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首页 > 作品 > 诗歌 > 正文
原载于2017年10期《作家》
 

爱不够的人间(组诗31首)

 
袁东瑛
      爱不够的人间
 
不是所有深邃的蓝,都在为
一朵可有可无的云彩做底色
值得称道的是那些
来自四面八方有名无名的风
它们把天空吹得比一张白纸
还要辽阔
 
我此刻恰恰站在一片云的下面
与虚空保持着必要的距离
我允许来来往往的飞鸟
像一滴雨一样
带来一些小小的情趣
让生活更像鸟鸣
让鸟鸣宠辱不惊
 
这个一生都爱不够的人间
让我对怨恨充满了警惕
更多的时候
我视眼泪为悲怆的甘露
落进流水里的
不一定是桃花
而是一些无意去留的
尘埃
 
真相
 
一定要说到风——
顺耳的、逆耳的、忠耳的
它们都可以被当作耳旁风
 
我的身体里制造过十级以上的大风
它们咆哮着、碾碎着
失聪的耳朵
却让我保持了今天的平静
 
三月,春风到处在赶种桃花
她们没有一朵比浪花活得轻松
其实,流言与蜚语
比风中的残烛还要奄奄苟喘
真相终要在土里作古
而历史,只为不明真相的人
所津津乐道
 
皮影戏
 
今夜之后,万人皆入睡
而我一直在跟踪
木偶背后那一根根线索
机关与暗道
 
三尺生绡上
生旦净末丑,全是你的角
谁操纵了他们的爱恨情仇
谁又操纵了你的命运
 
我接受在此之前
任何一种意义上的失败
我需要重新分裂一次自己
拆卸、肢解,粉碎
抽干身体里的血
 
比对我之前与之后的人生
哦,每一天
我也是一个木偶
被时间与生活摆布
 
而今夜,我想叧选骨眼
用枢钉或细牛皮条
搓成一根结实的肋骨
给木偶按一个
真正的脊梁
 
老屋
 
一座没有房顶的老屋
面对杂陈的荒地
它的孤零像空出的未来
 
风可以去信任道路
一间没有房顶的老屋
它信任的是天空
那是它永远的屋顶
 
老屋闲置成了一种摆设
闲置成了观光者
镜头里的背景
 
而我始终相信
老屋是有温度的
屋里依然有着
烹炒煎炸的香气
 
房前屋后的树,又绿了
新筑的鸟巢,有了生命
鸟们,飞来飞去
却不识过客
 
卫河边上
 
关于梦,我可以把它们
做成轻巧的船
在梦里,我可以是卫河边上
为情殉命的妒妇
忠贞、泼辣,甚至有一些偏执
 
死亡不一定是精神的残缺
相反,是捍卫
精神不死的另一种完美
我并不把命
看得太贱
 
多少人在推杯换盏中少了肝胆?
而卫河边上多大的风浪
就会掀起心中多大的
爱恨情仇
 
到卫河边上,去走走吧
唤那些把爱情看得神圣的人
回家
 
釜底抽薪的干柴
 
我需要去故乡走走
在大风浩荡的土地上
 
我需要奔跑
需要双腿溅起的泥香
需要取鹰翅上的那片辽阔
独揽太行山脉的大情怀
需要春风渡我
我渡春风
 
这亲亲的故土
我是她走丢的一滴水
又重回她的源头
我是她流失的一粒盐
在祖辈拓荒的汗水里
重新结晶
是土,是弯了腰的高粱
咧嘴笑的谷穗
是田野上
守望衣食和梦想的稻草人
 
直到今天,我才发现
一个城里人的梦想
与乡下人的梦想一脉相承
就像房前屋后、田间地垄上
堆积已久的柴垛
期待阳光划出一笔火焰
脱去世俗的霉味
就像一把釜底抽薪的干柴
期待止住那些
一直止不住的欲望
 
