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首页 > 作品 > 短篇小说 > 正文
原载于2018年2期《中国作家》
 

从前有座山

 
张鲁镭
  从前有座山,山上没有庙,山上开满了土豆花……
  牛尾村不起眼儿,陈旧的老屋几十户人家。牛尾山却很高。高到半截身子都钻进云雾里去。想上山看看吗?村口那有条牛肠子小道。没看见?把眼睛睁圆了,就隐蔽在荒草和青稞下。放心吧,这个世界,只要坚定那个叫意志的东西,牛肠子小道都能通罗马——何况山呼?
  这是哪儿呀?天上人间?整个山顶就是一个平坦的硕大花园,纷纷扬扬的花儿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洒落在地上,粉的白的蓝的,好像传说中的天女散花。蝴蝶蜻蜓蜜蜂就像在自己家里那样轻松畅快,它们你追我赶地在一片片锦花绿叶上嬉戏。大马燕是蝴蝶中的佼佼者,它比一般蝴蝶要大好几倍,青紫色,羽翼上有点点的赤金,它带领一群兄弟姐妹们在花丛中玩够了闹够了就朝山崖边飞去。山崖很高,一道水帘哗啦啦从上边淌下来,断了线的珍珠那样磷光闪闪,下面的青石板顷刻翻出一朵朵银色的花。
  山崖侧面卧着个大鸟窝,什么眼神?仔细瞧瞧,我的天!原来是座房子!它整个身子都贴在崖壁上,上面压着厚厚的干柴,把房子压得像个驼背老头。不要紧!不要紧!无论什么事物都不能只看它的表象,就像我们有些人,模样不俊但心灵美呀!
  进得门里,绝对像那么回事儿,里外间、灶房、炕铺、被褥、桌椅板凳,以及瓶瓶罐罐和碗筷。更重要的是灶房那还有一口标志性的不锈钢锅,锅代表什么?饭呗!饭又代表什么?日子啊!这么好的锅当然能煮出香喷喷日子来。不信你闻闻,都有袅袅的香气从门缝飘出来,傻蛋儿他们正忙着做饭呢!
  傻蛋儿一点也不傻,他在学校里读过两年书,有数学基础,能顺顺溜溜从一数到一百,他学有所用开始数土豆,土豆可真多,远远超越了一百的范围。一百之外的事他搞不懂,傻蛋儿有办法,他把土豆装进麻袋,一麻袋两麻袋三麻袋……傻蛋儿的土豆离一百麻袋还有很远的距离,于是他便萌发了自己的人生理想,要种出一百麻袋土豆。
  黎明前黑灰色的天上还闪着星星,粘着水汽的轻风像细波浪一般飘过来,喜鹊和百灵们还都在梦中,傻蛋儿二妞都下地干活了。傻蛋儿拉拉二妞胳膊,你回屋睡吧,等太阳出来再起来。不,俺可不等它,你以为那不是只大懒虫?傻蛋儿就把锄头舞起来,看俺这力气一个人就行。不,俺要帮你种出一百麻袋土豆,种出像西瓜那么大的土豆。傻蛋儿笑,到时候咱俩烤一个大土豆就够吃了。二妞在地头用石块儿垒了个圈,柴枝下埋好土豆又跑到傻蛋儿身边,俩人躬着腰低头干活,黎明静悄悄的,他们把锄头一下下敲在地上,合着哗哗的流水声,淡淡的星光把他们的身影拉在地上,烤土豆的煳香漫过田埂。
  天亮了,太阳出来了,鸟儿也在树上唱起了歌,山下村子里不知谁家的驴在咴——嚯,咴——嚯地清理它的破嗓子。傻蛋儿二妞在地头用早饭,一小碟白盐面和一小碟红辣椒面。傻蛋儿挑一个又大又圆的土豆剥好,掰开用嘴吹吹醮上盐面和辣椒面递给二妞,二妞去水帘下接了一瓢水,俩人吃着土豆喝着山泉,一边逗弄树上的小鸟。一阵噼噼叭叭的鞭炮声从山下传上来。傻蛋儿跑到山头,是谁?谁家又往屋里背新媳妇了?
  一阵热闹的鞭炮后,零星的红纸屑刮得满天飞,一股浓烟飞进嗓子眼儿。大哥高高兴兴把穿着红裤红袄的大嫂背进门,那天傻蛋儿结结实实吃了一碗红焖肉。有人逗他,傻蛋儿你媳妇在哪儿?在老丈母娘肚子里。哈哈……大嫂好看不?好看,穿上红裤红袄更好看。大嫂红袄上有粒亮晶晶的扣子,大嫂一动扣子一闪,一动一闪,星星似的!傻蛋儿伸出手去……
  分家,大哥虎着脸。爷爷和一头牛分给大哥,傻蛋儿和一头猪分给二哥。傻蛋儿很开心自己和猪分到一起,转年他又能吃红焖肉了,后来也是鞭炮鸣红纸飞。二哥美不滋地把二嫂背进屋,二哥当时两腿都锣圈了。二嫂是个胖子,二嫂吃饭时守着锅,她给傻蛋儿盛粥,碗里没有几粒米。那会儿他肚子里就像飞进去一只布谷鸟,有时后半夜还叫唤。
