖。这种变现方式绝大多数并不能带给作者与制作团队太多的报酬,但对于同人圈子来说,发出的这一点点电,已经足够她们继续创作下去。

与“同人圈”对应的概念是“原创圈”。主流的女频大多能够从VIP机制或传统的实体出版渠道中获利,唯独无法堂而皇之摆上桌面的耽美,商业文学网站的诸多限制,使许多作者和作品选择转到其他空间,其中最典型的代表是建立于2010年12月的长佩文学论坛。

这是一个纯粹由爱好者建立、管理、参与的免费平台,从论坛的管理者,到每一个发帖、回帖的用户,每个人的劳动和创作都是出于爱好文学的最原始动力:对“好看的小说”的热爱和渴求。新人作者以及科幻、欧风、惊悚、灵异等小众题材,在长佩文学论坛上都得到了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2016年以来,越来越多的作者作品开始涌现,其中不乏狐狸《杀戮秀》、星河蛋挞《一银币一磅的恶魔》、白云诗《1930来的先生》等佳作。到今天长佩文学论坛已经积累了约1.5万部作品,也在“原耽圈”内拥有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今年5月,长佩文学论坛通过微博发布了商业化转型的公告,未来的长佩文学论坛是否能在商业写作的既有模式中闯出一条自己的道路?无论答案为何,这种道路的开辟本身已经是一场弥足珍贵的试验。

女频网文的海外传播

2015年12月,以北美受众为主的中国网文英译网站Volare Novels(沃拉雷)成立,继Wuxiaworld(武侠世界,2014年12月)和Gravity Tales(引力,2015年1月)之后,终于有一家专注女频的网站挤入了网文英译网站的TOP3行列。Volare Novels翻译的中国网文以“另类”作品(如科幻、搞笑等)和女频小说为主,截至今年5月,volare已经有28部作品,其中4部翻译完毕(篇幅都在100章以内),24部连载中。这28部作品中,男女频各占一半。这些作品的翻译、编辑工作是由30多名译者和30名左右的编辑完成的。这些译者来自全球各地,包括北美、欧洲、东南亚等,大部分是华裔和外籍华人,少数是学了中文的西方人。读者则30%来自美国,5%来自加拿大,17%来自西欧,12%来自东南亚。

其实,远早于北美世界的这3家网站,女频网文对东南亚等地区的海外输出早已持续了多年,许多作品的翻译版实体书都成为当地书店的畅销书,《步步惊心》《琅琊榜》等影视剧也成功输出到韩国、日本,引来了许多对中国文学尤其是网络文学深感兴趣的读者。

创建于2012年8月的书声Bar,从网页的链接、留言、用户状况推断,应当是一个主要面向以越南为主的东南亚国家、集中介绍中国言情网文的英文网站。目前,书声Bar已有469个言情小说译文链接、400个书评、4个武侠小说网站的链接、143个网文改编影视剧视频链接。如此详尽成体系的介绍,给外国读者了解、挑选、检索中国网文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也反映了国外读者对中国言情网文的浓厚兴趣和迫切的阅读需求。

另外一个翻译中国言情网文的网站Hui3r,则更像是一个因“国产言情剧”被吸引而建立的翻译网站。Hui3r发布的第一篇网文是从2013年2月开始翻译的《华胥引》,同时期翻译、介绍的作品还有《笑傲江湖》等,当时正值电视剧《笑傲江湖》播出,网站配图也使用了演员霍建华在《笑傲江湖》中的剧照,由此可以看出影视剧改编对网站的巨大影响。目前网站的翻译作品已完结12部,连载中11部,还有12部言情网文的介绍,包括网文改编影视剧的相关新闻、明星视频、粉丝剪辑、网文同人等内容。

总体来说,女频网文的海外输出范围已经从邻近的东南亚扩散到大洋彼岸,翻译类型也较为丰富。但2017年5月,阅文国际正式上线,由于授权问题,女频最重要的北美翻译网站Volare Novels停止了对所有阅文集团旗下作品的翻译工作,转而与纵横中文网、17K小说网合作,开始翻译这些网站的女频作品——也就是说,整个“4+1”的五大女频网站都将Volare Novels拒之门外,译者们不能翻译最“主流”的女频作品,只能从其他网站的“女生频道”寻找翻译对象。我们想要看到真正的女频“主流”远渡重洋、输出海外,亟待翻译授权途径的打通,或是等待以阅文国际为代表的本土翻译力量的崛起。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