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首页 > 作品 > 诗歌 > 正文
原载于《辽宁诗界》秋之卷
 

你拥我入怀,便是赠我天下(组诗)

 
盖艳恒
一场唐朝的爱恋
后宫三千,尽是如花美眷
腰身娉婷,舞姿翩跹
红尘喧嚣里,你可看见
一个帝王的寂寞,无边蔓延
我思念琴音飘零的骊山
那惊鸿一瞥的遇见
你一颦一笑,玉手轻掩
让我心生波澜。这日复一日的思恋
在我心里潜滋暗长
我今日与你再见的这一面
穿越了多少世俗的束缚
跨越了多少年轮的阻碍
执你手时,只想告诉你
玉环,你,已重于我的朝野江山
 
原来爱情,可以这样突然
那些小种子,已埋在我们的初见
让它蓬勃的,是骊山的泉水
你的江山,和我的爱无关
我柔软的情意,浸染着后宫的
每一条小径,每一扇朱门
每一道轻曼,每一卷珠帘
朝廷之上,你是万目敬仰的君王
青纱帐内,你是我深情几许的三郎
我倾国倾城的美貌,只为你
一人绽放。我销魂摄魄的音律
只为你,一人弹唱
执你手时,只想告诉你
三郎,你拥我入怀,便是赠我天下
 
世事无常,风云突变
两两相爱,居然乱了朝纲
一世帝王,竟也无力抵挡
是相濡以沫,抑或相忘于江湖
今生不能连理,来世再双飞
马嵬坡前,就此别过
玉环,送你离开,我肝肠寸断
三郎,为你,可以生,死亦无妨
一场深宫里上演的爱情盛宴
落幕成人间的一段烟火
黯然收场
 
经年之约
那一扇,漫天风尘里虚掩的门
挂满了岁月的哀伤
我流着泪水的目光,一路铺陈
注定,你每一步走来
都会踩踏出疼痛的汁液
然后,裹紧每一粒沙
小心翼翼的,轻袭
 
此去经年
丝绸之路繁华依旧
马队浩荡,铃声悠扬
直等到,夕阳西下
我的客栈,为谁将灯火点亮
 
夜晚的沙漠,横生荒凉
我轻倚门楣,坚信
你一定,在来的,路上
 
我想让你,还我一个
在尘世里,错过的天堂
像一场偶然相遇的爱情
落寞地转身之后
还有谁,能重摆友情的盛宴
 
我这朵矜持的花
注定不能绽放在你,沉默的枝头
空空丢弃了一地的日光和月华
表白暗哑。我不说
但你,一定懂得
 
是不能预见的幸福
大朵大朵地绽放
喜悦,浸染着我隔世的霓裳
你只为,一个承诺
来赶赴,我千年之约
 
所有的等待,在爱的路上
次第花开。我能听见
我的心跳和着你的跫音
在耳畔呼啸
 
轻装素描
为等你,我一生不老
潜心静坐
亲爱的,我已经准备好
在你的胸膛,停泊,我的一生
 
遗落之美
把我从你的肋骨间剥离
像个医术高超的大夫,手法干净利落
如同摘掉一根毛刺,没有一丝血迹
你一下完美起来,从此彻底地属于自己
而我就此遗落,有空降的眩晕
睁开恐惧的双眼,世界的灰,充满神秘的气质
在灰暗中,辨别一颗颗与我不同的尘埃
那些相似的构成,涂满冷漠的油彩
我失血的脸苍白得看不见一粒斑点
我该对这个世界做些什么
在不安和犹疑中,我止步不前
 
我是一个人了
一个人的到来如此孤独
像索非亚教堂夜晚的钟声,恒久且凄凉
我茫然无措地张望,不能穿越夜色
如果我失聪了,我还应该有感应
如果我失明了,我还应该有触觉
如果我失语了,我还应该有心声
可是我现在,为什么像是一棵被虫蛀的老树
假装活着,却体内空空
        
我决定像一只浴火的鸟
在一次撕心裂肺的疼痛中
体会毁灭和再生
抖落一地灰烬,鸟羽尽失
我因为赤裸,而通体透明
婴儿一样,前所未有的干净和轻松
我的左手擎着太阳的炽热
我的右手托着月亮的光辉
我微笑,在世界的中央
不再担心自己显微镜以下的渺小
世间万物都不过是宇宙的一颗尘埃
无须争夺,谁来就有谁的舞台
 
只要我踮起脚尖
就可以舞蹈了
我飞扬的发丝迷乱了更多的美景
和你故作镇静的眼睛
世界充满变数
你只是一个转身,再回头时
能认得的,只有我无法更改的面容
而我目光清澈,纳气如兰
身姿曼妙如敦煌壁上的飞天
在所有世俗的角逐中,一派从容淡然
透过你紧蹙的眉头,我能够窥见你内心的困惑
是什么样的力量,酝酿了这翻天覆地的蜕变
让你空有浑身解数,却不能洞察今天之前
我遇到了谁,谁解救了我,我又变成了谁
我朱唇轻启,说没有什么一成不变
如同世事无常
不会有人知道
我在一场焚烧中,历经的来与去
也不会有人知道
在那场火情里一并烧毁的,还有我的痛感神经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