石磨石碾
 
搬走了石磨石碾
如同搬走了最后一粒粮食
搬走了头上的一方天
脚下的一块土
 
花草以低头的姿势
诉说她们的创伤
唯有石磨石碾不能屈膝
它有坚硬的骨气
记录沉默
 
当知更鸟的声音与黄昏一起暗淡
当你忘记了自己从哪里来
将要到哪里去的时候
就去翻一翻石磨石碾的记忆
它们一定记着你的出生日
 
在馆陶,随意一块石磨
一块石碾,甚至于一块石头
它们的灵性
都会让你既认识来路
也知道归途
 
磨盘
 
从土里刨出的粮食
还不算粮食
把它放进石磨的嘴里咀嚼
才是肚子里的温饱
 
常言铁石心肠
可磨盘却有大善的佛心
正如粮食是庄稼人的信仰
磨盘是庄稼人的命脉
有了磨盘,就有了日子
 
在太行山脉
每一条河道里的石头
都可能成为转动天地的磨盘
我一直视它为有情有义的行者
凹凸的脚步咀嚼生活
 
吞进去多少苦难
就会吐出来多少快活
而它每一次的转动与粉碎
更像一个人在路上
不断地修行
去伪存真
 
无形
 
在辩不清自己的夜里
我丢失了北斗
 
确切说,我的一生比风
更加无形
百转千回的只是尘世
流水裹挟着的,是一些忍耐
和顺从
 
很想与自己喋喋不休
云雾间游走的唱词
它们怎么让时光
轻易就薄成了人心
 
风来雪往
云雨总是背道而驰
星辰和慈悲
试探着每一个人的来路
 
没有人会在迷途中知返
只是把一个身体向另一个身体
慢慢归还
 
烫伤
 
出锅的馒头
像高于体温的乳房
白白的松软
缭人的香
 
我急急地伸手去抓
灼热的刺痛让手指猛醒
这多像我曾经
要拼命抱住的暖
 
最灼热的爱
总是一种过度的伤害
 
真实的雪
 
最初,它只是一朵
落在你头顶、肩部或掌心里的雪
瞬间就化了
来不及看清它的形状
就变成了水
 
谁看见了
——它的旅程和奔波
它经历的苦难远大于我的想像
从雪到水,从飞舞到沉积
这不是从质到量的过程
更像一个人
拼命成长,终于从少年
青年、壮年至老年
 
在看不清雪是水、水是花之前
谁又看清了自己
其实,我想说
我是自己时,我其实什么都不是
我想成为自己时
我已经远离了自我
 
幸好,雪的一部分炎凉
是真实的,一部分洁净是真实的
像我出生在寒冬腊月一样
也是真实的
 
墙头草
 
时间在墙头、墙尾和墙壁上
春播秋收
 
墙,可能是挡风体
也可能是拦路虎
而我,是它一部分阴影
 
我的另一部分
是阳光下最敞亮的反光体
我无法准确描述
一朵花与它的距离
 
现在,我正在描述
一棵草与墙之间的距离
无论开在墙内,还是墙外
无论沉潜,还是风光外溢
 
墙头草是有操守的
夹缝里的命运
总会在绝处逢生
 
春分
 
南风带走最后一朵雪花
春天,才按原路返回
 
蝴蝶敢接近那些花蕊
燕子敢带来一些雷鸣
这一刻,我想起身
去向大地
讨要二分之一的人间
 
这个黑与白的世界
我是它过去的时光胶片
春分过后
那些黑,覆盖过多少个白
那些白,就会洗净多少个黑
 
而东方大白的天下
一道霞光就是千金一刻
那些移花接木的虚情假意
都会在这一天
洗涤肝肠
 
惊蛰
 
今早,我在一场梦里醒来
嘴角优美的弧度
挂着一缕阳光
我说,阳光正好
时间尚年轻
 
一个人间和万物
花朵回到当初的红颜
绿永远不会疏远了枝头
挺身的草芥不会错怪风速
我不担忧竹子
长成人一样的空心
 
我刻苦地爱着这个尘世
仿佛老得很慢
仿佛回到
那个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笑着笑着就笑醒了的年龄
 
