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评论

网络文学20年:《间客》何以成为第一?

时间:2018-05-30 09:10      来源:文汇报
  猫腻的《间客》在中国网络文学20年20部优秀作品评选中,位列第一,评委会认为,《间客》是网络小说的巔峰之作,作品中仰望星空的豪情壮志,引领着作品向上升华,在整个网络文学视野中独树一帜,抬升了网络文学的标高,足以代表网络文学的艺术成就。把《间客》推举为第一,这是一种“文学态度”的表达,是在表达对仰望星空的豪情,对人类命运的忧思,对可信任的才华,对超越凡俗之文学情致的尊敬。
  《间客》所仰望的星空,是宇宙星空。浩劫之余的地球人类,在广阔的宇宙之间生存着战斗着。《间客》的世界设定,能够看见《星球大战》《星际之门》《黑客帝国》等开创的“世界”想象元素的影响,如星际战争,控制全世界的智能电脑系统,奇特的原始武功等等。网络小说的世界设定、角色创设,乃至故事情节模式,皆可能有所借鉴,然而作家胸膛中的激情,无法模仿、代替,作家独有的激情是写作最深邃的动力源泉,是最令读者动容,能够给予读者深刻情感体验的力量。《间客》的激情,体现在主角许乐,施清海、封余等人为理想而奋斗的故事中。他们能苦斗,也能豪迈洒脱,既不是人间的饮食男女,也不是一般奇幻、玄幻类小说主角经过修炼而就的主宰世界的神灵。
  《间客》的主角是在人间为公平正义而战斗的铮铮好男儿。
  这是《间客》最为动人之处。
  所谓“间客”,在书中是指那些从小被送到敌方阵营进行培养的人,比如主人公许乐。他胸怀朴素正义,相信人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施清海,许乐最好的朋友,风流潇洒,多才多艺,深受女性欢迎,然而心中难以放弃追求正义的执念。封余,许乐的领路人,以多重身份行走人间,终生扮演各种“间客”。女性角色如许乐的恋人张小萌、简水儿,施清海的恋人邹郁等人,也都是有理想、有情义、有担当、有尊严的人物,而不是一般网络小说中男主角的欲望对象。
  这些宇宙儿女的故事,经常让你怦然心动,又愿意屏住呼吸,细细体会其悲壮与委婉,宏大与细致,浪漫与纯真,激烈与混杂,各种情态看进去了,就在心里有一屋间客。
  《间客》主人公出生入死,经常面临严峻考验,甚至受到身心虐待、残酷折磨,在危难中印证自身成长,见证自身精神力量的强大,这是英雄、超人的一种自我定义,这是不同于常人的烈士情怀。人物逆流而上的勇毅果敢,是一种令人心折的品质,也给予读者深沉、悲壮、崇高的情感印染,让读者在真切而强烈的高潮体验中,在热泪盈眶中,精神得以净化,对自己有一种崇高的期许,让人们对于人类文明生出信仰之情,牺牲之心。一些网络小说营造主角权力、财富、爱情、长生、成神的愿望达成的快感体验较为廉价,而《间客》这样的热血硬汉小说,给人以深深的情感印记,告诉我们在世俗成功之外,其实还有更激动人心的目标,它让你成为一种体验过《间客》式激情的人。
  网络小说不以表达思想见长,但是通常还是有自己的思想倾向的。一些人气爆棚的网络玄幻类小说,遵从丛林法则的弱肉强食的价值观,当主角成为世界的主宰之后,会继续奉行强者支配世界的规则。一些都市、历史小说主角出身平民,结交权贵,为了获取权力财富目标而努力爬升,演绎所谓的“励志”故事。这些普遍存在的思想伦理表达的缺陷,已经成为很多网络作家走向更广阔世界的障碍。
  而《间客》的思想伦理面貌是庄严而明亮的。出身不能决定一个人的本质,选择才是一个人成为自己的决定因素。这种思想伦理倾向,时刻灌注在主要人物关系和故事走向之中。和猫腻另一部作品《庆余年》里的范闲一样,许乐是高贵的,面部与内心都是光洁的,不允许给自己的灵魂抹黑。何谓高雅与高贵?这就是。
  《间客》也有许多大众文艺元素,如欲望叙事技艺的运用,否则就缺少通向大众的精神路径。然而若没有感情的升华、伦理的超拔,没有种种超越凡俗之处,就不会得到读者的尊敬。网络文学作品要想赢得“文学性”的赞誉,就需要对欲望叙事进行审美化、伦理化安置,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文学传统,也是作家面对市场的一个策略,这也是网络文学最需要向世界经典文学作品学习的地方。而《间客》在这些方面显著高于同侪,它用理想照亮了个人欲望,勾兑了心理探索的意味和独特的审美情趣,它写男女,既有男欢女爱,男女之间也充满彼此尊重,有情有义,能为理想共赴艰险。《间客》的故事游走在纯情与欲望叙事、人性探索与精神猎奇的中间地带,却笼罩在统一连贯的悲壮伤感的气氛里,在这种充满雄性荷尔蒙的气色中,剧情与伦理表达却都是鲜明透亮的。这种调和文学理想与市场属性的策略,增强了作品的审美价值,增加了作品的社会接受度。
  《间客》主角许乐与施清海以及其他兄弟的同伴之情义,热血、硬朗而温暖,超越一般聚义群体的兄弟伦理。施清海死后,许乐和战友带着他的遗体,去一一落实他的遗言。这样的情节充满温馨感,读者读完之后会有一种爽快体验,而且这种爽快,光明正大,可与人分享。此是猫腻对读者的体贴之处,读者因而服气,心里舒坦从容。
  《间客》给了我们一个为文学尽责的机会,我们不仅仅要对IP英雄表示关注,更要对文学的未来表态。若是境界高妙,即使为大众写作,身处江湖之远,又如何可以吝啬尊敬之情?我们支持《间客》,也有对写出《间客》《庆余年》《择天记》等作品的作者猫腻,对其他有情怀、有文学理想的网络作家表达一种敬意,这种敬意还没有充分表达过,此时正好。由此可以证明,网络文学是文学;网络文学评论,是文学评论,我们的“文学”一直在网络文学现场工作,并且会发出明亮的声音。
  终归,我们不肯埋没文学。
  (作者为鲁迅文学院研究员)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