  二哥也要分家。傻蛋儿问这回把俺分给谁?分给你自己呀!傻蛋儿已经长大,要自己养活自己了,你去找村长要块地,好男儿当自强,二哥激励他。傻蛋儿去找村长,二哥要分家,他说好男儿当自强,得自己养活自己,让你给俺一块地。扯他娘的腿,因为你和老二分家地还能多长出来一块?当俺是变戏法的。当时村长正在饭桌上吃白面饼夹猪头肉。傻蛋儿眼珠直勾勾掉到猪头肉上,没遮没拦的。村长老婆看不下去,就给他一块吧,可怜见的。村长一瞪眼,肉?肉只能解回馋,地才能让他活命,村长老婆叹气。腚大个地,早分巴没了,还能从人家嘴里掏出来给他?村长看看傻蛋儿把一根大葱醮上酱递过去。老婆顺手塞过一张饼。想想招,还能让他饿死?傻蛋儿把大葱白饼嚼的咔咔响。他很乐观,爷爷说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况且自己眼神又那么好,树上一个豆大的果都能看见。看看这又吃上白面饼了。
  回去二哥问他,咋样,给你地没?给俺白面饼了。傻蛋儿呀,做事一定要执着,他不给地你不走,就在那儿守着他饭桌,没准儿还能来块肉。傻蛋儿再去,村长家已经关灯睡下,傻蛋儿执着地在墙根蹲了一夜。村长老婆早晨出来吓一跳,宝他爹,就给傻蛋儿一块地,好歹有个活路。这他娘的可咋办?村长把手里的馒头攥成一个球。他爹,牛尾山顶不是有块地?那块地爬上去得个把钟头,上去腿都累断了还有精神头种他娘的地?分地时白给都没人要。早年倒是有人在上面种过土豆,那东西皮实,你让傻蛋儿上山种土豆得了。村长一拍桌子,娘的,回去告诉你家老二,把牛尾山顶那块地给你,让老二给你预备土豆栽子外加一袋子苞米茬,他敢说半个不字回头俺拧下他脑瓜。村长老婆问,傻蛋儿愿意上山种土豆不?愿意,烤土豆光闻闻就叫人淌口水。你要记住,种土豆土不能太浅,你没钱买化肥,多背点儿灶灰上山,种时先把土豆栽子抹上灰。俺知道,以前帮爷爷种过。
  傻蛋儿背着背篓上山了,背篓里装着铺盖、锄头、镐头、还有一口崭新的锅,二哥送他到山脚下。路上遇到熟人,他就指着那口锅,俺给买的新锅,不锈钢的。看他那副得意,倒像给傻蛋儿娶个媳妇。人家哼着鼻子在心里骂,你个混球,娶了媳妇撇了傻弟弟,一面就红着眼圈拉过傻蛋儿手。再看傻蛋儿高兴着呢,二哥给他一袋子苞米茬,他可以用新锅煮饭吃,一个人抱着锅吃。
  山顶是个大平场,比学校操场都大。村长一句话整个山顶就归他了,傻蛋儿在山崖背风处搭了个窝棚,就开始抡镐刨地。这里虽然开阔却是多年无人问津,地面已经让荒草和树根蚕食得没了空隙,好在土质不太硬,一片片荒草被赶下山,一块块黄土地露出来。山上有好多鸟,画眉、喜鹊、黄雀、大尾莺、黑枕黄鹂,数黑枕黄鹂最漂亮,通身的奶黄,顶着个乌黑小脑袋。鸟儿在他头上啾啾叫着,忽上忽下地跳,鸟儿唱歌就是好听,那歌声像用露水泡过,清脆得如大小银珠儿落玉盘。傻蛋儿抓一把苞米茬撒地上,他告诉小鸟们,很快他就有土豆吃了。土豆可是好东西,既当菜又当饭,烤个大土豆吃进肚,大半天都不会饿。不过,要把地拾掇熨帖才能种出又圆又大的土豆来。没问题,傻蛋儿从小跟在爷爷后面,庄稼人的本事都握在手里。
  草木根已经烧成灰拌进泥土,没化肥也不怕,傻蛋儿有力气,白天他借了独轮车收鸡粪堆在山脚下。晚上再一筐筐背上山,汗水雨点般在头顶飞,傻蛋儿的镐头成了魔术师,挥挥舞舞间荒山竟有了模样。小鸟们叽叽喳喳叫,它们在心疼傻蛋儿,傻蛋儿快坐下歇歇!傻蛋儿过来喝点儿水!崖壁上的山泉,凉冰冰甜丝丝。光闻闻心里就会生出一片清凉。他掬捧水喝两口浇在脸上,地翻过土拌过灰施过肥,把土豆栽子放进去,就像放进妈妈肚子里,这充足的养分怎能不催生出胖呼呼的土豆?偏偏地里有了小黑虫,傻蛋儿没有杀虫剂,好吧,就用手把小黑虫一个个捉出来。小鸟们叽叽喳喳嚷,多美的肥差,交给我们好了。傻蛋儿谢过小鸟坐在地头喝苞米粥,太阳还没落山,月亮居然探出头来。
  土豆开花了,繁星点点。土豆结果了,他把它们从地里抠出来。一个个胖乎乎圆头圆脑,不一会儿就堆出座小山。他把一个大土豆宝贝似的抱在怀里,晚上竟搂着它睡着了。
  傻蛋儿背着麻袋进门时,一院子人都愣住。他把麻袋口朝下,骨碌碌一群土豆蹦出来!看,俺种的土豆!你种的?当然,山上还有好多,快拿几个烤上,傻蛋儿自豪的又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再看看这个大胖子。大嫂二嫂跑过来端详,哎呀,这土豆快赶上小西瓜了,我看简直是土豆祖宗。大哥二哥愣在那儿,他们差不多把傻蛋儿给忘了。爷爷呢?咋没见他。二嫂拣上几个大土豆进屋去。在后院仓房里,大嫂不耐烦。爷爷被老牛踢了,这脚踢得不轻,爷爷站不起来了。
