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首页 > 作品 > 短篇小说 > 正文
原载于2018年11期《佛山文艺》
 

破碎的月光

 
李 铭
1
  对,今天晚上我约了月亮。十二点以后,月亮就到家里来跟我好。
  是的,你们猜对了。我这次回村当这个村干部,就是想争口气。我在外面混得还行,生意做得不错,老婆阿香长得也标致。一个儿子23岁,一个女儿11岁,儿女双全的生活多少人要羡慕我。可是我心里这个坎儿过不去。二十多年了,我小光那时候是灰头灰脸离开缸碗沟村的。我走的时候心里就下了决心,总有一天我会风风光光地回来。
  我决定离开缸碗沟村的那天,是我妈出院的第三天。我妈那时候脸色还很苍白,她承受不住乡亲们的唾沫星子,喝了一大碗卤水。那卤水是过年的时候做豆腐用的,我都不知道喝了卤水是可以死人的。我闻过卤水的味道,特别难闻。我妈毫不犹豫地喝下一大碗卤水,可见她的内心想死的念头该有多么的决绝。
  要不是因为我,我妈不可能要走那条路。
  寡妇门前是非多。我妈是寡妇。我妈一生小心谨慎,生怕坏了名声,影响了我的前程。我家困难,我妈口挪肚攒地供我念书。我是缸碗沟中学的尖子生,第一年以很高的分考上了县高中。可是这些对我没用,我家的经济状况是读不起三年高中的。那时候我要想出人头地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考上师范学校。那样毕业就可以当上老师,吃上皇粮本。
  应届生的那届,我成绩虽然突出,但是师范招生的名额只有一个。这一个名额最终被校长的女儿拿走了。那届我跟校长的女儿是同班,她刻苦学习,成绩优异,本来学习就跟我不相上下。要命的是,那时候规定考师范教师的子女要额外加十分。这十分就是挤掉我的原因。
  至于为什么教师子女要额外加十分的理由也很简单,教育部门说广大教师兢兢业业,光顾着教别人家的孩子,把自己家的孩子功课都耽误了。这条规定其实挺勉强的,按照这样的逻辑,那军人的孩子是不是可以享受特权?因为军人不顾个人生命安危,保家卫国顾不上管自己的孩子,那军人的孩子考试也得加十分。那干部的子女呢?他们每天忙着工作,顾不上照顾自己的孩子,也应该加分的。还有农民的孩子,大人整天在田地里劳动,更顾不上辅导孩子学习了。我们每个人都要吃饭,那些粮食都是农民汗珠子掉地上摔八瓣换来的啊。我妈既是农民,也是村里名声最好的寡妇,一个农民寡妇的孩子考学也是应该加分的。如果是这样,我那年是能够考上师范学校毕业当老师的。那我的命运也因此会发生改变的。
  我知道抬杠没用,没人会在意我的提议。我只能老老实实地过自己的日子,我留校开始复读。第一天进复读班,我的心凉了一大截。我发现班级里好多白头发的同学。他们有的已经在复读班复习了七八年,头发有的都熬白了。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考上师范学校,将来当老师!
