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首页 > 作品 > 散文 > 正文
原载于2018年第1期《满族文学》
 

皮肤:人体的首道防线

 
刘国强
甘愿“最后灿烂一次” 
  皮肤向来爱好和平。只当盾牌,不做利器。只防守,不出击。不知道什么兵器会来,却知道永不动摇的应对和坚守。谁侵犯了它,只有默默承受。冷的水,热的汤,尖利的锐物,沉重的锉器。对它来说,结局和原因难分伯仲,不是被挑衅,就是被误伤。哪怕被野蛮者戮破,戮成筛孔也要坚守岗位,不能退缩。唯一要做的就是一次一次振作起来,忍痛“再建设”,力争尽早恢复原貌,恢复职能,再次担当起永不冒犯他人的和平使者。
  皮肤是人体对付外界侵犯的最大器官,永远守护在人体的外围边陲。它占了人体总重的十磅,皮肤薄如纸张,却有豪放的英武气派,大丈夫坐不更名、行不改姓,挺胸昂首,甘当防御外敌、保护“家人”的忠诚卫士。这一层防水膜是人体对抗外界侵犯的第一道防线。表皮是皮肤的最外层,干死的细胞殉职就义后仍在工作,它们队列整齐,像瓦片一样层层交叠,一面阻止水分与化学品的侵入,同时防止体液的外散。换句话说,它们个个英勇,在壮烈牺牲前如流星那样划破夜空,最后灿烂一次。那些有生命的细胞,则在表皮之下活跃而有序地分裂与成长,视死如归地护卫人体祖国,前赴后继。
      皮肤一生光明磊落,不躲不藏,永远不迁居住所,公开详细地址和准确的门牌号。也不隐瞒科技档次,防卫等级,武器配备实情。哪怕来犯的手段流云般变换无穷,皮肤以不变应万变。我这样说,读者以为皮肤木讷、孤寂、呆头呆脑,这可大错特错了。皮肤不光是很有天赋的文艺青年,又是极尽人意的浪漫舞者,在腹部如惊浪奔腾的大海那样澎湃,在膝盖、肘尖等地耸起一座座奇异的高山,在多处“夹角”变身神秘莫测的盆谷,在口腔或耳窝狭窄处如杂技演员表演高难柔术那样蜷曲成洞,状若奇葩异舞,在观众的一声声惊嘘尖叫中展示柔美的千变万化的曲线。我们不知道哪面皮肤会经历什么,因为我们不知道皮肤主人会到什么地方去,碰上何种环境,用何“兵器”。但,我们却知道,无论何时何地,皮肤都会以守卫人体安全为天职,忠诚如一地履行职责与使命。
  皮肤的代谢更替速度果断而快捷。能者留,庸者下,标准就一条,“有为才有位”。决无人情因素和开后门恶习。定下条律规矩就严格执行,公平、公正、公开,不协调,不通融,不搞平衡。有福同享,有罪同遭。君子与庶民同罪。皮肤崇尚清丽明快的原生态,用橡皮擦、用涂改液遮盖都不行,将一切丧失原则的东西拒之门外,也禁绝以任何方式录入假信息或改头换面。新生的细胞个个视死如归,严格按年轮序列列队移至表层,明明白白地迈向硬化、死亡墓地,乃至一头坠落。一生活得率真而坦荡,不留遗言,没有财产纠纷,像星儿化成石,像花儿落成泥,像蜡儿燃成光,死也是快乐的,视若重生。
  皮肤以迅捷的牺牲速度护佑着我们——用不着战前动员,不用吹冲锋号,也无需挥旗指挥,不用担心反水,连督战队都不要,它们严格依照设计好的程序执行,前赴后继地奔赴沙场。人体每天剥落的细胞高达1000多万个以上,比一条蛇脱落的皮肤还多。一小时有42万个细胞脱落,每分钟脱落6944个,每秒钟脱落116个,吐故纳新的速度太快了!我们可以想像,这样快的脱落细胞如果雪花一样从我们头下“洒落”,该是怎样“壮观”的景象?
