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首页 > 作品 > 短篇小说 > 正文
原载于2018年3期《少年文艺》
 

桃花吐的听风少年

 
李 铭
  桃花春色暖先开。
  北方这个萧瑟的早春,唯有桃花吐蕊散香,迎风怒放。
  村庄的名字很诗意,叫桃花吐。桃花吐地处丘陵山地,一条毛毛道牵着村庄跟外界的联系。
  桃花吐很有趣,夏秋躲在茂盛的草木深处藏猫猫,看不见。冬天草木凋零,村子干巴拉瞎地瘦,露出了本来面目:百十户的人家像羊粪球,不规则、哩哩啦啦地散落在丘陵山地间。小学校在村庄的一头,很乍眼。飘一抹红,是国旗。
  眼下是春天,桃花吐慢慢苏醒,村庄在桃花的簇拥下有了生机。
  豌豆是小学四年级的学生,十二岁。十二岁上四年级,有点晚。豌豆的爸爸妈妈在外地打工,每年过年回来一次。他们把豌豆带出去,想叫豌豆在城市上学。无奈的是爸爸妈妈的工作老换地方,豌豆总得跟着转学。
  城市的孩子跟豌豆玩不到一起。豌豆在那里生活的不快乐。频繁的转学也叫豌豆的成绩直线下降。后来爸爸妈妈就把豌豆重新送回了桃花吐上学。本来豌豆应该上五年级了,可是桃花吐小学这几年生源出现断档,小学五年级只有豌豆一个学生。学校叫豌豆去十里外的镇上读五年级。豌豆的爷爷奶奶年龄大了,接送不起。叫豌豆继续读四年级。学校领导挺不好意思,爷爷通情达理说:
  “没事,好饭不怕晚。慢慢念,不急。”
  豌豆个子高,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桃花吐这几年变得热闹,山外总是来很多人。这些人一来,桃花吐小学就要敲锣打鼓搞欢迎。有时候还排练一些节目,豌豆最喜欢手语歌曲《感恩的心》。可是,吴老师说豌豆的个子太高,不像小学四年级的学生,每次那些人来,豌豆就不用站在队伍里表演《感恩的心》了。
  豌豆很无聊。有时候趴在屋顶上看那些车披着大红绸布远远开进桃花吐,看见同学们在忙着站排,看见班长胡小桃在给领导们献花。有什么了不起的,豌豆想。胡小桃献的鲜花是从城里花店买回来的,不如山上的野花香。
  豌豆一个人去村头的山坡上躺着。豌豆说那山坡就是一面火炕,热乎着呢。豌豆躺在山坡上看天上的白云,一朵一朵,像镇上棉花站里的棉花垛。豌豆秋天坐着驴车跟随爷爷去镇上卖棉花。
  同学噶蛋有时候也跟着豌豆一起在山坡上玩。豌豆躺在山坡上,蒙着眼睛都能够听得到有车开进桃花吐。噶蛋感觉很神奇,他叫来同班的男生把豌豆的眼睛蒙得死死的,豌豆还能够准确地说出开进村庄是什么车,甚至是谁家的车!
  哎哟,真是神奇了,难道在外边待过几年的人就这么了不起啊。豌豆说,这山坡朝着风口,有风就能够听得到很远很远的事。豌豆还说了,风是特别神奇的精灵,能发电,风里有很多内容。有颜色,有果子的味道,还能够听得到庄稼在喘气呢!
  “我的天啊,豌豆,你的耳朵可能有特异功能啊!试验了这么多次,你从来没有听错过!”
  豌豆呵呵笑说: “感谢风,要是没风,我也听不到呢。”
  噶蛋第一个把豌豆耳朵有特异功能的事情告诉了吴老师,吴老师摇摇头,没信。噶蛋又把这个伟大的发现告诉了姥爷。姥爷耳朵背,噶蛋喊了半天,姥爷点头,给噶蛋递过来一张煎饼。
  镇上举办小学生作文大赛,李山杏写的作文《我的爸爸妈妈》获得了一等奖。吴老师说镇上要拿李山杏这篇作文参加全县的小学生作文比赛呢。吴老师号召全班同学都要向李山杏学习。吴老师在课堂上详细分析李山杏的作文,李山杏写她爸妈在深圳打工的事,去年中秋节,爸妈给李山杏寄来了月饼。在吃月饼的时候,爸妈打来电话鼓励她好好学习……李山杏写得很动人,作文把评委老师都感动哭了。
  吴老师表扬了李山杏作文的真情实感,当然也对比批评了一下噶蛋的作文。噶蛋写的是《豌豆的耳朵》,噶蛋在作文里说他第一个发现豌豆有一双神耳。吴老师觉得噶蛋动画片看多了,完全瞎编,这样写作文是不行的。噶蛋不服气,顶嘴说:
  “我说的都是真的,豌豆就是有一双神奇的耳朵!不信,你问他。”
  吴老师无奈,看豌豆。豌豆站起来说:
  “李山杏撒谎,她爸妈早都离婚了。根本不可能给她寄月饼,更不可能吃月饼的时候打电话给李山杏。去年中秋节那天,咱们村停电,电话也打不通。”
  豌豆的话说完,教室里鸦雀无声。少顷,李山杏大声哭喊着说:
  “你胡说,我爸妈没有离婚!豌豆是骗人的!”