  我妈每月给我扛来三十斤高粱米,几个咸菜疙瘩。我住校,在学校蒸饭盒,每顿切一块咸菜条下饭。那时候心里不想别的,就是跟这帮白头发的同学拼了。每年一个学校只招收一个师范生,这就增加了难度。还有,复读班的同学要想考师范学校,跟应届毕业生的分数比,要减去三十分。这他妈的是什么逻辑呢?我进入复读班才知道这件事情,我们不但有内部竞争,还要面临不但不能加分还要减分的厄运。
  连续三年,我都没有考上那该死的师范学校。每年陈老师都告诉我差了几分遗憾落选,然后鼓励我继续复读。就这样,我一晃在学校复读了四年,陈老师在第四年要考试的时候,悄悄暗示我,叫我买点东西去看望一下校长。
  每年的师范考试,我们都要先进行预考,全校先取成绩好的三名同学去全县参加最后的考试,然后取成绩好的一名录取。而我一次都没有通过预考的原因就是太死心眼了,我那个苦命的农民寡妇妈妈,非但没有能够给我考试加分,而且她什么都不懂。给学校的校长送点东西,疏通关系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当我把这样的想法告诉了我妈,我妈当时吓得脸色刷白,她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那苦命的寡妇妈妈抱着我家唯一的一只芦花大公鸡去给校长送礼。她以为这是我家最珍贵的礼物了,这只芦花大公鸡不但每天早上准时打鸣,敬业爱岗,它的羽毛还好看。吃完肉,这一身光滑的羽毛还能够做一只好看的鸡毛掸子。无奈的是校长是不喜欢鸡毛掸子的,他见推脱不掉,随即把芦花大公鸡上交了教育局。于是,校长用我农民寡妇妈妈的芦花大公鸡保全了他晚节的清白。
  我妈成了一个笑话,那一年我师范考试再次落榜。
  我妈差点哭瞎了眼睛。
  哭完跟我说,不念书就算了,妈攒俩钱,把月亮娶回家过老百姓的日子吧。
  月亮是我应届毕业生那年的同班同学。她长得好看,学习一般。唱歌好听,是我们那届的文艺委员。月亮成绩属于中等生,她有自知之明,考完试分都不听,就跟我说要去大连她老姨家那打工去了。
  月亮那时候就跟我好,她时常给我塞个鸭梨,买个笔记本什么的。她在大连打工的第二年,过年回来的时候,月亮穿得很时髦。她特意来看我,劝我不要再复读了,跟她去大连的一家冷冻厂工作,活不累。就是把一些大虾啊黄花鱼啊挑拣出来,放到一个铁盘子里,然后拿去冷冻。
  那时候我骑虎难下,考不上我的脸面没地方放,我内心是不甘心辍学的。月亮眨着好看的大眼睛说,小光,面子算什么啊,只要挣了钱,以前丢的面子都能够找回来。
  我还是没有听月亮的话,继续复读考师范。然后我就成了我们缸碗沟村的笑话,一个大笑话。考不上师范学校,就去村里的砖厂干活。推着手推车把码好的砖坯子往窑里推,开始不适应。那一车的砖坯子几百斤重。推砖坯子的活是力气活,也是一个巧活,车子会推了,还得能够适应窑里的温度。推砖坯子的时候上身赤膊上阵,肩上搭一毛巾擦汗用。下身小裤头绷得紧紧的,身子拧成一张弓形,来回几趟汗就下来了。
  我在砖厂干活基本是保持沉默,我一开口就会引发很多人的调笑。我受到这些嘲讽待遇的原因只是因为我读书读得多,却没有考上那该死的师范学校。
  我妈想帮我迎娶月亮的计划没有能够实现,所以她才选择了喝一大碗卤水要轻生。其实,最应该轻生的人是我,我活得卑微渺小,犹如一只蝼蚁。月亮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温暖,月亮每年过年都要回缸碗沟村,平时我和月亮也会书信往来。我在砖厂干活的第二年,月亮的书信来得少了。不是月亮没有给我写,是她写给我的书信被她的爸爸半路劫走了。
