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首页 > 作品 > 散文 > 正文
原载于2018年2月《青春》
 

欧洲日记

 
李 皓
  2005年6月下旬,我随大连开发区旅游局组织的代表队远赴法国著名的港口城市马赛,参加法国国家电视一台《城市之间》节目的拍摄。拍摄间隙,我们游览了部分欧洲国家。游览之余,每天晚上睡觉前,我匆匆在随身携带的一个小本子上,记下了当时能够想到的只言片语。当时只是为了备忘,如今10多年过去,重新翻开,也有颇多情趣。
  
  A、不事张扬:欧洲的另一面
  
  2005年6月21日
  
  我丢失时间了,而且一丢就是6个小时。
  现在是巴黎的早晨,而国内已是中午,6个小时的时差,恍若隔世。
  记得中国移动全球通有一句广告语:“……世界只是一句话的距离。”有电话真好,在陌生的国度里照样可以“回家”。早餐前往国内打了电话,驿动的心才有了些许平静……
  牛奶、咖啡、面包、果酱、黄油——早餐如此简单。简单得就像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客房一样,1张大床、1张小床,住着3个人,一位老同志勉强睡上铺的小床,我只能和另外一个哥们睡一张大床。这是一种很不人性化的安排,我们只能找组团社——北京××国际旅行社的领队交涉,领队又找当地导游交涉。交涉的结果只能当晚维持现状,第二天再说。当然了,困极也能入睡。
  想来从国内到国外,两天间穿越时空,19日晚乘火车一夜到北京,从北京机场20日13时30分许开始飞,经过11个小时的飞行,抵达法国戴高乐机场。在飞机上看到下面的沙漠高山,更有欧洲一望无垠绿意盎然的田野,形状不一但极为规整的田畴,墨绿的、草绿的、鹅黄的,堪称杰作。
  老旧的戴高乐机场远不及它的名声那样响亮,塞那河亦是如此。大名鼎鼎的浪漫之都巴黎,有的是宁静、祥和、随意、自然和人性化。但20日晚上用餐的青岛酒家竟然没有空调,是节能吗?没有别的理由,也只能这样解释。
  晚上入住的ETAP  HOTEL是雅高集团的系列酒店,同样大名鼎鼎,但也无非是小招待所,其经济型酒店由此可见一斑。
  不事张扬的大巴黎,让我们看到了欧洲的另一面。
  浪漫在内心,浪漫是塞那河畔随意席地而座的男女老少,光着膀子,谈情说爱,抑或肆无忌惮地拥吻。
  
  2005年6月22日
  
  布鲁塞尔,郊外的早晨。
  我们的住处离机场较近,时有航班轰鸣着飞过,明媚的阳光,墨绿的麦田,淡云装点的蓝天……
  依然住在ETAP系列酒店,只不过3个人变成了2个人,感觉稍微好一些。
  昨日8时40分从巴黎出发,狂奔将近6个小时抵达布鲁塞尔,中途经拿破仑失败之地滑铁卢,远观狮子丘,拍了点照片就算作别了。
  法国高速公路的通透与比利时道路两侧茂密的森林形成鲜明的对比,这或可认为法国人比较透明,而比利时人神秘抑或害羞?匆匆路过,我无法判断。但小尿童于连在街角肆无忌惮地撒着尿却一点不害羞。很小时侯我就知道于连的故事,30多年后一见竟是如此的“小场面”,说不清是啥感觉。想象中当是偌大的广场,于连当中“狂尿”,但于连躲在大广场偏僻的一隅,或许是真的害羞?
  大广场周围的建筑确实是建筑的典范,虽不知来由,但进入镜头、进入广场画家的油彩下就足够了。太美的东西,语言太苍白了。
  车览皇宫,不知所以。就像国内的旅行社屡屡安排的车览广场、车览××景点,实际上都是骗人的把戏。但旅游之黑幕,中外或许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我们更愿意与国人计较,而与外国人则装出不合适宜的大度。会展中心一番狂照,也无非是大连星海广场的感觉。只不过这里是比利时的布鲁塞尔,我是一个外国游客。而已。
  车来车往,就是个感觉罢了。闲暇,梦里想的就是家人、亲人,好在有了电话,世界太近,近在耳畔。
  
