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动态

网络文学这口饭——浅紫缤纷访谈录

时间:2018-01-04 15:08      来源:中国作家网

对话人:

浅紫缤纷(黄玉艳) 网络作家

陆玮玮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2013级卓越班学生

张康婷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2013级卓越班学生

孙蕴芷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2013级卓越班学生

对话时间:2015年8月12日

对话地点:临沂市兰山区曼哈顿咖啡厅

一、我刚开始就是写着玩

陆玮玮:能给我们简单地介绍一下您是怎样走上写作道路的吗?

浅紫缤纷:我上大学就是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其实这个专业给我带来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我第一次接触网络小说,是从《泡沫之夏》开始的,后来也接触一些类似玄幻、修真这样的小说,那时候就是单纯地觉得好看。我真正走上网络写作之路是在2007年。当时我闲着没事儿偶然在网上点点点,打开的是潇湘书院,发现上面写的也就那个样儿,自己也就尝试着写,第一篇就发在潇湘。当时自己还有工作,在临沂的一个物流公司做人力资源方面的工作。从2008年8月份,辞职之后,就成了专职。

张康婷:您辞职专职进行写作,家里支持吗?

浅紫缤纷:他们都挺支持的,说实在的话,当你写到一定程度的话,收入远远要比你工作的收入高得多。你说一个女性,和男性毕竟不一样,哪怕你的职位再高,你一遇到生孩子,咔,你的职业道路就中断了,就得重新开始,这对你有很大影响。当时为什么写小说,也有考虑这方面的原因,毕竟自己带孩子要好一点。

陆玮玮:在您刚开始写小说的时候有没有什么范本,或者只是根据自己的喜好去写?

浅紫缤纷:我刚开始就是写着玩的。刚开始并不是看着哪个作家的小说然后仿照着写,完全就是一猛子扎进去的。人家能写,我也能写,就试试吧,也不是抱着一定要写成别人的作品的样子。

张康婷:您发表的前几部的小说有多少字?稿酬怎么样?

浅紫缤纷:我写前两部的话都是在潇湘,第一部才九万字。我当时不知道潇湘十五万字才上架,我的第一部九万字就完结了。在潇湘的第二部写了二十万字吧,刚开始写的时候写得乱七八糟的。当时,也就是在2008年,那时候小说封面要自己做,我当时做的一个小说封面还被人嘲笑了好久。现在一本小说发表之后,网站都会统一给你做。我真正拿稿酬是在红袖,时间太久,也忘了拿了多少。

张康婷:刚踏入写作之门,一直坚持一定强度的写作,写的时候会不会很累?

浅紫缤纷:那时候我周围人就觉得,随便写写也就那么着吧。但是一旦写起来真的很累,刚开始写得特别慢。写得快的时候,一小时写两千字;慢的时候,写几百字都写不出来。我见过一个特别厉害的人,一小时能写8000字,你试试一个小时能打八千字吗?所以说有人会“过劳死”,这个估计跟强度也有一部分关系。我知道有人白天带孩子,然后晚上熬夜写,有时候写到凌晨,这种人现在还挺多的。

孙蕴芷: 2013年6月17日,起点中文网签约作者“十年落雪”因为过劳猝死,包括之前的南派三叔事件,以及宁财神因为压力大吸毒,都是网络写作的负面报道,您现在写作有没有什么压力?

浅紫缤纷:说没压力那是不可能的,首先一条更新压力就能压死你。网络写作不像那种出版类的写作,出版社会提前半年给你约稿,给你留充足的时间创作。网络写作要求你每天一定要更新那么多字。你今天想写就写,明天想不写就不写,是绝对不可能的。

孙蕴芷:如果您没有更新到规定的字数,会对您有什么影响吗?

浅紫缤纷:推荐就会跟不上,没有推荐就意味着没有读者,没有读者就没有收入。打个比方来说,你追这部小说,你是愿意看每天保持一定更新的作者的小说,还是愿意追一个三天两头断更的作者?

陆玮玮:除了更新方面的压力还有别的压力吗?

浅紫缤纷:再有一个,对一个作者来说,写文不是最痛苦的,开文才是最痛苦的。哪怕你知道你要写什么,但是你不知道这篇文会不会火。尤其是在免费阶段的时候是最最痛苦的,因为你看着数据,说白了,你看不到钱。每个网站都有几万字是免费的,包括你在手机上看,一般都是前三十章免费,包括在中国移动上前二十章免费,都有一个免费期。如果读者看不到付费阶段,或看到付费阶段不想再继续看下去,就不会有收入的。

张康婷:面对这个压力您是怎么处理的?您现在是怎么安排每天的写作和生活的?

浅紫缤纷:顺其自然吧,其实我这个人一向心态挺好。在生那场大病之前,我一般上午全部写完,下午陪孩子玩。生病之后,我现在从五月份开始写,时间分成上午和下午。现在上午、下午、晚上都写,把时间岔开,中间留一部分休息时间。不会集中到一整块的时间写,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反正当我超过一个量,脑子就受不了。

孙蕴芷:您现在每天要写多少?

浅紫缤纷:每天九千字,上午三千字,下午三千字,晚上三千字。六千字是最低要求,另外那三千是存稿。因为掌阅上预热完了,要有一个月的空窗期,然后进行十八天的连续PK,你必须要有足够的存稿去冲。

陆玮玮:PK是什么样的情况?

浅紫缤纷:这是网站搞的一个比赛,就是说许多篇文放在一起,大家PK,编辑会根据你的空窗期,也就是说一个月没有任何推荐的情况,会有多少人去看你的文,你的作品会被多少人订阅。如果被PK下去,你以后的作品推荐就特别特别少,特别残酷的。

陆玮玮:您现在存稿,就是为了pk,如果没有PK,还会存稿吗?

浅紫缤纷:会,因为每天你最少要发六千字,如果你生活中有什么事,你写不了,就只能用存稿。我前段时间去开封,这一趟就把存了十天的稿子用完了。再打个比方说,我今天出来这一趟,今天下午的这三千就减掉,晚上回去再写那三千,反正每天要保证六千字的更新,而且这种不间断的更新状态一直等到你写完这本书才能结束。所以通常一篇文结束,到下一篇开文一般要好几个月。

陆玮玮:您会用一些写作的软件来帮助自己写作吗,以求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那么多工作?

浅紫缤纷:我直接用word,但是我知道有很多作家都用小黑屋,码字精灵,前两天听一个作家说他用码字精灵,码了一万字,锁在里面出不来了,最后那一万字全都不见了。那是一种强制性的写,在里面憋着出不来是挺痛苦的。

陆玮玮:如果没有一定的热爱的话,这种生活还挺难坚持下来。您觉得这个职业和您先前在企业做人力资源,有什么不一样?