  吴老师气坏了,安慰李山杏,把豌豆和噶蛋赶到了教室外面。这件事情对李山杏同学造成了很深的伤害。吴老师去家访,跟噶蛋姥爷告状,噶蛋姥爷不断点头,最后递给吴老师一张煎饼。
  噶蛋说:
  “我姥爷耳朵听不着,豌豆的耳朵才是神耳呢。”
  吴老师还没去豌豆家,李山杏的妈妈风风火火地赶了回来。李山杏的奶奶一声凄厉的哭叫,整个桃花吐都被震惊了。李山杏的妈妈拿走了自己的东西,跟李山杏的爸爸离婚了!
  那一天正是李山杏的作文要参加全县比赛的日子。同学们都觉得李山杏这篇作文一点都不感人了。李山杏知道爸妈闹离婚的事情,那她还这样写作文,真是一点真情实感都没有。
  
  
  学校要参加镇上的运动会,要求统一穿运动服。板凳奶奶不给板凳买,板凳就不能参加运动会了。豌豆因为个子高,年龄大,参加运动会有优势。在噶蛋的极力推荐下,豌豆当上了体育委员。豌豆很高兴,决心好好干,为学校争光。
  吴老师在班级统计运动服,板凳咧着嘴哭着说他参加不上了。豌豆哈哈大笑,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宣布:
  “板凳家发财了,板凳家很快就有钱了。”
  对于豌豆的大嘴巴,吴老师无可奈何。虽然蒙对了李山杏的爸妈离婚,但是这种无中生有的言论就是造谣。吴老师狠狠批评了豌豆,叫他闭嘴。同时也警告了噶蛋,不要跟着瞎起哄。
  可是第二天板凳兴高采烈地来上学,身上穿着崭新的运动服。听板凳说,那运动服有个奇怪的名字叫什么“鞋底打死”。吴老师有点惊讶地看着这一切,豌豆纠正说叫“阿迪达斯”。板凳告诉大家,昨天晚上爸爸从外地回来了,带回来很多钱。还有,他们家今天就开始买水泥钢筋,要在桃花吐盖起第一栋小楼呢。
  全班同学羡慕板凳的同时,都开始对豌豆刮目相看了。
  吴老师感觉事情很严重,把豌豆叫到办公室,问他怎么回事。豌豆很诚实地告诉吴老师,他在村口的山坡上躺着,从风里听来的。
  “那去年中秋节停电的事情,你还没有回到桃花吐,你也是听的?”
  “嗯!”豌豆自信地点头。
  听来的?吴老师围着豌豆转一圈,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豌豆的耳朵。
  全校都知道豌豆因为耳朵问题被吴老师批评教育的事。不过,后来接连发生了几件事情,都被豌豆给听到了。豌豆说:
  “跟你们说你们不信,山坡那朝着风口,去听吧,风里啥都有哩。”
  别人去听,风就是风。风里没有别的。
  豌豆去听风,就是不一样。
  豌豆后来又听到了肚脐在广州被抓,周大嗓在内蒙古的家俱厂失火等等,不得了。吴老师把事情汇报给了校长。学校领导很重视这事,觉得先不能声张,不能扩大影响。
  全校的师生都去桃花吐的山坡上,看豌豆的表现。
  那时候,桃花已经落了,山坡一片绿色。豌豆第一次受到如此瞩目,笑得如桃花灿烂。爷爷也赶了来,对豌豆说:
  “好好听,从小看你俩元宝耳朵就不一般。”
  吴老师蒙住豌豆的眼睛,先叫板凳爸爸开运水泥的货车开进村子。豌豆呵呵笑,说:
  “板凳你家房子要封盖了,你爸还能开那么高的翻斗子,真牛!”