  爷爷俺种了好多土豆,比甜瓜都大,我背你去瞧瞧。大嫂看见爷爷当时就把嘴撅成油瓶。她忽然就跳起来,今个人全俺就把话扔出来,爷爷该是轮着养,哪能可俺一家来?二嫂从屋里出来,爷爷能喂牛时可没人说这话,现在要往外推了?讲好了俺们管傻蛋儿你们管爷爷。大哥骂,净说屁话,你们管傻蛋儿他会一个人跑到山顶种土豆?大嫂叫,闹到县上去也得轮,哪有难吃的光可一家咽。二嫂笑,你爱往哪闹往哪闹,没听说好事光可一家占。傻蛋儿把那个大土豆塞到爷爷怀里,爷爷爱吃土豆不?爷爷叹口气,哎!爷爷跟俺上山吃土豆吧,俺还要种出一百麻袋土豆。大哥觉得这是个好法子,爷爷还能陪傻蛋儿做个伴。二哥鼓励他,傻蛋儿身强力壮,种二百麻袋土豆也没问题,土豆营养高,山上空气好,没准爷爷病就好了。
  傻蛋儿背着爷爷和包裹上山去,包裹里是爷爷的全部家当,他用了一辈子的干活家什,腿不中用,脑袋和手还好使,多少能帮这傻孙子分担点。想想从前总是忙着地里的活,也没花心思去怜惜这傻孩子。就指望老大老二能尽早成家延续香火,谁想到老来竟落得这般田地,有两颗浊泪顺着鼻梁滴到傻蛋儿脖子上,爷爷,大晴天怎么下雨了……
  到山顶爷爷哎呦哎呦叫起来,这个傻孙子!他在傻蛋儿肩膀上拍拍,这方方正正的地笼这整整齐齐的柴垛,还有这堆成小山的土豆,爷爷心里边那份凄凉也就散了,他摸着自己那些宝贝家什,心底陡然升起一股愚公移山的力量。
  爷爷指挥着傻蛋儿用石头垒了灶台用藤条加固了窝棚,还把土豆切成片晒起来磨成粉装起来。爷爷上山时带来一个磨花椒的小磨,一个大土豆上磨转几圈就变成一堆土豆粉。傻蛋儿把土豆粉和了油盐上锅蒸,蒸出的糕比村长家白面饼还香。他把土豆糕捻碎撒地上,还把一个大土豆挖空盛上水,鸟们吃饱喝足就在爷爷头上跳舞,在孙儿肩上唱歌,太阳下面爷孙俩土黄的脸被镀上一层红红的釉。晚上爷爷在月亮地里讲古,讲张生煮海,讲花果山水帘洞。末了他总要感慨,为什么老天没收了他,因为还有好福气等着他。爷爷边讲边在腿上搓麻绳,麻绳从他大腿上一段段吐出来,不一会儿就被傻蛋儿缠成一个球。
  天冷了,大地被冻成铁蛋,屋檐下挂着冰凌,没关系、没关系!爷爷和傻蛋儿过的好着呢!入冬前爷爷让他给窝棚一圈圈缠上麻绳,又把好些青稞码在房顶,整个一保暖御寒的大柴垛。他们在窝棚旁边挖了地窖,里面垫上厚厚的蒿草,土豆都藏在里面。爷爷让傻蛋儿下山用土豆换些油盐,竟收获了意想不到的米面,米给爷爷熬粥喝,面给爷爷烙饼吃,傻蛋儿自己一口也舍不得吃。有时爷爷看着他眼角便湿起来。
  屋里有火炭锅里有土豆糕,爷爷有一句没一句地讲着古。日子过的很慢,慢到一天像一年那么长。慢到傻蛋儿屁股坐不住凳,爷爷正和他说着话,嚯地就拿个镐头跑出去,当当在地上刨出几个带冰茬的白点,爷爷在屋里喊,快进来快进来。傻蛋儿要种土豆,种出一百麻袋土豆,这么闲着他心里慌,急什么,爷爷都开始给土豆催芽了,就放在纸盒箱里,白天太阳晒,晚上炕头暖,已经有嫩芽钻出来……
  傻蛋儿下山去换油盐,看见河岸上围着一群人。村长和老婆站在那儿鬼哭狼嚎,冰窟窿里小宝一只手正摇晃,村长早没了往日的威风,满嘴都是亲爹亲娘的哀求。人们手忙脚乱,有往河里撇绳子的,有往河里伸竹竿的,还有伸着脖子哭天喊地的。大伙闹哄哄的把气氛弄得很悲壮,人们只能这么表达自己的感情,不然怎么办?正值开春冰面酥松谁敢拿性命碰钉子。快看,傻蛋儿下去了,他把冰面踩得咔咔响,这个傻子在找死,真是个傻孩子!河边安静下来。咕咚,掉下去了。人们一阵尖叫。傻蛋儿拼命用胳膊肘儿砸冰往前游,河岸上有个老头喊黄继光,旁边老太太喊董存瑞……
  傻蛋儿在村长家炕头烙了一天才醒过来,他睁眼时看见村长和老婆正往自己身上搓酒。老天开眼你没事了。小宝呢?他也没事了。村长老婆抹把眼泪,往后别上山了,你和爷爷都住这儿。俺得上山种土豆。村长握着傻蛋儿手,家里地都给你种土豆。俺喜欢在山上种,俺要种一百麻袋土豆。大家帮你一起种,放心,保证能收成一百麻袋。不行,俺哪都不去,就和爷爷在山上种土豆。山上还有好些鸟等着俺呢!村长叹气,这个傻小子!
