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动态

走进中国网络作家村:在网文里摒弃社会“丧文化

时间:2018-04-08 10:44      来源:文汇报 陈佩珍

中国网络作家村成立将近4个月,8位大神级网络作家和31位知名网络作家在年后陆续进驻位于杭州市滨江区白马湖路上的中国网络作家村。

在网络文学圈,一般将1998年蔡智恒写的《第一次亲密接触》看作是网络文学的鼻祖,今年是网络文学20周年。在这20年里,网络文学实现了从“放养化”到“规整化”,并在2014年迎来了网络文学的IP(知识产权)爆发期:网络文学衍生开发为漫画、影视、游戏,逐渐形成了一条相对成熟的产业链。

据统计,2017年我国有网民7.5亿人,其中网络文学读者3.78亿人;网络作者1300万人(其中600万人定期更新小说,签约作家60万人);40家主要文学网站储存原创小说1400余万部,网上每天更新1.5亿汉字,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达127.6亿元。

一直以来,传统作家依托于笔会和地方作协建立联系,网络作家则是依靠网络社交软件联系彼此。伴随着网络作家规模和影响越来越大,地方网络作协接连成立。而于去年年末成立的中国网络作家村则成了网络文学“乡愁”的故乡,网络作家成了“有根”的人。这里“住”着的是“一群讲故事的人”,他们给自己的标签是:“奋斗的新生代”“文学界的流行音乐”。

“中国网络作家村将是一个开放式的、面对全国优秀网络作家的汇聚地,会不断吸纳优秀的网络作家,将中国网络作家村打造成网络文学的圣地。”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说。

在网文里摒弃社会“丧文化”

从杭州东站出发,45分钟车程就能到达中国网络作家村。在中国网络作家村的一楼,有一场“网络文学20年”的展览,二楼、三楼是申请入驻的网络作家工作室,工作室一旁还设有健身房。

网络作家在这里的办公时间都不固定,但是想让他们聚齐也不难,只要约顿饭。提起男、女网络作家的区别时,网络作家疯丢子说:“大概就是我们吃零食,他们吃烧烤吧。”

疯丢子虽然是“90后”,但她的网络文学生涯并不算短,从2006年开始,她进入网文圈已有12年。作为晋江的签约写手,她有着“冷门奇才”的称号。2011年的战争题材《战起1938》和2014年的《百年家书》是她写作生涯的高潮。似乎大部分进入网文圈的作家都有相似的出发点:喜欢的作家更新太慢,还不如自己写。在这一点上,疯丢子也不例外。

疯丢子的成名作《战起1938》讲述了现代宅女秦恬穿越到二战爆发前期的波兰,亲身经历了纳粹对犹太人有组织的屠杀。为了生存,她辗转波兰、巴黎、柏林,奔波在马奇诺防线和东线战场,目睹了战争带来的残酷及残酷中的温情。

这本书是她在大学时候完成的,当时在晋江上的点击量超过了8000万。“写网络小说一直都有满足感,要不然也坚持不下来,满足感来源于读者评论。我的第一本书没有赚钱,纯靠读者评论坚持下来:‘你什么时候更新?’‘好好看啊!’那我就要继续写了,这是一种责任感,总不能把读者给坑了。”疯丢子说。

疯丢子擅长写近代史题材,她说自己常常查历史资料查4个小时,写起来只要1个小时。在作准备的时候,连一个马桶她都要考证一下,一个考证往往1个小时就过去了。她的工作室在中国网络作家村二楼,一周她会来工作室一两次。

她每天的工作状态是:中午起床,游泳健身后到图书馆开始写小说,写到下午6点钟回家,晚上再写一会,平均每天更新3000字。

“我最巅峰的时候,一天写了20000多字,向朋友们吹了很久,直到遇到他们,我发现我没法吹了。”疯丢子说。

疯丢子口中的“他们”,是在网络作家村的其他“村民”。坐在疯丢子一旁的牛凳,是丽水市网络作协的主席,他平均每天“码”8000到12000字。

牛凳原先想取名叫“牛顿”,受口音影响,输入笔名时打成“牛凳”,等反应过来,他已经按了“确认”键,于是将错就错,这个笔名沿用至今。从2007年开始写网络小说,直到2012年的《奋斗在初唐》火了之后,牛凳才把写网络小说当成一件“正经事”。