春天,为人间预备了同一首歌
它像是永久的娱欢
惊蛰奏响
我是那个善歌的演员
又是会心的听众
 
36度的体温
 
你不会想到
它是通过衣缝、针脚的隧道
飘移潜入身体里的入侵者
这是风的专属语言
它告诉你:需要降低热度
 
把热爱减一分,再减一分
不痛不痒的日子一天天减少
生命一天天回归原点
 
我已经找不出更多的理由
供自己笑一笑,或者哭一哭
也供别人哭一哭、笑一笑
秋天正在去繁就简
而我正在添加一件又一件
外套
 
需要取暖的是心
和心情,我必须小心翼翼
保持36度的正常体温
拒绝供出体内的春天
 
 
草抬头,月俯身
泥土屏住呼吸,那一刻
万物在聆听
 
一个人的命运在悄悄移动
从春移至夏,从秋移至冬
从而立年,移至天命年
 
风雨一定会跟随左右
多么慷慨的赐予
在颠沛的路上
 
当然,一定会有花朵和蜜蜂
它们喜欢坚定的脚印
在春天的路上
 
每一个人都会输掉春天
每一个人都绕不开
深秋和寒冬
 
一手拎着幸福,一手拎着痛苦
站在光影粉饰的太平下
始发,停靠,中转和抵达
 
似是而非
 
一场似下非下的雪
让北风掀开并撕去了
2016年的最后一张日历
 
满怀慈悲的时间
给每一个人的好处都很均匀
不多也不少。存在与逝去
谁都没有喊停
 
又到了岁尾
梳理这一年给阳光、给风雨
给爱人、给朋友的
那些亏欠
 
真希望这场头尾相衔的雪
暂停下来,或者下得不急也不缓
比往年薄一点,再轻一些
这样,明年的雪就好下了
 
其实,一场雪并不比另一场雪
更懂得给予。当它以缓慢的姿态
还原一个人的心境时
只需比一张纸,白得彻底
比一片羽毛,轻得自然
 
水中月
 
巨大的沉静
是这些被水滤掉了的情恨
它们慢慢学会了修辞
学会用圆满去说梦
 
当你想唾手可得
梦就会立即被带走
 
像碎裂的时间
一个个无法还原的镜片
你看见的
早已不再是完整的你
 
补偿
 
是风,把你从枝头上劫走
整个下午
我都能听见你穿透树的声音
这是命运的撞击
 
与人间所有的幸福一样
一朵花,在失去自己的瞬间
会在来生的果核里
得到补偿
 
      北纬18度
 
像跟着季节南飞的候鸟
三亚湾挤满了
来此挥霍阳光的北方人
 
这个北纬18度
温度18度以上的地方
我没有看见一朵飘着的雪花
 
倒是那些穿着三点泳装的女人们
像火焰花一样开满了椰岛
而招摇过市的光棍树
比沙滩上的沙子还要多
 
在三亚过年,异客的乡愁
总是让人听到
永远抹不掉的乡音
 
告诉你此刻我的心情
 
我们相遇,我们分离
太阳给了人间阴晴
你给了我圆缺
 
这寂静的夜,空空的黑洞
没有照亮的灯盏
这温饱不了身心的风
它吹它的,我哭我的
 
      黑夜喜欢伤痛的人
 
我知道,会有这一天
开的花
只有一次新鲜
 
黑夜只喜欢伤痛的人
那些消失的魂魄
不可遏制的孤独
 
还有什么比今夜更黑暗
即使仰望
也遍寻不到一颗闪亮的星
 
      把我还给我
 
一片落叶是有尊严的
伤害它的
不止是风,还有
即将埋葬它的泥土
 
我想说
还是把叶还给叶
把我还给我吧
我只是高看了自己几眼
便自信地开始了
忘乎所以
 
清明
 
我需要一个深深的巢穴
听不见风声、雨声
一个蝼蚁的安静生活
 
我需要一个看世界的方式
把眼睛放置最低、最暗
那些贴近泥土的地方
 
此时的人间四月
草木未绿,花不香