  村长带人上山捣掉窝棚架起新屋,人们对傻蛋儿竖起大拇指,好样的,居然把荒山归置成这副模样,这就是敢叫日月换新天吧!呵呵,只差一个小媳妇了。傻蛋儿看谁家的姑娘好把她背上来。俺有小鸟,傻蛋儿一指,鸟儿也来看新屋了。新屋有泥墙黑瓦,新屋有里间外间和灶屋,新屋扯了电线安了电灯,村长老婆还给缝了新被褥。
  春天里傻蛋儿把爷爷背出来晒太阳,旁边备着稀饭和土豆糕,他一面干活一面还学着牛叫逗爷爷乐,累了就躺在爷爷身边望云看天,忽然土豆秧窣窣响?又是山鸡来捣蛋,一个小石子儿扔过去。片刻又响,傻蛋儿跑过去。爷爷,爷爷,不是山鸡是个姑娘。一姑娘正坐在地上嚼土豆秧。你咋吃这个?饿。饿回屋吃土豆去。烤土豆把这姑娘吃出一脸胡子,傻蛋儿让她去水帘那洗洗。傻蛋儿笑,还是洗干净脸好看。姑娘也笑,追蝴蝶追到这里,原来山上有个大花园。傻蛋儿告诉她,花园下面埋着好些土豆,比甜瓜都大。爷爷看看姑娘,天黑前给你拿些土豆下山去吧,你娘要找你的。俺没娘,家里就有爹和哥嫂,俺找不到家门了。爷爷让傻蛋儿带姑娘去找村长。傻蛋儿也觉得村长本事大,骂一句娘天大的事都给解决了。山上太好玩了 ,姑娘还没玩够,正和一群鸟打的火热。傻蛋儿自己下山找来村长,姑娘满山跑着和小鸟嬉戏,没办法村长也只能跟着她来回跑,傻蛋儿跟在村长后面跑,三个人狗撵尾巴似的在山上转圈,把爷爷逗得哈哈笑。村长呼呼喘着一屁股坐到爷爷身边,不行了,腿脚跟不上了。姑娘回头笑,怎么不玩了?村长骂,俺他娘的腿都跑细了,快说,家住哪里?帮俺捉个蝴蝶就告诉你。村长一边骂一边脱下衣服网蝴蝶。叫啥?二妞。住哪?二妞手指头一会往东一会往西。村长知道跟一个傻脑壳不能较劲。天不早了,得先把她带到村委会去。二妞不去,她等下还要吃烤土豆呢!人家没空搭理他到水帘那玩水去了。村长摸着脑袋,这他娘的咋办?就让她住下好了,灶上烤了好几个大土豆,傻蛋儿很认真。爷爷让村长放心,她住里间,我和孙子在外间给她守大门。
  二妞会浇水会锄草,还会拿旧布给爷爷缝个褥垫。村长那边一直没消息,没有就没有吧,反正二妞在山上住得挺好。转眼又该起土豆了。傻蛋儿用镢头把土豆翻出来,二妞拿个筐跟后边拣,爷爷坐在软和和的褥垫上看光景,一瞬间竟联想到那个叫田螺的姑娘。二妞把土豆一筐筐堆到爷爷脚下,土豆越堆越高把他脸都挡住了,来,爷爷数数。爷爷笑,跟天上星星似的,这怎么数得过来?傍晚他们倚在土豆堆上歇脚,西边天空像披上一件五彩衣,云彩和晚霞交织着画一样好看。傻蛋儿二妞非要把土豆数个明白!来,先数大的,一二三四五…… 
  村长带来一个干巴巴的老头,头上扣顶黄帽子,帽子中间还有个洞,一缕花白的头发从洞里钻出来。爹,二妞跑过去。这个被叫成爹的人一阵恍惚,他家二妞这是到了什么地方?他到水帘那儿洗脸,用帽子当毛巾往脸上抹一把,这里、这里不会是孙悟空的老家吧?哈哈,大家都笑了。二妞经常跑出去,每次找到她都像刚从鸡窝里拽出来,现在从头到脚干干净净,脸蛋上还透着一抹红。爷爷让傻蛋儿给客人烧水,二妞爹想起家里还有猪没喂,快点儿,得赶紧往回走。二妞猫屋里不肯出来,她不愿意回去。爹没工夫和她磨叽,两条腿已经朝山下走了。村长让傻蛋儿给装些土豆,爹扛着土豆扭过半个身子,二妞,等你哥回来接你回家。
  村长告诉老婆,二妞居然不肯回家,她爹也没辙。好事啊,不如就留下给傻蛋儿做个伴,还蛮般配。村长也觉得这事可行。老婆认为总这么在山上住着也不行,好歹人家是个大姑娘。你去找老大老二商量,干脆把二妞给娶过来。
  能给傻弟弟说个媳妇当然好,这能省下多少麻烦!可老大老二毕竟是过来人,他们马上想到一个关键问题,哪家媳妇不是票子一沓东西一车换来的。傻蛋儿有什么?一堆土豆。总不能拉一车土豆当聘礼吧?两手空空往家里捞媳妇,哪有这便宜事?姑娘虽然少点心眼儿,胳膊腿齐全啊!村长也琢磨过味儿,村里牛瘸子娶个哑巴还花好几万呢。村长一急把手上的茶缸子使劲墩在桌上。当,放炮似的,水溅了满地。老大当即表态甘愿奉献一头猪,大嫂说她一瓢一瓢把猪喂得膘肥体壮,本打算卖掉置个电驴子。二嫂讲她家猪虽不剽悍,却是品种优良皮薄肉嫩的黑毛猪。村长对兄弟俩的态度还算满意,他们能这么痛快拿出一头猪已经不容易了。当然村长的情面和威严也很奏效。
  村长回家和老婆掰手指头,一头猪加上一头猪就是两头猪,还有山上那堆土豆。只有这么多了,剩下衣服被褥和零零碎碎他们承包!关键是没有拿得出手的硬头货。娘个腿儿的,那你说怎么办?到底还是女人,他老婆眼珠在眼眶里晃两圈,这几天不是在评选模范村民吗?选出来了?哪有那么容易?现在大家伙吃饱穿暖,都想找点精神层面的东西,荣誉感大幅度提升,都觉得自己不错,争着抢着当模范。评张三李四有意见,评王五赵六不干。实在不行我他娘的自己上,谁都不敢有意见。去年你评上模范村干部,今年又评模范村民。菜和肉都成你的了!看你这话说的,我这也是没办法。傻蛋儿最应该当模范,整个村里谁敢跳冰窟窿救人,那叫见义勇为舍己救人。评了模范又给奖金又发证书。村长在老婆屁股上掐一把,你个鬼头精。
