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 > 新闻 > 正文

新时代,文学写作的理性与激情——辽宁作家批评家对话会

时间:2017-12-26 14:53      来源:辽宁作家网

对话会现场
  在广大文艺工作者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的新形势下,为繁荣辽宁文学事业,12月15日下午,辽宁作家批评家对话会“新时代:文学写作的理性与激情”在辽宁文学院举行。对话会由沈阳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特邀评论家胡玉伟教授主持,省内作家、批评家30余人参加对话会。
  在对话会上,作家、批评家围绕文学与时代、纯文学与网络文学、辽宁作家的文学自信、创作与批评关系等话题展开热烈探讨。
  文学与时代的关系,是第一个热点话题。与会作家、批评家一致认为,新时代的文学必须自觉地更坚定地学习时代,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将“一切为了人民”的思想更加具体落实。宋晓杰说,作家和批评家要对“时代负责”、对“文学负责”。阎丽杰认为,文学要写“当下的生活”,“表现当下的问题”。秦朝晖表示,在新时代的背景下,“为生活找到依据,足以强大地与世界对话”。
  作家谈了自己的文学观念和创作体验。鬼金认为,“文学是一种信仰”,“一个作家把自己的生命和身体放在祭坛之上”。苏兰朵结合自己的创作经历谈到内宇宙与外宇宙的交替观照,强调作家“不应该着急,应该慢慢写,找到自己的路”。曾剑以“像蜗牛一样慢慢地爬”形容自己的写作状态,他非常警惕文学创作的理性压制情感的趋向。安勇对文学的“日常性”书写情有独钟,他力图“用平平常常的语言书写日常的经验,发现不平常”,“探寻人类情感细微的东西”。秦朝晖说,文学“像镜子一样照亮世界,提供另一种可能性”,他的理想是“让身边的人爱上读书”获得“心灵的安宁”。张艳荣谈到长篇小说创作经验,要“把故事放在大的背景之下,以故事带出人物”,故事的结尾要有“一种悲悯”“一种意义”。武利华谈了自己写诗、学写散文的困惑,但一个国企职工辞职专心写作显现的对于文学的酷爱与信仰让他继续坚持追求文学的理想。宋晓杰认为作家的交流“见证彼此的文学之路”,对于每个作家来说意义都非同寻常。
  纯文学与网络文学,是第二个热点话题。在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张鲁镭回应鬼金“文学是一种信仰”的观点。她表示,虽然在大变革时代,网络对于文学冲击非常大,但有作家依然坚守纯文学写作,把文学看成一种信仰,因为“纯文学是对精神世界的启迪”,她特别谈到孙惠芬为写作而自费出国采访这件事对她产生的重要影响。针对网络文学点击量4亿次与纯文学文本阅读量可能不到40人的巨大悬殊,苏兰朵乐观坦言,“每个人尊重自己,坚持选择,并不孤独”。庞滟坚信“纯文学会活下去”,写作者“应该拥有自己的尊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王晓雪以迟子建为例,谈到文学创作要有“一个目标性的东西”,这是在浮躁时代的文学信仰,她认为作家应该“找到属于自己的”,并“坚持自己的风格”。杨迪曾做过文学网站编辑,接触诸多网络文学作者,她认为网络文学中也有写得非常好的作家,与网络文学相比,纯文学的传播“不是那么时尚和迅速”,影响其接受,应该加强与网络作家的交流。闫明霞当过网络编辑,现在写博客,她认为网络文学有“这样多的关注”,自有它的理由。胡玉伟总结道,网络不仅改变书写方式与阅读方式,更重要的会改变人的思维方式。
  辽宁作家的文学自信以及辽宁文学在全国,是第三个热点话题。阎丽杰就建设辽宁作家数字图书馆,拓展辽宁文学接受渠道和接受空间谈了自己的设想。胡玉伟认为,辽宁作家与批评家乃至东北学者应该“自信”,与“他贬”相比,“更可怕的是一种自贬”;“文学的尊严不是给予的,而是争取的”。韩光以自己“写短篇没技巧、写长篇没体力”的说辞表现一个“年过半百”的“初学者的心情”——中篇创作的别无选择,当然也透露出选择中篇的文学自信。宋晓杰谈到辽宁的小说、散文被重视,但辽宁女诗人被“遮蔽”。她们在诗坛有自己的地位,若能加强对辽宁女诗人群体的批评与研究,则会进一步扩大她们在全国的影响力。辽宁文学,最好是群体推出、工程推出以及品牌推出,就像打造当年的“小虎队”一样。宋晓杰还谈到签约制“救了”包括她在内的一批作家。庞滟谈到作家导师制、签约制、辽宁文学馆的建立等重要举措对于辽宁文学建设的重大意义。
 创作与批评关系、作家与批评家的关系成为第四个热点话题。阎丽杰认为,“作家与批评家应该多沟通与交流”;辽宁作家应该珍视“民族文化”、开掘辽宁“地域文化”,讲究“悬念设置”,增强艺术吸引力。罗维以批评家对《断章》的多义性阐释与卞之琳的自我指认存在明显差异追问“批评对创作何用”。张祖立从两个方面对此进行解释:一方面,批评家能够“发现作者自己要表达而可能没有表达的”深层结构;另一方面,批评家作为“领读者”,他能够“揣测作者的心理,探寻作者的写作心境”,能够帮助读者加宽、加深与加厚对于文本的理解。胡玉伟认为,批评之用在于“无用之用”,“批评是一种再创造和心灵对话的过程”,作家和批评家的关系是一种“神圣的”“对抗性”关系。吴玉杰谈到文学批评在文学史书写与文学经典化过程中的作用以及创作对于批评的促动。作家与批评家就联合推动辽宁作家研究工程彼此达成共识和深度合作意向。
  这是辽宁作家、批评家第一次大规模的对话会,对加强作家、批评家之间的相互了解与深度交流,促进创作与批评的良性互动,推动辽宁文学事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特邀评论家吴玉杰整理)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