  B、理解欧洲:需要一个转弯
  
  2005年6月23日
  
  欧洲的白昼太长,长到晚上11点钟天还不黑。天不黑就无法入睡,想打电话国内却还是黑夜。想来像我这样的人是无法在欧洲生活的,总有太多牵挂……今天早晨与家人通了电话,心头才稍有一些轻松。
  看满街骑自行车的欧洲人,就想起了一位曾经在北欧的瑞典生活过的朋友。她一个人在瑞典骑一辆单车,飞奔在那个无人相识的城市里,语言不通,文化不一样。这需要怎样的忍耐力?那是一种压抑、一种憋闷,融入其中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就像欧洲0层楼其实就是国内的1层楼,如何辨识,这需要一个转弯。
  欧洲很美,但欧洲太小,像在国内的一个省又一个省穿行。几个小时,我们就从比利时到了荷兰。
  在阿姆斯特河上游览,想来大约和水城威尼斯的感觉是相似的。风车民俗村的人造景点,感觉一般,但比中国的人文景点文明一些,随意些,自然些,人工斧凿的痕迹少些。
  木鞋厂有些特点,却中看不中用。钻石加工厂又是购物店,中国人骗中国人而已。在欧洲的中国人也是中国人,他们需要拿回扣(文明些或许可以叫做“佣金”),他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同胞的心理。中国人如此之多,旅游团队80%以上都是中国游客,中餐馆里几乎是清一色的中国人。然而,街上可见韩国的起亚车、现代车,日本车就更不用说了,却难见中国的高档产品。
  昨晚又住在了郊外,机场附近。城市的光景,都是浮光掠影,感觉也是肤浅。真正的欧洲文化仍是隔膜,就是无法沟通语言,一会儿是英语,一会儿又是荷兰语。不见郁金香,风车也只是摆设,荷兰的海盗呢?奶酪的异香诠释着欧洲——环保的欧洲,节能的欧洲,开明的欧洲,或许是中国人真正需要学习的。
  
  2005年6月24日
  
  时差总算是倒过来了,但每天几乎上千公里多达7~8个小时的车程,真是让人疲惫不堪。欧洲之旅之于中国人,大概就是受罪之旅。昨天一天,我们一下子就穿越了三个国家:法国、德国、卢森堡。
  德国的科隆大教堂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建筑而已,无论它怎样久负盛名。我更感兴趣的是莱茵河,那首《莱茵河畔》犹在耳畔。虽是一条河,但向往已久,流连以分钟计算,其失望就大矣。但总算相见,那一座古老的桥也随之生动起来。
  导游说法国人认真,讲究规矩。莱茵河也很规矩,不事张扬,规规矩矩地流到特里尔——马克思的故乡。
  马克思的故居只是特里尔一座不起眼的建筑,门外有门牌号,墙上有个头像,前面有个道旗而已。前去观瞻的大都是中国人,隐约之中大家似乎有一种朝圣的感觉。
  不远处有一个中国人开的餐馆——北京酒楼——不是北京人开的酒楼。这中国人真有眼光,知道若干年后会有许多中国人来此朝圣。
  按计划,本应该住在特里尔,导游为了赶路,私自将住地改到了卢森堡。据她介绍说是卢森堡整洁、繁华、热闹,但这些离我们都很远——我们又住到机场附近的ETAP HOTEL,还是连着IBIS HOTEL,这边的ETAP HOTEL是招待所,那边的IBIS HOTEL是星级宾馆,而我们一路上都是二等公民。导游告诉我们,卢森堡大公国有40万人口,其中卢森堡城10万人口,人均收入2000欧元/月 ,而法国人均收入只有1500欧元/月……这些不知道与我们有关还是无关,姑且听之。
  大巴在欧洲大地上飞奔,最令人陶醉的四野里的乡村,葱茏的田畴,随意而整齐。那些黑瓦白墙的小房子,就是欧洲小镇的无限风光了。这与中国的土房、泥房哪里能比?差距或许就在这里——落后与先进、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的落差。生活得精致,错落有致,顺眼,养眼。
  欧洲的城市与我们的城市几无差别,差别在上一次厕所需要5元人民币(0.5欧元)。10倍的落差,不仅仅是心理上的。还有那没滋没味的早餐。还有欧洲人表面上的热情,心理的陌生。东方文化的人情味或许比西方任何高端的东西更可贵。当人成了机器,存活就没了意义。
  
