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首页 > 原创 > 其他 > 正文
 

毛豆豆之分数(儿童文学)

 
陈 鹏
  毛豆豆可以说是三年二班最胆小的男生了,因为胆子小,出生时又多贪了几分女孩子的秀气,所以小伙伴们都会小大人似的叫他“毛丫头”。毛豆豆不是很乐意别人这么叫他,但是自己又不敢跟别人说,所以就只有我忍!
  毛豆豆的胆小与他的老师脱不开关系。比如说那个时候,犯错误扣了分,老师也会分等级来对待:        
                     1.轻级:罚你站上小半天 
                     2.中级:毫不犹豫的抡上两巴掌,解解气就算了
                     3.重级:请家长到学校
  其实,孩子们大都是怕请家长的,被老师请到学校定是孩子犯了错,唉...孩子不犯错,你老师请家长也请不来呀!咳咳..甭管你多大的领导,多大的官,见到老师就得装孙子!讨好的先塞给老师几张红票子,然后笑着说:“老师对不起,这孩子又给你添麻烦了。”老师在这个时候就会心花怒放,抚摸着孩子的小脑袋瓜子说:“没事,没事。不过是孩子吗!”再后来家长装孙子的气也只能发到他们小孩子身上了。其实这些都是毛豆豆经历过的。他是一个诚实的孩子。
  当前一秒还对你吹胡子瞪眼睛的老师,在下一秒就和蔼可亲时,那么小的毛豆豆就得出了“人很善变”这个结论。
  “毛豆豆!”苏老师敲了敲他的课桌。
  苏老师是教语文的,三十七八岁,却还要打扮的花枝招展,大老远就能闻到那股浓郁的香水味。她的那双手就好像是章鱼哥的爪子,会没收毛豆豆的各种玩具漫画。
  “毛豆豆同学请你回答我刚才的问题。”苏老师说。
  可是毛豆豆根本就没有听到老师在问什么,他摇了摇头。
  苏老师点点头,说:“认真听讲,”便示意他坐下,“同学们,我们虽然才三年级,但是作文水平不可以只停留在二年级!要有一个高度!高度源于生活!”台下的同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有的还在本上写下:源于生活.........” 哦,可怜的毛豆豆,他正在想苏老师说的“小学二年级的作文水平”是什么水平........这真是太抽象了,况且他还不是很明白什么是源于生活。
  “毛豆豆!”苏老师有底了毛豆豆的名字,只是因为这是第二次提醒,说以显得有些不耐烦。
  班规规定:被老师点名不但要罚站还要扣除相应的小红花。
  下课铃却在这时响起,苏老师又看了毛豆豆一眼,仿佛点了两次他的名字就浪费掉了一节课一样。
  “班长把作文发下去,好了,下课。”苏老师又看了毛豆豆一眼,然后抱着书离开了教室。毛豆豆回到座位上,想着苏老师那两眼,虽然是两眼,但却颇有意味。
  “豆豆,你的作文。”班长丁叮叮把作文本放到毛豆豆的桌子上。丁叮叮看着他失魂的样子,担心的问:“豆豆,你没事吧?放心吧,我不会扣你小红花的!”毛豆豆“恩”了一声。
  他和丁叮叮住楼上楼下,放学总是一起回家。丁叮叮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学习又非常的好,笑起来的声音就像是一串悦耳的风铃声。如果妈妈不总是在考试之后唠叨:“为什么丁叮叮学习那么好,你学习怎么这么不用功”之类的话,毛豆豆绝对会对丁叮叮产生好感的!但是此时的毛豆豆却没有心思去管丁叮叮,他仿佛要验证什么似的翻开作文本--他的作文又没有打分。毛豆豆有些失望,这已经是苏老师第三次没有给他的作文打分了。他开始以为是苏老师忘记了,但本子上有着红油笔留下的浅浅的痕迹,毛豆豆又陷入了沉思。”这种像茄子被霜打了一样的情绪跟着他回到了家里。
  “豆豆,你怎么了?好像不高兴啊。”毛爸第一个发现了豆豆的不对劲,忙把他拉到自己跟前。毛豆豆抬头看着爸爸,小声说:“爸爸,今天苏老师又没有给我打分。”“是作文吗?”毛爸问。“是,已经三次了,爸爸,你不是常对我说事不过三吗?”“作文没有打分也没有关系啊…”毛爸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毛豆豆给打断了:“可是别的同学都有,爸爸,我也想要一个分数…”毛爸本想开导豆豆的,但看着儿子那坚定的眼神,把话都咽到了肚子里。“豆豆,你真的很想得到一个分数么?”“恩!”毛豆豆重重的点了点头。“明天去问问老师吧。”毛爸抚摸着儿子的脑袋说。毛豆豆看了看爸爸又看了看手中的作文本,点了点头。
  第二天。走廊里,小毛豆豆正在努力的向办公室里张望。因为窗户比较高,他不得不踮起脚。苏老师从远处走来,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班的毛豆豆。“毛豆豆,你有什么事么?”苏老师问。“啊……”毛豆豆虽然刚开始就闻到了香水味,但是苏老师这么一问,他还是吓了一跳。“苏,苏老师,我……”毛豆豆看着苏老师的鞋子。“怎么了?”苏老师问。毛豆豆的脸像是一个大柿子,他吱唔了一会,手里拿着作文本,那样子恨不得把它扣出几个小洞。“是作文吗?”苏老师只得耐着性子问。“是!”仿佛做了天大的决定,又像是一个士兵将生死置之渡外拼上战场一般,毛豆豆鼓足了勇气,“老师,请你给我的作文打分!”说完,一双小手托着作文本举到了她的面前。“什么?”苏老师一愣,这孩子……“老师,请你给我的作文打分!”毛豆豆又往上举了举,似乎要把本子贴到她的脸上。“可是你的作文底子很...不,应该说你的作文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如果打分,只能是零分。”苏老师说。“老师,请给我的作文打分!”毛豆豆认真的又将本子往苏老师面前递了递。苏老师先是一愣,随后也认真的在他的本子上写了一个零。毛豆豆接过作文本将它举过头顶,一溜烟的跑了,快乐的像一只小鸟。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