  所有的人都被豌豆的话吓到了。不管开过去什么车,都被豌豆猜准了。最绝的是李山杏骑着自行车过去,豌豆竟然也能够叫出来:
  “李山杏真是小心眼,记仇呢。”
  豌豆又是百分之百的成功!
  这叫桃花吐人很振奋。豌豆爷爷说,没有想到自己的孙子这么了不起。从那天开始,桃花吐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就都来找豌豆帮忙。豌豆不是每件事情都答应去山坡上听风,不过,只要他去听了,就真的能够听对。比如噶蛋家的花猪丢了,豌豆去山坡上一听就说去村外那树林子里找。噶蛋姥爷去找了,发现花猪在树林里睡觉呢。
  没有不透风的墙,豌豆耳朵有特异功能的事情很快就传了出去。外面的报纸不给报道,但是被网友发到了网络上。来桃花吐的人更多了,不过不是慰问和扶助小学校的,主要是来看豌豆的。
  豌豆成了被关注的焦点,一下子出名了。吴老师查了一下,这个叫网络红人。来的人给豌豆买东西,观看他表演。过去山外来人去小学校,豌豆都是趴在房顶上或者在山坡上无聊地听风看白云。现在,豌豆成了名人。
  
  
  眼瞅着事态往下发展得不可控制,吴老师心里着急。她叫爱人开着车,把豌豆接走了。豌豆不在桃花吐呆着,来的人渐渐才少了起来。以后人们一提起桃花吐这个地名,没有谁想到会来这样一所贫困山区的学校捐款资助。都会马上说,哦哦,我知道,桃花吐有个听风少年。
  吴老师和学校领导征得豌豆家里人意见以后,带着豌豆去了省城。吴老师的爱人请一个在一家科研单位上班的同学帮忙,测验一下豌豆耳朵到底有没有特异功能。
  豌豆很聪明,智商是很高的。但是耳朵是怎么从风里听到那些事的呢?检测的结果叫大家很失望,豌豆的耳朵跟普通人的耳朵没有什么两样。就是把豌豆带到操场上去,蒙住他的眼睛,他在风里竟然什么都听不到了。
  这个四年级大龄男生完全欺骗了大家。豌豆的耳朵并没有神奇之处,他只是善于观察和分析而已。
  比如李山杏爸妈离婚的事,相隔那样远豌豆不可能听得到。桃花吐村有小卖部,全村就那里有电话。谁家在外打工打电话回来,基本都是打给小卖部。李山杏爸妈打电话闹离婚是先打给村主任打听离婚的手续怎么办。这事只有村主任老发叔知道,老发叔证实,他接电话的那天,豌豆就在小卖部买酱油。
  板凳爸爸发财的消息是板凳奶奶透漏的信息。邮递员给板凳奶奶送来一部新手机,板凳奶奶不会用,找人帮忙。豌豆见多识广说那是苹果手机,老乡仔细看了,手机壳上真有一个被咬了一口的苹果。桃花吐没有信号,板凳奶奶就到村口山顶的树上骑着树杈给板凳打电话。板凳说在外面赚钱了,据板凳妈回忆,她往山坡下走的时候,看到豌豆在山坡上躺着。
  至于肚脐被抓,是因为镇上派出所来民警在肚脐家拍照,豌豆正在肚脐家上茅房。周大嗓那失火,周大嗓可是保密了的。但是周大嗓求村主任帮忙贷款,去小卖部赊酒赊肉,小声跟小卖部老板嘀咕这事的时候豌豆就在门口跟一群孩子弹球。
  那后来吴老师和同学们亲自测验豌豆为什么都听准了?而且连李山杏骑着自行车豌豆都能够听到呢?这个也不难解释,豌豆熟悉桃花吐,在外面跟着爸妈跑了几个大城市,他喜欢车,从小就练就了闭着眼睛能听出啥车的能力。李山杏的自行车车铃好听,是铜的。还有李山杏按车铃的时候习惯按四下……
  如此看来,豌豆跟李山杏一样,也是一个说假话的孩子。
  
  
  神耳失效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来桃花吐好奇看热闹的人就一下子少了。噶蛋感觉很气愤,觉得这是吴老师和学校的阴谋。他们就怕豌豆耳朵出名了,以后没有人来学校慰问。噶蛋的言论惹恼了吴老师,吴老师扯着噶蛋回家,噶蛋姥爷听了半天点头,到厨房给吴老师找了一张煎饼。
  噶蛋和豌豆心里都记恨吴老师,趁着吴老师上厕所,从后窗子跳了出去。他们先是在村口的河里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然后豌豆提议去山坡上晒太阳。噶蛋很兴奋,他都很久没有听豌豆说风里的故事了。
  噶蛋说:
  “吴老师就是烦人精,看不上咱俩。要不,咱俩像个办法坏她一下吧!”