  C、精华欧洲:时尚渐欲迷人眼
  
  2005年6月25日
  
  昨夜的巴黎,酷热之后迎来了一场雷阵雨,真是爽透了。
  这种爽是雨夜风情万种的巴黎,是红磨坊光芒四射、炉火纯青、时尚高雅的巴黎。
  时尚之都的巴黎,浪漫之都的巴黎,只觉得眼花缭乱。匆匆太匆匆,待在巴黎的时间或许应该更长些。昨日上午在卢森堡参观了古堡、达克宫、阿尔道夫、大峡谷之后,即驱车返回法国。
  离开卢森堡城仅仅20分钟就进入了法国境内——卢森堡太小了,小得极尽富庶的生活都不能让我动容。一个国家太小,再富庶,最终也将成为猎物。
  中途在高速公路上的休息区用了中餐。在兰斯逗留了一段时间,看了一下兰斯大教堂,就返回巴黎了。可惜饭前的时间都用在了购物店——专门对中国人开设的购物店,数台旅游大巴,大批大批的中国人,没有秩序,中国人大把大把掏钱。这场景加上酷热,让人极为没兴致,集合的时间到了,还没有人回来……
  还是在来时的青岛酒家就餐,还是住在来时的ETPA HOTEL。早晨往国内打电话,问是否已起床,晃若在国内,忘了6个小时的时差。马赛的早晨,国内已是下午了。
  昨日参观卢浮宫,见到了断臂维纳斯、蒙娜丽莎、最后的晚餐等,心中莫名兴奋,只是时间太短。在塞那河上乘坐着游船,远观埃菲尔铁塔、巴黎圣母院、自由女神像……塞那河两岸如此之美,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时尚的巴黎,繁华的巴黎,这才是真正的大都市。我痴迷的目光掠过这一切,一种莫名的激动荡漾心间。
  下午游览凯旋门之后,即从里昂火车站乘高速列车(TGV)前往马赛,到马赛换了一辆更小的旅游车,没有空调的中巴,这令人很不舒服。
  在马赛港附近的上海餐馆,吃一条地中海的梭鱼,味道的确不及大连黄渤海的海鲜。地中海风情无限,游艇的帆影在夕阳里那么迷人,但只是过眼烟云。
  每一种生活都有它的迷人之处,对于新鲜的东西,只是一时,而我们的根在东方。在外的华人,没了根,再忘了本,即使再富有,也融不进当地上层社会,这是怎样一种悲哀?!
  地中海的夜晚来得早些,晚上10时天已擦黑。
  梦中的马赛,齐达内的故乡,异域的故事,最好别让我再次走近。
  
  2005年6月26日
  
  全天参加法国国家电视一台《城市之间》比赛并节目录制。上午代表大连代表队参赛,由于不熟悉比赛项目,准备又不是很充分,我们的队员表现差强人意,由开始一路的第二名,最后功亏一篑,位居最后一名。我参加了两个项目,极尽疲惫,但无论怎样,重在参与。有了一次斗牛的体验,有了与外国人同场竞技的机会,大约就是国际大赛的滋味了。据说不久中央电视台五套将播出比赛的录象,不知会是什么形象……
  这样我们的使命就提前终止了,接下来就可以“专心”旅游了。中午吃了盒饭,下午为北京代表队做啦啦队。北京队也没有出彩,被淘汰出局。真是辜负了我们的一片“苦心”——我的嗓子都喊哑了,不过,在国外的比赛现场为国人呐喊的感觉真好。
  