  我看不到月亮的回信,心里就开始煎熬。我们之间的误会开始慢慢滋生。到过年的时候,月亮的爸爸明确告诉我们家,我和月亮的婚事门不当户不对,月亮老姨已经在大连那边给月亮找了个男朋友。还说那个男人长得高大帅气,家里条件也好。叫我早点死心,别再纠缠月亮。
  月亮过年回来默认了这个事实。不过,月亮还是要求跟我继续做朋友。还热情地帮我介绍到外面去工作。我的心就像被热水汆烫一样难受,不知道该跟月亮怎么说。我浑身是劲,因为家境贫寒,无法满足月亮家开出的彩礼钱。我在砖厂辛辛苦苦干活,一年赚来的钱不够买一台电视机的。
  月亮跟她的爸爸抗争过,月亮还找到我,要把她的身子交给我。我最后悔的一件事情是那时候我太傻,也太纯洁。月亮在月亮下面裸着好看身子面对着我,我抚摸她绸缎般的肌肤,她平坦的小腹,她颤抖的身子在我的怀里像条憋足了劲要跳起来的鱼……可是,我还是没有要,没有能够叫那条滑溜溜的鱼飞跃起来。
  我承认,我下体是有过反应的。但是内心告诉我,我要争口气,把月亮赢回来。我这么想的时候,我下体的欲火就悄悄熄灭了。我的人生坎坷,我的火焰燃烧不了月亮的前程。我还承认,月亮的身体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离开过我。即使后来我有了妻子阿香,我仍然没有忘记月亮。我庆幸有月亮的那个晚上,我没有要月亮的身子。不然,月亮不会这么鲜活地活在我的世界里。
  我成功了,给我妈长了脸。我的成功被更多的家乡人称赞,他们过去都是用鄙夷的眼神望着我。现在,鄙夷都不见了。他们热情如火,他们交口称赞着。
  我有了标致的妻子阿香,只要我意念里出现月亮的身体,我和阿香的生活就显得激情无限。我的生意做得大了,钱也多了,家乡缸碗沟村的消息也就多了。月亮的日子过得不错,只是她的那个据说高大帅气的丈夫实在是名不副其实。月亮的丈夫姓什么没记住。他的外号叫咵三,他说话有点咵。两种语言来回切换,比如他跟外面的人说话是蹩脚的普通话,转身跟家里人说话,就叽哩哇啦地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了。他接电话也是如此,电话是哪里的人打过来的,假如是老家打过来的,他就马上叽哩哇啦起来。
  我时隔二十多年再见月亮的时候,月亮的丈夫咵三就是这样来回切换双语的。我看着咵三又矮又丑的样子,脸上露出得意的笑。那丝笑意被敏感的月亮马上捕捉到了。月亮问,你在嘲笑我。我说没有。我笑你什么?月亮说,你笑我的男人没有你帅,对吧?
  帅又有什么用处呢?还有,男人的帅气是随着他的身份和地位在变化的,你生得再帅气,要是沦落到砖厂里推砖坯子,也是没人理睬没人高看你一眼的。
  月亮结婚不久就回到缸碗沟村办厂,解决了附近很多老百姓就业的问题。她打听到我的状况,邀请我回村看看。我之所以回缸碗沟,也是为了我年迈的妈。我妈这人心地善良,这块曾经给她很多屈辱的地方,她却一直深深挂牵着。我妈老了,她执意要回到老宅。我就在老宅那里新盖了二层小楼,手续都是月亮帮我办的,施工的建筑队也是月亮帮我找的。月亮在我们老家很有办事能力,二层小楼建成,我基本都没操什么心。
  缸碗沟有了自己的新房子,回来能够享受众星捧月的礼遇,这对于我们母子来讲,是一件荣光的事情。听我妈说,月亮常到我家来照顾她呢。
  那一年,我参加了缸碗沟村的村民选举,成为了村里的村主任。我开始是不想当这个村官的,但是我没有想到老家的乡亲们心那么齐,他们都给我投票支持我。于是,我不顾妻子阿香的反对,回村当了村干部。我跟阿香说好了,就干一届两年,为缸碗沟的乡亲们做点实事就好。
  我跟月亮接触的机会逐渐多了起来。
