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评论

我国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局限性

时间:2018-11-23 09:11      来源:网文界 

01

作品更新滞缓,网站运营乏力

民族文学网站作为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主要阵地,是民族文学创作,传播,阅读欣赏和交流互动的主要承载体,因而网站的日常维护力度和作品更新速度直接关系到民族文学的发展。通过网上搜索查询,目前我国少数民族文学网站中影响较大的有蒙古族文化网、草原雄鹰网;三苗网、苗人网、苗族文化网、苗族在线、文山苗族网、中国苗族网;中国彝族网、彝族人网、彝族文化艺术网、彝族青年网;藏人文化网、琼迈藏族文学网、中国藏族网;满族在线等等,而德昂族、独龙族、俄罗斯族、鄂伦春族、鄂温克族、仡佬族、高山族、基诺族、京族、景颇族、黎族、傈僳族、珞巴族、门巴族、仫佬族、纳西族、普米族、撒拉族、塔吉克族、塔塔尔族、佤族、乌孜别克族、裕固族23个少数民族还没有本民族文学网站。部分少数民族网站相较以往出现更新缓慢的状况,例如草原雄鹰网2017年全年更新作品20篇,苗族文化网2017全年更新作品16篇,中国苗族网的文学之窗板块,2017全年更新作品16篇。还有部分网站在2017年没有任何文学作品更新,如保安族文化网文学殿堂版块2016,2017连续两年未更新作品;三苗网的文学艺术一栏中散文随笔,小说喜剧,诗歌韵文,游记文学以及评论与研究在2017年全年均未更新。除了上述网站作品更新滞缓的情况外,许多民族网站是族人和作家出于对民族文学的热爱而出资建立的非盈利性质站点,因而会出现资金链断裂,网站续费不及时和网站日常维护和管理难以为继的状况,还有的甚至直接被电脑中的安全管理系统定性为博彩网站或虚拟的招聘网站。侗族风情网、中国侗族网、中国毛南族网、水族在线、中国土族网、苗族在线、中国彝族网、彝族文化艺术网、彝族青年网、琼迈藏族文学网等网站因页面服务器不稳定而无法正常访问。网站的日常维护和规范化管理以及大量优秀民族文学作品的快速更新是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繁荣发展的基点,民族文学网站的推广运营是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影响力壮大的重要途径。运用现代互联网思维,在增强网站运营规范性、专业性、用户互动体验性的同时适当加入盈利模式,能够为少数民族文学网站的发展提供持久动力。

02

写手多,作家少;作品多,精品少

网络文学创作主体虚拟化,作品发布即时化以及论坛交流便捷化的特点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文学爱好者投身其中,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创作者数目逐步增多,与传统作家拥有丰富生活经验和较高文学素养的知识分子形象有所不同,网络文学写手在电脑屏幕的虚掩下不再受职业、教育背景和文化水平的局限,职业身份更加多元,创作动机也愈来愈多地变成心绪表达以获取情感认同,创作时间不集中,文笔水平参差不齐。在此原因下,创作者多,知名作家少成为我国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一大局限,如何从数量庞大的写手群中发掘优秀作家也成为一个重要且亟待加快议程的问题。在叶梅文学网的182位注册会员中,除了网站创建者,知名土家族作家叶梅外,其余知名作者人数为零。与作者多,作家少的情况相类似,作品丰富,精品短缺的局面也有待扭转。网络文学以“快”著称,创作主体的低门槛允许少数民族网络写手和活跃作者在个人博客、微信平台、本民族网站发布大量作品,这些作品大多有两个去处:一是被报纸或《民族文学》《回族文学》《满族文学》《西藏文学》等本民族期刊转载,知名度一步步提高后,成集出版;比如白族的宋炳龙、回族的石彦伟、马永欢,苗族的蚩尤浪子,土家族的当金垭,彝族的沙辉、王国清、蒋志聪、瓦扎伟洛,藏族的刚杰·索木东、王小忠、旺秀才丹等作家作品就是以此方式进入大众视野。另一个就是作品质量有待考究,阅读量较少,读者留言和论坛交流不多,只能将其“束之高阁”。除此之外,还有一批少数民族网络作者活跃于起点中文网、晋江文学城、17K小说网、爱奇艺文学等大型综合类文学网站,依靠类型小说的更新在网络文学领域获得超高人气,比如侗族的南无袈裟理科佛,回族的咬狗,满族的雁九、岩岩夏日、携爱再漂流,苗族的血红、红娘子、姚筱琼,土家族的Fresh果果,、瑶族的海青拿天鹅,壮族的忽然之间~、施定柔等。互联网络技术赋权下的创作低门槛一方面为少数民族文学的发展提供了巨大机遇和便捷,另一方面也造成作品数量庞大,质量有待考究的局面。对此,应在充分肯定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发展的前提下理性看待上述问题,加强少数民族文学网站的日常维护与更新,在写手QQ群、微信群以及文学论坛和社区中深入发掘潜力型少数民族网络作者,分析站点上个别作品无人问津的原因并定期清理“文字堆砌”和“流水账”,通过作家发掘和精品筛选两种途径整体提高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创作群体水平和作品质量。

