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首页 > 原创 > 散文 > 正文
 

相看两不厌,唯有太阳山

 
侯艳杰
  2017年8月6日下午,辽北圈一行30人来到太阳山风景区采风,虽然中午十分大雨没心没肺地下起来,可并未阻挡我们对太阳山的心心念念,依然顶着风雨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太阳山风景区属于长白山余脉,位于昌图县城南九公里处,山势迤逦,起伏延绵,风光秀丽,旖旎生姿。太阳湖被群山环抱,碧水清波,风华潋滟,含情脉脉,温婉中透出清澈,柔媚中浸出神韵。
  虽然已来过多次,但每一次太阳山都呈现不同的景象,春之蓬勃,夏之烂漫,秋之婉约,冬之素净。雨后游览太阳山这还是第一次。
  走进太阳山,大雨收敛了情绪,无边丝雨细如愁,这绵绵细雨倒像极了诗歌一般,轻轻地从脸庞滑过。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孟老夫子的诗句似乎是为太阳山村量身定做的,或许他曾来过也说不定呦。被雨水洗过的太阳山似出浴的新娘,家家的门楼院墙穿戴整齐,金叶榆,五角枫精神抖擞,像仪仗队般护卫着山村,太阳能的大红灯笼高高挂起,于妩媚和喜庆中彰显富足与气派。然而,曾经的太阳山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山村。它的脱胎换骨和一个人是分不开的。
  2015年,李忠走马上任太阳山村书记后,大刀阔斧地带领领导班子在村里修村路,修路边沟,装路灯,设垃圾箱,建民俗风情谷,发展采摘、垂钓、特色小吃,建花海,绞尽脑汁利用太阳山景观打造发展特色旅游项目,才有了今天的这般光景。太阳山村像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雄姿英发,踌躇满志。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太阳山,向往太阳山,隔山隔水奔赴太阳山,而它的明天自是无法估量。
  民俗风情谷里有五颜六色的蒙古包,广场的草坪里还有一些造型可爱的动物雕像:活灵活现的熊猫,惟妙惟肖的绵羊,栩栩如生的长颈鹿,憨态可掬的小猪,线条明快的斑马,小巧精致的骆驼,古朴拙致的大象,惹得美女们纷纷留影,摸摸这个,抱抱那个,爱不释手。
  风情谷里还设有垂钓园,啤酒广场,自助烧烤,农家铁锅炖,烤全羊。采摘园内果蔬水水灵灵,精精神神的,圆润,饱满,明丽,个个小脸红扑扑儿、绿莹莹儿,洋溢着健康的光泽,看着就喜人儿,情不自禁地想摘下来狠狠地咬上几口。
  采摘园旁边的房子是五六十年代的样式,茅草房顶,泥巴墙,里面摆设的匣子(收音机),毛主席像,炕柜,白漆茶缸,墙上印花的长条镜子,报纸糊墙。外面还有木制的水车,木制的栅栏,木制的大门,一切都那样朴实亲切,不知不觉间带人回到了少年时光,那些温馨的记忆和场景如海潮般漫上心田。花坛中花团锦簇,色彩斑斓,热烈奔放。
  啤酒广场通向采摘园有一座拱形木桥,造型别致精巧,大坝下有一条小溪,远处有人家错落在山谷,小桥流水人家的画面感立刻呈现出来,浓浓的诗情,淡淡的画意,连呼吸都已是醉了。
