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首页 > 作品 > 其他 > 正文
 

齐世明新作小辑

 
齐世明
正月里来说红包
  春节成“劫”,人情生“病”。笔者写下这一联语,脑海中倏地闪过一连串亲友或欣然或漠然的面孔,随之像雪片一样飞来满月、百日、生日、入学、参军、履新请柬,什么发小乔迁新居宴、初中同学订婚宴、高中同学海归宴……猴年春节,人们除了大包小包的压岁钱,就是被这五花八门的“人情债”塞满了脑袋,闹得六神无主。
  不过,更令笔者发“杞人之忧”的,是一位位为人父母者的心曲:腐败流、送礼风甚至渗透到了小学和幼儿园……闻之,令人心惊,更心痛!
  过了春节,3月1日学校开学,也迎来了这种“幼小腐败”的高发期。怎么高发?我们几位“人生职称”升至“高级”,成了爷爷、姥爷的老友春节聚会时,唠得都是这一话题。这位说,孩子妈妈们互相拜年,唠唠的就探讨上了:给老师红包装多少钱?那个讲,孩子回家就嘟囔一件事,赶紧给老师送红包,别人早给了……
  传统意义上的红包也叫压岁钱。中国是一个传统的人情社会,“红包”文化原本体现长辈对孩童的美好情结。《燕京岁时记》便有载:红包,以彩绳穿线编作龙形,置于床脚……
  可是,自1970年代发端,因为近两千万知青“放屁都响(想):回城”,一拨拨形成“更多”的学生做梦都想有出路,当兵成了当时“天赐最大的馅饼”,送礼走后门之风遂从部队、农村漫开华夏。
  及至“改开”一启,物欲横流,“金”风骀荡,对于各种权柄──无论大大的公章还是小小的私人名章或签名,所标示的法官、警察、工商税务、评委、裁判、监管、校长、医生,乃至小吏(办事员)、值勤、门卫、火葬场职工……掌握乌纱权的组织人事部门和物资分配部门则更甚,不送礼你便(没有)进不了他(她)的门。在中国这个“红包文化”肇始之地,红包遂逐渐变味,送红包也渐渐有了“行情”,形成令人色变的“陋规”,红包也赤裸裸抛开红纸袋面纱,信封——牛皮纸袋——茶叶筒、糕点盒,继之(银行)“卡”来“卡”去,(现金转)“账”来“账”去,连面都不见了,易生联想之嫌疑焉存乎?这样的红包收授,实质就是高端贿赂,如此演变,岂不是形成糜烂性甚至溃坝式、断崖式腐败?
  当下痛打“老虎”,万众欢欣,可是,“苍蝇”扑面,更当着力。从这个角度说来,渗透到小学和幼儿园的腐败现象,尤当考量,更须重视!
  为何,因为这关乎“祖国花朵”,是一种代际传染症。
  请听:“阿姨(老师),我爸在XX部门工作,你要是缺什么就和我说一声……”
  请看:脱离红纸形式的“红包”——大小信封、牛皮纸袋……装着现钞或者各种卡,直接塞进各位教师特别是班主任的皮包……
  你送,不但跨区上了名校,孩子还当上了班干部或课代表;我送,享特权、免交作业,高个儿也调到了心仪的前几排座位……天天看着老师春风扑面,会是什么心情?而不想送或没有能力送的,怎么办?晚饭桌旁的对话也许会令人心碎:孩子,你爸没能耐(或农民工),你就认命吧……
  孩子父母常用一句话表达自己的“雄心”:决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笔者曾经无视甚至揶揄这条“起跑线”。此刻,面对权与钱在莘莘学子心灵上划下的“鸿沟”,我无语。
  少小时看过一部匈牙利影片《废品的报复》,印象难泯:制衣厂的纽扣工埃迪不喜欢自己的工作,钉纽扣时潦潦草草。他与女友在舞厅约会,新买的礼裤扣子一颗颗脱落。丢丑的埃迪愤愤投诉,调查的结果,钉纽扣的人恰恰是埃迪……
  电影来自生活,也需要杜撰与艺术加工,今天,笔者不时耳闻目睹的“红包的循环(或者叫报复)”,撞响人的心深处之弦,远胜艺术加工的真切——不只一位小学班主任或幼儿园阿姨报料:
  她也要定期给校长、园长“进贡”,以保住自己的最优“受礼位置”;上医院,她要面对白大褂的兜,车被罚,她要面对大盖帽的手……而校长、园长也要定期“进贡”,白大褂与形形色色的“大盖帽”(公检法、工商税、城管队,不都顶着“国家标识”、穿着“国家制服”么),除了顶头上司与组织人事部门的“虎视眈眈”,也各有各的“请人帮忙处”即需要打点、送“红包”处……
   故此,笔者要大声疾呼:这可怕的代际传染症,必须上下而攻之,群起而愈之!