  傻蛋儿当模范,大家伙又赞成又平衡。谁会和一个傻子争荣誉。况且人家可是拿命换来的。谁不服也去跳一趟冰窟窿,服,心服口服。噼里啪啦掌声很热烈……
  山下人闹哄哄选模范,山上人安安静静打理着土豆。爷爷傻蛋儿切土豆片,二妞晒土豆片,土豆片儿炖肉可好吃了,等天冷拿集市上换油盐,傻蛋儿还琢磨给二妞换身新衣裳。忙完手里的活计爷爷要进屋休息了。傻蛋儿二妞还要和小鸟耍一会儿!二妞还给鸟们起了好听的名字,小胖来了,小风筝也来了,还有白头翁……小铃铛哪去了?不是在那儿!傻蛋儿朝树上一指,二妞顶喜欢这只黑枕黄鹂,叫起来铃铛般清脆。二妞从自己的红毛衣上折线在鸟腿上系出蝴蝶结,一时间满天都是飞舞的蝴蝶结。
  村长上山接傻蛋儿参加模范表彰大会,村长老婆还特意给他准备了一套新衣服。爷爷说穿上这衣服还真像模范,爷爷剥一个热乎乎的烤土豆给村长,他这傻孙子也能娶媳妇了,爷爷高兴的想哭。村长要二妞一起去,找你爹提亲给傻蛋儿当媳妇,只要你爹点个头,今后这山上就是你的家。二妞高兴给傻蛋儿当媳妇,天天住山上真好,但现在不想下山去,她又跑进屋猫起来,村长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会场上喊了两遍王平顺也没人应,牛尾村的王平顺没来?哎呦,村长一推傻蛋儿,快,叫你了,记住,领导给你发证书说谢谢,发啥都说谢谢。还行,不一会儿傻蛋儿就把一个证书棒回来,胸前还戴了一朵大红花,红花下面飘着一个布条,上面印着耀眼的金字——模范村民。就这些?村长觉得还应该有奖金。他小声问旁边人,确实有奖金,不过现在乡政府没钱兑现,等散会去领个欠条,年底结算。奖金也打白条?听说不是白条是红条,红纸黑字。欠条这事村长没有心理准备,原打算拿上奖金直接去二妞家提亲的!这可怎么办?本想回去和老婆商量对策,又觉得一个大老爷们不能遇事就问女人,就带着证书和欠条去闯闯。
  开院门的正是二妞爹,村长直截了当,我是来替平顺提亲的,你们家二妞和平顺年龄相当,兴趣相投,希望您能成全两个孩子结为百年之好。二妞爹一愣,细看才认出是山上那个种土豆小伙。这小子今天人模狗样还戴朵大红花。这是唱的哪出戏?王平顺同志是我们村的好青年,模范村民,今天还参加了乡里的表彰大会,这是荣誉证书。二妞爹翻开看看,他不知道这个红本本和眼前的傻小子有什么关系。村长继续介绍,王平顺同志勤劳善良种的一手好土豆,王平顺同志勇敢机智敢跳冰窟窿救人。村长看看二妞爹没反应,从口袋里掏出那个红欠条,这个乡上说年底结算。这个吗,二妞她哥嫂都在外边跑买卖。这事最好等他们回来商量。大小子跑的什么买卖呢?狗买卖。他娘的,村长在心里骂,一个傻姑娘还这么拽!还骂人,太拿村长不当干部了。他强压怒火,琢磨是在这里软磨硬泡,还是带着傻蛋儿回去想办法。
  院子大门那忽然挤进来一堆脑袋,几个半大小孩就式翻上墙头。戴着大红花的男人进了二妞家,这好戏谁舍得错过!二妞爹告诉他们,这个牛尾村的村长来给二妞做媒,他一指傻蛋儿,就是这个模范,刚参加过表彰大会。他还想说他并没有答应这门亲事,还要继续考量,还要等儿子回来,他家二妞虽然不机灵,却也不会马马虎虎说嫁就嫁。话正在嘴里盘旋,一个妇女抢下他手里的证书,还真是个模范,姓王,王平顺模范。人们把目光集中到眼前的模范身上,又好奇又惊异,这个模范怎么就看上二妞了,村里那几个全须全尾的丫头现在都没个着落。傻蛋儿今天特别精神,新裤新袄临来村长还带他理了发。站在那儿,干干净净一个淳朴后生。骑在墙头的孩子纷纷跳下来,他们更喜欢模范胸前的大红花。有个孩子从上面拽下来一叶花瓣。傻蛋儿也不恼,笑呵呵摸孩子头。一老太婆问,王模范除了当模范平时干什么营生。包山种植。村长替傻蛋儿回答。大家看出来这个模范不太爱讲话,属于腼腆型。这也能理解,头一次来女方家谁还能像机关枪似的!老太婆对包山很感兴趣,询问在哪里包山,还有没有其他合伙人,不是模范也行。可怜天下父母心,她闺女小时候得过羊角风,到现在也没寻到人家。闺女可比二妞俊气!现在好多了,一年半载才抽风一次。也罢,就豁出去这张老脸。家里闺女叫秀丽,人跟棵小树似的,脸上光滑的一个雀斑都没有,要不去家里看看?二妞爹狠狠剜她一眼,心说老太婆你还要撬行咋的?你那闺女就等着臭家里吧。他赶紧把村长和傻蛋儿让进屋,轰走那些看热闹的。
  傻蛋儿的婚礼都牛到天上去了,老人们说,一辈子也没看见过这么气派的喜事,整个村子都披上红挂上彩。村长老婆买来好几捆红纸,妇女们剪完喜字剪拉花,孩子们拿了跑出去贴,猪圈牛棚电线杆子大树石磨柴禾垛,生生贴出好几条街去。小宝和他爹娘一样知恩图报,他从家里偷了一块红布,用小刀划出一堆布条,一时间整个村子鸡飞狗跳狼烟四起,像日本鬼子进村了。过后人们看到狗脖子猫腿鸭脑袋鸡翅膀猪尾巴上都飘红,这红色是流动的,在人们眼皮下面跳来跳去。就有人向村长老婆夸小宝,这孩子灵光,将来一准儿村长的材料。这话村长老婆爱听,看她这辈子的造化,嫁个村长爷们儿生个村长儿子,不知道将来孙子会不会继位?孙子的事太遥远,还是把眼前这份功德先积累起来。一撸胳膊,娘儿们干活了,锅里嘁哩嚓啦一片热闹。