  2005年6月27日
  
  由于太疲劳,我没有参加今天的活动——为天津代表队做啦啦队,独自一人在房间里躺了一天。
  蓦然间,有一种病在床上,无人守侯身边的落寞感觉。其实我是极喜欢独处的,但现在想来,那是一种在国内时的矫情,想清净,怕见熟人。在这里,宾馆里零星的服务人员你无法用语言沟通;在这里,团友们都出去了,你无法打电话与他们联系;在这里,房间里只有电脑屏幕大小的小彩电,区区不到10个频道,只能看画面,没有中文频道;在这里,最大的享受就是往国内打电话了……在国内无论是打固定电话还是打手机,我们都可以无所顾忌地闲聊。而在这里,才能真切地感受到时间的珍贵——每次在拨过一长串的国家代码、密码它都会“温柔”地提醒你剩余的时间,所以你必须尽快地将话说完,但身在异乡,又似乎有很多的话要讲……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电话卡里的“欧元”在迅速地“消失”,让人不禁心跳,但通过电话之后又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很值!
  在北京首都机场临行前,我买了一张中国联通的电话卡。与欧洲的电话卡相比,中国联通的电话卡不是很划算,但是有备无患。
  中午吃了团友赵老师留下的一袋方便面,加上自己带的一瓶辣菜,味道好极了。旅游团每天的五菜一汤吃腻了,遂感觉方便面真是一种好东西,辣菜更别说了。每天的团餐,我们必须要吃辣酱,没有辣酱的五菜一汤简直就无法下咽了。民以食为天,“吃”在旅游六大要素里占据着第一的位置,但中外的旅游团队都没有将这个重要的问题解决好。我建议以后的旅游团队就不要包餐了,出门旅游玩的是心情,吃的是特色、风味,国内国外大抵如此。如果疼钱,那就另当别论了——没有一定的消费能力,最好别出去旅游,低价团只能自寻烦恼。
  唉,扯远了。晚上团友回来说天津代表队获得了冠军,这无疑是个不错的消息,为国争光嘛!说是“城市之间”,其实走出国门就是“国家之间”了。
  
  D、游走欧洲:在中西文化间徘徊
  
  2005年6月28日
  
  尽管大海对于大连人来说并不怎么稀奇,但地中海沿岸的美妙风光还是令人沉醉。从以电影节著称的法国嘎纳海滨,到大连某一任市长极为推崇的法国尼斯,柔软的沙滩,崇尚自然的游客,特别是欧洲的女士们肆无忌惮地裸露着上身,尽情地接受阳光的爱抚。这样的光景比比皆是,在蓝天碧海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美妙。同样是来旅游,人家可以将大半的时间留在沙滩上,浸泡在海水里,晾晒在阳光下,而我们呢?上车睡觉,下车看教堂……
  举办嘎纳电影节的类似电影院的一处场所与它的名气显然不成正比,至少从它的外观上看是这样的。但门外的小广场上有张曼玉等明星的手掌印迹,不由得我不信。但这里的手印地砖,看起来与大连星海广场百年城雕脚印铜雕的气派可差多了,它只是在花坛边上,错落有致地镶在地面上,不经意还真不好发现。发现不了不要紧,不是说吗,我们的身边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当我们端起相机,处处都是风景。尤其有了数码相机这个尤物,白天一阵狂拍,晚上存到电脑里,便不再有“谋杀”胶卷的顾虑了。或许在嘎纳看一场电影更有情调,但这种雅兴是拉练式的旅游格格不入的。那位来自中国福建、毕业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现中国旅游学院)、现已嫁作法国人妻的导游只希望我们赶快离开嘎纳,省得我们在那里假模假式地浪漫,耽误行程。
  一路风尘仆仆,在尼斯用餐后就匆匆离开,来不及更多感受这个令人深深陶醉的地方。途经世界上第二小的国家——摩纳哥(仅比芃帝冈大一些),然而,再小的国家,照样得交入城税。站在那个没有军队把守、只有个别交通警察在维持交通秩序的半山腰的入城口,这个国家几乎一览无余。它太小了,小得除了房屋就是道路。说它是中国的一个小村子有点夸张,那么就是一个小镇吧,像我的家乡普兰店市的城子坦镇,依山傍海。但它更奢华,与阳光下的海相映生辉。它那美丽的王宫美轮美奂,游人成群结队。这样的国家,天生就是为旅游而生。我们的行程当中原本只是路过这里,但我们停留了很短的一段时间。虽然短暂,却留下极为美好的记忆。
  不知不觉间,就离开了摩纳哥,没有任何征兆——因为这里没有明显的边界。想来应该是有的,但至少在一个外国游客看来是不那么明显的。我想,旅游就应该是没有边界的。旅途上,我们都是兄弟姐妹。
  ……一路穿山越岭,在阿尔卑斯山脉余脉的丘陵之间飞奔,我们抵达哥伦布的家乡——热那亚。这里是意大利的三大港口之一,据说这里曾关押过马可·波罗。
  在似桑拿如蒸笼的中巴旅游车里熬过艰难的一天,终于“摆脱”了脾气暴躁的安东尼奥(意大利司机),住进了雅高集团旗下的一个所谓四星级酒店,却没地方给家里人打电话,这是最苦恼的一件事情。
  明天会过得舒服一些吗?天知道!
  偶尔想起法国司机弗朗西斯,怪可爱的小老头,难怪连来自中国的川妹子都会嫁给他。30岁的年龄差距,在国人看来是不可想象的。离开法国的日子,闲暇,弗朗西斯就将一张扩印得很大的妻子的彩色照片给我们看,并很认真地对我们说:“想妹妹了……”他用中文叫他的中国妻子“妹妹”,他已经学会了30多个中文单词。他的钱包里还有一张很小的妻子的照片,他告诉我们,他的“妹妹”将要生孩子了。
  车上想工作,晚上想亲人,这是所有人身在异乡的感觉吗?
  一日三国,这是欧洲的速度,更是不人道的旅游。跑马观花之间,留下的只是几张照片的浮光掠影,异域文化仅仅是一些陌生的眼神和导游的只言片语,偶尔有外国人打个招呼,也是意大利人的“靠(qiao)”。
  
