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首页 > 作品 > 诗歌 > 正文
原载于2017年5期《中国诗人》
 

一段不可信任的时光(组诗)

 
盖艳恒
独自•爱
 
我是你内心深处最隐秘的欲望
避开水和阳光,潜滋暗长
血液,是你给的暖房
我是你肌肤里切齿的疼痛
是你疼痛时唯一的慰藉和疗伤的良方
 
我是你欢乐至极时迷醉的天堂
接纳你,所有的放纵和疯狂
我让自己绽放,成为你生长情愫的温床
我是你胸膛里燃烧的火焰
是火焰中流着泪水的目光
 
我是你歌舞升平时那杯浓烈的酒
你一饮而尽的,是我的前世后世
还有今生。从此以后
我是你生命的一个组成
我是你对自己暗许的一个誓言
是誓言里,永远无法兑现的那个承诺
 
我是你轻易征服的一片领域
任你趾高气昂信马由缰
我是你身后飞扬的尘土,以你的方向为方向
我是你马蹄下凌乱的青草,以顽强的再生表达痴情
我是被你忽略的那棵开花的树
目送你策马扬鞭,转战沙场
却仍然守在原来的地方
 
秋末
 
深秋的午后,是一段不可信任的时光
犹如一场逐步隐退的激情,从手指处开始
冰凉。在那些细碎的光线里
生活裸露出的凌乱,更加接近本真
 
虚情的花团紧簇,盛大开放
我卑微的心在明媚的光线里,惊慌失措
谁在丢失的路上,谁在找寻的途中
 
我试图用一本书来沉静内心
那个叫桑得娅的女子,在文字的空隙里
露出鄙夷的笑容
 
我又一次看到巨大无边的沼泽,逐渐蔓延
它埋伏在我必经的每一条路上
等待,我的失足
 
存在
 
我,是静卧的山峦
选择沉默,什么都不说
任凭一世的悲苦长成突兀的山石
穿透土壤一样凝重的肌肤
 
我,是暗哑的河床
拒绝流动,独自承受水的沉重
任凭灼热的情感沙石一样沉淀,沉淀
构成一生的内敛和孤独
 
我,是深夜里的一枚星辰
安居在旁观者的高度
明知无法照亮这黑色,却依然
独自闪烁
 
我,是白昼里的一粒微尘
也许会在浮躁中
被拥挤,被踩踏,乃至粉碎
却仍会,自顾穿梭
 
遗 忘
 
其实,回忆是一种自虐的间接表达
对那些想不起和忘不掉的所有往事
我们都在暗中耿耿于怀
如同精心布置的一道茶
若干年过去了
备茶的人仍在苦苦等待,喝茶的人却迟迟不来
 
琵琶曲仍在,却动不了听曲人的心弦
那个腰间掖着绣花手帕的女子,抬起头
发出一声红尘的叹息
浑然不觉自己,已在
千年不变的,弃与被弃的,故事里
 
还有谁愿意承认,多年前的某一场情事
也是用真情演绎。而尤其是你,
深藏不露的你绝口不提,一定不是因为遗忘
你只是,拒绝回忆
 
失 散
 
围绕在身边的许多事物
它们相继离去
我们不时感慨一些
年龄以外的事
 
到哪里
才能找到那些失散已久的人
 
像我一直珍存的一首诗稿
写诗的人早已离开
读诗的人仍在暗自伤怀
 
顿 悟
 
那个时候,我还不曾预想现在
我看到了一朵花的绽放,却看不到
它必然要凋谢的未来,就像
我在年轻时,想像不到自己的老迈
我还不能把生活总结成,一场歌舞升平的演出
我还不能从一场演出里,洞悉生活的假象
我还不能从一饮而尽的高脚杯里,品出一种酒的优劣
我还不能从一只香烟的雾气里,分辨一个人的目光
是吸引还是引诱。就像,
我还不能断定,我一步一步向前
走向的是平原还是深渊
 
那个时候, 我还来不及思索太多
我一路奔跑着,只想接近接近,却忽略了
越近的刺扎得越深。我因为兴奋而忘记疼痛
我以为自己看见了内心的光芒,闪耀在那个正确的方向
我以为自己找到了神秘的钥匙,打开了幸福的宝藏
我以为自己感动了上苍,给了我一杯爱情的佳酿
我以为世界就该如此吧,像被命运注定一样
 
生活总是这样出乎意料,轰然坍塌的时候
即使带上面具,也无法抵挡世态的扭曲
那不仅是因了一个人的离去,还因为
顿悟了所谓爱情的玄机
我就这样深陷在生活里。独自承受这种打击。
就像,一个迟暮的人
看透炎凉百态,从夜到昼,不欢笑,不悲泣
 
繁华一梦
 
就从现在开始吧
我坚定地挺起胸膛
不犹疑 不胆怯 不惊慌
高傲地走向爱情的道场
像一只爱上了水草的鱼
无畏地冲向深处的海洋
 
我被自己感动着 
以为这爱情可以写进昆曲或秦腔
像个浅薄的女人 四处招摇着
希望这幸福可以吸引别人羡慕的目光
 
一片玻璃轻易破碎了 也
乱了一地的美景
原来什么都可以颠覆
飞翔和坠落只是一个姿势的改变
而我是一只愚蠢的飞鸟 只看得见湛蓝的天空
 
一次疼痛 足以让我惊醒
我尽量收拾自以为是的爱情
把曾经当做是繁华一梦
多年以后  我们偶遇
竟都是面无表情
 
放 弃
 
就像生长的速度永远抵不过消亡
就像所有的路都长不过脚步
这是被我们深知的一种无望
在可以看到或是看不到的地方
独自生长
 
可是有谁能够抵挡幻想
垂下眼帘,不往幸福的方向观望
 
那成群结队的人啊
拥堵在寻找幸福的路上
眼睛发出的光芒,足以让暗夜明亮
他们经过我的身旁,没人接住我怀疑的目光
我是一个中途退出的人 一路走来
我听到曲终看到人散
到处都是独角戏的表演
如同秋末冬初的一场细雨
比水更凉比天气更寒冷
 
此时选择放弃
对于那些正在找寻途中拥挤着的人来说
或许是一种美德
 
给你,或是给自己
 
你曾被生活收容
以为自己可能会是哪只河蚌里的珍珠
你也曾被生活放逐
如同一场迫降,不论你身处任何高度
这长长短短的一生
是一棵裸露在地表之上的树
从春到冬的轮回里
经历扭曲和疼痛,以成熟和生长为表象
走向不用预测便可洞悉的死亡
 
你越清醒,越紧闭双目
你在无限的虚拟中,造就了一派繁荣
你去寻找碣石
碣石不复在,空有沧海
你去攀泰山峰顶
不见众山之小,唯有一片茫茫雾霭
 
即便如此,也千万不要去用力思考
你只要记住
你不是孤独的。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很孤独
你会幸福的。只要我们都习惯幻想幸福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