  我这样说,只是“表面现象”。皮肤在神速的吐故殉职之前,则是神速的建设速度。在这些“旧瓦片”尚未掉落,等量齐观的“新瓦片”已经制好并安装完毕。谁指挥的?谁制作的?谁施工的?谁监工的?谁来协调与人体其他数百万分支机构的沟通、分工及联手协作,我们都不得而知。人体的全制动化高智能程度远非人类目前的科技水准所比,离掌控距离更是遥不可及。我们身为人体的主人,自以为拥有整个人体,其实那只是在各种利益和私心的驱动下,思维系统发出的误导信号。如果人人都知道自己,认识自己,就不会上演那么多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丑剧,也不会周而复始地犯错。
  我写人体笔记的初衷之一便是,古往今来,这么多“高高在上”者把自己包装得高人一等,炒作得大红大紫,突然一个跟头栽下,再也起不来。原因固然很多,其中一个最本质的原因则是,此类红极一时“手眼通天”的家伙“所知甚多”,可怜的是,他唯独不认识自己……
  
身怀绝技的“谍报机关”
  貌似平常、特别低调的皮肤却身怀绝技,很少有人知道,它还是反应神速的谍报机关。表层外,第二层的皮下组织有一双堪称绝代双娇的孪生姐妹,一个叫纤维胶原质,一个叫弹力素,这姐俩刚柔相济,张驰有度。身怀坚韧和柔软两项绝技,具有吸震的功能。真皮内是个超级电子机器,纷繁复杂的管线与生化电子“零件”精密而巧夺天工。以一平方寸的手部而言,共有30根体毛,9尺长的血管,134码长的神经,9000个神经末梢,700个可以侦测痛、热和压力的感受器。这些纤毫必知的智能嗅觉异常敏感,热感受器一旦感受到冷时,微小的肌肉便瞬间拉动使毛体直立,迅捷包围皮肤周围的冷空气。感受器感觉到热时,汗腺智能器官立即开始工作。汗水浸透至人体表面后纷纷蒸发,让人体保持凉爽。皮肤可以感受到最细微的接触,讯息可以在1%秒内传至大脑。1%秒呀,那该是怎样不可思议的速度?皮肤是人体的触觉感受器最密集的部位,足以敏感辨认细微的刺激,触觉、痛觉、热觉感受器与神经系统的联袂合作,提醒人体拒绝各类危险。这些高精尖的设备潜伏在皮肤内,24小时昼夜轮值监控,随时捕捉各种信号,发现“不速之客”。
  貌似满足谍报机关的保密需求,怕泄露蛛丝马迹,皮肤装载了高智能的散热器。借汗液流溢,洗抹谍报人员的痕迹。闷热时,人最大排汗量可达到一天10多升,每小时排汗量最大可达2升。看菜吃饭,量体裁衣,入乡随俗。这个全自动化的精密设备,不像交际花那样抢眼,不似演说家那样出风头,也不装腔作势地附庸风雅,而是深水无波地沉稳工作。皮肤还能在科学尺度掌控内自动调控工作,随季节和温度差异,依照科学参数调节人体的排汗量。
  在盛夏,一个人平均日排汗量可达4~5升;春秋季节,一天的排汗量是0.8升左右;即便冬天排汗量萎缩,每天仍要排出0.5升,相当于3大杯水!我们身上长有两种汗腺:分布在腋窝等处的大汗腺和遍布全身的小汗腺。当气温或体温升高时,人体通过这些汗腺蒸发出来的水分就是汗液。人身上的小汗腺约有200~500万个,平均一个指头蛋那么大的皮肤就有120个,我们的前额、鼻尖等部位“出汗多”的地方,汗腺达180个以上。 汗液是无色透明的,水分占99%以上。