03

理论批评有待加强

在民族网站方面,许多少数民族网站上只见文学作品栏目而不见文学评论栏目。而极个别设置文学评论栏目的网站也没有更新,比如三苗网的评论与研究一栏2017年没有更新,西部文学网“华山论剑”版块的文学评论也无更新。较为喜人的是彝族人网上2017年更新《在诗意中栖居的民族情怀——以诗集<石头的翅膀>为个案》(2017-05-19)《一部可以成为工具书的小说——读阿诺阿布的<阿西里西的诱惑>》(2017-05-23)《吉狄马加诗歌的民族性与世界性》(2017-06-01)《<玛庵梦>,横亘千古的玛庵梦——首部彝族魔幻现实主义长篇小说解读》(2017-06-13)《在草籽下用诗心挖掘铁的光芒和隐忍的痛——彝族诗人黑朗诗歌印象》(2017-07-02)《论倮伍拉且诗集<诗歌图腾>的艺术特色》(2017-12-19)等本民族网络文学评论6篇;藏人文化网2017年更新《佛教文化语境下的生命抉择——兼论次仁罗布小说集<放生羊>的内在结构》《个人书写中的历史身影——关于丹增作品集<小沙弥>的一种解读》《“现代化”车辙上的迷失与隐痛——王小忠小说中的乡土甘南书写与乡村伦理变迁叙事》《当代少数民族汉语诗歌创作中的一盏明灯——论扎西才让诗集<大夏河畔>中的文化内涵》《大夏河与桑多山的诗魂——论扎西才让的诗歌创作》等文学评论共计71篇。彝族和藏族的文学理论批评与其他少数民族相比稍有加强,但由于不同民族的网络文学发展状况不一,不同族群的文学理论批评相较于本民族的文学作品,仍处于弱势,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创作与文学批评的不协调现状亟待调整与改善。

创作与批评作为文学的两翼,缺一不可。与民族文学紧密联系,“如影随行”的少数民族网络文学也同样需要创作与批评并驾齐驱。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在十余载的发展历程中,民族文学网站逐步健全,作家群体日益庞大,作品数量也与日俱增,与此相比,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理论与批评却存在短板。总体看,国内对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研究学者不多,成果也很少。比较有影响如最早关注并研究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回族学者马季发表《网络时代的少数民族文学》《网络时代的民族文学生态》《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价值与意义》《网络时代的民族文学创作》《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与网络传播》等文章,阐明在网络语境下少数民族文学的发展空间及其态势,少数民族网络文学作为时代的产物会在民族作家的传承和守护下更上一层楼。2012年,中南大学研究生石曼婷先后发表《少数民族文学网站对民族文学发展的影响》《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研究综述》《我国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研究》等期刊论文,对我国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做了较为系统的论述,但由于研究视角过广,难以进行深入挖掘。徐杰的《现状、界定与研究方法——少数民族网络文学批评基本问题》(2014)对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概念进行了梳理。龚举善的《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对于当代文学史的建构功能》(2014)《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文化生态价值论》(2016)阐述了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发展概况、文学价值以及文化生态建构特征。逸华的《少数民族文学如何迎接网络文学的“黄金时代”?》(2015)则希望少数民族文学在创作和表达方式的变革下抓住发展机遇。姜媛《“文学生活”视野下的云南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研究》(2016)对生活在彩云之南的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发展现状进行了文学生活角度的梳理。2017年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理论与批评文章有欧阳文风和石曼婷的《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发展及其意义》、张鸿彬的《少数民族网络文学非理性创作的症候分析》、白庚胜的《秋实更报春花开——谈谈中国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建设》、郑函的《建设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广阔空间——2017 中国少数民族当代文学论坛综述》和《建设少数民族网络文学新天地》等。尽管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理论取得了一些成果,但与网络文学创作相比,其理论批评依然显得比较薄弱,无论研究者的数量,还是研究成果的质量,都有待进一步提高。

加强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理论批评应从建立批评标准入手。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理论批评的标准与汉民族网络文学“去粗取精,侧重文学价值”的标准应有所区别,应该在彰显族群文化特色,体现民族文学价值的双重加持下,适当加大对经济效益的追求。虽然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在与全国网络文学联动发展中成为一支不可小觑的生力军,但无论是在作家规模,作品数量,还是在经济效益上,都仍处在蓄势待发的创生期和成长期。民族网络文学发展相较而言更趋理性,因而在批评标准的创建上要适当放松对民族文学作品趋利性的阀口,允许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的生长更加“野蛮”,让少数民族历史文化的特殊性在经济效益的催生和发酵下更为突出,同时引导少数民族网络作家在创作中探寻多元一体的历史观、文化观和民族观,指引民族网络文学研究者的视野扩散到更为广阔的少数民族网络文学天地中,最终培育少数民族网络文学繁盛郁勃的创作与批评 “双生树”。(丁玮俊 张俊)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