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首页 > 原创 > 短篇小说 > 正文
 

心病

 
李远东
  辛老爷子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
  辛老爷子身体一向硬朗,花白的山羊胡和他的性格一样倔犟,直挺。别看老爷子年岁大了,可走起乡土路来却毫不含糊,在一米七一米六的身形转换中,后落的那脚就如蜻蜓点水,轻快的让年轻人都啧啧称奇。
  辛老爷子育有二子,大儿子经商获利,住南方易居城市。二儿子在农村;大儿子孝敬,一天,回来的大儿子和老爷子说:“爹,您老和我城里住吧!享享清福,我妈走的早,你为我们操了一辈子心,老二家房子小,挤的荒,城里现在的生活条件好,您就上我那养老吧!”
  起初,辛老爷子死活不同意,毕竟在这生活一辈子了,抓一把泥土都是香的!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可他还是觉得老二这才是他的根!
  经不住劝说,辛老爷子来到这陌生的城里,他觉得处处别扭。就说去厕所这件事吧!屁股在马桶上小心翼翼地撅着,劲儿大了怕儿媳听到,劲儿小了拉不出来。后来就耍了个小心眼:少吃,或者憋着,等没人了才放松放松。儿子家住六楼,就是偶尔出去,却偏偏不坐电梯,儿子说:“爹,坐电梯省事儿。”他却直摇头:不坐,坐那玩艺“迷糊。”这几天,辛老爷子都晚上出去,大儿子心里高兴:爹终于可以把这当成如同农村那个家一样自由自在了。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却有人找上门来:谁啊?是小区的保洁,她见到辛老爷子的大儿子:“哎哟,哎!你可管管你家老爷子,可别让他在小区的树根下大便了,都好几次了我也没好意思说!”
  大儿子告诉老爷子后,辛老爷子不出屋了,脸臊的红啊!整天如笼子里长时间的困鹰,一副耷头呆脑……老大俩口子满腹心事!有一天,辛老爷子实在憋不住了,说:要回农村,“回就回吧!将来想来再来。”大儿子无奈地摇着头说。
  辛老爷子回来了,感觉农村处处新鲜,见到谁都一副过年脸儿。尤其更新鲜的是二儿子家还盖了新房。高高大大的新房鹤立鸡群,甚是挺拔。左右邻居的老房子相形见绌,形甚猥琐,如同呆鸡幽幽地绻在两旁;唯一和辛老爷子没有笑容的面孔,也就恰恰挂在这两家邻居的脸上。老爷子明白了:在农村建房,都想自己的高出别人家的,以免别人家的再建高出自己的房子而压自己一头。可老爷子心里也有不悦,想:这房子盖得也太高了,这样招摇,招风唤雷不说,还硬生生如同扁担挑着两边,“累。”他记得有句话说:“房子过高,累折主人腰。”也正如老爷子的想法,二儿子这半年来家里就没消停过,小鸡小狗连续夭折,养的那保家的大黄牛,说不行就不行了,(你可知道牛的命大啊)!这蝴蝶效应揭杆而起,二儿媳也因此病了多日。辛老爷子开始犯核计了:这老二咋就整这么高的房子呢?胡闹啊!心里总是装着这房子的“凶吉。”联想这一出出一定和这高房子脱不了干系。他有事没事的就绕着房子转圈瞅啊!看的。腿开始沉重了,山羊胡再也没有那么威风,霜打了似的有些蓬乱……
  辛老爷子病了,病的挺重,大家都来看望,老爷子躺在炕上总是眯着眼睛似睡非睡的样子。就像秋天的一片落叶被风欺负到杖子下面,哀愁,落寞,无助。
  辛老爷子病重的消息很快传到远方儿子那里,昼夜兼程,回到家来,赶紧和在县医院工作的老同学联系,好一番折腾,啥毛病也没有。老同学来家,唠起了多年来的生活,唠起了农村的风俗习惯,联系起了老爷子的病情……
  老同学告辞。相送时,和辛老爷子大儿子小声嘀咕些什么!天近中午,忽然就听屯子道上有木梆子响亮,是一位算命先生。俗话说:有病乱投医,二儿子连忙把算命先生请进屋,先生说:老人病不轻,得一千元钱。二儿子说:“只要看好病,钱,认拿。”先生让人把老爷子“撮”起来,好一顿做“法。”又围着房子“煞有介事”地转了几圈,嘴里不停地叨叨着只有他自己才听得懂的话……辛老爷子的山羊胡“活”了起来,拧着的眉也舒展多了……
  老大看老爷子的病见好,起身返城。这时,手机里一条短信飞过来;“一千块钱已打回你卡里,祝回家的路途平安,常联系!”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