浅紫缤纷:人力资源的工作特别轻松,天天该吃饭的时候吃饭,该上班的时候上班。但是写作的话,自己觉得时间轻松一点,空余时间更多一点。像我现在每年能抽时间陪孩子出去玩,想什么时候出去,就什么时候出去。如果是在企业的话,你放假大家都放假,旅游地点都人山人海的。

陆玮玮:会不会担心,自己老了之后在收入这方面没有保障?

浅紫缤纷:我有社保,自己交就是了。

陆玮玮:上次我听一个网络作家说这行“赚钱轻松,活着不累”。

浅紫缤纷:对,当你写到一个程度的话,就是这种感觉,最起码收入比普通的白领工资要高很多。而且如果你适应了这种节奏,不会很累。你像我认识一个女孩,26还是28岁,出了第一本书之后,一直走网络出版这一块儿。她每年就是用一半时间写稿,一半时间旅游,活得特别潇洒。

陆玮玮:她走网络出版的路能赚到钱吗?

浅紫缤纷:跟着网站出版是最坑的,她是直接和出版社联系,相当于把网站的任务承包了。她出版第一篇文的时候是跟着网站的,那部作品有二十万字多一点,当时从网站那边拿的稿酬不到一万块钱。后来她和出版社直接联系,出版社给她预付的稿酬就接近两万,这差距太大了。她再翻版的话,第二版第三版同样有稿酬。

陆玮玮:网络出版这方面原来也能赚到钱,以前我以为网络文学一般都在网络上发文。

浅紫缤纷:这方面每个网站都有,不过网文的收入还是以网站上的为主。影视改编占的比重较高,签约一篇文对于作者要上百万,我记得好像《何以笙箫默》签的一百五十万。

陆玮玮:就是把这个作品卖给公司?

浅紫缤纷:不,五年的版权吧。《何以笙箫默》拍得挺匆忙的,就是因为作者不愿意续版权了,只能急急忙忙地拍出来。

陆玮玮:像顶尖的作家和底层的作家收入差距还挺大的,光影视、游戏等各种改编的收入就相当大。

浅紫缤纷:是,不过二、三流的作家混得也不错,至少比二、三流的编剧要好,编剧除非出名了才能赚到钱。

陆玮玮: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差别?

浅紫缤纷:作为一个编剧,你得有人去买你的剧本,你才有机会拍成电视剧,才能有钱赚。中间还牵扯到修改剧本等方面,这些环节会把人累死。而作家你只要把作品写出来,放到网上就会有钱赚。

张康婷:您写作是按字数拿稿费吗?你的稿酬高低要受什么方面的影响?

浅紫缤纷:不是,是按订阅。只有读者花钱看,我们才有稿费,否则的话,是没有的。所以完成一部小说的报酬是不一定的,你这篇文受读者欢迎,订阅多,稿酬就多。

像作品的质量,网站的流量,编辑的推荐等都会影响到读者的订阅。打个比方说,你这本书写得很好,但是没有编辑的推荐,订阅就肯定上不去。你想每天网站都有那么多书,不推荐你读者根本看不到,看不到就没有钱了呀。

陆玮玮:报酬不按字数计费,那网站会对你每章更新的字数有要求吗?

浅紫缤纷:它也会有。比如说免费章节的这一部分,每章的字数不低于一千字,在VIP这一部分是不能低于三千字。潇湘的VIP章节,在不低于三千字的情况下,你可以使劲多写,但一章节不能超过两万字。VIP这部分的收费是按千字多少钱收费,你必须达到整数,比如说你写三千五,这五百就相当于免费送给读者。很多网站你看付费章节,卡点都是卡到三千一百多一点,或三千零多少,多出来就那么一点点零头,不可能多出来几百字的。

陆玮玮:网站规定只有两千字以上的章节,才被系统判定为有效更新,才能让作品出现在更新列表,是这样吗?

浅紫缤纷:这个不存在什么有效更新,你只要传上去,达到网站规定的字数都算是你更新了。只不过说,你发一千字和发一千九百九十九个字都是一样的,尤其是VIP章节,比方说最低VIP章节不能低于两千字,你发两千零一个字,和发两千九百九十九个字,都是一样的。但是你加一个字就会按三千字去收费,是这个样子的。

张康婷:除了作品本身,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获得收入?

浅紫缤纷:通常来讲,网站会有一些福利政策。比如说全勤奖,就是说你每天达到一定的字数会给你一定的奖励。现在网文对作者来说越来越不景气嘛,所以网站出台了各种各样各项福利政策,比如说作品完结会有奖励,无线排名比较靠前也会有奖励。

陆玮玮:读者打赏这方面大概能占个人收入的多少比重?

浅紫缤纷:打赏现在全部都是和网站对半,打赏在我的总收入中占不了多少比重。即便是特别当红的作家,这方面的报酬也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你看他们有的多的话,一个月可以拿三两万,读者打赏,能打赏多少。当然也有的读者很有钱,但这个给的并不一定。

陆玮玮:您现在的收入大概在一个什么样的范围?

浅紫缤纷:现在正在连载的《盛宠医妃》到下月才发稿费。去年生病之前写的那些书,最好的时候在每月一万左右,一般来说每月五六千,六七千的样子。

陆玮玮:这些稿费都是一月一结?

浅紫缤纷:对对,你在发文的时候和网站签约,当时会提供银行账号,网站每月就会定期把稿费打到账号里去。

二、门槛低只是表面现象

张康婷:您觉得您的作品和同类型同题材的大神级的作品有差距吗?

浅紫缤纷:其实很多时候,大神之所以称之为大神,并不是因为他的作品比你好很多,而是因为他在创作之初遇到了很多机遇。你像我在07、08年的时候开始写作,已经不是网文最火的时候了。在开始那几年的网文读者,和现在的读者相比对作者的忠心程度要高得多。

人家之所以能成为大神,首先就在于他们一直不停地发作品,积累了很多死忠的粉丝,在业内有一定的影响。读者的口碑是很重要的,书都是一传十十传百。其次,他们写作的黏性也要比我们强很多。

张康婷:什么是“黏性”?