  村长那边也忙的屁颠,找屠夫去礼仪公司租借彩虹门,号召大家有一份热发一份光。即便不去号召,人们也愿意投入进来。这傻孩子可怜见的,从小没了爹娘,跟着爷爷哥哥总算骨碌大了,竟然也能凑合着成个家,听说那小媳妇也是个二百五,不过到底比瞎子哑巴强。能劳动又能针线,还能给傻蛋儿暖被窝。想到这人们心头一热,当然就有钱的捧钱场,没钱的捧人场。大家沉浸在喜洋洋的气氛里,不时还要感慨一下,他们这个村子啊,地方不大,却是邻里和谐民风淳朴童叟无欺,自己也不错呦,真诚善良有爱心。
  三口肥猪把酒席办得流了油,村长也贡献一头猪,他可是群众的表率,大家都看着呢,小宝的救命恩人别说一头猪,要房子要地也得给。傻蛋儿二妞向长辈鞠躬行过礼各端一碗肉跑没影了,对这两位大家也不会计较。村长负责招呼二妞爹和哥嫂。二妞哥瘦,瘦得腰都快挂不住裤子了,却牵了一条胖嘟嘟的肥狗,油亮的黄毛大大的眼睛。这光景看上去有些滑稽,像主人勒紧裤带把好吃喝都奉献给狗了。肥狗脖子上系块红布,哥郑重宣布把钱多多送给二妞当新婚贺礼。对,它叫钱多多,吉利有前途的名字!嫂子抱着钱多多撅个嘴。二妞哥挥舞着酒杯,知道养狗的好处不?看家护门、愉悦精神、还能降血脂降胆固醇。总之要想生活有滋味,家中养狗是必备,大喜的日子统统八折。他从兜里掏出名片,大家伙明白过来,感情这小子是倒腾狗的。嫂子白他一眼,瞎广告,也不看看地方!她正往钱多多嘴里塞四喜丸子,钱多多张着大嘴一口一个,分分钟造掉一盘子,嫂子愤愤又拧下一只鸡腿给它。
  他们忽然给叫回来说二妞结婚。哥看看那张欠条,就算年底结账也没几个钱。好歹把姑娘养这么大,家里从没缺过她吃穿,不是太草率了?爹说他当时就怕被撬行挖墙角,你没看见老太婆一个劲儿围着王模范转。那秀丽一天天见好,好一阵子没抽风了。哥一咬牙,干脆把钱多多贡献出来。嫂子不乐意,一个土狗就能打发的事,非要贡献出钱多多。前年她外甥结婚就送了土狗,去年她表弟生孩子也送了条土狗。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几年家里的人情往来都靠狗。偏偏到二妞这里升级成钱多多。凭多多的品相应该到有钱人家里过好生活,自己钱包也跟着鼓一鼓。钱多多肚皮耷拉到地上,它已经吃不动鸡腿了,干脆用舌头舔着玩。村长看不惯,旁边人也看不惯,却都不敢言语,娘家客惹不起!就算把一口猪喂了狗又怎样?
  宴席持续热闹,村长已经喝到桌子底下。傻蛋儿二妞要带爷爷回去了。哥嫂也要去看看,傻蛋儿背着爷爷二妞在前面开道。山真高,钱多多爬不动躺在地上装死,哥拽起来扛在肩上。什么鬼地方!嫂子唠唠叨叨,坏了,一不留神脸让青稞划了一道,哥脸也给划了。二妞回头笑,两个花脸猫。
  哥认为这山顶圈起来都能卖票,嫂子正张嘴接山泉喝,钱多多在一旁像个小老头似的踱来踱去,爷爷看见他们这样喜欢山顶,心里也轻松了。喝茶时一群鸟呼啦啦飞过来,哥说哪来这么多鸟,傻蛋说它们就住在这里。二妞还给它们取了好听的名字。这些鸟一点都不怕人,它们围着茶桌又蹦又跳。钱多多晃晃悠悠扑过来,鸟儿四处逃窜。钱多多今天绝对吃撑了,不然的话……嫂子撇撇嘴。二妞表示拒绝接受钱多多,下山时哥背一袋子土豆,嫂子抱着钱多多,钱多多对她又舔又亲,弄得满身狗毛。
  飘雪了,山顶盖上白茫茫的被子。被子下面添了一个土包,里面住着爷爷。爷爷在大雪前走了,他走的很安详,当天还喝了二妞做的热乎乎的土豆汤。村长要接爷爷下山,傻蛋不让。之前爷爷嘱咐,他喜欢这山上,要一直留下来陪傻蛋儿。冬天的日子简单慵懒,吃吃饭睡睡觉喂喂鸟,有时候二妞还让鸟进屋坐坐,它们哪里肯坐,扑棱棱从灶台飞到窗台,有个淘气家伙还在的炕头拉泡屎……
  哥深一脚浅一脚爬上山,这回脸倒没花,棉袄让树枝划开一条口子,里面的白绒雪花一样飞出来。他要傻蛋儿和二妞下山做工。做工?他一个朋友在镇上开了个木艺加工厂。很容易的,就是把木头的边角余料按图形粘在一块木板上,其实呢!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没办法就有人喜欢这些小玩意,跟这叫工艺品。大的三块小的一块。你们俩一天赚上百八的不是问题。赚钱干什么?傻蛋儿不想去。二妞也不愿意,镇上她去过,闹哄哄的没意思。呵呵,哥挠挠后脖梗。他不知道如何向这二位阐述赚钱的意义。赚钱这件事吗?怎么说好,外面的许多好东西,你通过钱就可以搬进自己屋里,吃喝玩乐享受生活。愁人,这事可怎么掰开揉碎了讲?傻蛋儿不是喜欢红焖肉?二妞不是喜欢看电视?这些赚了钱都能搞定。傻蛋儿眼睛一亮,电视可是好东西,里边红红绿绿又是秧歌又是戏。大哥二哥屋里一人一台。婚礼那天他们溜进去看得正来劲,大嫂进屋不乐意。可是他们还得种土豆呢!这冰天雪地的,不如就下山干一阵,天暖和回来也不耽误!哥又耐心又着急,要他们赶紧下山去。等一下,他们还要跟爷爷和小鸟有个交代。傻蛋儿告诉爷爷,他们要下山做工了,很快就能赚个大电视回来。二妞炒了苞米茬装进罐头瓶分散着放在屋檐下。