  我再次见到月亮的时候,眼睛一直偷偷地盯着她看。看月亮隆起的胸部,看她梨子形状的屁股,月亮显得更美更丰满了。过去,我都是在心里想着月亮的模样跟阿香激情。现在,我可以死死盯着月亮看,直到看得她不好意思。自从我成功以后,我的胆子也就变得大了起来。或者我原本就是一个好色之徒,只是被落魄的境遇耽误了那颗淫荡之心的发育。
  那一天我们独处,我和月亮的关系顺理成章地往前发展了一步。我们拥抱了,亲吻了,然后还宽衣解带了。二十多年以后,我重新看到了月亮的身体。二十多年前看月亮,那时候有月亮的点缀。这次看,外面有明晃晃的太阳。我看出了月亮是精心准备过的,就是说,月亮来我办公室之前是打扮过的。新的性感内衣就是为我准备的,她还洗了澡,身上有淡淡的洗发水的味道。月亮脱掉了上衣,我发现她的乳房已经严重下垂,她肚子上的赘肉在一动一颤……就在这个时候,院外传来一声公鸡的叫声,这该杀的公鸡,大白天的为什么叫唤。公鸡一叫,我和月亮都很尴尬。
  而在我的心底,被这声公鸡的叫声惊了一下。
  我们都是体面的人,不能这么尴尬地做那种事情。何况,我在那一瞬间想到,做这种浪漫的事情必须要有恬淡的月光点缀才好。
  于是我说,月亮,晚上到我家吧。
  月亮愣了一下,害羞地点头同意了。月亮开始一件一件地穿衣服。就在我的面前,我看清楚了月亮的一切。我看到了月亮把两只垂头丧气的乳房塞进了乳罩里面,看到了她是如何在胸前制造出性感的乳沟。我看到了月亮背着身子穿那只长到肚子的短裤,那短裤很紧,把月亮的肉勒进去很深。那短裤很长,从大腿到肚子以上,把一片肥硕狠狠地掩饰掉了……
  我心里惊了那下是有原因的。最近,村里有人举报月亮家的工厂排污严重,村里水井里的水都有了一股异味。上马排污项目,需要近百万的资金,工厂的承包期只有一年时间了。月亮电话里哭了,她说了她自己的种种不易,说完对我说,小光,我知道你一个人在办公室,你等我。月亮来了以后我们就拥抱了,接吻了,宽衣解带了。我没法拒绝,好像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对,今天晚上我约了月亮,十二点以后,月亮就到我家里来跟我好。为了稳妥起见,我准备了录像设备。我录下月亮来我家的视频,不是为了寻求刺激。白天的时候,我已经把月亮看得一览无余。月亮像一枚成熟过劲的桃子,看着和吃着的口感肯定都没有了情趣。我录下来她来的是我家,是她主动来我家找的我而已。
  这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
  我是真心想帮着月亮做部分乡亲的工作,叫他们不再去县里上访告状。毕竟,月亮工厂的承包期还有一年,过去污染那么多年了,月亮不都是搞定了吗?自己无论如何也帮着月亮挺过去这一年的时间。只要月亮的承包期一到,那对不起,谁再承包那家工厂,一切都按照规矩办事。
  坦率地讲,我不怎么期待跟月亮晚上的激情。我要是欲望强烈的话,就不会受到那只白天鸣叫的公鸡影响。但是,进入月亮的身体的的确确是我这二十多年来的心愿。一直未了,一直困扰着我。这二十多年来,少女月亮的胴体一直在等待着我,我想,今天晚上应该有个了结了。月亮的身体就像一只美丽的肥皂泡,我不甘心巴巴地守望一辈子。尽管我知道,我只要轻轻一碰,进入到月亮的身体,那美丽的肥皂泡就会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十二点刚过,我听到了外面开来一辆车,然后在我家门前熄火。
  我看到了院子里的月光铺了一地。月亮从月光里走进来,月光破碎了一地。
  于是,我打开了卧室的灯。
  
2
             
  对,今天晚上我约了小光。十二点以后,我就到小光家里跟他好。
