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首页 > 作品 > 诗歌 > 正文
原载于2019年7期《诗潮》
 

孙担担近作(组诗)

 
孙担担
我独自开车在高速路

我端坐在飞驰中
我和我选择的速度,形式主义分开
 
速度是什么?它对道路的击打
类似一种意志。它快一些
或慢一些,源头在我的内心
内心深处的深渊。要——
逃出去!
 
逃向哪里呢?
当狂流分散到我的手与脚上
方向与离合,掌控所有欲望
 
旷野在车窗外向后飞
飞过去的寸寸旷野和时间一样
和我的前方无关了
和我的逃也无关了
 
宽恕之意
 
北方的严冬,充满宽恕之意
土地冰封,宽恕未完成的生长
夜晚很长,长醒和长眠的人
可以重逢
 
躲在缝隙里的小蚂蚁
以一己之力,宽恕天地
天地如此辽阔,它也必须躬身
 
一如北方的母亲
她会唤来大雪,宽恕她用半生
耕于田野里的劳作与阵痛
 
奶奶的纸牌
 
奶奶的纸牌
是长条形的,用手绢裹着
我总是能在童年的窗台上
迅速找到它
 
我会和奶奶,和红波表妹一起
在童年里的下午
摆三把。每天只摆三把
摆出的形式像金字塔
一张一张去配对,能否拆掉塔
要敬畏牌中的神秘安排
 
拆开了,就是神秘在告诉我们——顺利
拆不开,就是神秘在告诉我们——不顺
顺与不顺,奶奶都不惊讶
看着我把纸牌包裹好
 
奶奶在岁月的深处
看着我那么多的顺与不顺,她都不惊讶
还看着
我总是把顺与不顺都小心包裹好
我也越发不惊讶
 
 
拎着冷风的冷
自四面八方
扫额扫唇皆留裂痕
吹发吹心皆断慈悲
 
这样的气温里
会有一些念想被冻伤
马蹄不问回家之路
多少个楚王不辨西东
我在自己的心里当囚徒
一步一牢笼
 
只因为太冷了
黄昏瘦弱的光,像个瘦弱的孩子
追我几步,就丢了
丢向四面八方
 
相 遇
 
哦!据说山顶的风
不能遇见信仰
信仰要在低凹处
才能被匍匐的生灵遇见
 
三月春风,四月还是春风
被春风裁剪过的阴影
绕着山梁跳舞
可是北坡的树,遇不见
南坡的树 
 
在无垠的虚空里
万种坍塌,与萤火虫的熄灭
都无声
唯有沉寂和沉寂会轰然相遇
 
除 夕
 
这个时辰,我缓呼吸
天地为屋舍,月为兄
星成局
 
旧岁的三百六十五天里
我煮五谷的炊烟弥散,辽阔无边
自己向自己燃起的烽火
却烧不出胸膛
 
新岁里,我的面容因为更加像母亲
有可能被家乡的那个失忆老人端详
他如果叫出“小凤”——
我会答应
 
人世中还有五谷待我煮
除夕容我望星辰,炊烟与烽烟各不弃局
 顺道
 
流浪狗
 
这个时刻
它让我丢失我自己的光阴
只能看着它。春天的金丝的光线
在它的眼睛里闪耀
那些附着的忧虑,水汪汪的
我还没有转过身
就开始思念它。在这个路口
所有的证据都是伪证
所有的伪证,都可以证明我就是它
它流浪的苦楚
在我的毛孔里,长出荒草
 
它确认了
我不敢摸它,我不能带它回家
它就转身了。它留下一句话——
你对你流浪的身世
一无所知
 
清 明
 
只要碰到十字路口的火
不管是谁的火
我总是身体热、眼睛热、心头热
 
生死两茫茫
仿佛,火里有路
生为死热,死为生热
在一条路上
 
献词:一种指向
 
有可能虚拟一条路吗
以枝和蔓的名义,以倾斜的名义
理性与非理性,都需要出发
 
有可能虚拟一段岁月吗
以面具和血肉的名义,以我的名义
爱与恨,都要出生
 
虚拟一种力量吧
那些沉默的嘴唇,是苍鹰的嘴唇
翱翔,是别样的惰性
 
黑云压下山坳
一棵荀草伸出头颅
它将用毕生的时光虚拟一种生长
指向苍空
 
不安之梦
 
我和磊磊,那一刻是如花少女
那一刻的磊磊骑着二八大自行车
没有车闸。其实是车闸坏了
那一刻我坐在二八车的后座上
我们俩因为涂着廉价口红,娇艳欲滴
 
那一刻——
我们俩喜欢飞
那一刻,我们俩在这二八车上
从公路的高坡左转飞下去
那一刻,一辆军用大解放卡车从对面
飞过来!用一秒钟,用半尺的距离
擦掉了我们的口红
那一刻,两个失去了血色的少女
看着天上的云朵,云朵是血色的
 
三十年后两个女人在万象城说话——
“我经常在梦中被这辆大解放惊醒!”
“我每隔几天,就要被这辆大解放惊醒!”
我们俩都涂着昂贵的口红
口红里的红,多坚硬
像我们活下来的命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