  加工厂就是个小作坊,算上傻蛋儿二妞才五六个人,老板个矮头大像个冬瓜。早晨他把一大编织袋材料哗啦倒在桌子上,墙上有粘好的样品,有花鸟鱼虫还有牛马猪羊,大家围在方桌前照样子粘就是。这活好玩,拿毛刷醮上强力胶在木块上涂抹均匀,再根据图案找准位置把它们粘在一张三合板上,跟小孩儿拼图差不多。二妞一推傻蛋儿,看,像不像小铃铛,可不就是小铃铛吗!通体奶黄,乌黑的脑袋。小铃铛模样俊,这还给做成画了。对于小铃铛他们更用心手上也更有分寸了。绿叶红花小草还有两只小蜜蜂,很快小铃铛便站在了花丛中。不过家里的小铃铛还是喜欢土豆花,不知道它们现在怎么样了?看,还有村长家的牛红婶家的马。他们一边辨认一边念叨着,老牛老牛你别急,一会儿就让你吃草。马儿马儿你别闹,粘上马腿你就能跑。何止能跑,马儿都仰着脖子嘶鸣了。傻蛋儿二妞不自觉就形成了一条流水,一个刷胶一个粘贴,转眼牛马成群山羊满圈,连母猪都下了一堆崽。
  二妞嫂子来看他们了,带来满满一盒红焖肉。嫂子骑一辆新电动车,突突突特别气派。嫂子笑模笑样的,她平时不这样,哥偶尔多赚几张票子嘴角才翘一翘。傻蛋儿顾不上这些,红焖肉的油汁已经挂在下巴上。香不?香死了。赚了钱不光红焖肉,红焖鸡红焖鸭连红焖鹅都有的吃。所以呀你俩要安心赚钱!说到赚钱傻蛋儿二妞就特别佩服顺子。谁是顺子?一起做工的,天天都拿第一名。第一名?他粘的活最多老板说活多钱多。二妞讲顺子是馋鬼,整天忙他那张嘴,又是花生豆又是油炸豆,总是圪嘣圪嘣嚼。顺子还唱歌,唱的比驴叫都难听。傻蛋儿想起来,花婶子背地里总骂他盗取劳动成果丧良心。嫂子听后也骂了一句。
  老板让傻蛋儿二妞以后就在他们住的房间里干活,每天一早他把材料送来。他们住处很小,就是车间后面一个偏厦。没有桌子只能在床上粘,粘好放在一个大纸盒箱里。没等天黑箱子就满了,傻蛋儿捧着去找老板,老板竖起大拇指,很好,三个月,三个月后大的涨到三块五,小的一块五。三个月?那可不行!他们赚了电视马上回去。
  嫂子脖子上披着新围巾耳朵上挂着叮叮当当的耳坠子出现在门口。二妞伸手扒拉,从领口那儿摘下一根羽毛。傻蛋儿讲他们就快赚到电视了,然后就回山上种土豆去。嫂子从背包里掏出一个饭盒,这红焖肉和土豆哪个更香呢?还有那红焖鸡红焖鸭,嫂子答应下礼拜送红焖鸡过来。
  休息日傻蛋儿二妞在镇上找到一家卖电视的,里面大大小小挂了一墙,一个小伙子问要买电视吗?得过些日子,现在钱不够。电视正播一台古装戏,一个电视里装着两个仙女,一二三……满墙都是仙女。俩人磨磨蹭蹭不想走,小伙子也没往外轰。又陆续进来几个人,他们也不买电视,都是来看仙女的。仙女真神通,大半天云里雾里的折腾。把傻蛋儿都给看累了。他们可不是神仙,需要吃一点东西了。小馆子太贵,一碗拉面要七八块,二妞想起来街口有一家烙火烧的,五块钱就能让俩人撑肚皮。
  一个穿棉大衣的男人迎头走来,胸前鼓鼓囊囊像揣着口锅。他两手护着胸口,生怕别人撞到。是顺子,傻蛋儿二妞嚼着火烧迎过去,顺子本来不愿意理这俩二货,又想今天这积德的日子,对人对事都需用些善心才好。你这里装了什么宝贝?顺子把大衣掀开一条缝,里面竟藏了个鸟笼子,就有叽叽喳喳的声音跑出来。你喜欢鸟啊!我们山上有好多。顺子讲今个正逢天赦日,等下他要到山上去放生。什么是放生?顺子将一口痰狠狠吐到地上。妈的,他这阵子别提多背运了,他老娘去三叔家鸡窝里掏蛋,让三叔家狗从腿上撕下来好大一块肉,打针吃药花费一千多,他媳妇刚刚生个丫头,已经是第三个丫头了,之前算命的说是儿子。还有上个星期他又让老板……听人说放生能消灾化煞赐福赐寿。他在林子里跑了三天才捉到这些,他老娘说放生十三条性命就可以消除罪业,这才九只。你不知道现在的鸟多精明。看见人跟看见鬼似的。妈的,穷人积个德都这么困难!有钱人在市场上一笼子一笼子买,什么鸟都有!
  旁边一个老太太凑过来,你们这些年轻人竟跟着瞎胡闹。放生既护生,救护那些个要被杀害的生灵,你捕鸟放生有个球用?老太太怀里抱个猫,猫脖子上挂串玻璃球。她看看怀里的猫,这个小可怜在烧烤店,差一点儿给就剥皮做成肉串了。还有猫肉串?顺子好奇。坏蛋们把猫肉刷上羊油。现在我也去山上把它放掉!放猫?对。猫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听说十三只才……老太太把猫对着顺子掂两下,猫生来是九条命,再说这分量怎么也抵得过十几只鸟。这个还能按分量算?那当然,赶紧的,放生也讲究时辰,错过吉时可不好。
  傻蛋儿二妞跟着去瞧热闹。路上碰到不少人往山上去,今天是天赦日又是星期天,人格外多。顺子眼睛四处踅摸,看能否有运气碰到流浪的猫狗。傻蛋儿不明白啥叫天赦日。现在的年轻人,老太太摇摇头,天赦日吗每年有四个,春夏秋冬各一个,冬天这个叫甲子日。在天赦日放生比平时福报更大,更有利于消灾化难,天赦日除了能赦免众生的罪过,这天也是天地交融的日子,凝聚了天地的浩瀚气场与能量,并且上天有好生之德,在天赦日放生更能将天地间的吉利气场加持在人身上。傻蛋儿二妞听不懂,顺子倒认为这事和节假日加班差不多,凡是节假日上班都给双份工。平时哪有这好事?