“《奋斗在初唐》主角最初是一个很‘丧’的人。我是80后草根,没有进入这个行业前,我是很迷茫的。这个主角有我的故事,在现代生活中,他有着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没有什么大追求,可以说是一个‘佛系青年’。穿越到了唐朝之后,在没有社会救济且遭遇逆境的情况下,他该如何生活下去?我想要在作品里摒弃当下社会的‘丧文化’。”牛凳说。

前期,牛凳并不指望写网络小说能养活自己,他带着一种“玩票”性质:喜欢网络小说,热爱网络作家这份工作。伴随着2014年开始的网络小说IP产业链爆发。“当时一本书,只要成绩过得去都可以卖掉”,他逐步将自己的小说进行一些商业化运作。“那时每天写一两万字,每个月挣两三万块钱,开心坏了。原来外界对我的报价已经这么高了,我很窃喜,之后是惶恐。作为作者,你发现你会影响你的读者,特别是年轻人,因为年轻人最喜欢模仿。与此同时,作为网络作家的责任感也越来越强。”牛凳说。

手机上随时可以看丰富多样的网络文学,在不用耗费多少流量的前提下,可以随时进入另外一个世界。这样的“便捷性”是网络文学得到迅速广泛传播的一个重要原因。

作家村让更多年轻人实现所想

走上二楼,第一间工作室是网络作家莲青漪的办公室,她是绍兴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现就职于香港中国旅游出版社。她的首部网络小说《狼毫小笔》,获得了第二届网络文学双年奖优秀奖,也因此被邀请入驻中国网络作家村。值得一提的是,她仅凭一部作品就入驻中国网络作家村。

《狼毫小笔》最大亮点是突破穿越小说的套路限制,从年轻人喜欢的视角出发,巧妙地以绍兴平水宋家店、云门寺、兰亭、会稽湖等地为背景,通过穿越、神化等表现手法,将古代绍兴深厚的历史文化、民间风情、人文掌故等,融于故事情节中。小说中,王献之、谢灵运、皎然、秦系、晏殊、赵构、陆游、辛弃疾、刘伯温等历史人物一一呈现,重讲绍兴故事。

“这本书一开始是希望写成郦道元的《水经注》和《徐霞客游记》那样的书,由于承接的是山水田园诗词的一些风格,所以在网文界是没有明确风格流派和定位。起初许多网站和编辑不看好这本书,因为这样的创新让很多人不能接受。刚开始我把这本书的创作当作一次创新之旅,后来在写作中慢慢找到自己的风格。有读者把它称为‘山水玄幻’,我觉得未尝不可。很多时候,我在做的就是把传统文化和现代社会做一个更可爱有趣的对接。”莲青漪说。

莲青漪写小说时有个与众不同的习惯:她往往先写一段诗歌,再构思情节:“我喜欢读诗词,很多精彩情节都源于古圣先贤的诗词。写网络小说时,很多人都认为古代诗歌太高雅,不利于传播。我却觉得这是一种理念的误解,中国诗歌意境很美,用活了,全文皆活。”

在《狼毫小笔》一书中,仙人吟诵招数时运用了很多宋词;主人公穿越之后会遇到很多历史人物,小说让历史人物重新跃然纸上,这些都不失为有趣嫁接现代社会与传统文化的写作方式。“年轻人看到觉得很酷,自然而然地会去学习。”莲青漪说。

莲青漪的一些“铁粉”也在参与她的工作室活动,她说:“《狼毫小笔》的读者大多数是年轻人,不少读者会自愿申请来书友会和动漫展。通过歌曲、游戏、动漫、影视等各种手段把作品具象化出来,作家村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可以让更多年轻人来创新和实现所想。”

莲青漪每天用7小时进行创作,其中有5小时是在学习打磨,2小时才是付诸写作,这和疯丢子对历史的严苛考证是一致的。她每天更新仅2000字。从网络作家的“日更量”来说,这算是较少量的更新。她说,自己要学习杜甫,严苛文字,语不惊人死不休。

