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2011年1—3月中篇小说述评——李 黎

时间:2011-05-06 00:00      来源:辽宁作家网

  中篇小说这一文体,具有短篇和长篇不能比拟的优势,既不必像短篇那样精心推敲词句结构,又不必像长篇那样耗费精力,是一种很适合电脑时代写作的文体。因其以故事性见长,它的现实主义品性、思想的力量显得尤其重要。本季度中篇因为有李铁、津子围、白天光的参与,达到了应有的高度。
  李铁发表在《上海文学》的《犯桃花》,好像《冰雪荔枝》的当代职场版。《犯桃花》的职场里,女人是男人炫耀的资本,追逐的猎物。李和倚仗手中的权力,把手下女人当成后宫。女人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屈服于商场的潜规则,彼此嫉妒、倾轧,趋炎附势。于小丹因为受人欺负挤压依附于李和,而她最后站出来援救李和,是出于自身利益,出于正义,抑或还有几分爱怜?李铁写出人性的复杂,那些屈服于强权之下的女性看似弱者,她们内心的坚韧、不甘与抗争,特别是结尾处,李和败在女人之手,于小丹挺身而出伸出援手,对比李和在法庭小丑般的咆哮,整部作品其实都在强化女性的力量。李铁对女性的刻画可谓独树一帜,于小丹成为李铁笔下又一个个性鲜明的女性形象。
  津子围的《童年书》写得散漫,用儿童的视角,讲述了70年代初期,反修防修背景下,位于中苏边境林场小镇里的人与事。写出那个年代的单纯、朴实、快乐和心痛,用忆旧的笔法,将一花一草、一饭一食描绘得细致生动,富于质感地再现了过去年代的生活场景,作品后半部的笔力更是用情至深。
  白天光《香木镇现代的古典生活》将奇谈野趣、稗官野史、当下话题杂糅一起,构成一道厚实的文化背景。以三个老者为核心,放射状地将五个没有关联的市井故事勾连在一起,把愚钝自私、淳朴狡诈,丑美善恶交融在一起,组成一幅当代小镇人物世相图。作者放纵想象,嬉笑怒骂,任意挥洒。但过重的传奇色彩,难免削弱文本的文学特质。
  苏兰朵的《寻找艾微儿》是一个好莱坞式的都市故事,表现了一种可能的现实。故事写出不同境遇下的两个人之间的一种可能,以及这种可能下的美好结局。狗贩子张三从小报上看到一条寻狗启事,把染了色的萨摩犬充当报上寻找的爱犬艾薇儿,骗过女主人,拿到酬金。以狗为媒介,两个不同阶层的人,因为孤独,每天晚上互发短信。一边是张三在艾小姐的引导下,向往起文明的生活方式,同时担心事情败露。一边是被人包养的艾小姐走出过去准备重新生活。当两人像朋友一样坐到一起的时候,都不由自主地坦诚相对。张三申明了自己的蒙骗行为。艾小姐说,寻狗启事是她寂寞难耐时玩的一个恶作剧。随后,艾小姐远赴故乡,两人的故事到此结束。故事的叙事路线有惊无险,作者一路扳道岔,才抵达了预先设置好的结局。如果紧要处打磨得更加细致,故事的结局真的很美好。
  鬼金在本季度发表了两部中篇《对一座冰山的幻想》和《喑哑的湖》。《喑哑的湖》中具有张力和诗性的叙述语言,在冷酷的现实与愤怒的情绪下依然温暖的人性光芒,表现出作者很好的写作潜质。《对一座冰山的幻想》写得更放松一些,也更具有实验性。鬼金小说的主人公都是失意落魄之人,他们又总是充当弱者和被欺凌者的保护人。作者过于注重小说意象的设置,关于冰山的幻想,亦虚亦实,虚实之间过渡得自然流畅。作者挑战保守模式,力求以现代人的姿态叙述故事,避易就难挑战保守模式的精神值得肯定。但是中篇小说的故事性或者说现实主义特性永远是第一位的,精神的形而上的东西,没有世俗故事做根基,难免显得底蕴不足。
  李铭的《幸福开门的声音》和刘国强的《最后一招》都以故事的戏剧因素和富于喜剧色彩的幽默品性见长。制造喜剧效果,需要夸张的想象,也需要严谨的写作态度,需要在故事发展的内在逻辑关系上放纵笔墨。宋长江的《雪人之惑》是一篇节奏火候把握得很到家的文人小说,用什么样的价值体系观照笔下人物,是很多作者写作上的瓶颈。张艳荣《待到山花插满头》里透明如水,激情如火,为爱献身的豆腐西施,李河《官印和戏鼓》中,一心改变家族命运,由憎恨戏鼓到认同戏鼓的小臣,是两个颇具震撼力的人物形象。

 

附:中篇小说目录

寻找艾微儿 苏兰朵 2011年1期《鸭绿江》
喑哑的湖 鬼 金 2011年2期《延河》
童年书 津子围 2011年2期《芒种》
幸福开门的声音 李 铭 2011年2期《鸭绿江》
犯桃花 李 铁 2011年3期《上海文学》
香木镇现代的古典生活 白天光 2011年2期《当代》
待到山花插满头 张艳荣 2011年3期《解放军文艺》
雪人之惑 宋长江 2011年3期《鸭绿江》
官印和戏鼓 李 河 2011年3期《鸭绿江》
最后一招 刘国强 2011年3期《芒种》
特殊任务 李玉娇 2011年2期《啄木鸟》
对一座冰山的幻想 鬼 金 2011年3期《青春》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