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首页 > 原创 > 诗歌 > 正文
 

花开无言(组诗)

 
刘健鹰
以一朵花的模样怒放
 
瞬间,也就是仅仅的瞬间
所有的语言,就这样以一朵花的芳香
悄悄绽开了,你微笑的模样
正一点一滴打动这平淡的时间
不经意的邂逅和遇见
哪怕一生,就这么一次就足够了
足够叫我的目光泛起波澜
潮涨潮落间,一颗红日正冉冉升起
 
真的不敢或者不忍惊动
你的脚步淡淡远去而又复来,一缕清香
有着太多的期待和渴望
血液里的火焰,在熄灭多年之后
又倔强的燃烧为旗帜,猎猎红尘
会有一首歌在这阳光下,渐次怒放
一些美好的消息,会在这
初冬的夜晚,升起大而圆的月亮
 
真的无法言说,曾经的冷漠和淡忘
忽略了久远的无奈,今生的
似曾相识,诠释着前世的呼与吸
你的一笑一颦一举一动
应和着我兴奋的心跳,风调雨顺的日子
这无声的乐音和欢歌,正由远而近
即便静寂如夜,我依然能够听懂
 
风吹故乡
 
还是一个人,还是离城不远的
那座不能称之为山的小山丘
一如一缕居无定所的风,东张西望
 
我远没有风那么来去自由
也没有哪一抔泥土,会叫我
站稳脚跟,云从头顶轻松走过
无论飘向哪里,都会有几滴往事
悄然落下,却无从捡拾
一些消息时断时续,有花无果
的记忆,都会开在这静静的时间 
都会在一支烟里睁开双眼
在一杯酒中竖起耳朵
乡音越发浓稠,自己也就是
自己影子里的一把钥匙
探头探脑,总离不开心的方向
 
风吹向故乡,风会把我品味
而我日渐有些松动的牙齿,一颗颗
都会老成玉米的样子,多像
我曾居住过的,烟熏火燎的屋子 
虽老态龙钟,但吧嗒吧嗒嘴,就有
进进出出的孩子和大人哭或者笑
就有说不完道不尽的故事
在一张张黑白的老照片里
回放反射出虚幻的陈旧时光
 
风吹故乡,风在我的血液里
寂静无声,凝成一道道土墙和屋顶
没有了炊烟的黄昏,再美丽
也咀嚼不出家乡的味道呢
 
远方
 
远方不远,也仅仅是
心的距离,隔着 
一重重的,山和水
虽无法举步,却可以
尽情眺望,不会有哪缕风
再轻易掀起波澜
再不小心,走漏一些消息了 
哪怕是丝毫,也会
叫他们,僵硬的翅膀
复活振动,在某个黄昏
产生飞翔的欲望
 
守候,角落里的冥想
都会有花开的声音
割疼记忆,清浅的目光
有了一次的凝视
便可洞开整个夜晚
而后的道路,连绵起伏
静止为陌生的岁月
日子连着日子 
远方,每一次的想起
很好的阳光,照耀着的
都只是,沉默的伤痕
 
另一个自己
 
不谙世事的一次邂逅
纸糊的心窗,就被阳光
含蓄的捅破了,一个身影
慢慢的跃进来,不知不觉
就扎下了根,一生的心的花瓣
也就多了,雨露的匍匐
 
这么多年,里屋外屋
各忙各的,习惯了有事没事
都要喊上一声,敷衍的
只要是答应了,就好
这么多年,上班下班
各走各的,习惯了有话没话
都要说上一句,早点回
只要是点头了,就好
 
不咋牵着的手,一直
也没有松开,不咋说过的爱
一直,也没有沉默
路上的花开花落,叫彼此的
头上多了些白发,叫你我的
脸上多了些黑斑,这日子
走着走着,过着过着
就把你,走成了我的 
黑白分明的,另一个自己
 
流逝
 
不经意间的凝视抬头
忽然就,发现了自己
走过的路,短短
只是,从青丝到白发的
那么一点点的距离
 
黑的流水,捧出的
一丛丛白的浪花
耀眼分明,涛声里的
奔波,如此棱角分明
阅读一次,一年里的
果实,就成熟一次
 
偶尔的,晾晒咀嚼
都有几枚珍贵的记忆
留在岸上,风吹过
一些声响,会茁壮往事
以另一种姿态,生根发芽
 
雨后的早晨
 
昨夜的雨,一阵的扑棱棱
就落地生根了,一些鸟叫
提醒我,该早早起来
把一扇窗子打开
远近的风景,都长了翅膀
 
想象一滴雨的落下
该是多么的惬意和舒心
我的双眼,可以尽情抚摸
这明媚晶莹的呼吸
却不忍心,把一双脚印
轻轻重重,踩在
宽窄道路上的,处子之身
 
太阳还未曾喷薄
我是那,热情火焰中的
微不足道的一缕
我在认真盘算,这大好的
新鲜的早晨,是不是
该为谁的梦魇,点亮些什么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