  [载2016年2月23日《北京日报》杂文版头题]

官场多有糖尿病
  坊间有一则笑谈:
   两位关系不错的领导,在两位相当称职的秘书陪伴下去吃午餐。行至电梯间,恰巧两位秘书各有急事,揿了下行键便仓皇告辞(无巧不成书嘛)。两位领导刚欢谈两句,恰巧电梯降至面前,两人迈步入门,话题未断。
  相当级别的领导,非正式交谈也是相当有层次的,跳跃性很强节奏很快,“开腔”就带着喜感:哈哈,我刚看了最新的总局简报,广西北海、南宁传销忒厉害,先杀熟,哈哈,小叔子、小姑子、小舅子、小肥皂呀……
  怎么还牵涉“小肥皂”?
  哈哈,咱沈阳管肥皂叫胰子,香皂就是香胰子,小肥皂就是小胰子(小姨子,妻之小妹)嘛……哈哈……
  “哈哈”接“哈哈”,这梯子怎么不动呢?不知不觉,有一刻钟了吧?
  咋回事嘛?停电了吧?
  不“哈哈”了,察看一下吧,嗨!下行按钮没人揿呀!(秘书侍候惯了,当上高官便没揿过电梯按钮,没拉过办公室的门)……
  笔者正巧造访一明姓名医,聊此,明大夫道出一段病例:
  一老友任十年中学校长,因干事又干净,偶被市委书记发现,破格升任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这自然是上世纪的事儿,今朝你一个中学校长?做“黄粱一梦”去吧)。到任首日,他照旧自己打水、擦桌椅,中午拿着碗筷与干事、科长们一块儿进食堂,晚上又谢绝了专车司机,自己乘顺路公交。第二天一早,部办公室主任敲门进来便检讨“对领导请示不及时、照顾不周到,领导这么做,服务人员没活干了……”潜台词则是做官有做官的“规矩”。
  老友只好循“部长定式”,茶有人沏,食有单间,车有专人,出门有人提公文包,进门专人接你外套。不知不觉,腰身有了“游泳圈”,三个月成了“老糖部长”(糖尿病)!     
  齐:看来做人一定要像人,做官不可像官!按“官(惯)例”,“不知不觉”,还容易养成毛病呢!也挺耽误事儿。这是个案么?
  明:从我近年行医看,这已成一种社会型糖尿病。尤其是官场多有“老糖”,而致病亦大多不知不觉,“入乡随俗”循“官员定式”。
  齐:愿闻其详。
  明:医学角度看糖尿病典型症状,无非是多尿、多饮、多食、消瘦,即“三多一少”嘛,官场“老糖”的“患病程序”是三多一不:多吃、多占、多情(多情是指?多情人嘛,已揭穿的贪官,不涉情色或只有一个情人的比例都极小吧),不知不觉。与糖尿病分1型、2型有区别,这就是新型糖尿病。
  齐:明大夫说得这是腐败现象的孽生了。     
  明:是啊,所以说,“社会型糖尿病”这是一种新型的社会疾病嘛,它无声无息地来,你不知不觉地得,没有什么痛苦就“中期”甚至“晚期”了……
  齐:“不知不觉”或者说“习惯于”怎么成了这“老糖”的共性呢?