  豌豆说:
  “吴老师下个月就调走了。以后就没有人阻拦咱们听风了。”
  “真的吗?”
  “真的啊!”
  “你是从风里听来的?”
  “嗯,是从风里听来的!”
  噶蛋很兴奋,噶蛋对豌豆的听风能力深信不疑。吴老师调走才好,然后派来个温柔的老师,不总是看着噶蛋和豌豆写作业,不总管着他们俩去听风。嗨,那该有多好啊!
  豌豆侧着耳朵在风里听了一会儿说:
  “噶蛋,咱们赶紧回学校吧。一会儿就要下大雨了。风在雨头里,我都听到了雨点在往下落了。”
  噶蛋和豌豆急急忙忙跑回了学校,从后窗子钻进来的时候,班长胡小桃惊讶地大喊:
  “吴老师呢?她去找你们了,以为你们去河里洗澡,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啊!!外面大雨哗哗下起来,可吴老师还没有回来呢。
  吴老师回到教室,发现噶蛋和豌豆不在,就知道这俩孩子偷着去洗澡去了。吴老师不放心,直奔村口的河边。河边没有人的影子,却发现东西噶蛋忘穿走的上衣落在河边。吴老师的脑子“嗡”地一下,以为俩孩子出事了。
  吴老师沿着河边往下游找,河流湍急,吴老心急如焚。瓢泼大雨从天而降,吴老师大声呼喊着噶蛋和豌豆的名字,一下子摔倒在地上,额头都擦出了血。
  
  
  吴老师在学校宿舍打滴流,同学们都堵在门口,有的把小脑瓜贴在窗玻璃上往里瞅。
  吴老师说:
  “同学们都回教室上自习,我下午就给大家上课。胡小桃,你是班长,把大家组织好。”
  胡小桃说:
  “吴老师,豌豆和噶蛋还造谣,说你下个月就要调走不要我们,调到城里的学校了。是真的吗?”
  吴老师一下子愣住了。她不知道怎么回答班长胡小桃的话。
  “豌豆说他是从风里听来的,就在桃花吐的山坡上听的。噶蛋说豌豆的耳朵只要在桃花吐听风,就什么都能够听得到,是真的吗?”
  “这个……是的,老师错了,豌豆的耳朵真是神奇的耳朵!”
  看来我们要重新认识豌豆的耳朵了。就像噶蛋说的那样,豌豆的耳朵是认识家的,认识桃花吐的。不信你看,自打成功“听到”吴老师要调走这件事情以后,豌豆又为桃花吐听对了多少事情啊。
  刘德满爸爸在外面的工程队干活,从脚手架上掉下来腿摔断了,是豌豆从风里听到的。豌豆说完这件事情的第二天,刘德满就往小卖部打电话通知了家里人去医院照顾他。胡小桃的姑姑在城里开了保洁公司,桃花吐人也是听豌豆说的。果然没多久,胡小桃的姑姑就回到桃花吐招人,把桃花吐本来就不多的女人都给招走了。现在,桃花吐就剩下一群老人和孩子,还有这所小学校。
  现在是秋天,桃花吐隐在茂盛的草木间,村庄里的人却是稀少的。等到了冬天,村庄瘦了,桃花吐的老人和孩子心里就开始埋下一颗蠢蠢欲动的种子,因为大雪要是封山了,河被冻住了,离开桃花吐那些年轻人回家的日子就不远了。
  桃花吐人现在对豌豆的耳朵深信不疑。他们要保护豌豆的耳朵,好几个老奶奶给豌豆做了獭兔毛的棉帽子,叫豌豆冬天的时候好好戴上,别冻坏了一双神奇的耳朵。桃花吐人还指望豌豆继续听风呢。
  吴老师走的那天,在学校没有见到豌豆。豌豆早早地等在桃花吐的山坡上,远远地看见吴老师,不,是听到吴老师向他走来。
  吴老师红了眼圈,她摸着豌豆的耳朵说:
  “老师知道是那天晚上我们的谈话,被你听到了。不过,老师不再坚持,为你保守这个秘密。”
  豌豆点头。
  吴老师走出很远,看见豌豆还站在桃花吐的山坡上朝自己挥手。吴老师的眼睛湿润了,明年春天回来,桃花吐蕊绽放,桃花吐的山坡还会站着这个听风少年吗?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