多数情况下,汗液主要是通过小汗腺分泌的,并且参与分泌活动的汗腺不多,排出的汗液也少到不易被人觉察,这种现象叫做不显性出汗。一个人一天一夜所发生的不显性出汗约为50~700毫升,而剧烈运动或在高温环境中活动的人,每小时可排汗(显性出汗)1000~3000毫升。每人每天的不显性出汗达500毫升以上,如若活动量增加,排汗会更多。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人每天喝水不少而排尿不多的主要原因。逢惊吓或其他突发精神因素,触发交感神经突然兴奋,额部、腋部、手掌、脚掌等处会大量出汗。吃辛辣、热烫的食物口腔粘膜、舌头等处的神经末梢和味觉器官受到强烈刺激,会大汗淋漓,医学称“味觉性出汗”。人体的正常出汗,具有调节体温、滋润皮肤的作用。
  皮肤向来收放有度,不以物喜,不以已悲。坚信打铁还需自身硬,将能力武装到牙齿,才能兵来将挡,水来土堰。平素谦逊平和,水波不惊。在极端条件下,竟能摧城拔赛!谁有这样的风采,比弱水还柔情,比高浪还狂猛!既不坐庄,也不是操盘手,掌控不了“K线”脉络,那好吧,凭真本事扯紧适者生存的拉手,在危机四伏中掌控自如——在人体形状大幅度起伏中处惊不乱,随形而舞。跌落深幽的低谷,就贴紧“瘦支架”,用收缩的紧度勾勒出一根根肋骨的形状,不离不弃。跃上高高的浪巅,索性顺势而为,领略无限风光!
  意大利一档电视节目举行了“全球最大胸围女人”的比赛,数万女人争上擂台。美国30岁的女子诺玛•斯蒂斯,以67英寸的傲人胸围,重达18公斤的双乳,连续10年摘得“世界最大天然胸部”、“超级波霸”头衔,创下吉尼斯纪录。她身高168厘米,体重160公斤。世界上最胖的人,体重竟然超过千斤。尽管如此,皮肤总是尽如人意地“上天入地”、紧紧跟上,从未慢过半拍。
  医学史上最重的人是住在美国华盛顿州班布雷奇岛的焦·米诺克,他身高1.85米,当他1978年因心脏病和呼吸困难被送进医院时,体重为635公斤,但他的心脏病和呼吸困难的主要原因是尿潴留。12名消防队员用一副临时担架将他送到渡口,然后又送他去医院,在医院里他的卧塌是两张病床绑在一起的。此后他开始节食,每天吃含1200卡热量的食物,体重隆到了216公斤。因饮食失控,1983年去世时,他的体重又增至362公斤。 最重的女性是美国人罗莎莉·布拉德福德,1987年1月她体重最高达到544公斤。之后她得了心脏病,为了保命被迫减肥,到1994年她减到了128.3公斤。
  我现在公布一组数字:成人身体皮肤重6磅左右。每平方英寸皮肤包含1900万个细胞,19000个感觉细胞——感觉细胞的数量,足以证明其异常敏感,令人惊叹不已!皮肤也是人体面积最大的“呼吸器官”,全身3500万个汗毛孔承担着“皮肤呼吸”的重任。其中,颈部以上700万个,躯干部分1400万个,四肢部分1400万个。现代解剖学的研究也认为,在小腿,每平方厘米有90个汗毛孔,在手掌、足底每平方厘米则有400个汗毛孔,指尖汗毛孔的数量会更多一些。
  那么,面对类似于罗莎莉·布拉德福德和焦·米诺克这样的超级胖子,皮肤无限度伴随身体局部膨胀而膨胀,如上负责防卫和营养供给的各项“数字”不变,该怎样应对?打个最简单的比方,防卫国土面积、边境线和敌对国兵力数倍增长,防卫兵力不变,该怎样完成任务?
