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 > 新闻 > 正文

省作协青年作家导师制师生交流暨创作辅导会学生代表发言选登

时间:2017-09-18 09:03      来源:辽宁作家网
拓宽题材,关注人性,创作有温度、有力度、有深度的文学作品
臧思佳
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
  大家好,我是金河导师的学员臧思佳,感谢辽宁作协的青年作家导师制培养机制,让我有幸拜在久仰的金河导师门下,并能在金河导师和各位老师的指导下改正缺点、弥补不足、优化技巧,提升 以诗歌和报告文学两种体裁为主的 创作水平。
  下面,我向各位老师汇报一下我的学习计划。
  学习目标是:拓宽题材,关注人性,力争创作有温度、有力度、有深度的纯文学作品。
  具体要学习以下三个方面:
  一、温度
  学习老师在题材上的选取角度,将从身边人、身边事上向外拓展,着眼更加广阔的社会空间,以小而精、深而思的立足点为首选,以读者关注的社会题材为首选,以能启迪心灵、引发哲思的现实问题为首选。
  二、力度
  学习老师作为一名作家的责任与担当。一个作者,要有责任和担当,要有良知,不能丢失写作的“底线”。要远离大而全,一味歌颂式、过分强调和粉饰、主旋律的“纪实文学”,要避免写成空洞的、口号式的让读者反感、甚至抵触的“教科书”。要通过立体化、多角度、多方面的的创作,吸引读者阅读,让读者在愉悦的阅读中、潜移默化中进行思考、受到教育,启迪心灵。
  三、深度
  学习老师在创作中的延深思考。
  一要提升作品的文学性。学习精准地把握纪实文学中“纪实”与“文学”、“实”与“虚”的度,避免过多强调“纪实”造成的材料简单堆积,避免写成好人好事,而要再侧重作品的文学性上下功夫,在精度和深度上作文章,提炼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精神。
  一要运用人性化的视角。特别是在灾难题材的作品中应该有更好的体现。人文主义关怀被誉为人类苦难的“温柔抚摸者”。因此,作者在创作灾难文学时在直面悲剧的同时,从人性角度审视灾难,关注灾难中的生命,以及灾难中的人的行为、困境及精神状态,只有作者心中有关注,笔下描写的人性才能彰显魅力,才能呈现给读者一部柔软而温暖的书。
  二要进行深度的灵魂追问。作品不能停留在对事件表象的记录,而是由事件的现场走进了精神的现场,进行深度的灵魂追问与关怀。而不落入“英雄谱”式的叙事模式的写作。如果作品中一定要记录下了英雄的身影,那么应该走入这些英雄的内心和灵魂,考问着一个个真切而现实的问题。在各行各业的劳动者中,在基层各类人群之中,都能挖掘出崇高的精神境界。
  以上是我结合个人创作感受浅谈的学习目标和计划。我将在导师的指导下,静下心来反思与沉淀,从人性深度、思想深度、艺术深度不断提升自我,写出滋润人心田的、鼓舞人力量的,正能量作品。
 

我的批评观
邹军
  今天,坐在这里,我唯有深深地感恩,感谢省作协的领导和老师对我的重视和培养,让我荣幸地成为了我长久以来十分敬仰的孟繁华老师的学生。孟老师是中国批评界首屈一指的大师级批评家,文潇洒,人豪爽,文与人都至情至性,能成为他的学生,是我的幸运。
  在此之前,省作协的郭春雷老师让我在今天的会议上,谈一谈自己的批评观,以让老师了解我,更便于日后的学习和沟通。那么,我就借此机会,向各位领导和老师,汇报一下我对批评写作的理解,恭请批评指正。
  不只是我,可能很多人都曾听到过这样一种表达,即认为没有创作经验的批评家是没有资格对作品评头论足的。这种质疑确实曾经让从事批评工作的我深感尴尬和不安,好在,这种尴尬和不安将我引向了思考——作家和批评家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对于这个问题,我找到了一种非常通俗的理解,即我发现批评家就像美食家,美食家不需要厨师的技能,他只需要有敏感的味蕾,和饱尝过各种美食的见多识广的胃。美食家之于菜肴,如同批评家之于作品,同样,批评家也不需要有创作的技能(有,当然好,但这不是批评家的核心技能),他只需要具备敏锐的鉴赏力和分辨力,以及品味过各种作品的见多识广的灵魂。归根结底,共处于同一个领域的作家和批评家,他们之间的不同是职业分工和职业内容的不同,这也就决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只能是并且应该是一种对话的关系。对话是自由的,自由最可贵。
  关于批评,我思考的第二个问题是,批评何为?如果说作家是将个体经验作为原料,创作出作品,那么批评家就是将作品作为原料,创作出批评。并且,即便在面对一个具体作品时,批评家心中涌现出来的,也往往是众多的作品,因为他所做的分析,绝不指向单一的一部作品,还包括与这部作品相关的其他作品——可能是当代的,也可能是古代的,可能是域内的,也可能是域外的。一般来讲,唯有对它们进行过一番或隐或显地比较和参照,眼前这部作品最本真的价值和最立体的面目方能显现出来。在这一过程中,批评家常常会不断地追问,在当下,该作品何以值得关注,而在整个文学史中,它的位置处于何处或将处于何处,或者这一文学现象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它与政治、经济、文化有哪些关系?提出和回答这些问题,并不轻松,需要他们深谙历史,以此为写作背景,熟练理论,以此为批评工具。最终,批评所为的是,去发现树木和森林,去发现被主流话语和个人偏见遮蔽的一切。
 