浅紫缤纷:黏性就是小说的每一个章节基本上不存在一点废话。很连贯、很紧凑,通篇看下来你不觉得有一句话是多余的,但其实就是同一个场景、人物反复的描写。总的来说,这意味着他们多年积累出的写作技巧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他们这些作家光是无线的收入一年就几十万吧。

人家之所以成为大神,还在于网站给他们提供的很多有利条件。比如说在潇湘上,网站对大神级作家的作品,可能从三万字就开始推荐。但是普通作者的作品,得七十万字或八十万字才能开始推荐。再比如说,大神级作家的作品可能七万字就上架了,但是普通作者的作品,十五万字都不一定能上架,这就是区别。

张康婷:这种机制就会导致每个网站上好的作家越好,差的作家越差?

浅紫缤纷:对,每个网站上都是这样。比如说看起来谁都能写网文,门槛很低,但其实进去了之后我们就知道这行很残酷。尤其是现在对于一个新人来说特别特别难。我们都知道编辑划群的时候,会分出来普通作家群,大神作家群和钻石级作家群。每一个作家群按级别划分,待遇是不一样的,我在小说阅读网进的是大神级作者群,和钻石级作者群基本是搭不上边,和普通作者群更是不可能搭边的。

陆玮玮:所以门槛低只是一个表面现象。

浅紫缤纷:对,这只是一个表面现象。说是谁都可以写,但是能不能写好,网站给你什么待遇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像那种完全靠自己的作品闯出来的,也有,但是不太多。

张康婷:网站会对作者进行相应的培训吗?

浅紫缤纷:会,他们会告诉你红文一般具备的几个要素啊,但也就那么几条,也没什么参考性。比如说它会告诉你题目很重要,简介很重要,内容很重要,人物设计很重要,这些不都是废话嘛。说大家都会说,但是落实到笔上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孙蕴芷:一个网络写手说:“如果刚开始写小说,想要做到挣一些钱,真正入行,就一定要听编辑的话,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他说的这话是真的吗?

浅紫缤纷:虽然不是百分之百是这样,但是编辑的话你是肯定要听的,毕竟他们看得文多,相对来讲,他们的经验也要丰富很多。前提是编辑得愿意给你指点,现在编辑很少有指点作家的。首先不是说他管不着,而是他根本管不过来。大部分网站一个编辑底下有几十个作者,网站再大一点,一个编辑带几百个作者的也有。你想想,一天光排推荐就能累死,他还能有空去看你的文嘛,不可能。

再者说,编辑的水平不一定有你高。像我的编辑,他可能会看,但是他自己不会写,你让他写一千字他都写不出来。所以他自己都不会写,你还能指望他能给你指点。而且有的时候编辑也有走眼的时候,他觉得你这篇文不适合,但是兴许你写了也能火了,那也是难说的事情。

最后还有一点,如果编辑有空指点的话,不可能每个人都兼顾到。这样的话,他会选择指点那些和自己关系比较好的作者。

陆玮玮:那这样的话,编辑现在对您的作品还会有什么影响吗?

浅紫缤纷:像我现在,已经写了那么多年,思路基本上就定了,所以作品方面基本上不会产生什么影响,产生的影响主要是在作品推荐上。

孙蕴芷:那这个影响是怎么产生的?编辑不怎么看作品,会根据什么来排推荐?

浅紫缤纷:根据你的成绩呀,像排行榜、收藏量、订阅量等等都是编辑推荐的参考数据。一般来说这些数据越高,就代表看这篇文章的人数越多。但因为现在作者以非法途径刷订阅呀,刷收藏呀,还是挺多的。你像在淘宝上就有专门的这种店铺,交多少钱,点多少赞,都明码标价。所以编辑推荐,还是有相当的个人因素在里面。

孙蕴芷:那万一编辑和你的关系很不好,就直接别在这个地方混了?

浅紫缤纷:基本上就是这样,所以很多人在很多网站都会有文。就是去很多网站,他有很多笔名,不同的笔名跟着不同的编辑。

陆玮玮:除了编辑的推荐会参考网站上的排行榜,读者也会参考排行榜来选择看哪篇文吧?

浅紫缤纷:这你得看是什么网站吧,我现在呆的这个网站属于一个新网站,他的那个排行榜的效用基本可以忽略为零。因为这家网站它不推广,不推广的话他就没有流量,没有几个读者主动到网站去看。它不像一些比如红袖呀,小说阅读网呀,潇湘书院这一类的。它属于老牌网站,读者就会自己去看,它主要靠无线和渠道推广来赚钱。

陆玮玮:这样的话,无论在哪个网站上,一些老作者都会在推荐上更占优势?

浅紫缤纷:对,每天网站都有很多新文出现,但是首页的推荐翻过来倒过去就那么几篇。但是每天发的新文多少呀,还有那么多的旧文在更新。

孙蕴芷:那就会好的更好,差的更差,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浅紫缤纷:差的就直接死掉了,不循环,直接死掉了。读者去网站上看,一般也只会去看首页的推荐了。没推荐,你的文找都找不着。

孙蕴芷:刚开始写的写手,要怎么做才能成功?

浅紫缤纷:特别特别难,只能是一步一步地摸索,去积累经验,呆的时间长了,自然有机会,如果你本身写作水准不差,总有出头之日。熬过那段时间,后来就好了。

孙蕴芷:您当时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况?

浅紫缤纷:当时,是我在潇湘的一个朋友,介绍红袖的一个编辑,给了几次推荐,看了效果还行,就这样一步步走过来了。当你在这个网站有那么一点成绩的话,就会有网站过来挖你。挖过去的作者和你冒冒失失过去注册的作者待遇肯定是不一样的,就那么多年一点点爬过来。

孙蕴芷:您接触过现在新进来的网络写手吗?他们一般是什么样的情况?

浅紫缤纷:接触的比较少,一般我也就是在作者群里看他们聊天。他们中间什么样的人都有,不过主要以学生为主。大学生、高中生、初中生,小学生都有。像我认识的最小的一个写言情的写手才九岁。但是她写得特别特别成熟,在作品中也会涉及一些性爱方面的内容。后来又接触过一个十四岁的,你只能说明他天生就是吃这行饭的。

孙蕴芷:有老作者提携新作者这种情况吗?

浅紫缤纷:那种无所谓提携不提携呀,顶多在我的文的后面挂个链接,有兴趣的可以进去点一点。其实这种我觉得没有多大用处的,一般没有人去看。可能也有人觉得名字比较吸引人去看了,但那毕竟是少数。

陆玮玮:在一般情况下,写作很顺畅的时候您写小说的状态是什么样的?像读者看到一些情节的时候会很兴奋,您写作的时候写到那些情节会不会也很兴奋?

浅紫缤纷:我的文不是属于那种特别小白的文,特别小白的文可能会越写越兴奋。我兴奋的时候特别特别少,但是经常是在一些可以感动自己的情节,很有泪点的情节上产生情绪,有时候会哭出来。

陆玮玮:您在写作的道路上有没有困境?