  明:你知道,医学上糖尿病别名:消渴。基本特征是长期高血糖。“社会型糖尿病”呢,又名可以称:纵欲。基本特征是长期或者说终身不满足!怎么讲呢?刚被处决的四川黑社会头子刘汉,在临刑前接受湖北当地记者采访时自陈:我就是想要得太多……这可谓最醒世、最真实的活教材了。
  齐:嗯,有一棵树想一片林,欲望无止境,总想得满足,从上级接过官帽,掌握的权力又没有“笼头”罩着,“不知不觉”,这些官们就踏上腐败的不归路了。
  明:就是,纵欲无度特别是权欲熏心,必然患上“社会型糖尿病”。得了糖尿病,血糖一旦控制不好会引发并发症,导致肾、眼、足等多个系统部位的衰竭病变,且无法治愈。“社会型糖尿病”呢,它让你的免疫力丧失,风一吹就倒了!主要损害在于心血管系统,就是人体永不止歇的动力泵。晚期并发症一出来,你的“发动机”不行了,就不可收拾了……
  齐:是啊,患上这种“社会型糖尿病”,腐败肆意横行,不管你有多大的“文化体量”,多高的位置与GDP,都会轰然倒塌呀!看来,这种糖尿病、这腐败就像一颗毒瘤,逐渐吞噬着生命,如果不及时遏制,不及时切除,最终必会全身扩散。那么,人们治糖尿病常用两句话:管住嘴,迈开腿,对医治这“社会型糖尿病”也应有效吧?
   明:同理。管住贪婪的嘴,迈开勤民的腿。今人特别是官员动欲念的多了,动身子的少了;腰身上有“游泳圈”的多了,眼睛里有事业心的少了;想自己所得的时候多了,想为百姓奔波的时候少了……这些,都是导致这一糖尿病的症候啊。
  齐:没想到,明大夫对“社会型糖尿病”也这么有心有研究呢。
  明:“小医医病,中医医人,大医医国”嘛,再加一句:“神医”窥世。哪位有家国情怀者,不关心江山社稷、国家兴衰呢?
   [载2016年3月辽宁人民出版社版《2015中国最佳杂文》]
 
克里空一封信
当代中国的媒体同行:
  你们好!
  “我”是谁?面对一位鬓发如雪的老外,秉承追根究底“主义”的中国年轻后生们,肯定要问。我是克里空,XX·克里空,1940年代苏联战地记者。尽管贵国的毛泽东先生71年前在延安曾以我为反面教员,儆戒全党切忌空谈,防止“闭门造车”,又尽管在贵国的各种新闻教材与各种评论文字中,我频频登场,成了“知名人士”。但从前者说,毕竟隔了70年,世称三十年为一代,两代人了,很陌生了。对于后者,不是我倚老卖老,挑剔你们,你们太不用功了,只顾着追逐“泛娱乐化”,哪有心思看一本书或几篇大块文章,哪怕是很有思想但不够“娱乐”的文章?
  故此,你们不认识我,我只能“毛遂自荐”了。70多年前苏联卫国战争期间,作家科尔内楚克写了一部名为《前线》的剧本,其中就写到了我——特派记者克里空,我到前线采访时,泡在离战场很远的指挥部里,全靠电话采访,捕风捉影,胡编乱造新闻。后来,“克里空”就成为新闻界浮夸虚构、任意发挥的现象,也成了说假话者的代名词。
  我的结局嘛,自然很糟。追悔莫及哟!屡经反省,觉悟了的我也归于云霄之上。此刻,在天上纵目,我突然发现,“我”又出现在你们之中,多么可爱的小伙子、姑娘啊,却正在——用你们的成语说——步我的后尘,在现时中国的新闻界特别是娱记行业中,形成了很糟糕的行风:为我所用、任意杜撰、弄虚作假!