  奇迹是这样创造的,调查显示,世界上所有的超级胖子身体出了导致危及生命的各自不同的问题,没有一个问题源自皮肤。
  
皮肤为“内脏之镜”
  人体皮肤是那样的多姿多彩、妙趣横生、令人着迷,背部以壮阔的大块平原的形式呈现,那是抒情和驰骋的乐园;胸腹多像辽阔奔腾的大海,离奇而变化莫测,永远潜藏着不重样的惊喜和神秘;盛开的臀部高高上扬优美的曲线,起降抛物线的低谷和至高点,竟然结出各自不同的奇妙感受和探索;口腔、肛门、生殖器等,则以身怀绝技的特殊本领,在最艰苦的边疆坚守岗位,世袭奉献;在肠道里,要战胜300种以上的细菌,才能交上自己的职责答卷;闷在胃里,要征服驾驭很快将鱼骨泡软、铁器泡锈的超强腐蚀的胃液,才胜任工作;面对耳朵眼、鼻腔、眼体内等客观环境恶劣之地,皮肤照旧豁达潇洒、应对自如……
  跟世上具有独立体系和生命体系的物种一样,皮肤有自己完备的构造和肌理体系。我说过,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其重量占体重的16%。皮肤的厚度因年龄、性别、部位不同而异。眼睑、乳房和外阴等处皮肤最薄,枕后、项背、臀及掌跖处皮肤最厚。表皮的厚度为0.04~1.6mm,平均为0.1mm,眼睑处最薄,手掌处最厚。真皮厚度是表皮的15~40倍,为1~4mm,脸部最薄,股部最厚。总体来说,成人皮肤厚于儿童,男性皮肤厚于女性。人类皮肤的颜色各不相同,这与种族、年龄、性别及外界环境密切相关。同一个人的皮肤,在不同部位的颜色深浅也不一样。皮肤分表皮和真皮。表皮主要由角质形成细胞构成。这个集团军类似人类联合国派出的“多国部队”,人员构成复杂。但,精锐部队则是朗格汉斯细胞、梅克尔细胞和黑素细胞,这3支部队战功显赫,不愧为有着英雄血统和优秀传承的“王牌集团军”,一直在打主力。真皮为结缔组织,防区内的要塞,由真皮乳头层和连接脂肪的网状层两员大将领衔扼守。二者水乳相融,交汇依存,生死相依。结缔组织的当家花旦为纤维,胶原纤维、网状纤维、弹性纤维三位妙龄美人联袂合作,共同完成韧性、拉力和弹性任务。这情形跟地球的表面相似,植被、表土和坚质层三位豪杰通力合作,护卫着地球肌体。我们知道,皮肤保养跟保护“地皮”杜绝水土流失和各种污染一样,要有一整套精心的举措。我们无法看到的脉管和经络,时刻不停地工作,既“报告上情”,也“传达下情”。上抵御来犯,下护卫安全。 地下水没了,地面会干。人及各种脚蹄踏上去会冒烟。化工厂污水渗入地下,地皮肤会感染得变色、变质,乃至改变原有属性。内行的会闻出不一样的味道,看出不一样的面色,察觉出不一样的结构。冬去春来,当反浆阳气向上升腾,潜伏的污物也随之攀爬上来,再次污染地表皮肤。人也一样。人人的“内里”都潜伏着一座高智能的化工厂。我们的肝胆脾胃肾脏都是重要的化工分厂,合起来,就是化工总厂。如果这些化工厂违规生产,皮肤会以“丰富的表情”向主人报告。
  皮肤还是最大最敏感的情区。手,舌头,唇都是。最敏感的情区还有乳房、腋窝、腰、大腿内侧、耳朵和生殖器官。异性触碰了这些地方,哪怕是轻微的触碰,都能导致意想不到的结果。这结果可能在理智与情感强烈冲突的预想之中,也可能在完全失去掌控的意料之外。往往是,瞬间点燃了情感以突然爆炸的迅捷熊熊燃烧起来,平稳的“原计划”轰然倒塌,刹那间逻辑失序、天地倒悬……我们可以想象,皮肤上有太多这样的导火索,每根导火索都连个情感炸药包。其实,抛开这些敏感的“情区”不说,皮肤处处有“沾火就着”的触觉。用一根小小的羽毛轻轻撩触皮肤,就能点燃整个身体兴奋乃至颤抖、忘乎所以……