  2005年6月29日
  
  意大利的乡村大约是与中国农村最为相似的,与法国、德国等国家相比要落后一些了。
  从热那亚到威尼斯380公里,4个小时的路程,中间在加油站停歇时,终于觅得机会打电话,谢天谢地。因打电话耽误了时间,上车时被团友埋怨了,嘴上道歉但心里宽慰了许多。
  威尼斯比我想象要破烂得多,破烂的威尼斯游客也很多,中国游客很多。
  船进船出,一下午时间匆忙来过。
  威尼斯的电影节和嘎纳的电影节名气差不多,但在我的记忆里,威尼斯的名气可比嘎纳大多了。但是,就风光而言,虽然是两种特点,但威尼斯可比嘎纳逊色多了。威尼斯广场鸽的感觉不错,小桥流水不错。广场边的建筑与鸽子的颜色到颇为吻合,与这里地产的优质工艺玻璃制品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街头艺人的音乐很好听,仅此而已。显然,这里不是我的家乡。尽管有台湾餐馆,中华饭店,都是变了种的中国人,连浙江籍的解说员,摆摊的温州人都变了种。忘没忘本我不知道,我只希望中国人有些血性,有些爱国心,特别是走出国门的中国人。
  今天终于换了一辆大巴,但空调依然不太好用。“宽容、善良”的团友不怎么计较了,连一向爱计较的北京人也“失语”了。呜呼!
  一天下来,热过了,汗出过了,水也狂饮过,八九点时分,一阵较大的雷阵雨,颇有些让人振奋。亚平宁半岛的雨啊,你为何不早些来。当我们离开亚得里亚海,走向70公里外的乡间,你才姗姗而来?!
  乡村的四星级酒店,奢华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窗外根本无处可去。店铺关门,路灯昏暗。冲澡、睡觉,罢了。
  
  E、挥别欧洲:走过“时光隧道”
  
  2005年6月30日
  
  从威尼斯到佛罗伦萨,又是320公里。先到比萨看斜塔,几张照片而已,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做太多的停留。再返回70公里,进入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的故乡——佛罗伦萨。
  这是艺术的故乡,但到这里看艺术是需要代价的,就像这里高昂的入城税。大卫只是个工匠的复制品,黄昏的金桥由于时间紧迫,只能远观矣。破旧的佛罗伦萨,散发着腐朽的气息,据说他们引以为傲的艺术活动早在多年以前便停滞了,大约在中国的明朝时期……
  这样走着看着,已是疲惫至极,就连购物也是匆匆忙忙不择品质,不论价钱。黑心的意大利司机马里奥专门把团员往购物店里拉,竟谎称沃尔玛关门,其实根本没有的事儿——天下乌鸦一般黑。中外旅行社的司机、导游,或许生存境遇使然,也都那么回事,不说也罢。
  晚上又住在佛罗伦萨60公里外的小镇,不知何名,好在旅程就快结束了。
  ——只差一步到罗马。
  