   例证之一:王菲一离婚与此前离婚的谢霆锋又“复合”在北京,即成众媒体“长枪短炮”的聚焦点。近日,某报特派记者屡次拍到王菲“拜佛求子”的场面,王谢似加紧“缔结真情之果”……
  作为老外,我就不明白了,中国娱记对演员的新作品与新角色少有关心,怎么只爱盯着人家的私生活,闺房床上?当然,如果说爱情与生死是文学的永恒主题,怎么当代记者特别是文艺记者也变更了自己的采写方向与主题,易“时代的记录员”的身份为“狗仔队”、“隐私包打听”了?这在旧上海与彼得堡也属“下作”之为嘛。
  还必须……用你们的话说“拨乱反正”,就是“娱乐一切,一切娱乐”、“娱乐至死”,这是贵国年轻的娱记你们的又一“行风”吧?我虽老,但对这一套并不陌生。是谓你们的鲁迅先生所斥的“沉渣再泛起”。想想,连终日蹦来跳去的猴子都不会“娱乐至死”,人怎么能将娱乐视为“一切”呢?
  例证之二:章子怡小姐与汪锋“合二而一”终于“上了头条”,随即众娱记持续不懈跟进的是二人何时领证,何时办事。其间,最有“成就感”的镜头是:章小姐腹部凸起似已怀孕……
  消息一出,贵国各大网站争相转载(我有一事终日耿耿:许是我老朽了,弄不明白,为何这本属“虚拟世界”的网站不好好管理,闹得假的虚的都可以“天马行空”?),这一来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又有跟进者,你称2015年底生,我说2016年初。究竟怎样?回应是“据传”云云。
  我的上帝!不是我说,就是我老克当年发稿子,也不敢用“据传”之类字样,贵国的某些娱记,胆子实在忒大,“构思力”实在忒丰富!我也“据说”一下,如此为我所用、任意杜撰,已非个案,形成了行风很糟糕,不可不察也!
  例证之三:前一段时间,贝克汉姆通过其个人平台发布了一条最新状态宣布“有些大事即将发生”。此前8月23日网传小贝出轨保姆,和维多利亚16年的美好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于是乎,贵国各地媒体娱乐版大字标题:小贝与辣妹将离婚!有的“分析”小贝的“宣布”,是对与妻子分居并准备离婚的消息的回应,有的还煞有介事地指出,两人的四个孩子已经分成了两派——大儿子和小女儿七公主都属于“父亲派”,二儿子和三儿子则属于“母亲派”……         此,当晚即被证实为假新闻。作为老外,我实感蹊跷:一名外国足球帅哥,怎么总上贵国娱乐版头条?且即使过气好长一段时间,小贝“被离婚”的传闻在本土都无人问津,却在中国传得如此迅猛,活灵活现?不过一较真,还是几个“大忽悠”见网上传闻,立即添油加醋。老外我又是有点儿想不通:贵国娱记中怎么这么多“大忽悠”,对距离遥遥的外国传闻也敢“加工上市”?
  例证之四……不“例”了,不“例”了。面对今日贵国的娱乐圈,造假的老资格如我者,也不能不——再借用贵国的成语——叹为观止!
  总结原因,恐怕逃不脱文化生态混乱,价值观混乱,新闻观也混乱的大环境。一片混乱之中,坏了文风,毁了行风,“一条臭鱼腥一锅汤”,今日记者与媒体公信力何存?而这以弄虚作假为能事的种种歪门邪道,又怎么能愈演愈烈?