浅紫缤纷:没灵感,坐在那里,憋那儿两三个小时,你根本不知道要写什么。明明一句话,你想到写什么,但是你就是写不出来。

陆玮玮:遇到这种情况你怎么办?

浅紫缤纷:我会听歌,听音乐。如果我写古代文,就会听河图的歌,像他的《倾尽天下》呀。当时还因为这首歌,写过一篇文,因为这首歌你细听一下它讲的是一个故事,慢慢展开就是一部小说,慢慢往里加人就是。

三、不同的网站用不同的网名

孙蕴芷:您写过的作品当中,您最喜欢的是哪一部,为什么?

浅紫缤纷:《冷情boss的霸宠》吧,也算是成绩最好的,当时写的时候感情也比较充沛。

孙蕴芷:我觉得这个《冷情boss的霸宠》写得很好,完全可以写第二部,男女主角的一双儿女的性格都已经塑造得很鲜明,完全可以成为下一部作品的男女主角了,你有没有写第二部的想法?

浅紫缤纷:这个就说要写也只能是重新开文了,你再这样写下去读者就会骂你骗钱了,许多读者就会说你写完儿子写孙子,你还没完没了了呢。所以许多作者都会拉长男女主角的对手戏,无限拉长,再写到孩子的特别少。

陆玮玮:写完男女主角的对手戏,再继续写男二南宫瑾和洛晴柔的对手戏,再写一个这样的番外,这样也是变相地将作品拉长,读者会不会有什么意见呢?

浅紫缤纷:不会啊,因为读者都很喜欢男二啊。

陆玮玮:重新开文的话,这样的故事写个续集会不会吸引一些老读者?

浅紫缤纷:很少。当然如果我能一直保持在我这个号不动是可以的,但是如果你换一个号一个笔名,那么一切都只能重新开始了。

陆玮玮:您作品中的一些男主角,《亲亲宝贝放倒你》中的宇文飞扬,《总裁的赎爱宝贝》中的慕浩天,《冷情boss的霸宠》中的风司峻,都是霸道总裁式的,现实生活中您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像男一号那种霸道、唯我独尊的腹黑男?还是像男二号那种柔情似水的暖男?描写这样的男主角,有没有自己的喜好藏在作品里,还是单纯的因为读者与作品的需要?

浅紫缤纷:人家都说不管是女孩也好,女人也好,她从小心中就有个总裁梦,都希望找一个高富帅总裁当男友当老公。但是现实当中的总裁多数都是又老又丑,所以只能在言情作品中寄托一个比较美好的想象。

高富帅的霸道总裁在现实当中基本见不到,但是男二号备胎在生活中可能会有。男二号的温柔多情,通常是女人希望生活中男友和老公会出现的样子。一个是寄托想象,一个是期待生活中真正出现。

陆玮玮:所以这种情况是因为符合女性的想象,一直长盛不衰,慢慢地就形成了这样一种模式?

浅紫缤纷:对,言情小说从开始发展到现在,总裁文一直长盛不衰。包括我们那时候看的琼瑶的作品,也是类似于总裁文。

陆玮玮:您有很多网名呀,浅紫缤纷、青颜、我爱莫宝贝等,这些网名都是怎么起的?

浅紫缤纷:随便起。只要能在网络上注册就行了。笔名只是作者在网络上向读者显示自己的一个名字,你怎么起都无所谓。

陆玮玮:对于网名下面有的发现代文有的发古文,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产生?那您为什么用那么多网名?我看浅紫缤纷一般用来写现代文,像《前妻不回房》、《冷情boss的霸宠》、《总裁的赎爱宝贝》等,而我爱莫宝贝则一般用来写古文,像《神医皇子妃》、《悍妃倾城》等,而最近连载的《盛宠医妃》则用了以前不怎么用的青颜这个网名来写。这些网名的使用是随性而至吗?还是有一些特别的原因在里面?

浅紫缤纷:起这么多笔名,是基于网站特色考虑的。你像小说网站分男频、女频。起点、晋江之类属于男频文比较厉害的网站。红袖添香、潇湘书院、小说阅读网这三家是属于女频比较厉害的网站。这三家女频当中,红袖添香、小说阅读网,是以现代文见长的,潇湘书院以古文见长的。

打个比方说,你在潇湘书院发现代文的话,哪怕你的推荐比同期的古文要好很多,但是你的报酬绝对不会超过潇湘同期的古文。再比如说,你在小说阅读网发一篇古文,拼了老命,得到的报酬也不会比发在潇湘书院要高。因为它面临的受众不一样,你想想,你是一个爱看现代文的读者,你首先考虑的肯定是红袖添香和小说阅读网,而不会是潇湘书院。所以,如果我发古文和现代文的话,就会选择不同的网站,也就有了这么多网名。

陆玮玮:您现在签约了几家网站?

浅紫缤纷:现在每家网站其实都可以签约,对这一方面没有硬性要求。但是写的话,一本小说只会在一个网站上发文。

陆玮玮:鉴于不同的小说适合不同网站的情况,您写一本小说就签约一个网站?

浅紫缤纷:也不是。一个网站把你的笔名签下来,所有的文在这个笔名下。打个比方说,浅紫缤纷那个笔名,只要是在这个网站上发,全部的小说就在这个笔名下,就不用再签合同了。有的网站是签笔名,有的网站就是签小说,通常一般是签笔名。

张康婷:您现在用青颜这个笔名连载的《盛宠医妃》是一部古文,但是它反而放在了时阅文学网?

浅紫缤纷:《盛宠医妃》确实不适合时阅文学网。其实最开始我是打算放在潇湘的,后来阴差阳错给了我们现在这个主编,所以完全就是将就着写吧。

陆玮玮:我看您的作品主要有两类,一类是现代的霸道总裁文的;一类是古代的“王爷王妃”文的。您觉得这两种类型有什么区别和相通的地方吗?

