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首页 > 作品 > 诗歌 > 正文
原载于2019年2期《诗潮》
 

宁明最近的分行文字(组诗)

 
宁 明
立秋辞
 
用拉直的阳光去丈量秋高
才能测出
它气爽的真实程度
 
激动的云朵安静了下来
蝉嘶哑的鸣叫声
不再会加剧日子的心烦意乱
 
谷穗向大地鞠躬告别
收割的喜悦,不单是庄稼
享受到了由站立到躺下来的过程
 
我由衷地祝福人类
年年五谷丰登,也祈祷一只蚂蚱
在秋后的日子里,活得从容
 
一杯茶
 
是一杯寡淡的水
在用满腔热情
唤醒茶,睡在体内的香
 
像春天吐芽一样
让蜷伏的绿
重新找回,那片曾经的年轻
 
水,越是活得有滋味
就越喜欢,以一杯茶的景致
来装点自己的儒雅
 
只有爱才最怕烫伤
茶能忍住的
是色泽由深变浅的消褪过程
 
舒展,不是一种姿态
而是味道
闻一闻,就能做一场春梦
 
天气预报
 
脏了一夜的车
被一场说好要下的大雨
再次欺骗
 
雷声雪片般乱飞
白纸黑字地打在传真纸上
轰隆隆,震天价响
 
其实,雨露均沾
是一个很可笑的想法
后宫太大,除非想把驾云的人累死
 
灰头土脸的日子还将继续
禾苗们忍着渴,仍旧
起早贪黑地加班,天天成长
 
一场错过的雨,与一座城的信誉无关
只有雏鸟才会相信
它能飞过一张擦亮的玻璃
 
临窗听雨
 
只有我能听出是哪一滴雨
在一声叹息中坠落——
它从高高的云朵上
先跳到树梢,再跳到草尖
迟疑了一下,才肯渗入泥土
 
雨滴喜欢结伴而行
却怀着不尽相同的心事
它们一起模仿时钟走路的声音
滴滴答答,脚步紊乱
直到丢掉清高,才变得悄无声息
 
雷声越是虚张声势
一场雨,对眼下的这片土地
感情越不会太深
有时,雨还在下着
捉襟见肘的云朵,已遮不住身后的阳光
 
一场大雨就是一桩群体事件
而每一滴雨,出发前并没细想
它背负着怎样的使命
甚至,雨滴在大规模聚集时
并没打算隐瞒起,一场山洪的灾害
 
广场上的麻雀
 
辽阔的广场把一群麻雀
挤压得更加渺小
它们在草坪上跳动的高度
远看,像草根一样低矮
 
一辈子灰头土脸的麻雀
在光天化日之下,显得更黑
麻雀们聚集的时候
可用黑压压一片来形容
 
麻雀表达自己的诉求时
总是习惯叽叽喳喳
它们甚至找不出一只
嗓门儿更亮的麻雀
派做自己的代表
 
旁观的旗杆,即使靠麻雀很近
也很难听懂它们的声音
我隔窗断定,麻雀们激动的样子
不是因为眼前的美景
而是缘于觅食中的饥饿
 
湿 地
 
湿地渐渐皲裂
是近几年才发生的事情
像眉头的细小皱纹
已长成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所有的候鸟不再迁徙
它们用翅膀贴在天空上的往返票根
作为证词,铭记着当年
一次次的激情与向往
 
一场雨,每次撒下弥天大谎
都能让人激动不已
想象一条河流淌过湿地的样子
每一棵草都酣畅淋漓
左岸与右岸,尽情享受着彼此的滋润
 
能在记忆里留住一片湿地
是一个幸福的人
有时,它能唤醒两行风干的泪
在深夜重新流过腮边
找回那种怯生生向下蠕动的感觉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