  此际,我又想起68年前1947年6月15日,在贵国毛泽东先生的支持下,《晋绥日报》编辑部在该报开辟的《不真实新闻与“克里空”之揭露》专栏。真是发聋振聩呀!今天,各地各报是不是都需要再开这样一个专栏,以正行风,以扫邪气……
  永远艳羡你们的XX·克里空
  地上时间: 即日即时           
  (载2016年第1期北京《前线》杂志“燕山新话”) 

放过老子
  置身这浮躁的年代,黎民草根,芸芸众生,自然少不了被折腾,而先秦诸子、春秋百家也不得安宁。孔子、孟子自不必说,这两年,一向倡导“我无为,而民自化”、“无为而治”的老子,也成了“众矢之的”,继河南、安徽、甘肃多地争抢“老子故里”甚至“老子第二故里”之后,老子文化园又成了争夺的重点,最新一个大手笔是深圳一家旅游公司宣布,将在未来8年,在梧桐山南麓恢复和建立老子文化园,总投资9亿元。有深圳市民反映,从未听说老子与当地有何关系,投资方的做法太过牵强……
  读上述消息,笔者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家财大气粗兼“雄心勃勃”的公司称,“在梧桐山上兴建老子文化园是有历史依据的,已通过国家级专家论证。”
  哈哈,听来有趣,听来也耳熟,“历史依据”也者,当下是只具很浅一点历史(资历)的人也敢说的,倒是“通过……专家论证”也者,足令今人看到,真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了。不过,凡有一点规模的项目,特别是打出“弘扬传统文化”之类的“历史项目”,总会抬出十几位或几十位乃至百十位“省级”、“国家级”直至“国宝级”的“专家”来“论证”!据笔者不完全统计,争“炎黄故里”、“屈原”成猪饲料品牌……莫不如此,总能闪现“专家”的身影,“拉大旗作虎皮”。尤其是被笔者称为“橙色预警信号訇然鸣响”的《从“中华第一龙”到“中华文化标志城”》(即山东要在曲阜身旁的九龙山修建初步投资300亿元的“中华文化标志城”),更是有“69位两院院士”“慷慨赐名相助”!
  上列种种,哪里是什么弘扬与扶持,遑论“奖掖”,打一个也许不够恰切的比喻,纯属“挟‘天子’以令诸侯”,祭出一大“金字招牌”,唬住百姓,明里“促进当地旅游”,实则自己栽了一棵“摇钱树”,甚至要国家财政为其“埋单”。至于闪烁其中的“通过……专家论证”,令笔者平添了不少感叹,“学问”如此“为实践服务”,无论怎样想来,都有一点悲凉意味。像被一条彩绳牵的“玩偶”,哪里还有什么自己的“主心骨”,“学术立场”或者说原则立场?而不菲的“评审(辛苦)费”,就是那牵着“玩偶”的“一条彩绳”吧,柔软,却结实得很。
  还是回到本“案”。从前面笔者扫描过的诸种“文化病象”不难看出,大禹被“尊崇”成了“时尚青年”(三过家门而不入便是生了“婚外恋”么),孔子被“弘扬”“哭”过,屈子被纪念得生了“病”,李白被“现代”为“小流氓出身”,而炎黄的子孙又为争“祖宗故里”打得不可开交……今朝,又有擅长炒作者要折腾老子了。
  折腾古代圣贤,堪称当下一些“炒(作)家”、“(恶)搞家”以及“商家”的拿手戏。用电视剧来戏说者已屡见不鲜,而今又兴将先哲们权作一块块五花肉或“清蒸”或“红焖”。看来,只要先贤们还有“商用价值”,他们在一个时期内就将被折腾不已。
  再说这个“老子文化园”,不管是为甚,“关键字眼是收费,梧桐山是不收费的,建成以后就可以占山为王收钱了。”当地百姓如此评议,真是一针见血呀!
  古语云:没有梧桐树,招不来金凤凰。此地有梧桐山,凤凰却要飞走了。因为有了“山大王”,要收买路钱了。古语又云:地上三尺有神明。
  神明值得也必须敬畏。寄语见利忘义的商家,放过老子,也放过每一位令我们敬畏之“子”!   
  载2016年2月号《杂文选刊》]    

绰号·官相·红牌
  深入反腐产生了许多逗号、句号、感叹号,也有一些新的问号。笔者便有一问号,贪官是不是也分代呢?由于年龄不同,贪官也应有代际之分吧,而区别贪官“50后”“60后”与“70后”的重要分野,除了“50后”“60后”多位高权重犯事者总量居多外,是不是“50后”“60后”贪官多有绰号呢?