  山上有不少人对着鸟笼子念放生咒,天罗开地罗开,轩辕老祖降临来,天地生汝无猜疑,弓弦断绝刀兵避,火光照耀威灵台……鸟儿从笼子里逃命般呼啦啦飞出来,它们对自己的施救恩人一点儿不留恋,争抢着离开樊笼朝天空飞去。
  顺子不会念咒,但不念又怕福报被打了折扣,出去三天才逮到这么几只,多不容易!没办法老太太念一句他学一句,顺子费劲嘟嘟囔囔念到一半,鸟自己掀开笼子飞了。老太太的猫趴在树下不动,老太太叽哩哇啦又念一遍。猫仍旧就稳稳当当地趴在那儿。老太太摸摸那串玻璃球,孙子小时候的玩物,就送给你了,愿老天能福报给他个媳妇,最好呢!模样俊一点儿挣钱多一点儿!傻蛋儿觉得猫是舍不得救命恩人。有只黄鸟从笼子里跳出来落到旁边的树杈上,噌,猫一个健步跟上去。小铃铛,是小铃铛。二妞喊。这鸟通体的奶黄,脚上还系着蝴蝶结,小铃铛翅膀断了,不过看见猫还是本能的往前扑腾,结果一头栽到地上,傻蛋儿二妞奔过去,他们跑不过猫,猫叼上小铃铛转眼没了踪影,二妞坐在地上哭,脚都崴伤了。
  傻蛋儿背着二妞回到山上,他们用锄头捣烂了一张张天罗地网,网上还粘着鸟毛。屋檐下挂着一件棉袄,上面有二妞缝过的针脚。那次哥上山来……这个坏东西,嫂子的电动车是鸟换的,连红焖肉也是鸟换的,说到这两人胃肠一阵翻滚,就有汤汤水水从嘴里吐出来。山上那些鸟没了!不光老朋友,连新朋友也没有。偶尔几只打头顶飞过也不肯落下来。二妞哭,傻蛋儿安慰,等山上的土豆花开了它们就会回来。
  耕地开沟浇水施肥……傻蛋儿二妞只想土豆花快点开,鸟们快点来。没有鸟的山上就像蒸土豆糕没放盐,没滋没味的。村长来了,还带来两个陌生人。陌生人后面跟着哥。这可不行,俩人拿着锄头往下轰,没办法村长让他先到村委会去。这是个坏家伙,他害了山上好多鸟!村长这会儿没工夫听,带着陌生人在山上来回转,他们叫了声我的天!还说到负离子这个新鲜词。村长问负离子是啥东西?负离子吗,一一个人正在水帘那儿接水,他脚跟儿没站稳一个趔趄撞上村长,满满一瓶水都让村长衣服喝下去,像被小孩儿尿了一胸脯。村长没蹦高更没骂娘,他小心扶过对方,自己捡起瓶子替他接了水。奇怪,他今天简直都不像村长了。
  傍晚村长又来了,怀里捧一口锅。人没坐下红焖肉的香味先钻出来,傻蛋儿二妞哇啦哇啦吐起来,怎么回事?老婆做好他先尝了一大碗,好吃的很!村长拿水杯接水递给他们,没想到,真没想到这水还是个宝。傻蛋儿是这样,爷爷呢,他应该住到山下的祖坟里,那边一大帮亲人兄弟,聊聊闲天说说家常,这山上孤零零的。不是还有我俩?你俩怎么能一样?爷爷在那边多好,没准儿还能他娘的找个相好!你们两个吗,也应该住到山下去。村委会边上的瓦房,随时可以搬过去,宝他娘已经置办好东西,再让他们给安个大电视。傻蛋儿告诉村长,要不了多久山上土豆花就开了,那时候小鸟蜜蜂蝴蝶都回来了。村长把土里的黑虫拣出来放鞋底下面碾,傻蛋儿呀,村里人不知苦了多少辈子!忽然裤兜嘟嘟响,村长摸出手机说着话朝山下奔去。傻蛋儿让他下次带杀虫剂过来。
  村长还没来,他好像把杀虫剂的事给忘了。傻蛋儿下山,看见村委会门前多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花果山什么公司,有几个字他认不出。有人说村长去联系推土机了,傻蛋儿去找村长老婆,小宝说他妈带着女人们去做饭,推土机来了。他们来到村口,看见好几辆怪模怪样的推土机停在那儿!孩子们蜂拥过去,有个孩子跳进前面的翻斗里,推土机猛一下轰隆轰隆响,翻斗被举起来,那孩子吓得鬼嚎。有人叫小宝快去找村长。小宝镇定,他倒要看看推土机能不能把人举到天上。不一会儿翻斗落下来,那孩子屁滚尿流爬出来。司机从驾驶楼里伸出脑袋哈哈笑。有人问小宝村里要成立旅游公司吗?小宝把手背在后面点头,还有农家乐和度假村,爹说以后村里天天有肉吃。天天有肉吃?孩子们又蹦又跳,糖果和油条呢?笨蛋,肉都天天吃,油条算老几?傻蛋儿对肉没兴趣,看见肉还反胃,他甚至连电视都不稀罕了,得赶紧办正事去。一群老头围在树下聊的起劲,推土机来了?来了,来了,就停在村口。那玩意力气抵得过十头牛。推土机一响黄金万两,老来不怕没人养。有人问傻蛋干嘛去?买杀虫剂。买什么杀虫剂?推土机都来了。傻蛋儿没工夫和他们扯,日杂店要关门了。路上他听见女人们说,推土机来了,那家伙轰隆轰隆几下子就开出一条道来。到时候鸡蛋要好几块钱一个!别说鸡蛋,萝卜白菜也一样,水涨起来,船就高了。日杂店里卖货的两个姑娘正交头接耳,推土机来了……有模有样的男人跟着来了,他们穿西装打领带,腋下夹着大皮包……
  杀虫剂打好已经夜了,傻蛋儿告诉二妞推土机来了,前边老大一个翻斗,开起来隆隆响。听说那是个厉害家伙。二妞也想去看看,不过要等忙完地里的活。这时候远处传来一阵轰隆,傻蛋儿说下过这场雨土豆花就开了。当晚在梦里他还笑了!
  从前有座山,山上没有庙,山上开满了土豆花……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