浅紫缤纷:这两个类型确实是有相通的地方。你像写古代的王爷王妃文和现代的总裁文在故事框架上并没有任何区别,就是把场景换一换,名字换一换。至于区别呢,就是说古代文的发展空间要比现代文好很多。因为背景如果是在古代,对于地点的转换就会好得多。虽然说现代文也可以转换,但总是感觉没有古文转换得那么快。打个比方说,古代的王爷王妃文,你可以从王宫转到战场,或者是转到其他地方去。但是这种现代文,你只能从商战转到家斗,这种发展空间相对要小很多。

陆玮玮:现代文产生波折的地方也少一些。

浅紫缤纷:因人而异吧,我个人觉得从长篇来说,古文要比现代文好写一点。

孙蕴芷:像现在写的这种文,它大体还是有一种固定的模式在那儿,然后再在那种模式上,演绎出丰富多样的情节,古代言情和现代言情也只是这个模式的一个大分支而已。

浅紫缤纷:对,大体上的模式就那个样。你不管是重生文也好,穿越文也好,模式都是固定的,就看你怎么表述了。像宝宝文啊,种田文啊那些形式,都是基于这样一个模式,唯一不同的就是情节,还有自己驾驭文字的能力,也就这一点不同,其他的你再怎么变,千变万变,无非也就是那么些东西。

张康婷:您的作品《极品刁妃》比较特别,女主是和后来出现的温柔似水、青梅竹马的火凤国王子烈在一起。在这部作品中,女主一开始被强暴,前几章都是讲她和那个霸道的王爷的对手戏,但是最后没有和王爷在一起。

浅紫缤纷:刚开始就没定王爷是男一号,以男二的身份开头,那种开场是没有女的会喜欢的,那种人没有人会喜欢的。

张康婷:您作品这些变换多样的情节都是从哪里汲取灵感?书籍么?

浅紫缤纷:不一定吧,有的时候是看电视剧,哪一个情节,或者是听歌,哪一句歌词啊激发的灵感,或者是写的时候,根据脑海中出现的画面自然而然地联想生发,自然而然地就写出来了。

张康婷:您写的作品中人物的名字和人物性格有很大关系,像《前妻不回房》中,男一号谢震霆霸道邪魅,男二号风慕温柔似水,女主角阮青青柔弱却坚强,这些名字您都是怎么想出来的呢?

浅紫缤纷:随心起,就是想起什么就起什么。只要你记得你起的每一个名字就行了,先列一个提纲,一部作品当中要牵扯很多名字,一定要记清谁谁是干什么的,通常来讲每一部作品中的人物都会有一个特定的地位或者身份所起的作用,哪怕就是一个王爷身边的侍卫呢,关键时候也会替你挡一剑,每一个人物都不是无缘无故出现的。

张康婷:会不会出现那种作品重名的现象?

浅紫缤纷:也有。因为在这个网站他觉得你的名字挺好,那么他在别的网站就可以用啊,所以他就用了。这个你也不可能去申请专利权,只要内容不同,重名其实也是无所谓的事情。

陆玮玮:您给作品起名字除了作品本身,一般出于什么样的考虑?会不会受到其他方面的影响?

浅紫缤纷:这个怎么说呢,作品肯定不是写完之后再定名字,肯定是发文的最初就得先把名字定好,所以有的时候就是乱起名。也有的时候,书名是直接参照网站上同一类的红文来命名的,比如说有一部书红了,那么参照他的书名命名的人就会特别多,基本上算一种从众心理吧。

孙蕴芷:您写的作品有的长达100多万字,也有的短些,大概二三十万字,像这种中间的差别在哪里?

浅紫缤纷:你只能说考虑得成熟不成熟吧。考虑得成熟一点,架构完整一点,写的就比较多。架构不成熟,或者成绩不太好的,也就没有写下去的必要了。

一篇文通常在你写到八十万字到一百万字的时候,就会进入到一个倦怠期,那时候你一点都不想写,但是你要每天硬逼着自己写,那是写得最痛苦的时候。

陆玮玮:您不得不继续往下写的时候,会通过怎样的方式来度过这个倦怠期?

浅紫缤纷:只能硬着头皮写,你每天的更新数就在那里,你不得不写。如果你的框架列不好,会更痛苦。

陆玮玮:框架不是一开始就列好的吗?

浅紫缤纷:那只是一个大概的框架,如果你人物关系理不清的话,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文越长,其实越难写。我们编辑那时候就说,你们写的时候一定要记着你们前面都写了什么,否则的话,你们会把前面说过的话又重新重复一遍的,尤其是在八十万字到一百万字的时候,出现这种情况特别多。

陆玮玮:像您的作品写到一百万字的也不是特别多?

浅紫缤纷:不是特别多。所以现在正在连载的这篇打算至少要写一百万字,计划写到一百万到一百五十万左右,写到年底再看看吧,其实这主要和收入挂钩,收入高的话,兴许还能写更多。这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要是不赚钱,谁写它干什么呀。

孙蕴芷:我听男频的玄幻作家说,他们会在作品中有意设置那种爽点,就是你看到开头几个章节,有一个爽点来吸引读者,看几章累了再有一个爽点来吸引你继续读。您写的小说会不会也制造这样的爽点?

浅紫缤纷:有啊,一个文里如果没有爽点的话,慢慢地读者都会疲惫。你如果说一直看着都是平平淡淡的,就没人再继续看了。你必须是不停地制造伏笔啊,不停地挖坑不停地埋坑,就是这样。

孙蕴芷:就是这种情节的曲折变化。

浅紫缤纷:对。

孙蕴芷:感觉某个情节就是很爽,会不会特别符合我们女性的这种心理啊?

浅紫缤纷:有,前几年那种虐文是比较受欢迎的。女主被男主折磨得死去活来的那种。但是你看这几年,这种文就特别不受欢迎。现在都流行女强文,尤其无线这一块儿,女强文订阅特别特别好。再比如说,我的作品中的女主可以归纳为两种性格,一种是隐忍坚强,内敛型的,一种是直率活泼、敢爱敢恨,小白型的。现在说实在的小白文比较火,第一种的就比较淡了,这个还是随着社会变化在变化的。

孙蕴芷:为了避免前面所讲的倦怠期,像您写一部小说,定大纲的时候会定得很详细吗?

浅紫缤纷:我一开始不写大纲,后来慢慢地也写,有的时候几百字,有的时候几千字。其实有时一个人物说什么,是在写的过程中,一点点地添加到作品中去,并不是说一开始就出现在大纲之中。

我列大纲,一般是把大体的男女主关系发展的框架列出来,把主角和配角分出来,其他的那些情节慢慢写,慢慢加。就像一棵树,你只要主干在那里,枝叶慢慢去加就是。但是基本的逻辑线索、人物关系等枝干要清晰,否则到了倦怠期就会很麻烦。

孙蕴芷:这样的话,在您写作的时候,受写作过程中其他方面的影响会不会很多?

