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首页 > 作品 > 诗歌 > 正文
原载于2017年第8期《山东文学》
 

诺言或者美的线索(组诗)

 
李 皓

 

一滴水里的湖州
 
以百湖为名,与水相生
你我命里的缘分
不仅仅是
一滴水
 
相对于海,你比海更知水性
看惯大海咆哮的人
更喜欢你的柔静,沉稳
缓缓流动的潜质
 
你千年的水域通达八方
骆驼桥至此
泛舟碧浪是必要的
苕溪放歌也是必要的
 
如果在长安
听见南太湖岸边一个和婉的回音
那一定是不伦的爱情
在心里彼此认领
 
在吴兴,一粒黄沙是幸运的
一根水草更是幸运的
因了一滴水,它们的命脉更长
它们无一不是我的知己与故交
 
钱山漾,柔软的天涯
 
我从大东北涉寒潮而来,
只为一位伊人歌唱
四面楚歌,我不唱十里埋伏
我不捧虞姬的那滴酸泪装饰忠贞
蠡塘之水浣纱的爱情
足以赚尽我内心的悲怆
 
在天目山,看遍暮色斜阳
在水云乡,戴青箬笠、穿绿蓑衣
看银鱼交欢、菱角互生
当然必有石觞的五斗酒助兴
在斜风细雨中乐自逍遥
在水墨残荷里黯然神伤
 
绸缎一般柔软的温柔乡啊
到底是谁的肌肤?
那神秘莫测的楼兰女子
是不是菰城最早开放的那一朵鲜花
而我终究要研尽太湖之水
持湖笔一支,与真卿谈古论今
 
沙漠的心跳
像每一滴流经身体的血一样真实
大漠云烟一直笼罩着钱山漾
那是一条路的诺言
在千年的驼铃声里面不改色
我只消做一只蚕,吐出一条走廊
 
怎样才能让我与你心心相印
你不爱绫罗绸缎,不爱雕梁画栋
独爱那个面黄肌瘦的穷苦书生
天涯两千年,风一程雨一程
一粒沙子就是一粒永不变质的米
一抹夕阳正在轮回,极尽鱼水之欢
 
锦江山
 
鸟儿都飞走了
把叩门的声音,踮得
更加空洞,悠远
 
一枚硕大的红叶
阻断我望向窗外的视线
我不知道
江水是不是像大海一样
涨潮
 
有些美留在途中
江山之美不在峰值
山间的日月
比你及腰的长发
还长
 
当秋叶和阳光
一齐垂到你我身上
我的江山
便愈加锦绣
 
战争都偃旗息鼓了
锦江山却怎么也
无法平静下来
 
招手,在普济寺门前
 
当我在佛前,向虚空里的你
高高地举起我的右手
世界一下子寂静下来
只剩下一句诺言
在放生池的上空,一遍遍
回荡
 
放生池正在干涸
最后的锦鲤,留下美的线索
它鲜艳光亮的鳞片
多像你秋天里穿过的红衫
比诺言更像诺言
信誓旦旦,一诺千金
 
我说你是我在佛前
求来的,好吗
善缘打通了所有的业障
就像你的眼泪打通了我的眼泪
你声嘶力竭的哭声打通了普济寺
那一树,无言的菩提
 
残荷十四行
 
谁把秋风翻到的这一页弄皱
或者说
你在向谁下着逐客令
之前的时光腹有蜜饯
这一夜让人心寒
这个季节让男人阳痿
而女人的菊花开得正兴
阴差阳错的病例炙手可热
蹩脚的爱情史
比一枚干瘪的莲子更加乏味
水下的残枝败叶,譬如肝胆
水上折断的脖颈,譬如肋骨
谁还记得哲人的思考,美人的额角
迟暮的江山哭笑不得
 
玉碎
 
对一块玉品头论足,或者把玩
是你多年以来的生活方式
渐渐地,你就成了一块玉
温润,通透,有瑕
绝不与瓦
为伍,相提并论
 
一块不动声色的石头
也有爱恨情仇么
也有难以释怀的负累么
你有时憨厚地笑一笑
那些堵在你人生路口的瓦片
就会烟消云散了吗
 
那些瓦
把你的嗓音咯得越来越沙哑
而那些命根子般的玉
终究是少数
它们紧紧地把握着真理
不屈服,也不言语
 
是什么把你弄碎
是什么让你如此从容
就像你那次喝了点小酒
笑眯眯
心满意足地
消失在摇摇晃晃的夜色里
 
我们向你的背影拼命挥手
而你头也不回
只留下一堆让人心碎的玉
留下一缕久久不散的青烟
提醒我们在苟活的同时
对于貌似完整的瓦,要视而不见
 
作别一枚含泪的银杏叶
 
那是多么硕大的一枚银杏叶呀
她先于寒流到来之前
抵达我干枯的内心
昨夜,深黄是一种大美
多么饱满。我的风尘仆仆
多少有些相形见拙
 
如此说来,早晨飞舞在窗前的
那些触目惊心的银杏叶
则是我从你身上取下来的
它们复制了你的美
留在树上原地踏步的,是你
落在地上四下飘零的,是我
 
你是在守株待兔吗?
而你等待的,是不是
在我心里嘭嘭直跳的那一只
它红着眼,像深夜里熬红眼睛的
动车车灯,狠狠地盯着你看
像盯着一生一世的冤家
 
而你终究是要飘落的
与我在某个角落,用一滴冬雨
相拥而眠。树上和树下
就是一片叶子与另一片叶子的距离
而银杏叶,只是千娇百媚的你
留给我无数个背影当中的,某一个
 
异香
 
从双流机场前往遂宁的路上
一种不知名的花香,一直
缠绕着我。难以名状的兴奋
给晦暗的旅途
带来了意外的光亮
 
这小小的晴朗,红袖般
打开皂角湾寂静的夜晚,打开
酒香,家宴的朴素与豪爽
山外明月与哪一枝花暗通款曲
失忆的好酒,从此不敢相忘
 
皂角湾
 
春天总是走在我的前面
当我悄然抵达皂角湾
梓庐的桃花已逃之夭夭
油菜已经结荚,杂花生树
我的心,被一杯香茗浸润
 
必然遇见的三五鸿儒
在两棵白丁一样的桂花树下
高谈阔论。他们的笑声被春风
拽到十里之外。猛虎被豢养
院角的高山杜鹃灼灼其华
 
正月初四的冬雨
 
从年和节里悄然而至,她带来了
久别重逢的欢愉,沉静的潮湿里
有看不见的悸动和战栗
 
这预谋已久的一年一面
人们都变得格外健谈,格外怀旧
一滴雨,在正月初四的晚上
激起了千朵涟漪,万重浪
 
冬雨先于春水抵达,最后的胜者
总是抿嘴不语哑然失笑的春水
而侃侃而谈的冬雨,那么
不合时宜地停留在时间的负面
 
一场雨就是一道分水岭
分开了节日和平日,雨和雪
他们和你,我和他们,你和我
 
这雨是你,从江南带来的
或者说你原本就是我生命里
的一滴雨,一滴疼痛的液体
 
不过你还是要带走它,让我
再次回到那些干渴的日子
而你的江南,总是烟雨蒙蒙
 
你说你终究要回到北方
那么这一场冬雨,到底留下了
怎样的暗示?一滴雨的蛛丝马迹
被无限掩盖,却欲盖弥彰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