适合一个人的寂寞抒怀
 
阳光最好不来
它夺目时
也会夺走目光里的一切
 
恰此生,阳光穿越左心室
它见不得光的那部分
已经死亡
 
感觉
 
你最好听不懂我说的话
也不必看懂我的诗行
 
耳朵,有时在身体里
是最多余的地方
眼睛也是
 
曾经听过的、看过的
记住了最好,忘了也没啥
 
况且,多数的时候
耳听为虚
眼见也不为实
 
其实,我的存在
与耳朵无关
与眼睛,也无关
 
一条狗
 
我必须强调
它是我豢养的一条狗
却穿着人一样的衣服
过着人一样的生活
 
我与它零距离的亲热
使我们看似那么的气味相投
比如脚被亲热的舔着
比如把我的衣服
拖进它们的狗窝里
这些举动
时常令我感动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的家具,沙发、地板、衣服以及汽车
渐渐染上了它们的气息
甚至有一天
有人说:在我的身上
闻到了强烈的狗味
 
我异常担心——
自己的身上少了一些人味
更担心一条狗
渐渐地活出了
我的模样
 
当我赞美
 
当我赞美你的明亮时
其实,我已经
赞美了黑暗
 
在你的暗夜里
我仿佛找到了依据
光芒是被黑暗发现的
 
如同诞生与死亡
如同人类的两只手
一边得到,一边失去
 
更如同,当我赞美黑发时
我已在白发的光阴里
渐渐老去
 
我多想
 
在黑夜里  我是常常落寞的女人
每天  我会数天边的星星
那些闪亮的眼睛
 
雨花会有,流萤会有
若是  有一颗星子飞过
总希望,它会擦亮心里的天涯
 
我多想  有一颗星子的泪
能洗去心里的忧伤
并告诉我  有情人的眼睛
就是人间的灯火
我多想  月满情怀时
不要钩住  那些月缺时的遗憾
 
其实,我要的不多
只想是你眼里的一滴深情
种下
陪我渡过一生的花蕾
 
歇马山的神谕
 
在杜鹃花盛开的歇马山
只要与一朵白云对望
白云上就有了杜鹃的影子
飘在杜鹃花上的云
让歇马山有了太多的神谕
 
据说神仙都曾在歇马山上歇过
所有打马经过的人
一旦在此驻足
就要卸下身份、地位
卸下虚伪、鄙俗的象征
甚至是八面威风
 
而银石滩
所有的石头都立地成佛
净心,净手,修行千年
此刻,我也想倒空自己
给身体腾出一座寺庙
 

歇马山的杜鹃
 
春风过后,就再无荒芜
在歇马山庄
只要肯放空自己
你就会轻盈成一朵
刻骨铭心的杜鹃
 
花期不用太长,不必过香
沉静而旷达的风
让你脱尽一切俗媚
 
想你这个春天的早产儿
出落成山谷里最美的人儿
我羞愧得想哭
 
不是不能容忍你的美,你的艳
而是,这深邃的情缘
相爱的草木,漫漫的山谷
还有那么多不肯寂寞的石头
与你心照不宣
 
我爱上黑色
春天躺下
在山谷的河里变长
我听从风,脱掉华裳
干裂的皮肤长着光阴的锈斑
黑发仿佛枯草
 
我不悲伤
允许自己变黑、变老
接受阳光刻在身上的阴影
接受夕阳矮下去的昏暗
接受让光蒙羞的一粒尘埃
 
甚至,我爱上了黑
白发里的黑发,眼白里的黑仁
用黑色的长袍裹紧自己
我也爱——
这黑黑的长夜
活着的每一秒都如此轻松
那些笑脸里的皱纹、人海中的孤独
那些藏着的喜悲
那些可以遮住一切的黑
 
这世上
还有比黑色更自信的色彩吗
没有哪一种颜色
可以将其覆盖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