  其实我内心是复杂的,男女之间那种事情对我来讲索然无味。可是,他是小光,是我爱了这么多年一直念念不忘的小光。所以,我内心还是很紧张的。自打小光回来以后,我深埋在心底的那种欲望似乎一下子就复活了一样。直到白天我实在是扛不住压力,在小光的办公室里我彻底放松了。以前我一直是女强人,在小光怀抱里的瞬间,我知道我是一个女人了。我接受了小光的拥抱,放肆地吻了小光,我们还宽衣解带。要不是外面有公鸡的叫声打乱了小光的情绪,我们就真的好在了一起。
  我跟小光是初中同学,他学习好,人也好。本来我们校长的女儿是暗恋小光的,有一次我无意看到了校长女儿的日记,看完以后我的心就扑腾扑腾地跳个不停。很显然,我跟她都同时喜欢上了小光。但是小光只有一个,他只能选择跟我们其中的一个好。
  好就好在我跟校长女儿是同桌,我能够监控她的一举一动。好就好在她是校长的女儿,她的一举一动是要受到校长父亲管束的。她不能想别的,一门心思学习,不能像我一样可以自由自在的早恋。对,你们猜得没错,我的初恋就是小光。那一年是初中三年级,我们发生了早恋。嘻嘻。
  那个时候我们农村的初中要想走出农门似乎只有一条捷径,那就是在初中就考上师范学校。毕业以后回到家乡学校做老师,吃上皇粮本。这真是千军万马闯的一条路,很少有人愿意读高中,三年高中的费用在我们农村是很难出得起的。小光学习那么好,跟校长的女儿不相上下。可是考师范学校的时候,校长的女儿是要额外加十分的。这额外的十分,是小光没有办法超越的。
  那时候我跟校长的女儿关系好,我跟她的友谊开始是因为我偷看了她的日记。她在日记里流露出对小光的爱慕,那是一个少女的心声。我怎么能不动容,因为我心里也喜欢小光,我必须要接近校长的女儿,洞悉她的内心世界。
  我的确伪装得很成功,她虽然学习很好,但是傻乎乎地看不出我其实是她的情敌。她在学校几乎没有朋友,因为她的父亲就是我们的校长对她要求特别严格。有一次她跟我讲,她的日记被校长偷看,校长竟然用木棍狠狠地打她一顿。她给我看了被打的背部,好几道痕迹触目惊心。
  我有时候感觉她好可怜,一本少女日记竟然被那么多人偷看过。我嘴上安慰她,心里却很高兴。该,谁叫你学习好,世界上你占有一样就可以了。班里最好的男生小光就应该是我的。我爱说爱笑,还喜欢唱歌,所以当了文艺委员。这样,小光是班长,校长的女儿是学习委员,我是文艺委员,我们都是班干部,在一起接触的机会就多了起来。
  要考试了,这决定着一些同学的命运。我知道这次考试跟我没有什么关系,虽然我也是班干部。但是我知道我的成绩不好,跟小光和校长的女儿成绩上相差得太过悬殊。我希望小光能考走,毕竟校长的女儿第二年复读还是很有机会。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不会选择放弃。果然,就要考试的最后俩月,她不再记日记,不再分心思想别的,跟我的交往也逐渐减少。除非我喋喋不休地找她聊天,她才会摘下眼镜朝我一笑。
  为了小光,我甚至想弄死她。真的,我爸爸在家里毒老鼠,用一种老鼠药。那药很霸道,毒死的老鼠被猫吃了,猫马上就口吐白沫死了。我猜测只要半粒老鼠药就能够把校长的女儿毒死。我把老鼠药偷偷放到她的午餐里,她马上也会口吐白沫死去。那小光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我时常为自己内心有如此恶毒的想法忏悔。尤其是校长女儿跟我说悄悄话,我们彼此关心的时候。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整整两个月里,我做梦都是自己下毒弄死她的情境!
