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首页 > 作品 > 诗歌 > 正文
原载于2017年2期《花城》
 

诗人的墓园(组诗)

 
宋晓杰
01.大雪中的村落
 
——压低头颅
是时间,不是雪
这些自身携带光芒的物种
不言善恶。但是它消磨——
痰咳,吃土。如人
最慢的,是活着……
 
神说:赤子,请感谢恶!
当稀疏的村落,一闪而过
严重脱发的大地,夷为平地的祖坟
冰层下的面孔,深水里的火焰
谗言,谶语,乌有的城池
一开口,就是子弹
 
好吧,允许你哭过之后
裹紧皮袄,远走他乡
古铜色,儿子,鹰和天空
允许你在冰天雪地里,热气腾腾
如轰轰的发电机组,脚步生风,植物向上
一个墓穴……在等我的暮年。
 
02.高压线
 
它是魔鬼之鞭
要命的闪电
它生来就是生化武器
吃人不吐骨头
 
小时候,它霸占旷野
方圆几十里被划为禁区
一指禅,便化作齑粉。没有硝烟
我们避瘟神般躲着
却见排排小鸟稳稳端坐
弱小,没有罪愆
世界滚滚向前,最初的寓言和真理
在鸟儿的两只脚尖之间移动——
我们因露珠般幼小、无辜,得以幸免
 
03.骨头馆
 
靛蓝底色,方正的白字
长方形的牌匾
在花花绿绿的匾额中
过于肃穆
那是二十多年前
城乡结合部的工厂门外
在两个幌的饭店、报废车厢改装的
小卖店之间
它的出现令我惊愕、悚然
——那时,我不知道它是饭店
以为是一家私人诊所
瞬间,血、腥抢占了嗅觉
 
……花在开,刀在磨
女友刚刚堕了胎,她的笑声虚幻而空洞
而我浑身松软——
每道骨缝儿,都有阴风穿梭
 
04.分居
 
……或许更久?
 
能记起两年前的
战火,已渐渐熄灭
老人和孩子,仅有的两颗火星儿
他们回到原点,心照不宣的游戏规则
谦卑,礼貌。点到为止
像路人甲、路人乙,在默片中平行移动
不回忆,不交叉,不接触皮肤
身体下降,沼泽沉沦
不过是指甲大小的麻烦——
他们是彼此的惊堂木,崩紧的弦
弹不成棉花;他们像卡壳的臭子儿
——锈死,或致命
 
05.诗人的墓园
 
石头不说谎——它干脆连话也不说
只管死心塌地地,烂给谁看
两个黑体字,是他尘世的区间车
多年前,终于停运了
从此,他改种玫瑰、春风和百合
 
他还是裁缝、画家、缔造者
那些灵魂,在天上飘
无非就是橄榄枝、花环和白鸽
语言不通,山海阻隔
借飞着的意义,总有人前来把他认领
——巴别塔空空如也
望向天空的目光,忽然柔和:
他在那里,反复出生。几乎就是一首诗
上阕,下阕;阴晴,圆缺。
 
06.阴雨布拉格
 
我们交换枕头
像交换日月和时空
一支烟变成灰的过程
是不是就像——人变成梦
一次虚拟的往生?
 
这个让人操心的世界,的确需要
有人值夜班,一刻不停地让
蝙蝠的心,免于倒悬之苦
 
我的雄狮沉睡着
阴云、凄风和薄雪,虚设了背景
地球这一边,我无言端坐
身披雨水和繁星
等你推门而入,湿淋淋地
搭救我,于水火……
 
07.在地铁里,遇到里尔克
 
“此刻
有谁在世上的某处走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走
走向我……”
它来自地铁的招贴广告
来自赖内.马利亚.里尔克
我郑重地写下间隔号
就是写下三个人、三首诗
最后归结为:你的秋日、长信和孤独
你只活了51岁,约等于星辰
是的,是时候了——
 
阅读无处不在
你的目光忧郁如沉井、谴责
好像从来也没笑过
我开始坐立不安:
一没有走;二没有读
在这个世界上,无缘无故地活着
——像疯了的地下铁
拚命地奔跑,却又原地未动
 
08.气味
 
生肖不属狗
却靠嗅觉活着
过去,曾相信星象、八卦
那些小窗口
现在不怎么信了
 
我依赖气味活着
就是离经叛道,铤而走险
——看不见的东西里有赤诚
见不到的人,草木青青
空山……自有回声
 
09.牌局
 
一把牌被打坏了
完全是我自作主张
 
我开栓,落锁
拆散篱笆,自暴自弃
下滑,是最省力的运动
你得随时准备灭火
 
事实上,我并没有难为你
你的味道太多了
混合,交错,杂糅
哪一种都是旺盛的肝火
唯独孤单的一个
在绝境之巅,有某种暗合
我们谁也不说破
 
当那些味道,四处飘散
——哦,我是说
我们谁都不会玩儿了
这都是有可能的
 
10.2017,第一首诗
 
我能消受的,极其有限
但错过了今年的三场大雪
对于一个北方人来说
是无法容忍的失误
 
昨天的雪沬,如粉尘
下得那么煽情,那么认真
让我忆起的,只有
咳嗽、出生、弗拉基米尔之路
——它们恰好可以试凛冽、寒凉
如试刀锋
 
11.五十岁
 
……半个世纪了,已经!
镶着金边儿的纪录片
也有灰色的光芒,发散
激昂的进行曲,或舒缓的小夜曲
一个完整的故事
几乎看到了美满的结局
 
真幸运,人生这座山我已经攀到这一海拔
虽然看到的风景不多,也没有栽下大树
但是,再不会有人说“英年早逝”
 
12.今日:雨水
 
你还在跟一些人混,等候命运的判决
而我在宾馆里写动物:
仙鹤、东方白鹳、太平鸟、伯劳、秃鹫……
窗外阳光大好,多日的阴霾不在
心太软,我下不了处死它们的决心
即使是害虫——我们都是害虫
抬起头,匆匆的车流幻化成雨声
 
我们都太矮了,有些秩序来自天上:
这人、兽同居的世界
自会被春雨从地里唤醒
尘归尘、土归土
 
13.小幸福的罪责
 
这是一条知名的街巷
旧学堂,革命曾经的血,老城墙
贤人、雅士的宅邸,艺术、金融与咖啡
小剧场;彻夜的阅读,从文字里
敲出思想的火星儿,不锈的钉
 
这是一条沉浸的街巷
霓虹,人潮,庄严而隆重
红。在岁末的嚣嚷中
无所事事的一个人,在等一场风暴
她不停地猜测,下沉,放电影
一个半死的人等待判决,淬火的心脏
越来越硬:教诲冰凉而无用
偶尔,她动一下睫毛
落下浮尘和阴影
 
教堂的钟声起落,不停地絮翅膀
她试飞,止渴,画十字
是否能够免于她所需要的
——小幸福的罪责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