重归的起点
肖曦
各位老师、作者,大家好!
  首先,我向大家介绍一下我自己。
  大家对我应该是很陌生了,我叫肖曦,来自铁岭市住建委,我的创作方向是儿童文学。说起来比较惭愧,我的文学创作高峰,是在2000年——2007年期间。我2001年成为辽宁文学院第一期新锐作家班学员,那个时候,成为我目前为止创作的顶峰时期后来进入铁岭某机关工作,整天埋头于各种公文与会议中,创作开始逐渐的疏远与淡化,由于割舍不掉的热爱,今年才又开始回归文学这个圈子,继续我的儿童文学创作。
  然后,我要非常感谢此次咱们省作协举办的这次拜师交流辅导活动,给了我一个重归文学圈子的机会,也感谢省作协让我拜在孙春平老师门下,孙春平老师是擅长乡土文学的著名作家,我也是以乡土地域文化为主要创作的儿童文学作者,我在2004年创作的《胜子秋天里的心事》,获《儿童文学》全国中青年作家小说擂台赛优秀作品奖,多次被收入年度儿童文学作品命令,这篇作品,以及同年发表的《二仔的手》等,都是以东北农村生活为基调,立于少年儿童的视角、心理,创作这些作品。虽然我出版过4部长篇小说和3部合集,但在文学道路上还是一个小学生,得以拜孙老师为师,是我在文学道路上的一个起飞的跑到和登上文学殿堂的天梯。
  最后,在这里我要以一个创作新人的角度表个态,以后我要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的系列讲话,深入生活接地气,吃透辽北地域文化,走进人民群众的心里,呼吸大地的土腥味儿,创作出有血有肉的儿童文学作品,塑造出崭新的儿童形象,站在铁岭望辽宁,站在辽宁望全国,站在全国望世界,让我的儿童文学作品和全省的儿童文学作品一道,走向世界,熠熠生辉。
 
