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首页 > 作品 > 诗歌 > 正文
原载于2019年8月《鸭绿江》
 

钢铁从这里开始——写在鞍钢展览馆

 
翟营文

 
这些钢铁从生活的平面凸现出来,用它们的
坚硬来界定忍耐和爆发
它是这个冬天的中心
有凝聚的力量
让所有生活里的行走
有了骨骼和钙
这些钢铁是如何凝聚到一起的
那种塑造的力量泰山压顶
我感受到了所有的重量
都压向这个中午
压向我单薄的中年
不断挤压
让破旧的我成为坐标
成为与昨天对话的方式
 
 
一面齿轮的墙壁
锐角的尖利毫不退让
钝角的浑然不知是一种大智若愚
被规整的钢铁是暂时的钢铁
它们还可以合作
组成冰冷的机器,没有任何情趣只有信仰至上
那些齿轮是有使命的
它们挂在墙上是一种宣示和召示
是用无声的反抗和无形对抗
会用掷地有声对抗无病呻吟
用朴素无华对抗喧嚣和奢华
让很多自诩的现代直撞南墙
 
 
一个钢水罐立在水泥地面
像一个内心狂热的人
归于平静和无奈
在鞍钢的一个角落,它处心积虑又无所事事
除了厚重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除了满身的历史感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它就像旧时光的躯壳
面对它是需要勇气的
你无法消灭它也无法回避它
现在它沉稳如江山
它正在一点点铺展开旧日的价值观
落日的余晖为它披上锦绣
那是父辈的尊严荡气回肠
 
 
是不是鞍山的每一条河都为钢铁而流
是不是这里的每一片叶子都有一个钢铁的名字
随着汽笛声摇摆
我的身体被工业化了
大工业是大发展的摇篮
大工业大到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大到所有的动词
是不是鞍山的鞍就是壮士不下鞍的鞍
是不是我一转身鞍山就成为沸腾的群山
在鞍山,我是钢铁的孩子
我把手臂伸成钢铁的样子
或者,我一说话
就被炉火收纳
成为钢铁的一部分
在鞍钢,我无比坚信坚硬
这种坚硬支撑起命运
这种坚硬打造了一支意志坚强的队伍
这种坚硬让民族有了骨头和豪气
让骨头和豪气有了铮铮之声
 
 
回到旧钢铁,回到似曾相识的旧,回到骨子里
一直都在的旧
一堆钢铁相聚在一起是幸运的
一堆钢铁在一起能谈论江山永固
谈到群山沸腾的日子
就有如血的夕阳
谈到钢铁语言一下子就力不从心了
好像我们并没有真正认识过钢铁
好像我们并没有与钢铁有过心与心的交流
 
 
一张旧报纸上面有模模糊糊的生活
它盖在一面墙上
盖住了那么多熟悉的身影
他们都是一律地繁忙
一致的表情和天色
我竭尽全力想用旧文字
拼凑出清晰的内心
但我看到的还是红红火火掩盖下的模糊
大手笔,大气象,大趋势
唯独没有小,小的快乐,小的幸福
小到柴米油盐
小到内心的那一点点波纹
 
 
回到齿轮,回到油污
和团队精神
回到咬合和间隙
带动着庞大的力量去推动
这是工业的故事
有钢铁才会情节曲折
从钢铁开始,我把
命运推向高潮
举足有轻重泰山压头顶
给我钢铁的呼吸吧
给我运转和联动
让我的生命依附于庞大的秩序
我的手臂只是机器的细枝末节
我的面孔打着生动的烙印
钢铁是另一种花朵的叫法
钢铁的香气不是每个人
都嗅得出来
钢铁,我为你交出这纷繁的阳光
这纷繁的阳光中我满怀青春
 
 
怎样炼成一炉钢就是怎样活好一生
就是别样的生命发出火花
红色的一群孩子,我爱你们
让我一字一字讲解
把爱一点点表达
让我立起旗帜死守这最后的所有
我要有一个钢铁的名字而不是通常别人喊我的
我要用钢铁去打一把镰刀
去打一把犁铧
翻开新鲜的土壤
我要用钢铁敲打钢铁
如果我重新开始
也只能是趁钢铁还在炉里
 
 
此刻,我深入钢铁之内
是它小小的影子
是它转动时的随波逐流
是它立地成佛后宁静的笑容
我深入钢铁,深入它的火热和沸腾
深入它的执拗和偏执
不需要解释和费尽心机
我退守父辈的自豪
全神贯注一往无前
如果我偶尔停下来
那只能是因为钢铁,而不可能是别的什么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