  小光也在加油,我支持他,鼓励他。宁可放弃自己的学习,也要关心他。他吃得不好,我就把好吃的悄悄放到他饭盒里。他穿不好,我就攒钱给他买一双白球鞋。看着他穿着白球鞋在操场上奔跑,我的内心该有多么的快乐。
  考试结束了,小光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县高中,我的同桌校长女儿考上了师范学校。可是我知道小光家的条件读不起高中,他只能回去复读。我老姨家在大连,老早就帮我找好了活,去一家冷冻厂挑海鲜,把鱼虾归类摆在铁盘子里冷冻。我梦想着带小光去,清高的小光当然不会跟我去。
  我没有办法说服小光,毕竟小光需要考上师范学校,需要给他的寡妇妈妈争口气。说实话我的工作环境很恶劣,主要是凉。那时候我刚刚来例假,受凉就肚子疼。我在坚持挺着,我不能回老家缸碗沟村去。小光能够坚持复读,我打工也得坚持成功。我将来要是成功了,没准会帮到小光。
  过年的时候,我挣了钱回家。去学校看望小光,见他的第一眼我的眼泪就下来了。小光的头发都熬白了不少。我劝他不要拼命考学了,他不肯回头……后来发生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我老姨给我不断介绍男朋友,我一直用各种理由顶着,直到我怒气冲冲的爹把我写给小光的信摔在面前,我痛哭了一场。
  我和小光的关系渐渐疏远了。每次我回家都要去学校偷看小光。小光的头发又白了不少,拿着书本匆匆地从路上走过。我心疼得眼泪夺眶而出,真想马上带小光走。
  我的初恋是小光,我也曾经想把自己的身体给了小光。可是,那就是我敬重的小光。在皎洁的月光下,我当着小光的面狠心脱光了自己。小光抚摸我,拥抱我,却始终没有要我……我知道那晚上以后,我跟小光注定是两条路上的人了。
  我后来跟老姨一家卖海鲜,赚钱,嫁人。是的,我的丈夫咵三不高不帅,但是那时候有钱。他是买卖精,很早就从南方来到大连做生意。最为关键的是咵三爱我,对我百依百顺,我知道我的性格找咵三这样的男人才可以幸福。我们结婚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后来孩子上学出国去了新西兰……这些我都不应该告诉小光,这些都是小光当初的理想,没有想到我叫自己的后代实现了。我不敢打听小光的境遇,却在内心深深惦记他的处境……
  是的,我回到缸碗沟村创业就是为了小光。就像咵三说得那样,回到这兔子不拉屎的鬼地方,我是脑子有病。我脑子确实有病,我跟咵三好的时候,我脑子里总是会想起那片皎洁的月色,我浑身赤裸面对着小光的惊慌失措。那种小鹿乱撞的颤栗是我一辈子都怀念的青春。
  我承包村里的工厂,拼命打拼出一片天地,我是为了有一天小光能够回到家乡。后来就传来了小光在外地混得不错的消息。后来就有了手机,有了QQ,有了微信,该有的一切都是那么迅速。我有时候就想,为什么这样快呢,发展得越快,我的心里越是心惊肉跳,我怕小光变了,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嗤嗤地笑自己。自己都从一个单纯少女变成了中年迟暮的半老徐娘,那小光有什么变化也是理所应当的。是的,不管小光变成什么样,只要他能够回来,我就觉得人生是圆满的。
  校长的女儿我们是有联系的,她的情况不是很乐观。考学,脱离农门,吃上皇粮本,嫁人,生孩子。很快就离婚,再婚,再离婚。前几年吃了一种叫毒鼠强的毒药自杀了。没人说她为什么自杀,但是我想起来了,她吃的这种毒药就是当初我要给她下的,这真是宿命。她没有死在我的手里,却也没有逃过这命运的一劫。我不知道她后来还记不记日记,她日记里的内容还有没有小光。
  小光看到我,不,看到我丈夫咵三,他笑了一下。我问他笑什么。他没说实话。我就揭穿他,他在笑咵三。男人五十,正是人生的好时候,小光五十不到是好时候里的好时候。
  是的,我从小光的眼睛里看出了很多内容。我在挑拨他的虚荣心,这里曾经是他的失落地,他当然想重新回来。我带着他去给校长女儿上坟,我知道他并非怀念他,他只是缅怀我们曾经共同有过的青春记忆。