  其实,绰号古已有之,又称诨号、浑名、混名、花名、野号、外号、徽号、雅号,是在姓、名、字、号、小名之外的又一种称谓。其最早见于《吕氏春秋》,夏桀的外号是“移大牺”,意思是说夏桀的力气大得可以把牛移动。唐代称之“别号”,宋代称之“诨号”,元代称之“绰号”等,“外号”一词出现于民国初年。
  我们的母语就这样神奇!不唯含意丰富、弦外带音,仅是这带着声响和色彩的绰号,就活灵活现地刻画各种嗜好、性格、特长、生理特征,甚至你的肺腑、品相、特殊经历与行事风格。
  而今,绰号又成了老百姓给贪官“画像”的好“家什”,官员的绰号遂成百姓认定其腐败的标号。于茶楼酒肆、饭后茶余,当然也有浩瀚网上,谙熟此道的“斫轮高手”不但用一个个绰号让人们解颐,还编排出了一个个系列,有如前些年风靡的段子系列,不过这是升级版的,如数字与“书记”交会一处,分外令人醒目——
  “三敢书记”:广东湛江市委原书记陈国庆(以“什么酒都敢喝,什么钱都敢收,什么人都敢用”而名“市”),“徐三多书记:四川雅安市委原书记徐孟加(这可不是赞其如《士兵突击》中的励志青年,而是因这徐官钱多、房多、女人多)…
  此处之“三”,不是猜拳行令时的“三(吉)星照”,而是类乎京剧《三叉口》,处处充满风险。
  “五毒书记”——湖北天门市委原书记张二江,他创造了包养情妇的“数量吉尼斯”记录,并因“吹、卖(官)、嫖、赌、贪”五毒俱全而获赠此号。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朝野。百姓口中一个个绰号揭穿了一张张画皮,告诉人们一个个正贪墨的官、“水落石出”而丑态凸显的官。各地百姓正是藉这讽刺与幽默精神,用戏谑辛辣的绰号,痛快淋漓地表达了公众之痛。官员绰号遂成遂成其蜕变、腐败的“密码”,滔滔民意的晴雨表,甚至是众目睽睽这“大众裁判”手中的“红牌”与“黄牌”——
   第一张“红牌”非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莫属,其在任时即称“刘疯子”,他常“以身犯险”,走“野路子”,直至走上“不归”路。此外,如被称“王坏种”的安徽省原省副省长王怀忠,共有10多个肮脏之号,成了“坏种王”!这最响亮的名头被喊了多年,不是早该赠与“红牌”?
  至于“黄牌”嘛,应该先授前赴后继的南京“首长”,前边是“砍树书记”,继任是“砍树市长”——南京市委原书记王武龙,将南京十数条主干道的百年古树纷纷砍掉,引民声鼎沸;继之南京市长季建业又“满城挖”、大伐梧桐树……怎么今朝南京的“父母官”专与那“树爷爷”过不去?如果,相关部门早闻这季建业“砍树市长”与“季挖挖”两个诨号,对百姓亮出的“黄牌”早日高度重视,恐怕就不会于其无可救药时无奈一张“红牌”将其罚下吧?
  绰号表达着官相,也塑造着官声。权力无孔不入深入“市井”,自然导致民间解读的“市井化”。人们通过绰号种种,往往窥见其政绩之“内幕”与“后门”。看破贪官丑面目,该出口时就出口!公众用这一“出口”——入木三分的民意符号,拉出了贪官的“狐狸尾巴”。而从上至下各相关部门,该如何正视与重视这一封封绝妙的“举报信”呢?
  (载2016年第1期《杂文月刊》原创版) 

互联网+应“-”掉什么
  新年伊始,多部只顾看手机、罔顾脚下路的“低头族悲剧”,在各地荧屏、大小网站频频上演,在令人唏嘘之际,不能不想到与之相伴而生、笔者谓之的“随手族”……
  微博年代,N次听到过“体坛名嘴”韩乔生的烦恼:纯粹“张冠‘韩’戴”嘛,这些搞笑甚至弱智的嗑儿不是我唠的!