  2005年7月1日
  
  早晨给国内打电话,才知今天是7月1日,中国共产党的生日。在中国,似乎党就是国家了,在欧洲却不是。像黑手党,它就代表不了意大利,但却是意大利丑陋一面的代表,从一前一后两个司机身上,我就清晰的发现意大利人品质的恶劣,尽管这里的文艺曾经多么迷人,但挡不住腐朽的味道。所以一直以来,我的潜意识里就不把罗马当成意大利的首都,今日一见,它证实了我的错觉。
  罗马太不像一个首都,残垣断壁比比皆是,吉普赛的扒手到处流窜……这样的国度,文化再怎么灿烂也不迷人,取而代之的是斗兽场的血腥和肆意的掠夺。正因如此,他们的信仰是散乱的,他们心中有无数个神,这在万神殿可见一般。没有一个统一的神和固定的信仰,继而便有杀戮和偷窃,小则窃物,大则窃国,像罗马教皇拱手将罗马送给了墨索里尼……
  不过,在许愿池我还是许了愿的。罗马乃至意大利,我是不想再来的。我想我们更应该去北欧,瑞典、挪威、丹麦、芬兰等等,那里或许更迷人——安徒生童话一样地迷人。
  是夜,又住在离罗马30公里之外的一个据说是四星级的酒店。罢了,明天下午就回国了,回到熟悉的生活中,熟悉的人,熟悉的事物、语言,相厮相守的日子,多么值得珍惜。
  
  2005年7月2日
  
  上午去梵帝冈,参观圣彼得大教堂。
  这是最后一站,突然间觉得应该珍惜了。不知是哪一本书里这样写道:我们中间的大部分人每天都重复地过着日子,工作一成不变,生活没有激情。也许会有这么一天,忽然之间一切都不一样了,变化的原因可能有千百种,但是其中必有一种是因为你到了梵帝冈。
  果真如此吗?
  司机把车停在一个离梵帝冈城很远的地方,我们必须走上几公里的路,穿过几条罗马大街,还要爬上很高的一段台阶,才能抵达这块台伯和河(The Tiber River)右岸的高地上,抵达这个世界上最小的国家——面积只有0.44平方公里,总人口不过1000多人……
  去圣彼得大教堂的路上,我们经过了梵帝冈博物馆。我看见博物馆外面的高墙下,各种肤色的游客排着长达数公里的长队,很有秩序,没有人表现出急噪的情绪。拉斐尔等人的原作真有如此的魅力么?看来,人们对无价之宝的兴趣是由来已久的,历朝历代莫不如此,即使过一把眼瘾也在所不惜。遗憾的是,我连过眼瘾的时间都没有。
  圣彼得大教堂同样是人潮如织,这又是一个艺术宝库:这里有米开朗基罗24岁时的雕塑作品《圣殇》,这里有贝尔尼尼雕制的青铜华盖,这里有贝尔尼尼设计的圣彼得宝座……我随着拥挤的人群艰难地行走在教堂里,我听不清导游讲解的声音,我只想早些离开。在我看来,这样圣洁的地方是需要清净的,这里的圣贤们是不需要被叨扰的,即使我们以旅游甚至朝圣的名义。
  这样想时,我的心情就有些沉重。我无心去关心教堂左侧把守的卫兵那500年不变的别致的制服,我无心去关心他们手中的长矛是否是15世纪的产品。我只想快些出来透透气……
  圣彼得广场被称为世界上最对称、最壮丽的广场,是17世纪著名建筑大师贝尔尼尼花了11年时间建成的杰作。或许是大连人的缘故,我是喜爱广场的,我同行的大连团友也如我一样地喜欢广场。更令人惊喜的是,一对母女在听到我们用大连方言讲话时,主动走过来跟我们搭话。女儿告诉我们,他们也是大连人,家住在中山区……
  0.44平方公里的小国家却拥有着长340米、宽240米的偌大广场,这着实令人着迷,难怪有人说几乎没人能够抗拒梵帝冈的魅力。
  中午用餐后开始购物,4点左右赴达芬奇国际机场,直到8时10分飞机才起飞。
  
  2005年7月3日
  
  北京时间11时56分抵达首都国际机场。下午转机返大连。
  离开时丢失的6小时,在回来的航路上又找了回来。我似乎经过了一个时间的隧道,与去时的兴奋不同,回程的飞机上我睡得天昏地暗,迷蒙之间又回到重前的生活——一切都那么亲切、熟悉,一切又失而复得。
  我隐隐觉得有些遗憾,但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
  同时我很满足,但注定了的,今夜无眠。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