  最喜欢那座晃悠悠的吊桥,在这清爽的雨后别有一番情调。大家争相照相,男生故意跺脚,吊桥便晃悠起来,胆小的女生吓得大喊大叫,男生更得意忘形,变本加厉地摇晃。女生们打着伞莲步轻移,袅娜地走过吊桥,不知谁说了一句,还缺少一把油纸伞。忽然就想起一句话:途径烟柳画桥,迷失在一条幽长雨巷。这味道怎么像极了江南?这情景适合约一知心好友,坐在茅草亭中促膝而谈,让林间清清亮亮的鸟鸣作伴,看绿树参天,郁郁葱葱,与风姿绰约的太阳湖相视一笑。将所有的心事交付彼此,互相鼓励,期待未来的人生会给我们带来哪些与众不同。
  太阳湖的对岸是一座常泰寺,隐藏着一种肃穆威严,白塔巍巍,大殿森森,禅意深深,自有一份清净与不凡气象。远离颠倒梦想,在晨钟暮鼓里咀嚼得失,不知人间岁月,来时无惧,去时无伤。于凡夫俗子的我们来说想必只是一种痴念而已。每年的庙会,我都雷打不动地来太阳山走一遭,任凭友把别地庙宇吹嘘得天花乱坠,我依然不为所动。
  近太阳山一寸,便有一寸的欢喜。山色空蒙雨亦奇。榛子树亭亭的腰肢,如束着裙腰的女子,深情款款。肥硕的叶子挂着雨珠,晶莹剔透,树上结满了青青的果实,榛宝宝挨挨挤挤,肥头大耳。满目的青翠,点亮人的视觉,一团团的密叶绿云似的逗引着过路的风和漂浮的云,肥肥的小青虫摇头晃脑地爬过,偶尔爬上衣襟,吓得女生们“妈呀”直叫。山光悦鸟性,那一声声清亮的啼转如同天籁。青纱帐幽静深邃,梦幻朦胧,一团团雾气从山中袅袅升起,恍如天上人间。山住云烟处,人在画中行,季节如此生动,天地如此清明,像层层叠叠铺开的优美段落,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
  盛夏时节来过,那时花海里的百合正艳。一大片橙色的百合开的肆无忌惮,一种凛凛的大气荡漾在这幽静的山谷。天蓝绣球还未全开,惊鸿照影,气质从容。花未全开月未圆,这一种含苞待放的人生状态,欲迎还拒,又含蓄又矜持,想必更有满满的从容和美好。而今,花都谢了,姹紫嫣红开遍,只剩下叶子伴着野草,三分葳蕤,三分韵味,三分慵懒,还有一分执着。那些花儿的骨肉精魂都落入泥土,被大地吸收为养分,相信来年,花海必以不可阻挡之势铺陈开来,开得轰轰烈烈。金秋葵不动声色地守望着花海,就算它繁华落尽,依旧执迷不悔地吟唱着爱你千遍也不厌倦的情歌。
  山顶眺望,大风车近在咫尺,夜以继日地工作着;常泰寺,烈士纪念碑掩映于苍绿之中,给太阳山增添了神圣光辉;如黛的远山笼罩在烟雾中,像泼墨画中隐隐约约的写意;晶晶亮亮的太阳湖不言不语,不惊不扰,如一颗明珠镶嵌在太阳山的胸口,不时漾起一圈圈水纹,那是鱼儿在欢快地舞蹈。太阳湖是太阳山跳动的脉搏,不急不缓中藏着热烈和坚贞。空山新雨后,俯瞰这人间的是非对错,品红尘的悲欢离合,笑看成败王侯,让你和这一生所有的过往,握手言和。原来,唯有与山水的相融和对视,才能感觉生命的真实和力量。
  伫立山脚,徜徉湖边,细细端详,静静欢喜。天是太阳山的天,地是太阳山的地,湖水为邻,清风作伴,心思单纯,日子简单。走过岁月时留下或遗忘的心情,点滴在时光里的足音,踏过青草留在裙摆的清香,都是生命与众不同的赐予。风就这样静静地停在发梢,衣襟上荡满泥土的气息,愿时光就此停留。
  木心说,岁月不饶人,我也未曾饶过岁月。珍惜人生的每一份风景和际遇,岁月在,我在,与太阳山对坐,与俗世对峙,赏日落烟霞,相看不厌,眼前所见,心中所感,都已是最好的状态,还想要怎样更好的世界?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