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首页 > 作品 > 诗歌 > 正文
原载于2018年3期《诗刊》
 

和解(四首)

 
宋晓杰
1.列车驶向夜色
呼啸的列车,分开夜色
如一只寒号鸟,穿上夜的长袍
使命重大,它必须咬着牙,心焦
一条道儿跑到黑的命运
玩儿的就是心跳
 
黑,是暗物质,太沉了!
但是,它不得不挣命地奔跑
——如一枚飞翔的子弹
追踪弹孔
 
2.前沿阵地
以死亡之名,儿孙们终于聚齐
隆重的会面是最后的联合国
降半旗,他看不见了
遗嘱潦草,如偷懒儿的家庭作业
但每个小数点,都是秤砣
这时候,才有了家长的威严
可是,他看不见了
叹息和叹气,只有一念之差
手心与手背,尽管都是肉
 
窗外,枣树挂满了“红灯”
喜鹊的巢,不知何时,空了
 
……吃完祭祀的酒
在夜色中,他们四散
一边如裂变的孢子植物,蜷曲
偏向一隅,培植柔顺的茸毛
一边挑灯修筑战壕
——生死线也没什么可怕
他们越过天堑,向前沿阵地
又跨出了致命的一步
 
3.和解
在婆婆的葬礼上
她看见丈夫的情人
快二十年了吧
那个小女子,也老了
 
因为加了这个活塞
他们家成了改装的蒸汽机车
死寂的沉默,冷战,差点脱轨……
她用牙齿撕咬小女子的器官
也曾摔杯为号——
她演练过:兵变、谈判;拿女儿当人质
焚烧结婚证书
摔过小女子的BB机
有一次,她还举起锃亮的菜刀
要把他劈成两半……
 
年轻,就是骨刺、眼中钉
阴天不阴天,都疼
如今,不仅是她
许多的心脏,都需要介入支架了
不能激动……唯有感激
且慢!火热的生活
的确需要冷处理
 
——默哀吧!
恩怨,终于和解
旧日子使她们成为亲人
她的审美,也悄悄发生了改变:
原来,她喜欢极端的黑和白
现在,喜欢稳定的灰
 
4.2017,秋分
凉已升至膝盖
正午的阳光实打实的
还那么盛情
它不言语,端着水酒
一个劲儿笑
这样的黄金时代
值得花掉一年的念想。弯腰。
捂着脸叹息
 
……我不想上床
只想躺在沙发上睡个短暂的午觉
醒来时,日影还没有逃
我又旧了一成,死心眼儿,干燥
你还在确切的远方
咬着牙,衰老
 
我开始放幻灯——
向前、向后,都是枯草、荒野和河流
像收租院里的那个小女孩儿
点数着掌心中仅存的稻粒
饥饿;却不致命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