浅紫缤纷:情节都是自然而然产生的。比如说今天晚上我寻思寻思明天要写什么,但是第二天我开始写的时候可能就变成了另一个情节。再比方说,我曾经有次很倒霉,我写着写着,有一章忘了保存,得完全重新写。当我写完,我发现写出来的是完全不同风格的两个情节,特别特别不一样,我自己看着都不一样。哪怕你尽力地模仿,我要把我刚才写的情节全写出来,那也不行。

张康婷:写作过程对您的影响还是潜在的,那您会不会主动地从自己的生活中汲取灵感?

浅紫缤纷:也有吧,比如说,写宝宝文,我就会从自己的小孩身上得到启发。现在不有一种专门类型的宝宝文嘛,前几年特别火,这两年因为女强文红起来之后,把这个势头压下来了。今年五月份,有些网站又开始流行起来了,像红袖的宝宝文现在又开始很火。

张康婷:这个宝宝文是什么样的,是作品中间出现宝宝吗?

浅紫缤纷:它也不是说在中间就开始出现宝宝,言情中夹杂着宝宝特别特别聪明,以宝宝为主线的这种文,不是说单纯的男女主角互动。

张康婷:就像《小爸爸》一样?

浅紫缤纷:对。

陆玮玮:您现在写作上午三千字,下午三千字,晚上三千字,写完这些后,在其它的时间还会想小说吗?

浅紫缤纷:不会,一离开电脑桌脑袋就完全清空。那时候已经特别累,你不可能说我写完了,我再想情节。写下一章的时候再想就是。

陆玮玮:您在写下一章的时候,要先看一下上一章写的内容吗?

浅紫缤纷:其实也不用,一般我在每章的最后那一句,肯定是为下一章做的伏笔。我看完上一句,我就知道我上一章写的什么。埋好了伏笔,才可以开下一章。

四、我喜欢悠闲的生活

孙蕴芷:现在有一些网络文学工作室和枪手,他们往往通过千篇一律的工作大纲,进行流水线操作,批量生产作品。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浅紫缤纷:这种情况很多。打个比方来说,他们一般会拿到一个大纲,工作室的枪手写出文章,然后工作室会拿着这些枪手写出的文章投到各大网站,来赚取网站的这个费用。还有很多工作室就是买作者写的开头。比方说,我写了一个三万字的开头,我不乐意写了,那我可以把这三万字的开头以一个价格卖给工作室,然后他们就会以这三万字的开头为开头,找枪手继续往下写,各个网站这种情况现在都特别多。

孙蕴芷:这是商业化行为啊。

浅紫缤纷:对,像有人说的网络文学粗制滥造,我估计也和这些人有关。他们这些人是写不好作品的,只是用时间来制造产品。如果自己能写好的话,很少有人会去做这种事情。做枪手赚到的钱都不多,一千字几块钱吧。不过对于刚入门的写手来说,做枪手也可以锻炼一下;像学生赚几百块钱几千块钱的生活费也挺好的。

孙蕴芷:还有一种人,是专门给作者修改文然后发上去的?

浅紫缤纷:那种没接触过。我接触的一般都是买断的工作室,直接就是收作者的稿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给我稿子我就给你钱。

张康婷:我看您的文在很多网站上都有,请问这是怎么回事呢?

浅紫缤纷:这分正版网站和盗版网站。很简单的一个问题,免费的一律都是盗版。在搜索页上面第一个基本上都是盗版,弹窗特别多的都是盗版。你在这个网站传上去,不到半小时,盗版网站上全出来。

张康婷:您正在连载的同一篇小说可以在两个正版网站上同时发吗?

浅紫缤纷:不可以,那就是属于盗版,属于侵权。每一篇小说和网站签约之后,就只能在签约的网站上发。不过签给网站一篇小说不是把这个小说永久地卖给这个网站,而是有一定年限的。过了这个年限,这个小说还是我的,我也可以拿到别的平台上发。但是连载期间,是不可以拿到其他网站发的。

张康婷:业内有没有主动地抵制盗版的行为?

浅紫缤纷:对于我们作家来说,对待盗版、侵权的行为真的没有办法,对于网站来说,每个网站都在积极地抵制,但是你根本抵制不了。有一个人看,它发到自己的网站上,根本没有办法。这只能依靠国家的力量,但也没有很大用处。我记得好像是2010年,国家查盗版特别严,取缔了很大一批盗版网站,但也是雷声大雨点小,现在不是一样有很多盗版网站。

张康婷:网站对抄袭有什么审查的机制吗?

浅紫缤纷:网站其实不太愿意搭理这些事。对于作者来说,你要想申诉,你需要提供很多很多的证据,最后作者嫌烦,只能是不了了之。

打个比方说,我告诉编辑,我的文在哪里哪里被谁谁抄了。编辑会说:“行,那你提供证据吧。”我有那个提供证据的时间,说实话,我可以多写一些字,我的稿费一样能赚回来。再者说,这是牵扯到网站与网站之间的事情。网站不可能因为你一个人,一篇文,就去和别的网站打官司。所以说对抄袭这这种事,只能靠作者自律吧。

张康婷:如果随便抄一些小说,放到网站上去,会有什么问题吗?

浅紫缤纷:网站主要是审查涉黄、涉黑、涉政,这方面你不涉,其他方面是不要紧的。除非你被这个作者或者被这个作者死忠的粉丝逮到。

张康婷:您平时都有什么爱好?

浅紫缤纷:一结婚以后,一些爱好都渐渐地没有了,如果听歌算是爱好的话,那就是吧。去年我生病之前,我老公一直上班,写完以后剩下的时间就陪孩子。后来动完手术之后,一有时间就赶紧休息。电影电视也看,就很少了。我一直也不太热衷于娱乐,比较喜欢悠闲的生活。除了写作之外,也就是没事聊聊天啊,逛一逛啊。

张康婷:您比较喜欢阅读哪些书?

浅紫缤纷:现在的话,我肯定会选择一些红文,名著看得很少。我认为名著只适合它所在的时代,对于现在的网络文学,名著的借鉴意义比较小。不过像《红楼梦》这类作品,借鉴意义还是很强的。因为如果把它放到网络文学的语境里去看,它可以算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家斗小说。

张康婷:除了网络上的一些红文外,您还会看一些原来喜欢的作家作品么?

浅紫缤纷:琼瑶的书已经很久不看了。有时还看张小娴的,我觉得张小娴的书挺经典的。琼瑶的书我以前基本都翻烂了,但后来当你再写的时候,你会发现写得其实也就那样,都是写言情的,都是一个套路,只不过她是开创者,比较早罢了。

陆玮玮:我从琼瑶的《心有千千结》中,就可以看到琼瑶对总裁文的影响,您以前那么喜欢看她的那些作品,这对您的创作有什么影响吗?