  他的母亲孤苦一生,是我们缸碗沟最好的寡妇。最好的寡妇当然要付出,那她就是最苦的寡妇。人家别的寡妇可以利用寡妇的身份为自己和家人谋取利益,小光的寡妇妈妈却只能为自己立下一块冰冷的贞洁牌坊,还有给小光一段屈辱的回忆。小光要盖房子,手续是我跑的,我是县里著名的民营企业家,这点事情当然我能够搞定。施工队是咵三带来的,我家不但有工厂,在大连还有生意,房地产我们家也在做。找个施工队盖房子是我们家很容易办到的事情。
  我们在村里承包的工厂再有一年就到期了,我不说什么工厂了,化工的,有污染,有毒。上环保项目显然不划算,停产损失更大。以前都能够左挡右挡糊弄过去的事情,如今有了难处。正赶上村里换届选举,我就暗地里找家族的老人商量,选小光回村当村干部。
  我知道小光能够回来,他需要他的存在感。
  咵三开始积极帮着我操作这些事,后来有人说了闲话,咵三一次酒后逼着问我过去是不是跟小光有一腿。我就笑着告诉他,哪是有一腿,我的第一个男人就是小光。我的回答叫咵三摸不着头脑,他不知所措,这样的事情哪有老实交待的道理,咵三对我的坦白显然没有预料。他清楚地记得他进入我身体的第一次,他开始怀疑人生。
  后来发生了一些变故,我们的生意不好,咵三的股票垮倒。这个工厂必须要干完,承包期一到我们就收手不再做了。最为关键的就是这一年的时间我们不被停产。隆隆的生产车间,我知道排出了很多毒水,但是也排出了很多白花花的人民币。这个忙,小光能够帮到我。
  我给小光打电话,小光当时在办公室。我说了我愿意每家给一千块钱,叫小光帮我摆平这事。小光算了一下,我的家族这边没问题,他的家族那边也都得给他面子,剩下的就是老高家一个大家族,散户好办。小光办事雷厉风行,当即就给老高家几家打了电话,这些住户都表示,只要拿到一千块钱的补助,他们就既往不咎。等到我的承包期一过再去上访……
  我感激小光能够帮到我,小光说就他一个人在办公室。我就明白了小光的心思,我洗了澡,换了性感的新内衣。身上喷了香水,我去了小光的办公室。
  我的衣服脱得很慢,当着小光的面,我一件一件把衣服脱掉。我就是要小光好好看看,二十多年前的那个月光下的我和二十多年后阳光下的我,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而你,还爱吗?
  不知道院子里谁家的公鸡叫了一声,我惊了一下,我也看到了小光慌乱的神情。于是,我跟小光说:今天晚上十二点以后,我去你家。
  小光点头同意了。这对于我来说,很重要。
  坦率地讲,我喜欢现在的月光,不喜欢阳光。我的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其实小光跟我做不做那种亲密的事情,对于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二十年前的那个月夜里,我们其实什么都做过了。
  我现在只是想触碰一下现实的壁垒,看他到底是不是真实的。我们曾经一起编织过美丽的梦,那今晚我愿意看着现实是如何刺破那个梦的。
  我新买的手机录视频的效果很好,一会儿我们真要是在一起的时候,一定要录下来。有了视频证据,我想小光是不能抵赖掉我们之间的情感。十二点刚过,我开车来到了小光家的院子外面。
  我把车子熄火,坐在车里看小光家的院子。
  我看到了院子里的月光铺了一地,小光卧室的灯亮了。接着,小光从月光里走出来,月光破碎了一地。
  于是,我拔下了车钥匙。
                           
3
  咵三看着媳妇月亮进入院子,看到情敌小光迎出院子。那时候月光满地,被两个人踩得破碎一地。
  咵三为找到证据,格外地兴奋起来。他对身边瑟瑟发抖的阿香说:
  “掐表等十分钟,然后往里冲。我踹门,你录视频!”
  北方的夏夜露水重,两个人埋伏的时间长,身上都湿了一片。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