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首页 > 作品 > 诗歌 > 正文
原载于2017年3期《民族文学》
 

虚构(组诗)

 
苏兰朵
写在“小雪”节气第二日清晨
 
他们对雪的表达都是不对的
你也不用学他们
不用
你即使躺在雪地上,把雪融在眼睛里
唇齿间,雪也不是你的
也不是我的
统统都出错了
 
那些雪的肉体,绵延不绝的
覆盖了一切不安,和短暂停留的时间
以雪人古怪的面貌出现形体
那只是,肉身所能抵达的
而雪,是无声的,我
从未见过这么浩瀚的肉体
无声
 
雪来自远处
远处,神秘的,荡漾着不可知,无限,无形……
连灵魂这个词,也限制了她
 
我也不能说“敬畏”
她一直安静地与我相处,每到这个时节
她,就像我身边安睡的猫
弥漫在空气中,睡眠中
如此悠长啊——
令我整个人感到了难耐的
不同
 
此刻
 
此刻,相遇的已不再是理想
文字所能企及的那部分  
不再是
令人遗憾和原谅的纯洁
哀愁或者别的什么类似雨中鲜花之类的词汇
不再是
 
我们站在这里
信仰已经与彼此无关  它像
日日如河流般缓缓前行的时间
让各自变得简单
变得  拥有绵绵生长的耐心
和平静的孤单
 
此刻
遇见  已很令人悄悄喜悦
脚下的狭窄小路已所剩无几  至于通向哪里
通向哪里  谁知道
那些大河最终都
通向了哪里
 
虚构
 
更多的时候要依赖实词
动词最好,像一块一块结实的砖
云朵做的房子  
载不动理想
而理想是个最大的虚词
 
虚构了我们整个一生
为了它,每天不得不填饱肚子
令肉体经受屈辱
变得卑贱
 
然后我们有了一个人物,神会派一个人
一个不知道什么人  散发着
神秘的光辉  与我们相遇
火苗一般  点燃
我们身体里深藏的虚构之火
熊熊燃烧的  终将变成灰烬的
盛宴
 
名词从此进入我们的人生
名词,总是活在理想周围  像理想的花边
她吃着露水和风  她有时候变成
露水和风  变成一面镜子
陈列在我们的梦中  梦中
我们比较不容易识破那些谎言
虚构得以延续
 
我们其实活在一个谎言中
谎言过于精致,围绕着巨大的虚词
编制出富于魅力的逻辑
像分岔的迷宫般的小路  你很难不迷路
你很难不去试试每一条路
而终于快乐地忘了终点
这诱惑此起彼伏  人间便生出了节日
 
我们是露水和风 我们是枝节丛生的小路
我们是梦游者 我们是精神分裂的病人
我们是一个巨大的虚词 
在理想那个虚词之上
我们的身体被肢解成一块一块的实词
它们因饱受折磨而坚实无比
我们失去了睡眠
是的  睡眠作为一个俗世的词汇从此
和梦与谎言脱离了关系
不错  谎言还留在这里  
必须和梦完全交汇  完全交汇
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这诱惑此起彼伏
虚构得以延续
 
通俗小说
 
有时候,我觉得这世界就是一部通俗小说
情节排成队,一个赶着一个,踩着脚后跟
一个推搡着一个
黑压压地,涌过来
把时间覆盖了,一点缝隙都没有
把时间
撑破了
 
碎了,凌乱不堪
或者消失了,你使劲地查找
拨开一层,又一层
 
时间累了,抱着一个大包袱
它有生命,有活力,像一个茁壮生长的肿瘤
贴着时间的皮肤,渐渐地深入进去
弥漫开去,一个细胞赶着一个细胞
推搡着,充满激情
充满悬念
笔划互相覆盖着
马不停蹄,泼着墨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