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评论

网络文学:创作热了,批评也不能冷

时间:2019-08-26 09:26      来源:中国文化报

中国网络文学历经多年的发展,已从最初的自发性“野蛮生长”变为如今渐趋自觉的“枝繁叶茂”,其代表性特征是,现实题材作品日益增多,现实主义精神日益增强。当然,尽管如此,与传统文学相比,网络文学的创作类型不可能像传统文学那样相对统一,仍保持着多元多样的态势,就题材而论,现实的、浪漫的、魔幻的、穿越的、武侠的……尤其近年来,网络文学作品向图书、电影、电视剧等艺术形式转化,已成为人们精神文化生活中绕不开、挡不住的重要组成部分,因而在文化领域频频产生“现象级”话题。网络文学创作在方法论意义上,也是多元多样、类型繁多,既有对中国文学创作传统的借鉴和吸收,也有从国外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作品创作的模仿和翻新。可以说,网络文学作为一种新兴的文学样式,既有传统文学审美元素的运用,又有商业、技术、互动性等市场元素的渗透。

数据显示,经过20余年的快速生长,中国网络文学受众群体已突破3.5亿人,网上写作的人逾千万。加之盗版、侵权、抄袭等乱象丛生,唯点击量、片面追求经济效益等不良倾向的广泛存在与蔓延滋长,使良莠不齐的网络文学现状更加复杂。从批评主体而论,面对一部动辄数百万字、上千万字“巨无霸”体量的网络文学作品,仅靠数量极为有限、时间精力也极为有限的网络文学批评者的努力,正应了一部电视剧的名字,几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有评论家朋友说,他就曾接到过这样的任务,但由于个人的时间、精力等原因,至今也未能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原因是那部等待批评的网络文学作品字数太多、篇幅太长,而且其体量一直在与日俱增,不断拉长。因此,网络文学批评相比传统文学批评,难度更大、要求更高,甚至需要付出更多的体力劳动,这就在无形中造成一个难度很大的瓶颈。如何突破这个瓶颈,是摆在我们所有关心网络文学发展的文学批评工作者的一项颇具挑战性的任务。

尽管如此,在任务面前,网络文学批评工作者不能失语,更不能退缩。应该承认,目前我国网络文学批评及其理论建构很不完善,远未到位,是明显滞后于网络文学创作的。网络文学批评在话语体系、批评标准、批评理论等多个方面,都亟须更多从事文学理论批评的有识之士积极介入、稳健行动、缜密构思、推出成果,从而更好地发挥引导网络文学创作、遴选网络文学精品、提升网友审美水准、引领网络文化风尚的重要作用。在网络文学发展进入新时代的当下,鉴于“文学”概念因“网络”介入而改变的现实,网络文学批评必须贴近与紧跟网络文学创作实际,发掘其中的文学亮点和优点,激活网络文学创作的当代意识,凸显网络文学的问题意识和导向意识,在促进网络文学批评话语体系和批评标准建构的同时,真正起到对网络文学的价值判断、价值引领的作用。万丈高楼平地起。网络文学批评要从网络文学的命名、特征、转型、升华等不同阶段、不同面目、不同形态的描摹,到对目前网络文学的价值、得失、精品的甄选、经典化的推进等的扎实进行,给予全方位、立体化、整体性的理论建设与批评推进。这无疑是一项难度很大、困难多多的工作。但唯其难,更见其价值。

事实上,网络文学作品浩如烟海、良莠不齐,特别是网络小说的超长超大体量,给阅读者、评判者带来很大压力还在其次,更棘手的还有评价标准不统一的困惑。由于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在审美观念、标准上存在明显差异,使得网络文学批评者面对批评对象如同老虎啃天——无从下嘴(笔)。旧的标准需要与时俱进,而新的评价标准尚未建立起来,网络文学批评遂变得无所依傍,眼看批评与创作渐行渐远、相互疏离,形成“创作热”和“批评冷”的强烈反差。此者,可用李白诗句形容:“拔剑四顾心茫然。”“多歧路,今安在?”可以说,这是目前网络文学批评的最主要、最突出的瓶颈所在。

网络文学批评与网络文学创作可谓车之两轮、鸟之双翼。如果没有网络文学批评的介入与引领,网络文学创作不可能健康地介入人们的精神生活,很可能会误导读者,尤其是青少年读者。况且,网络文学批评不仅要克服自身存在的种种困惑,还要接受多媒体、商业性批评话语等的干扰和挑战。是先攘外再安内,还是先安内再攘外?抑或是双管齐下、齐抓共管?这就要求网络文学批评工作者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具有一定的哲学头脑和判断能力。在传统文学批评经验基础上,适当观照市场维度,引入网友读者的消费评价。这么做的目的,并非要改变文学批评的总体性评价标准,换言之,网络文学歌颂真善美、鞭挞假恶丑的基本标准必须坚守。不能因为是网络文学就网开一面,丢掉“文学性”这个核心。正如网络作家陆显钊所言:“我们写作需要正能量的指引,需要敢于讲真话、有深度的批评来引导,不然很容易在网络空间中迷失自我,作品也很难留得下。实际上,取得了很好的口碑和社会效益,更能够为我们带来经济效益,两者是统一的。”

有论者指出,目前我国网络文学批评已形成三大阵营,即由传统批评家构成的学院派批评、由传统媒体人构成的传媒批评和以有批评意愿和能力的网民主体在线批评。从目前实际情况看,这三个阵营各具特色、各擅其场,但未形成兼容互补的态势。学院派批评注重学理规范和观念逻辑;传媒批评注重新闻时效影响力,兼顾社会效益和市场反应,具有价值引导性;而网民在线批评则以即时表达为主,真话实说,悦心快意,但往往呈碎片化、随意性甚至去价值化。其实从本质上看,文学只有好与不好之分,没有网络与传统之分。传统文学也好,网络文学也罢,只是传播方式的改变。“网络”只是发表作品的载体媒介,“文学”才是区分作品优劣高下之圭臬。不能因为网络文学具有商业性而放弃美学的历史的衡量标准,也不能因为传统文学具有更多主流意识形态特征而放弃“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审美要求。两者必须做到辩证统一。

说千道万,网络文学批评的最大瓶颈还是批评标准的问题。此乃牛耳,牵住则胜。网络文学批评标准,万变不离其宗,即真、善、美的标准,美学的和历史的标准,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标准,历史的、人民的、艺术的、美学的标准。这些标准本质上是相通的。追求真善美的永恒主旋律,强调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审美原则,弘扬美学的历史的价值标准,坚持历史的、人民的、艺术的、美学的观点,为读者塑造向上、向善的艺术形象,打造高品质的文学佳作,则是无论传统文学还是网络文学都必须永远坚守的文学批评标准。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