浅紫缤纷:具体来说哪一方面的影响很难说,但是就是很喜欢的感觉。那时候我看像琼瑶啊,席娟啊,这些言情作家的都会看。武侠也会看,古龙、金庸的也会看,这些都会看。我觉得琼瑶的小说比较符合女性心中的幻想。

孙蕴芷:您平时会不会看一些别的类型的小说?

浅紫缤纷:应该说,会接触一些玄幻的。与男频的玄幻不同,女频的玄幻也是言情小说,只不过加入了玄幻这种要素。我现在很少看男频的玄幻的作品,主要还是看自己的创作类型这方面的作品。

张康婷:问您最喜欢的一个作者的一本书,脑子里第一下蹦出来的会是谁?

浅紫缤纷:写网文的一般都比较喜欢写网文的。要说脑子里突然之间蹦出来,觉得自己比较喜欢哪个名著啊、哪个作者,这个还真没有。

陆玮玮:您平时看小说的时候,会做一些笔记吗?就是对自己有帮助的方面?

浅紫缤纷:不会,很少很少。

孙蕴芷:通过您前面的介绍,好像您很喜欢《何以笙箫默》?

浅紫缤纷:确切地说也不是喜欢《何以笙箫默》,我只是比较喜欢钟汉良那个人。通常我看电视,不是说因为我喜欢这个故事,有时候是因为我觉得这个男主角比较帅啊。

孙蕴芷:您看这些热门的电视剧,会主动地从中借鉴写作技巧吗?

浅紫缤纷:肯定有一些情节可以借用到小说中,不过我随便看,写作的时候也不会刻意地去想,有些借用都是下意识的。

孙蕴芷:以后还会不会尝试写一些其他类型的小说?

浅紫缤纷:大的方向还是这些,像女频文,除了古代的文就是现代的文。现在军婚类型的文都被禁止了。黑道文,前些年特别流行。种田文属于一个冷门。民国文吧,也属于一个冷门。

陆玮玮:现在的许多网络作品都被改编成了电影、电视剧,而且由这些作品的作者来出任编剧,像饶雪漫的《左耳》,顾漫的《何以笙箫默》等。像您刚才说的这个情况,作者为什么要累死累活地自己做编剧?直接把自己版权卖了多好。

浅紫缤纷:因为他们达到一定高度,就会对自己的作品有高标准。别人编的自己看了不满意,那只能自己去编。电视剧和小说是两码事,很多作品一旦改编,就给改得面目全非。出版也是这样,比如说这篇文,100万字,出版只要求七十万字,咔,就砍掉三十万字。这样一来,很多情节是连贯不上的。

孙蕴芷:您有没有自己的读者群?

浅紫缤纷:我以前有读者群,现在已经不见了。因为读者群也是需要维系的,一忙起来也没有时间打理,慢慢也就荒废了。除非有读者愿意自己去帮你打理,这样的情况可能还行。

孙蕴芷:您的小说读者主要是女性,那您知道有男性看您的小说吗?

浅紫缤纷:有,我觉得他就是纯粹喜欢看这种类型的小说。我曾经在写一篇小说的时候,遇见过一个男性读者。他当时给我发评论,给我写了一个三千多字的长评,写他对这篇文的理解和人物性格的剖析。他几乎能对这篇文的每一个人物的性格,给你剖析得比你自己想象中还要好,还要深刻。你看他给你写的长评,再回去看自己的文,你根本不敢相信那是自己写的,你会想“我写的真有那么好吗?!”。

孙蕴芷:现在和读者的交流一般都在评论区里吧?

浅紫缤纷:对,一般就是在评论区里。

孙蕴芷:您的读者的某些评论会影响到下一部小说的创作吗?

浅紫缤纷:读者评论的好与坏是只针对这一部,比如说我现在写的是古代文,下一部写的可能就是现代文了,读者的意见我会接纳,但是在下一部中应不应用是两码事。

孙蕴芷:您每天的更新都是按自己的思路去写吗?

浅紫缤纷:对,因为一篇文中会出现很多人,或许同一个人,这个读者喜欢,那个读者就讨厌,你不可能保证每个人让每个读者都喜欢,如果你完全按照读者的思路去走的话,你根本没办法写。

孙蕴芷:业内的其他作家会相互交流写作经验之类的吗?

浅紫缤纷:写作这方面就不会了。聊的通常是一些牢骚,我在网站我又怎么怎么着了,真正写文这方面聊得特别少。像写作技巧、写作经验都得靠自己去总结。

五、网络文学=快餐文学?

陆玮玮:很多人说网络文学是垃圾,一点营养都没有,注水很严重,您怎么看?

浅紫缤纷:怎么说呢,这种人肯定有,并且还不在少数,我们只能要求自己做好,至于其他人我们管不了那么多。

陆玮玮:您看了这样的评论会不会不舒服啊?

浅紫缤纷:说不影响心情那是假的,以前我们会选择直接删除,后来就直接无视。因为即便是再好的一篇文,也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比如你今天把这个女配弄死,他们可能就有人不乐意了,说你为什么把她弄死,你为什么这么坏,可有的人就觉得这个女配该死。

陆玮玮:还有一些人根本就是看都没看网络小说,就是觉得这个网络文学不好,连了解都没有,就坚决地抵制,您怎么看?

浅紫缤纷:像我老公的一个同学,他是在湖北师范大学的图书馆工作,图书馆里有些人就会说,这群网络作家也挺搞笑的,用这个也能骗钱啊。后来,我老公的同学到临沂,我们吃饭,就说起这个事来。你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你只能说你能骗钱,这也是本事。

陆玮玮:我觉得网络文学还是不被人了解。

浅紫缤纷:这两年的接受度高很多了,这几年网络文学的质量也比前几年要强很多了。前几年就是说基本一篇大差不差的文都能赚钱,但是这几年特别难。

陆玮玮:为什么会这样啊?是因为读者的口味提高了吗?

浅紫缤纷:因为读者的教育水平啊各方面都在提高。像你们现在的话,你们对网络文学的接触就挺早的,我上大学的时候,对网络文学接触得特别少。随着时代的发展,人和人之间交流越来越多,写小说的人的水平也越来越高。

陆玮玮:您对现在的网络文学怎么看?

浅紫缤纷:网络文学说白了,其实是一种快餐文学。你看过一篇小说,过了两个月,你还能记得那篇小说的内容么。除非是连载,天天看,但是只要你看完,过段时间就忘了。一个喜欢看小说的人每天都在看,每天出的新文又那么多,能让你记住的文很少。

陆玮玮:您觉得网络文学除了放松身心,还有什么文学价值吗?