  在黑夜里,我们什么也看不见。皮肤与皮肤触碰的暗语,能指示出爱侣的一切行为。不同的动作,触碰的不同部位,甚至触碰的轻重缓急,都有意向明确的肢体语言和心理暗示。
  人可以说谎,但皮肤不会。皮肤坚守最原始的忠诚和纯净。不用说尖利的东西触碰,哪怕一粒沙,一滴水,一缕风,都能引发它神经质地本能收缩。不用心理提醒,也不必大脑暗示。皮肤的本能总能在第一时间释放毫不掺假的真诚。皮肤已经疼了痒了,大脑才知晓情况,说明皮肤有着比大脑更快的迅捷反应。
  皮肤是我们身体里头一个“边防哨所”,警觉性非常高。哪怕一点细微的感觉,冷热痒的触碰,它都第一时间上报给神经系统,再传递给决策机关大脑。衣服薄了,厚了,贴身了,游离了,皮肤都有自己感同身受的权威解读。别看人的皮肤面积才2平米,内部构造和功能设置却敏感而复杂:皮肤每平方厘米约有60厘米长的毛细血管、8个毛孔、60个汗腺、1个皮脂腺、120个感痛点、18个感冷点、2个感热点、25个感压点、1800个神经末梢和大约25厘米长的神经。“皮肤为内脏之镜”,具有友情支援和“补位”的情操,如果面色萎黄,则是脾虚的征兆。会伴以气虚、血虚。如果面色苍白,很有可能是肺症和心脏有问题。面色发黑则是肾虚或肝脏病兆的提示。如果面色青紫,则是血液中一种不利健康的血红蛋白增多,要及时检查。此外,手掌和脚面发黄,可能是甲状腺机能减退;日晒现麻疹可能吃了过敏药物;掌纹颜色加深,或许肾上腺素分泌不足;腿部若现大片青色肿块,暗示静脉曲张;胫骨部现褐色斑点,则是糖尿病的征兆;皮肤麻刺感带有皮疹,很有可能是带状疱疹;印堂发黑,乃肾病加重已经开始累及肺脏,步入危及生命的险境。
  皮肤会以种种颜色,向人类报警。如果主人不及时治疗,它就将“颜色报警”进行到底。这种义务“补位”的精神令我们感动,大家同是“人体宇宙”的成员,各负其职又和睦相帮,替他人着想又决不越俎代庖。
  人体上的皮肤最薄的有0.5毫米,最厚的约4~5毫米。一个成人的皮肤,展开后面积约2平方米。每平方米的皮肤有近1750万个毛孔,如果把这些毛孔逐一连接起来,可以做成一根60公尺长的小自来水管。每小时会脱落60万表皮颗粒的“瓦片”,平均每年总共会脱落1.5磅(0.7)kg。一个70岁的人在他的一生中会脱落105磅(47.6)kg的表皮。每个人在其一生中,平均脱落的皮肤,其总重量超过227公斤。皮肤素面朝天,裸身迎击来犯,难免污物缠身:每一平方英寸(约6.5平方厘米)的皮肤,会寄宿3200万只细菌。
  裸露的皮肤是风采的门面,因此有各种各样的化妆和文图。内掩的皮肤甘愿低调奉献,安于守护在任何角落。最令人敬佩的是,皮肤的哲学修养已至峰顶,人体瘦了小了它适度收缩。人体肥了大了它适度扩张。在好大喜功的当代,皮肤的掌控力超级强悍:身体再大,也大不过皮肤。任体积随便折腾,也跑不出皮肤的包围圈。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