洪刚是网文界的资源编辑,此前他策划出版了《网络英雄传》系列小说,这部作品于去年6月获得中国出版界最高奖——中国政府出版奖。现在,他也在策划莲青漪《狼毫小笔》的出版。谈到网文编辑和传统文学编辑的不同时,他说:“作者和编辑一直是相辅相成的,他们共同孕育一部作品。不一样的是,传统文学的编辑对作品介入相对少一点,网络文学的编辑介入更深一点。一般的网络小说都有两三百万字甚至更多,作者写这部作品就要两三年,作为网文编辑,两三年都在跟一部作品打交道,参与整个作品的大纲走向、情节设置,介入度会比传统编辑更深一点。传统文学大多是作者成稿之后再给编辑的,编辑做的更多的是审校、营销、推广工作,对作者的写作、作品的成稿参与度相对较少。”

网络作家的责任感越来越强

中国网络作家村的首任村长是唐家三少,对入驻的大多数网络作家来说,唐家三少代表着网络文学的一面旗帜。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系列创造了独有的魂师职业体系和神话情境,再造了神话新世界,做出了成功探索,深受青少年读者喜爱,这部作品日前被评选为“中国网络文学20年20部优秀作品”之一。

除了唐家三少,中国网络作家村的“村民”中还有五人被评选为“中国网络文学20年20部优秀作品·20名优秀作家”:猫腻的《间客》是网络小说的巅峰之作,他书写了广阔宇宙之间生存着战斗着的地球人类,在整个网络文学视野中独树一帜;今何在的《悟空传》对经典致敬,并重新解读,堪称网络文学创作艺术高峰;酒徒的《家园》书写了中国网络文学20年在时代浪潮中的抉择、责任和坚守;月关的《回到明朝当王爷》是网络历史小说的代表性作品,达到了高度的艺术水准;蝴蝶蓝的《全职高手》展现了电竞文(游戏文)这一类型高峰崛起的角色,它与小说的完美融合实现了该类型作品全产业链覆盖的经典案例。

“中国的网络文学和美国的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剧并称为世界四大文化现象,我觉得这个评价很客观。中国的网络文学,无论从作家群体、作品存量、读者群落和广泛影响力来看都是独一无二的。”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副主任欧阳友权在“中国网络文学20年发展研讨会”上说。

“网络作家的责任感越来越强”,是牛凳、疯丢子、莲青漪的共同感受。“不写网文不知道,写网文后发现文学是可以影响很多人的,这也是原创崛起和互联网时代的魅力吧。网络文学已经在分水岭上,精品化是必然趋势。”莲青漪说。

《战起1938》之所以被称为疯丢子的成名作,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部小说入围了茅盾文学奖。此前,茅盾文学奖的评选对象主要是传统小说,作为网络小说入围茅盾文学奖实属不易。

“有一种打入‘敌军’内部的感觉,这说明网络文学已经慢慢走上主流了,现在我说我是网络作家,可能有一半人还会有些偏见,但是我说我还入围过茅盾文学奖,大家的看法就不一样了。网络作家四个字的份量是越来越重了,相应的自我鞭策也应该更重,我们写起来,已经有责任感了。”疯丢子说。

在网络作家还没有形成“组织”之前,他们中很多人是很“宅”的。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跟粉丝互动好,就可以了。但是,网络文学界抄袭盗版一直见怪不怪,至今也没有成熟的法律法规去约束。他们主要通过粉丝的力量、网站间的交涉来处理,大多数情况下抄袭只能私了。随着各地网络作协和网络作家组织的成立,他们有了越来越多的发声口。

“管平潮老师成了政协委员,可以提交一些保护网络作家的提案。蒋胜男老师成了全国人大代表,可以提交一些保护网络文学防止侵权的提案。这样的官方推动,就让保护网络作家权益走上了正轨。一旦开始了,再多几年,大家前赴后继,这件事情就成了。作为一个网络作家,除了对自己的作品严格要求,我想我们都有责任去维护网络作家这个群体的荣誉感。”疯丢子说。

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副秘书长、中国网络作家村办公室主任沈荣对记者说:“在中国作协的指导下,浙江顺利吸引全国唯一的中国网络作家村落户到杭州,意义重大。主要目的有两个:一是让网络作家有一个线下交流、合作的平台;二是引导好网络作家创作,结合培训,鼓励网络作家创作更多的精品。”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