  从微博到微信年代,又N次听到过“新闻名嘴”白延松的辩白:“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我就成了替公众发泄(也调制“心灵鸡汤”)的“现代钟馗”。
  “进化”到微信“领风骚”之当下,未料,刚为中国摘下首枚科技诺贝尔奖的耄耋老人屠呦呦,“躺着也中枪”,“被致辞”——在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诺奖致辞被人伪造,且编排出一“感恩”一“鸡汤”两个版本,都走时下受追捧的温情路线,是其儿孙辈喜爱的腔调与类型。
  这,似乎成了明星名人共同的烦恼,除了“拍拖”、“出轨”、“怀孕”等等之外,如影随形,紧盯不舍,“被语录”、“被鸡汤”、“被访谈”、“被致辞”……这回,连一心科研、与所有八卦都不沾边的八五老人屠呦呦也未能幸免,可见其“杀伤力”之烈。
  其实,这也成了当代国人共同“成长的烦恼”,甚至可以说,是亟待公众共同面对、共同重视的社会问题。
  毋须细数。生逢这微信年代,与车站车厢、课堂饭堂甚至年夜饭桌旁遍布的“低头族”处处相伴的,是笔者谓之的“随手族”:低头见,随手转,随手触及,随手发出;聚会时、饭桌旁呢,便是信口开河,各类“新闻”大快朵颐,真相如何,无人也无力考证,“内容(信息)为王”,越“辣”越捧,越“爆”越火,“段子王”遂成“话题老大”,且老少通吃。
  “随手族”与“低头族”恐怕要构成当下两个最大的族群了吧,在东西南北中可谓疯狂地转发着、传播着“批量生产”的伪名人格言与虚假新闻、绯闻、八卦,将种种“心灵鸡汤”喝个痛快,这说明了什么?
  当伪造的名人名言,如“心灵鸡汤”抚慰着你渴望成功的心理,当点赞与转发易如眨眼之间,这些粉丝的肩膀便似乎长着别人(名人、大腕、大款)的脑袋,不假思索,全盘接收,成了信息洪流冲刷下的沟渠,什么“我思故我在”?那是“老黄历”了,思想、思索、思考多累人哪!“我思故我在”“时髦”为“我传我才在”,面对无论虚假新闻还是参假的“鸡汤”,浮躁一族更忧心自己的“错过”,焦虑者更焦虑自己不转(信息)就形同不存在。
  这种笔者谓之的“微(信、微博)式乱象”与诚信缺失、浅阅读(其实是“标题党”,看报只看题,八卦只看“皮”,具体内容都无暇细看,就随手转走了)相伴而生,首先映射出的,是部分微博与微信公众号的无底线式经营策略。谁热衷于此呢?当属美容机构、房地产公司一类了,他们的微信公号转发此类最卖力,目的呢?无非是诱引用户,圈住粉丝,“以售其货”罢了。
  这种“微(信、微博)式乱象”让微信与微博乃至各种传媒都陷入一种信任危机。不是么?长期以来,准确的消息皆从平面媒体得来,网络信息多转自平面媒体,现在呢,进入“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握麦克风,个个都成消息源,平面媒体要抢“第一手新闻”也靠互联网。于是,“小道消息”甚至出自左道旁门的“伪消息”,皆有了市场,甚至以“权威面孔”大行其道。
   如此岂可放任?在这时起时伏的信任危机中,不能不痛指政府监管的责任,各种相关部门与单位的放任与“缺席”。
  置身轰然而至的互联网+时代,万众创新是主流,但微信、微博乱象的逆流不可轻视。其间,各相关部门亟待负起监管之责,而你我他也都应想想:
  互联网+时代,作为个体,你应“-”掉什么?我以为,应“-”掉随手族的习惯,“-”掉不假思索、随大流的心理,“-”掉盲从的思维定式,决不可成为别人思想甚至炮制虚假信息的“跑马场”……
  [载2016年2月7日上海《解放日报》副刊]

猴年春晚语言类节目单