打翻二手生活
苏妮娜
  与大多数人一样,我在开始写的时候,或者写的进程中,都谈不上什么明确的目标和标准,这是一个后设性的东西,不该妨碍写的快感。而且从性情而论,我也不想把自己架起来,架高到每一次都考虑用怎样的姿态说话和发言的问题,这是错误状态。但是写了一阵子回头看看自己想干点什么,这个时刻总归也还是有的吧,虽然是零七碎八的体认:
  模糊记得一个这样的情节,是严歌苓的小说里出现过的:一个人点了一杯类似咖啡的饮品:是去掉咖啡因的咖啡粉,加上代糖(也许是木糖醇),再加上一杯代奶的植脂末。这杯似是而非的东西还有一个名字,叫:何必。
  不知道这个名字是不是出自作家的调侃:喝这样一杯东西,那又“何必”喝呢?
  严歌苓往上,有一位比她更透视世相、凌厉讥诮的女作家张爱玲,讲过这么一句有名的话:“我们这一代人,总是先看到海的图片,然后看到海,先读过爱情小说,然后知道爱。”
  也就是说,我们就活在代用品中间。有意无意地,我们过上了一种,从物质到精神,都只有代用品,而没有真东西的生活。说得严重点,连你年轻时最在乎的所谓浪漫,都有可能是炮制出来的,浪漫的本意本来是真情,可是一旦套路起来,你只见浪漫,而不见真情。
  可气的就是,这反倒是物质文明进步的结果。
  时间长了,这一切就真假莫辨了。因为我们自身构成的来源就是这个文明,所以,某种程度上,这种代用品制造的二手生活,对我们这些人而言,也许更接近生活的事实。
  你看,西方那些了不起的电影,譬如《黑客帝国》《她》《楚门的世界》都触及到这样的情绪,这样的事。
  现在网上还有这么一个流行的词,就是见到什么都感慨一句,这是不是假的。看到一个和平时不一样的人,会问自己,我是不是遇到一个假的地理老师。看了一本没劲的刊物,问问自己是不是看了一本假的《周刊》。等等。这虽然是流行文化里的造句法,但是说明总有人会敏感到“二手生活”的虚伪性。进而,这些人会产生一种“何必”的情绪,对,就是上边那饮品的名字。这种情绪,也许可以统称为虚无感。
  而另外一方面,我们会极度渴望那种真的东西,渴望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一旦有东西触动了你,哪怕那是粗粝的、残酷的、疼痛的,你也会忍受着,而不肯放手,因为你知道越是不加修饰的东西,越是可以用那种赤裸裸的“真”来命中你。鲁迅说的:“要论中国人,必须不被搽在表面的自欺欺人的脂粉所诓骗,却看他的筋骨与脊梁。筋骨力的有无,看状元宰相的文章是不足为据信的,要自己去看地底下。”
  可能有人满足于二手生活,也还有人,与我的想法一样,总觉得看了很多,经历了很多,却无法被击中一次,这是很可悲的事。
  那么,从这里,我大概可以引入自己的想法:写了大概十年的评论,是因为,在好的文学艺术作品中,人会获得一种生命的实感,会找到那种“真”。这是我觉得人们还留恋文学和艺术的理由,当然这是足够好的东西。如果是不够好的作品,有的时候,也会调动一些情绪和情感,但是这种程序化的调动,使我感觉到自己仍是“被套路”了。
  或者说,区分好的还是不好,就是凭着一种“这个是真东西,而那个是套路式”的判断,就是凭借这种“去伪存真”的愿望和直感。有些作品,帮助我们抵抗这种被套路、被主宰而不自知的命运。随便举个例子,米兰•昆德拉的《生活在别处》,讲的就是,在一个诗歌年代,人们如何以一种诗歌精神,渡过了貌似浪漫,其实虚伪的一段人生。因此,他给出的结论是:生活在别处。
  当然,不是所有作家创作起来都像昆德拉那样,富思辨性,给出观点。有些作品绝口不谈真实、苦难、生活、诗意这些“硬词儿”,也想不到要给你什么观点,可是它同样交给你一些东西,提醒你一些东西,也唤醒你一些东西。包括那些经典,比如意大利的电影《偷自行车的人》。也包括,那些很芜杂的、或是很生活化的东西,例如金宇澄絮絮叨叨的叙事,李娟萧散又让人惊奇的文字。
  作为一个写评论的人,最早就出于一种简单的、与人分享的愿望,想把这种有感觉的感觉,告诉给别人、传递给别人。这种想法,也许也只能作用于那些与我有同样疑惑的人。
  还有就是通过写评论,越发自觉地建立起那种警觉,去警惕假的东西。因为这类生活对人的侵蚀强大到,你要像鲁迅说的那样,抉心而食。前边说过,我们自己就成长在这个环境里,你一不小心就会发现自己缺少这个审视的能力。不能放弃审视,不断审视,才能看到漏洞。就像《盗梦空间》里讲述的那样:人的念头都是可以植入的。包括,爱情、信仰,这样的东西,都有可能不是自己生成的,而是被生成的。所以,不能放弃。放弃的话,我们就会一不小心过了假的一生。你懂的,《黑客帝国》里,人的肉体存放在一个类似仓库的医院中,插着管子维持生命体征,而精神和意念被操控,这才是最悲哀的事。
  如果我写的小文字,能起一点这样的作用,无论对别人,还是对自己,都可以交待的过去吧。交代之后,我可能不会再把力气放在追问写的价值在哪。保持必要的懵懂。发自本心的写,写出对真实的触碰,写实在感受的东西,而不及其余,如此而已。
  浅谈文学创作是理性、感性、灵性的融合
段秀娥
  刘勰在《文心雕龙》里勾勒出一个以“道,圣,人”为核心的和谐之圆,同时又从“道,圣,人”流动地,动态地,自然地过度到“宇宙、想象、语言”。在这由外因到内涵的发展过程中,在这和谐之圆的中心,道出了文学的根本,那就是在于理性、感性、灵性的融合。这样一来遵循这种思路的开展,一路走下去,在风光旖旎,芳草鲜美,惊奇迭现的精美文字景观中,感性地滋养自己文学的灵性,在文化的芳香和缤纷中,重新感受到一次高贵的文学“灌顶”。
  其一、文学创作需要理性。是指一种有明确方向,有充分的思维依据,能对事物或问题进行观察,比较,分析,综合,抽象与概括的思维方式。文学创作的理性思维是指:对错综发杂的大千世界,具有分辨能力和分析能力。文学作品必须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其二、文学创作需要感性。感性与理性融汇于文学形象的血脉和灵肉之中。感性状貌是文学审美地观照和折射社会人生的特殊形式;剥离文学形象中的理性因素,同样导致文学生命的枯萎。新时期以来强调所谓人的本能欲望、潜意识的非理性文学思潮和非理性创作倾向不时冒头。文学应致力于优化人的审美心理结构,人的精神家园。
  其三、文学创作需要灵性。特别是诗歌创作。这应该是不争的事实。文学创作需要艺术家的特殊感受,艺术家善于凭借自己的直观感觉捕捉自然和人生中天人合一的艺术形象。陆游的“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可以说表达了创作的本质。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所说的“大家之作,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词脱口而出,无矫揉装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说的也是创作的天然之趣。
  总之,文学作品是作家用独特的语言艺术表现其独特的心灵世界的作品,离开了这样两个极具个性特点的独特性就没有真正的文学作品。文学创作理论多彩分层,理性、感性、灵性也只是她千层浪花的一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