浅紫缤纷:它不可能像《红楼梦》,如果把《红楼梦》放在现在的话,赚的钱不一定比现代人写的小说赚得多,它只不过是放在了一个特殊的时代。比如新鸳鸯蝴蝶派啊,也只是放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兴许你看现在的网络文学很火,或许过几年,过十几年,也就被其他另一种文学取代。

陆玮玮:只是一种娱乐形式吗?那它现在被人指出的各种缺点啊,比如文字灌水啊,您觉得网络文学本身也是存在这些缺点的吗?

浅紫缤纷:别的很难说,像我周围是没有这种情况的。写一篇小说和养一个孩子没什么区别的,既然你写了你就要对它负责的。不能说我写了小说,我就粗制滥造,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力地写好我们表达出来的故事。

陆玮玮:网络文学的这些缺点,还是由网络文学的机制决定的,其实作者心里并不愿意,但是因为要定时更新呀,写够字数啊,不得不如此。

浅紫缤纷:这个必然是会存在的。很多人写一些不必要的情节,就是为了凑字数啊。就像我之前说的那个一个小时可以写八千字的那种,我很怀疑他能写出来什么东西,我特别怀疑。就算你一个小时不停地打字,你一个小时能打出来多少呢。你的脑子完全放空了,你根本写不出来这么多东西。我认识的一个作者,一个男频的作家,一天可以写十万字,这是什么概念。

陆玮玮:那他可不就是写一天,一个月都不用干了吗?

浅紫缤纷:不是,男频的字数一般都是四五百万字,二三百万字根本赚不到钱。

陆玮玮:都是那种玄幻战争类的?

浅紫缤纷:对对。所以你想想他一天十万字吧,光打字吧都能累死,所以写男频的过劳死特别正常。它和女频还不一样,你看女频,一二百万字,二三百万字,就算是字数比较多了。我姨家一个弟弟说他追一部小说,追了六年,还没写完。这个作者就是写一章,停很长时间,再写下一章,但是这篇文始终不断,也不完结。他从上学的时候开始追,现在他女儿都五岁了。

陆玮玮:其实出现这种问题,并不是作者的问题,作者肯定本身也想尽力地写。

浅紫缤纷:也不一定。尤其是写男频文的,有人会用这一篇文吊住读者的胃口,然后重新开另一篇文,两篇文同时写。你想想,六年可以写多少字呀,就算是一天写一千字,六年也就差不多了吧。

陆玮玮:有人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引起了网络文学圈内很多人的共鸣:“这不是个梦想而是个埋葬梦想的坟场”,你如何看待这个观点?

浅紫缤纷:我觉得特别特别经典。有很多人觉得好像网络作家是一个多么大的光环,但其实说得好听点是作家,说得不好听就是个写手。最开始踏进这个圈子,觉得啊我特别喜欢文学,所以我愿意来写,我要把我最喜欢的故事写出来给你们。但是当你写起来,你会发现一切都不一样了。当一个人为了写而写的话,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

孙蕴芷:您刚开始写的时候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浅紫缤纷:单纯地为了玩儿,因为那时候我有工作呀,我不会担心这月我稿费有多少呀。单纯地为了玩儿和单纯地为了谋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刚开始的时候纯粹就是为了玩儿,即使很累的话,也会坚持写下去。

孙蕴芷:是不是慢慢地稿费比收入高了?所以就辞职,专职进行写作?

浅紫缤纷:辞职也是阴差阳错,但你不能否认这与小说收入有关,如果说没有收入,我不可能辞职。

张康婷:您觉得网络文学和现实脱节吗?

浅紫缤纷:脱节,它来源于现实,但它毕竟高于现实。

张康婷:它来源于现实,但更多来自于人的各种想象啊。

浅紫缤纷:对,小说对于一些人之间的关系处理啊,职场之间的竞争啊,这种都有现实感,但是它肯定会高于这种东西的。

张康婷:网络文学除了有这种供人娱乐的意义外,还有一些现实的意义吗?

浅紫缤纷:其他的看得很少,但是现在一些专门的职场文,还是挺真实的,也具有很多的借鉴意义。你会发现很多小说里描写的,在你工作中都会出现的。

陆玮玮:您觉得《小时代》怎么样,有没有看过?有人说它和现实完全脱节了。

浅紫缤纷:我看过第一部的电影,我觉得有人说的一句话挺经典,“那只是别人的小时代,跟我们没有关系。”他这句话主要针对今年那些青春类型的电影,我都看了一遍,光看电影没看小说。感觉和现实有点脱节,你也不能说完全是幻想出来,但就是感觉很假。

孙蕴芷:《小时代》的票房很成功,所以有人说郭敬明是个一流的商人,三流的作家。您对网络文学的商业化机制怎么看?

浅紫缤纷:网络文学的商业化是网络文学发展的一个必然,商业化进程也可以促使网络文学得以更好地发展,但也会给网络文学带来不利的影响,一把双刃剑吧。

陆玮玮:您的作品在网站上,在手机APP上都连载,这个会有什么不同吗?手机的阅读平台是不是对推荐位的价值更加看重?而在推荐位上,字数越多的小说的优势是不是越大?毕竟像手机相比电脑屏幕更小,可显示的信息少了很多,推荐位,或者说作品的展示位置,被大幅度地缩减了;而且在手机上,用户因为操作的不便,主动的、反复的挑选作品的行为明显减少,读者对推荐的被动接受性就会强很多。

浅紫缤纷:作品在网站上和在APP上都有连载,只不过就是平台不同而已,并没有什么本质变化,不管是哪一种平台,对于推荐位的价值都是很看重的,手机虽然相比于电脑屏幕更小,但是这丝毫不会影响它本身的信息量,只不过是信息量被浓缩了而已,反而在某种意义上说,手机的受众人群要比电脑还要多得多,至于说读者对推荐的被动接受就会加大,这是完全不存在的。

陆玮玮:不同的阅读平台对您每章节的字数要求有什么不同么?

浅紫缤纷:这个倒没有。其他的阅读平台,无论是无线,还是渠道,他们发的都是从原网站转载过去的。没有只在手机平台上发布的小说,都是先在网站上有这个网页,然后再在手机客户端上出现的。

孙蕴芷:您打算以后写到什么年龄?

浅紫缤纷:一直写下去吧,因为很多东西越积累,发展的空间越大,这个不是说写了多少没灵感了,那个时候肯定也有,相比较刚开始写的作者,你的写作技巧、写作经验应该会更加丰富。

(录音整理:陆玮玮、孙蕴芷、张康婷) 

(本文原载于《大神的肖像:网络作家访谈录》)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