  厨师最考验功力的是年夜饭,文娱编辑最犯愁的是大年夜的版面,可巧,笔者先拿到了猴年春晚的节目单,语言类部分有料又有趣,兹录于下,大家品品。
  站在2016回眸2015,什么会一下跳进你的眼帘,让你眼睛一亮?热词。没错儿,整个2015或许会因为“众口烁金”的段子、热词,与这些段子、热词的“汁液四溅”而载入编年史。春晚往往会对上一年的焦点热点事件精挑细选,语文类节目呢,更对浓缩这些热点而“一语中的”的热词情有独钟,诸君请看,开场第一个就是——
  群口相声《天价虾》
  逗哏:各职能部门。
  捧哏:游客。
  赞助商:海鲜大排档。
  背景:国庆期间,四川肖先生携家出游,在青岛既乏善又无德的善德海鲜店点了一盘“颜值”并不超凡脱俗的海虾,被要价1500余元。
  节目简介:随“天价虾”问世,媒体“接龙”而生青岛“霸王蟹”、盘锦“贵族豆腐”、江苏“王妃粥”、沈阳“土豪停车费”……让人“痛苦”的是,各职能部门为何不但“踢皮球”,且“正气凛然”,振振有词?……”
  精彩台词:甚“天价虾”?青岛人看到了“霉”(倒霉,“天下景区——乌鸦一般黑嘛”),“无德”海鲜店的邻居们喊一个“冤”(“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啦”),标题党亮出一个“败”(“好客山东”败给了“虾兵蟹将”),段子手衍生了一个“暴”(“新时尚:虾(贝类)按只收费,饭(及粥)按粒给钱”),法律界争议“警察该不该管”呢?……
  第二个:小品《爆买》
  表演:南北方大妈三人。
  布景:大阪街头,百货店门前。
  节目简介:“爆买”是日本人为中国游客量身订做的特殊词汇,泛指其所到之处对某类商品无差别狂买滥购直至一扫光。中国游客已连年成为日本最大金主。
  精彩桥段:仨大妈正拿着刚“抢”来的电饭锅、马桶盖欢声笑语,一手机铃响,接听:妈呀,我拿你发来的照片去杭州商厦看了,都是从这发去的货……
  第三个:化妆小品《“装羊”》
  布景:十几名小学生披着装化肥用的白塑料袋,趴在山坡上装羊。背景图,小河潺潺……
  节目简介:某地官员为让上级考察时看到自己的政绩,派小学生趴在山坡上装羊。领导远远望去,山坡上尽是“美羊羊”……
  立意:这种“装羊”曾是前些年司空见惯的现象。时下,陋习仍存:为显示绿化政绩,把光秃秃的山漆成绿色,远观郁郁葱葱;为显示建设新农村政绩,在公路两边修起只有一面墙的房子……但愿这“羊年装羊”玩的把戏,在猴年绝迹。
  第四个:相声《“贿”红包》
  逗哏:班主任老师。
  捧哏:学生妈妈。
  节目简介:临近佳节,学生妈妈在校园门口与老师“邂逅”,送上红包,请在新学期关照……更有甚者,昆明卫校一教师以“挂科”威胁女生“陪睡”!这是大大小小的腐败形成了链条,形成了“氛围”,“苍蝇”扑面来,腐败链难断。而在小学或幼儿园不时曝露的“贿红包”现象,更形成一种代际传染,救救我们的孩子!
  第五个:群口相声《“猴把戏”》
  逗哏:“老猴”
  捧哏:“群猴”
  节目简介:
  “羊”去“猴”来。一进猴年,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句“别耍猴把戏”。此为俗语,“猴把戏”何谓?曰搞鬼花样、骗人的把戏。用当今流行的话讲就是忽悠、糊弄、瞎扯蛋、玩虚的。社会上装神弄鬼、弄虚作假、形式主义、花架子工程,有些干部习惯搞的“花拳绣腿”,也都类似“猴把戏”。
  前面刚批过“装羊”,这里高调提醒:猴年至,各地各级官们少些“猴把戏”,多一些“真功夫”。
  以上祝广大读者与观众新春快乐,猴年大吉!
  [载2016年2月5日《讽刺与幽默》报]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